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全部小说> 现代言情> 重生后,我对婆婆言听计从

更新时间:2024-07-10 07:57:28

重生后,我对婆婆言听计从

重生后,我对婆婆言听计从 杨可不乐 著

重生后,我对婆婆言听计从王琳琳高鹏现代言情

现代言情《重生后,我对婆婆言听计从》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杨可不乐”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王琳琳高鹏,小说中具体讲述了:他们把一切都怪在了我头上,说是保健品害的,说我在给他们下毒。只有我知道,这一切都是他们喜爱的乡下表妹造成。不仅如此,他们还私藏了我的体检报告,谎称我没有问题一切健康。一年后,我的良性肿块癌变,最后死在了手术台上...

精彩章节试读:

为了公婆的健康,我合理控制他们的饮食,花高价从国外购入保健品,还督促他们运动。

我总觉得农村的公婆生活不易,所以尽可能的想让他们有一个好身体,能够安享晚年。

我妈时常玩笑着抱怨我对公婆比对亲爹妈还好。

可体检却显示公公三高,一周也上不了一次厕所的婆婆因便秘患上了结肠囊肿。

他们把一切都怪在了我头上,说是保健品害的,说我在给他们下毒。

只有我知道,这一切都是他们喜爱的乡下表妹造成。

不仅如此,他们还私藏了我的体检报告,谎称我没有问题一切健康。

一年后,我的良性肿块癌变,最后死在了手术台上。

再睁眼,我回到了乡下表妹来的那天。

1 秦小岩还没起床?

这都几点了,也太没规矩了!

我被门外婆婆的叫嚷吵醒,熟悉的场景让我瞬间明白,我重生了。

一个娇滴滴的女声响起:大娘你别生气,小岩姐不比咱们这些乡下人,都娇生惯养惯了,有啥活我来就行。

婆婆的火气不灭反盛:把她娶进来可不是请她来当菩萨供着的!

城里人怎么了?

城里人就能眼睛朝上连自己的公婆都瞧不起吗?

说着卧室门被哐哐凿的震天响,我什么都没做莫须有的罪名就已经牢牢安在了头上。

我扶着床沿想要起身,强烈的头痛让我忍不住嘶的一声。

我想起来了,这是我流感发烧那天,也是高鹏的远房表妹王琳琳第一次出现在家里那天。

那天因为我发烧起得稍微晚了点,公婆就借着由头对我不依不饶,说我是故意装病。

我和他们大吵起来,最后还闹得把上班的高鹏也叫回了家才平息战争。

我强忍着眩晕走到门前,刚解开门锁,门就被人从外面大力推开,我一个踉跄无力的摔倒在地。

小岩姐,你没事吧?

王琳琳紧忙上前把我扶起来,门外婆婆瞪着眼睛毫不掩饰对我的厌恶。

哎哟,你可真娇贵,我开个门都能把你撞倒了?

真能演。

大白天在家你锁什么门?

你防谁?

上一世在我换衣服时公公连门都不敲就闯了进来,那之后我就养成了锁门的习惯。

我不解释,一一看过眼前三人。

公公冷眼旁观,婆婆怒目相向,扶着我的王琳琳嘴里虽然关切神情里却掩饰不住的窃喜。

原来这一切从这时起就早有预兆,上一世我却直到临死前才看清几人的嘴脸。

不好意思妈,我身体有点不舒服,起晚了。

我婆婆脸上一怔,准备和我开战的连珠炮生生咽了回去。

王琳琳也略带惊讶的看我,大概觉得我和我婆婆嘴里那个恶劣逆反的儿媳有些出入。

其实在这之前我在家里很强势,我会强迫他们吃健康的饭菜,看着他们吃保健品,盯着他们吃药锻炼。

即使会因此发生争吵我也不放心上,因为我妈常说,家人是吵不散的,越吵说明越亲近。

我始终认为他们心里一定是知道我对他们有多关心和照顾的。

可没想到一切都只是我的一厢情愿,他们其实早已对我恨之入骨。

最后连我的体检报告都故意销毁,让我以为自己身体健康,硬生生把小病拖成了绝症,最后死在了手术台上。

2 琳琳是吧?

我抚上王琳琳的手背,朝她无力的笑笑。

实在不好意思啊,嫂子今天有点不舒服都没能去接你。

我这才发现,二十出头的王琳琳长得其实很漂亮,身材纤弱目光楚楚,要是稍微打扮一下一定会迷倒很多男人。

上一世,我真是太疏忽她了。

我婆婆狐疑的端详我,似是对我这一百八十度的态度大反转摸不着头脑。

王琳琳扯着嘴角,操着不算标准的普通话:没,没事小岩姐,我到这来都够给你添麻烦的了。

添什么麻烦?

我公公在婆婆身后沉着嗓子,这是我儿子的家,给她添什么麻烦?

我点头哈腰,笑着附和:就是就是,这是你哥的家,你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

门外的老两口有点懵了,两个人面面相觑。

琳琳你这次来是办什么事啊?

有什么用得着嫂子的地方就跟嫂子和你哥说。

我当然知道她是来办什么事。

上一世她在离这不远的小区做保姆,后来据说那家搬到了别的城市她就没了落脚的地方所以来我家暂住。

我婆婆想让她在我家做保姆,但因为我当时坚决不同意,之后她才在城里找了个美容院的活儿。

那时候她隔三差五就来家里,还经常背着我偷偷给老两口做些油腻的饭菜。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她小时候和高鹏订过娃娃亲,但因为我和高鹏是大学同学毕业就结婚了,所以他们也没敢再提起。

现在看来,从一开始她就不是碰巧出现在这。

我……我…… 王琳琳说着用眼睛瞟我婆婆,我婆婆瞪着眼睛接过话。

琳琳上家当保姆的雇主搬走了,现在没地方住,我寻思…… 我婆婆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我故作惊喜的截过来。

真的假的!

琳琳,你在做保姆吗?

王琳琳望着我,迟疑的点头。

那太好了,我正好想给家里找个保姆呢,你要是不嫌弃,就在咱家干呗!

你放心,嫂子给的绝对比上家高!

说着我笑靥如花的看向我婆婆:妈,你看咋样?

我婆婆愣了,根本没想到一切会进行的这么顺利。

大概是出于心虚,她象征性的犹豫了一下:咱家还用雇保姆吗?

怎么不用?

我和高鹏上班都忙经常顾不上你们,要是琳琳来了能帮不少忙,再说都是咱一家人我们也放心。

那…那也行… 我婆婆假装勉强的答应下来,但我分明看到了她和王琳琳交换眼神时的窃笑。

3 晚上,王琳琳做了一桌子的大鱼大肉,几乎都是平时我不让公婆吃的。

我公公有糖尿病,婆婆呢只爱吃肉常年便秘,所以我给他们做的总是素多荤少,按科学配比合理搭配。

上一世在我的监督下,他们身体的各项指标一直保持平稳,直到王琳琳出现后便直线下降。

这一世,我决定对他们言听计从,想怎么吃就怎么吃,爱吃什么就吃什么。

也不用再背着我了。

高鹏下班回来的时候我刚退烧不久,还在床上躺着。

也是托王琳琳的福,今天睡了一天也没人来找我麻烦,她把老两口哄得恨不能现在就把她娶进来让我滚蛋。

老婆,怎么回事?

听说你让琳琳来家做保姆了?

高鹏扯着领带,把脱下来的袜子团成团随手一扔。

嗯。

我沉着嗓子哼了一声。

如果说我公婆让我感到心寒,那高鹏就是彻底将我推入深渊的人。

上一世,他明明看到了我的体检报告上写着有3-4cm的良性肿块,医生建议尽快切除。

但他却因为他母亲的一句算不得什么大病对我只字未提,在肿块癌变之后他才哭着说,当时是他妈说怕我会太过焦虑,所以让他不要告诉我。

怎么了还不舒服吗?

他走上前摸了一把我的额头,小声嘟囔:已经退烧了。

我依旧只是哼着嗓子嗯了一声,他便随口安抚了我两句出去吃饭了。

过了一会我从床上起身,准备去客厅倒杯水。

一出门,餐厅里暖黄色的灯光下四个人正其乐融融的大快朵颐,桌上没有一个绿叶。

王琳琳见我出来紧忙站起身,小岩姐怎么了,要喝水吗?

我帮你。

她又不是没长腿,你吃着饭呢她自己倒就行了!

我婆婆皱着眉头回头看我,你倒完水赶紧回屋,别把我们传染了。

说着她看向高鹏,你们晚上也先分床睡吧,别给你传染了,我听说这次流感可难受了。

真是心急啊,王琳琳刚来就想让我们夫妻分房。

高鹏瞟了我一眼冷着脸看向他妈,表情有些不满:妈,你说话注意点,你就算是心直口快说话也要学着婉转,有时候明明是关心的话说出来就变味了。

他总是这样,对他母亲的责备还要夹杂着吹捧,在我和公婆的矛盾中始终扮演着看似中立的角色,实则每次他都是一边倒偏倚他妈的。

也怪从前的我,蠢的根本听不出来,还以为他在替我说话。

在他们一团和气的争论中,我已经倒好水回到了屋里,听我关门,门外又一片祥和的追忆起老家的陈年往事。

好像,门外的是一家四口,我才是那个多余的。

但这,正合我意。

4 隔天一早我交待了王琳琳几句,类似做饭尽量做的清淡些,也要盯着老人吃药之类的。

我想即便是要按计划进行,也不能一夕之间变化太大,不然也会引起他们的疑心。

我婆婆正往身上套着花坎肩,听说这话紧忙从沙发上跳下来朝我嚷嚷。

天天吃素吃的我们脸都绿了,也不知道买肉能多花你几个钱!

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和他爹到城里蹲小号来了,天天喝大白菜水!

我婆婆嘴里的大白菜水是我从前每天都要早起半个小时给他们榨的鲜蔬汁,能润肠通便,还能清血脂降血压。

我不再反驳,而是背着包出了门。

和公司请了三个小时的假我直奔医院,这时候我们还没有进行全家体检,我也还没查出肿块。

做了全身检查后果然,我胸部的肿块只有1.5cm,医生说只要做个小手术尽快切除就没事了,我把手术预约在了两周后。

接着我又去了公司,今天老总找我约谈。

沪市总公司那边半年后需要一个市场总监,公司想调我过去。

这是个升职的好机会,但上一世我因为放心不下家里所以拒绝了。

这次,我没有犹豫,立马答应了下来。

回到家的时候,王琳琳正在厨房炒菜,高鹏站在旁边两人有说有笑的像对新婚的小夫妻。

桌上摆着的饭菜和昨晚一样油腻,肘子,猪蹄,还有爆炒肥肠。

王琳琳微微偏了下头估计发现我回来了,突然哎哟一声缩回手,高鹏紧忙上前关心。

怎么了?

怎么了?

没事,崩油烫了一下。

王琳琳低着头小心的吹着手指,碎发从额前掉落,本就是花样的年纪更是显得楚楚动人。

这样吹有什么用,要用凉水冲才行。

高鹏扯着王琳琳手腕把她拉到洗碗池旁,打开水龙头弯着腰认真的帮她冲着手指。

王琳琳转过身装作这才发现我的样子惊慌的叫了一声小岩姐!

,说着还往高鹏怀里靠了靠,似是见到了什么洪水猛兽般一副受惊的小白兔模样。

虽然高鹏对父母的愚孝令我失望,但我始终认为他对我是忠诚的,也绝对相信他的人品,现在看来或许连这一点我也错了。

我假装不在意的瞟向桌上的菜,王琳琳又紧忙上前来故作局促不安的慌乱解释起来。

小岩姐你别不高兴,我看二姨和姨夫实在想吃点肉,你别担心,我是花自己的钱买的,就当我给二老尽孝了。

高鹏见状也紧忙过来站在王琳琳身旁附和:就是小岩,偶尔改善一下没什么的,老人嘛,开心最重要。

我站在原地哭笑不得,迷茫而疑惑的看向两人。

我说什么了吗?

高鹏这才意识到我进屋到现在还未说半字,有些尴尬的上前搂住我的肩膀:这不是怕你觉得给爸妈吃的不健康生气嘛!

咱家你最关心爸妈的身体了!

见高鹏亲昵的搂着我王琳琳变了脸色扭过头去,但却被我叫住。

琳琳,你咋从来不叫我嫂子呢?

其实我本不想在意,但还是忍不住刺激她一下。

她被我问的一愣,好像那点心思已经被拆穿似的结结巴巴张不开嘴。

我却出其不意的笑起来,挺好,你就叫我小岩姐,听着显年轻,咱俩就当姐妹儿那么处。

听我说完,王琳琳松了口气,但脸上的窘迫却半天才褪去。

晚饭我只吃了两口就放下了筷子,腻的像是在喝油。

见我落筷王琳琳又抓住时机,摆出一副可怜的白莲花相:小岩姐是饭菜哪不合口吗?

你跟我说,我以后改。

我这都是乡下的手艺,不知道你们城里人的口味。

没有没有,我摆手,下午和人谈事的时候吃了点,不饿。

城里人怎么了?

城里人就镶了金边了?

我婆婆把筷子啪的拍在桌上,我就是乡下人,我就爱吃这口!

搁在从前我肯定立马还嘴,紧接着我们就会吵起来。

因为我婆婆总是强调乡下和城里我们没少吵架。

但现在我才不在意呢,他们就是抱着猪油桶喝,又和我有什么关系?

我朝我婆婆弯起嘴角,笑的和煦温顺,恨不能眼里冒出星星。

妈你看你,这是说的哪的话!

这琳琳的手艺好你们爱吃,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你们以后想吃什么就跟琳琳说,以后咱家伙食费我每个月给多加五百,不够了就让琳琳再跟我要!

一家人都愣了,连我公公都停了筷子迷茫的看我。

不等他们反应过来我已经起身往屋走了,关门的瞬间,我听见我婆婆问高鹏:秦小岩这几天怎么了?

是不是中邪了?

5 两周后我按约定时间来到医院手术,但没想到就算是小手术医生也要求家属陪同。

无奈之下我给高鹏打去了电话,听说我在医院他却并没什么惊讶,甚至都没问我怎么了只急匆匆挂了电话说一会就到。

等了一个小时他还没来,我又打了几个电话已经无人接听了。

这时刚巧碰到公司里的岑总,就是他调我去上海的。

在这干嘛?

病了?

他和人说话总是冷冰冰的,没什么表情。

我点点头:小问题。

秦小岩,秦小岩你家属来了吗?

护士从诊疗室里出来喊我的名字,整个楼道都听得清楚。

我和岑总匆忙告了个别迎过去,有些不好意思的跟护士说:我家属有事来不了,我自己签同意书吧。

岑森跟在我身后插着口袋慢悠悠走了过来。

我来吧,这是我的员工,我也算她的监护人之一。

我愣了一瞬朝他点点头,说了句:岑总麻烦了。

手术很快,就是麻药劲过的慢。

迷迷糊糊中我想上厕所,摇晃的下了地差点摔在地上,还是岑森紧忙过来扶住了我。

岑总?

我有些惊讶,你怎么还没走?

嗯。

他言简意赅,要上厕所吗?

楼上的厕所全都在统一维修,只好让岑森扶我去楼下的厕所。

不想在路上,我在斜对面的诊室门口看到了我公公。

我定在原地,正想着他怎么会在这,高鹏和我婆婆搀着王琳琳从诊室里走了出来,王琳琳脚腕上还缠着几条绷带。

见他们出来,我公公紧忙起身上前关切的询问。

没事没事,大夫说就是扭得有点错位了,没骨折。

我婆婆和风细雨的态度猛地一转,我就说这个秦小岩不安好心,谁家有老人还用这种地板砖,我好几次都差点摔倒!

我紧盯着高鹏,他竟然一言未发没有替我辩驳半句,只是蹲下身温柔的看向王琳琳,王琳琳也心领神会的趴到他的背上满脸娇羞。

小说《重生后,我对婆婆言听计从》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