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推荐> 人生绑定

更新时间:2024-07-06 07:51:01

人生绑定

人生绑定 尺素 著

人生绑定于砚生于哥小说推荐

小说推荐《人生绑定》,现已上架,主角是于砚生于哥,作者“尺素”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我们两个现在应该是绑定了,朋友,你那是什么年代啊?”他回答:“1940年。”“哐当——”我一个失手按在了茶几的果盘上,上面的苹果闪烁了几下。然后我在他的手里,看到了我的苹果。我居然成了别人的金手指!那个人还在1940年!在我和他反反复复的尝试之下,我终于确定了这个传送发动的条件...

精彩章节试读:

1 午觉醒来,我跟一个人绑定了。

一只眼睛看到的是我眼前的手机屏幕,一只眼睛看到的是他怀里抱着的一杆枪,还有破破烂烂的衣裳。

“同志。”

他十分谨慎地发问,“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作为网文十年老读者,熟悉某乎某江某点各种套路的我,十分自信地点了点头。

“我们两个现在应该是绑定了,朋友,你那是什么年代啊?”

他回答:“1940年。”

“哐当——” 我一个失手按在了茶几的果盘上,上面的苹果闪烁了几下。

然后我在他的手里,看到了我的苹果。

我居然成了别人的金手指!

那个人还在1940年!

在我和他反反复复的尝试之下,我终于确定了这个传送发动的条件。

只要我想,没有大小限制,他在那边就能收到,实时送达,绝无延迟。

我摩拳擦掌:“先来个小的,你看我家外面停着的那架飞机怎么样?”

他:?

我看不到他的表情,只能看到他抱着我送给他的各种物品的手微微颤抖。

“可是,我不会开……?”

这确实是个问题,下次找找教程一块给他送过去吧。

然后我打开了淘宝。

“买!

想买什么跟我说!”

我大手一挥,十分阔气。

“刚刚的飞机你都拒绝了,现在可不能再拒绝了!

你这是不给我面子。”

我偷换概念,蒙骗老实人。

他被我的逻辑折服了,晕乎乎地看上了一件羽绒服:“那,这件大棉袄?”

耶!

计划成功!

为了避免他拒绝我的给予,我千辛万苦地编了这么些的借口。

谢谢,有钱就是要花的,何况谁不想给他们花钱啊!

宝宝!

我借贷都要养你!

他后知后觉回过味来了。

“你这么送我,我也没有什么东西能回赠你的。”

我眼睁睁地看着他模仿我的动作,想把我送他的东西都送回来。

没成功。

传送是单向的。

我努力压抑嘴角的笑意,劝他:“哎呀,怎么能说你没有回报我呢?”

他们以身报国,让我能在一个盛世长大,这分明是我对他们的回报才对。

他十分固执:“不行,我们党不拿群众一针一线!”

可恶,这让我没有办法反驳。

但是我有办法继续忽悠:“我跟你讲,我其实是个写小说的,专门写1940年代的事,你要是把你们平常的什么都跟我说说,我这小说绝对大爆特爆。”

他半信半疑。

我加大剂量:“我们不是一个时间段的,你不懂也正常,我总不可能做没有回报的买卖吧?”

他若有所思。

他一股脑给我讲了好长的一段话,我晕头涨脑,是一点也没记住。

“我刚刚说的,你都记下来了吗?”

他看着我眼前的一片空白,语气带着三分犹疑。

我:…… 我:“放心吧,我的记性可好了!”

不好意思,我满嘴谎言,但我死性不改。

由于快递到还有一段时间,我直接翻开了我家的衣帽间,给他展示:“看!

有什么用的上的,你随便挑!”

他语气迟疑:“可这些,都是女装……?”

同志,你这思想觉悟就落后了,女装怎么了女装怎么了!

你穿不了,你的女同志难道也穿不了吗?

听完我这番话,他恍然大悟。

荒郊野岭黑灯瞎火的,我坐在沙发上视角随着他的跑步而晃动。

谢邀,第一次在家里感受到了晕车的错觉。

何况我是个路痴,他熟稔得如同逛自家后院,在我看来就是一片草草草草草草。

我问:“同志,你现在是在哪里啊?”

他没有回答,一个翻身倒在地上,然后便是轰隆轰隆的炮火轰炸声。

…… 卧槽啊啊啊啊啊!!!

我怕打扰到他又不敢放声叫出来,只能在心里无声尖叫,抓着抱枕锤了好几下。

等到炮火声渐渐消弭,他才翻身悄悄站起,低着声音回答我的问题:“华北。”

2 1940年的华北……我更想尖叫了。

他一反刚刚的拒绝,主动问我有没有药和吃的。

我慌里慌张地跳到地上,所幸家里还有家庭医生留下来的医药箱。

等到我翻出医药箱的时候,另一个视角便是满眼的鲜血。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那么多的血。

我怕得要死,他还在跟一个似乎是他上级的人沟通。

“我和一位同志联系到了,她能提供给我们物资。”

他的手里还沾染着血迹,我的耳边都能听到伤者的哭泣声。

不大,但是饱含着痛苦与忍耐。

等我回过神来,就听到他给我报了一大堆的药名。

我家里哪来的那么多的药啊,我只能直接用手一拍医药箱,再拿出纸笔。

“我家里不知道有没有那么多,反正这个医药箱你先拿着,你再说一遍我记下来,然后我去药房买……” 他愣了一下,欲言又止。

我拿着车钥匙就往外跑,自然也就没有看到他仔细地看了说明书,然后一条又一条地将上面的生产日期撕下来。

“你认识简体字吗?”

路上,我忽然想到这件事,忧心忡忡地问他。

他已经把药品全带给军医,蹲下身子为战友包扎伤口。

那个受伤的姑娘看起来和我差不多大的年纪,双眼紧闭,呼吸微弱。

他手上动作不停,轻声安慰我:“没关系,我学习速度很快的。”

等到一圈跑下来,终于把清单上的药物全买齐了,他也来来回回跑了好几次。

直到所有伤者全部处理完伤口,我躺在沙发上,感觉这一天的运动量是我以往一整年的运动量了。

另一边的视角里,年龄已经不小的军医攥着他的手老泪纵横。

“我这么多年,第一次有这么……”,他声音哽咽。”

于同志,还有你联系到的那位同志,多亏了你们俩的药,他们全都能活下来了。”

一种不知名的情绪在我的心头发涨。

他摇头:“没有,我只是一个负责传的信使罢了,真正辛苦的是那位同志。”

“对对对,那位同志,向我们传过来了这么多这么好的药,他叫什么名字?

一定要注意安全,不要让敌人抓到!”

他毫不迟疑:“她没告诉我她的名字,可能对她有什么危险吧。”

哪有什么危险啊,只不过是我忘记罢了。

真正危险的,明明是跑来跑去,还要担心被敌军发现的他。

我这样和他说,他反而十分郑重的,向我道谢。

“也许你不觉得这算什么,但是对我来说,这是救了我战友命的药。”

“何况,如果没有你在那边购买,我就算跑断了腿都拿不到。”

“你看,你的功劳可大了。”

我茫然地想,似乎也是这样……?

这些药对我来说,真的不算什么。

至于花费的金钱,我平常给游戏主播的打赏都比这多。

但是对于他们来说,却是足以救命的东西。

他那里缺的不只是医疗用品,日常用品,粮食吃的也是缺的很。

我和他草草交换了一下名字——起码下次被人问起来的时候不至于说那位同志。

“日常用品我们这里不缺……”于砚生还想推脱。

笑死了,你不缺谁缺,我缺吗?

我敢肯定他嘴里的不缺就是饿不死人的意思。

于是我直接打开购物软件:“要大米吗?

要小麦吗?

要方便面吗?

要压缩饼干吗?

不行,压缩饼干不好吃……” 他无奈:“能吃饱就很好了,怎么还在乎好不好吃?”

可是我就是想给他们最好的,能吃饱也要能吃好嘛。

不过这话我没敢和他说,能让他接受大米就不错了,再说我怕他连大米都不收。

快递送来需要一些时间,何况我的大米是按吨来买的。

于是我又开始搬我家的厨房。

大米?

送过去!

小面?

送过去!

冻肉?

送过去!

水果零食?

通通送过去!

于砚生再次抱着大包小包回到根据地的时候,刚刚清醒过来的受伤姑娘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然后她又晕了过去。

营长看起来是个和我哥差不多大的年轻人,二十七八岁的样子,穿得破破烂烂,那双眼睛却十分锐利坚定。

“这些物资,也都是那位同志运输过来的?”

营长问他。

他点点头:“把这些东西都给同志们分发下去吧,我跟她说明了一下我这里的情况,她那边的物资正在筹备中,再过几天还会有一批。”

营长兴高采烈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连说了三个”好”字。

“有了这些物资,你告诉那位同志,来多少鬼子咱敢打多少鬼子!

绝对不会让同志辛辛苦苦筹集到的物资打了水漂。”

“……嗯,顺便再问问那位同志,能、能搞到顺手的枪吗?”

这话一说,期待的不只是营长了,连于砚生都不说话悄悄等待我的答复了。

知道你们都喜欢枪,但是,新中国是禁枪的啊!

别的都行,枪是真的搞不到啊!

对不起,于砚生你能给我说想要的,我真的很开心。

但是,枪这种东西,我真的搞不到啊!

注意到我的情绪,于砚生摇摇头。

然后我看着他俩又转移了好几个阵地。

营长换了一副严肃的神情,问他:“这些物资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他伸出的手掌心里,是药品上面的标签,带着生产日期。

2023/1/29. 那霎那,空气都凝滞了,营长似乎明白了什么,眼睛倏然一红—— 他几乎是用颤抖的声音问我,“孩子,2023年,中国怎么样了?”

3 我鼻子突然一酸,终于知道为什么那么多援共文里,都会和他们说一句——”山河犹在,国泰民安”。

我也是这么告诉他的。

但是终归,还是有些惶恐的。

就好像期末考试拿着没有批分的卷纸,见到家长一样,没有分数也没有及格线。

我还想继续说具体的时间线,但是被于砚生阻止了。

“我怕知道具体时间,就会贪生怕死,想要活到那个时候了。”

他这么回答我。

营长也点了点头:“对。

于同志,我得把你送到延安去。

那里的同志更需要你。”

当天晚上,战士们依靠着我家里的存当吃了出生以来最为富裕的一餐。

我给自己泡了一盒自热米饭。

“于哥,这是鸡蛋吗?”

有人吃着鸡蛋忽然落下泪来。”

我上次吃鸡蛋还是十三岁……” 比起这些他们一眼就能认出来的,富贵人家才吃得起的肉蛋,更多的是他们认都认不出来的吃的。

我在转述菜谱的空档敲了敲于砚生:“下次我一定要考虑到你们的实际需要。”

有些东西他们实际上根本不需要,是我单方面的自我感动罢了。

就像是给他们奢侈品包包不如给他们一箱保暖的羽绒服。

于砚生笑了一下:“没关系,渺渺,你只要按你自己的想法来就好。”

于是我按照自己的想法,趁着于砚生的空闲时间,带着他看完了开国大典,看完了觉醒年代,看完了国庆的阅兵仪式。

还在等快递送过来的时间里,带着他刷了几个抗日神剧。

看完手撕鬼子,裤兜藏雷之后,他的声音发飘:“你们的想象力,是真的很丰富。”

低情商:不切合实际,编剧学学逻辑。

高情商:想象力丰富,敢想敢做富有行动力。

我吹了个口哨眼神飘忽。

“快递到了!

我去签收!”

不准备再继续多聊,我噔噔噔跑到大门口,却在开门的时候听到了于砚生那边的声音。

“于砚生同志,我喜欢你!”

表白的姑娘我见过,是刚绑定那会儿,被于砚生包扎伤口的那个。

快递小哥问我的尾号是否是xxxx,我心不在焉神思恍惚:“对,我就是那个我喜欢你……” 关注着这边的于砚生没忍住一笑。

他对着姑娘摇了摇头:“柳青青同志,很抱歉,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柳青青很爽快地点头:“那真遗憾,同志,那个人我可以知道是谁吗?”

小说《人生绑定》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