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全部小说> 现代言情> 我死后,男友报复我全家

更新时间:2024-07-10 08:04:08

我死后,男友报复我全家

我死后,男友报复我全家 玉 著

我死后,男友报复我全家楚枫煦云音现代言情

《我死后,男友报复我全家》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楚枫煦云音是作者“玉”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只是我没想到他会这般恨我,连带着恨上了我的家人。自从他回来以后,便吩咐人开始寻找我还有我家人的行踪。直到今天小助理带回我哥的消息,却依旧没有我的任何消息。他面色阴沉,把手中的红酒喝完,自言自语:“你去哪儿了,为什么我到处都找不到你,你要是知道你男人在我手里,会不会主动来找我,那时候我该怎么惩罚你...

精彩章节试读:

五年前,我狠心抛弃了瞎子男友。

五年后,他重获光明,回来第一件事,就是找我复仇。

为了逼我出现,他挑断我哥手脚筋,弄瞎我妈妈,气死我爸爸。

可即使这样,我还是迟迟没有出现。

他疯了般冲进地下室,质问哥哥:“你们还要把她藏到什么时候!”

哥哥嘴里含着血,大笑出声,喷了他一脸: “五年前,她就得肝癌死了,你的眼角膜就是她捐的!”

1 商业中心大厦,一身西装革履,面色冷峻的苏桥跷着二郎腿,摇晃着手里的红酒杯。

他对面的小助理,小心翼翼观察着自家boss的脸色。

苏桥语气冰冷:“查到他们行踪了吗?”

“已经查到楚枫煦先生的行踪,可林芷玉小姐并没在他身边,您看是否把他抓去别墅。”

小助理态度端正,等待苏桥的下一步指令。

“嗯,把他带去地下室,只要不弄死他,断手断脚或者毁容,你自己看着办,最好从他的口中得到那女人的消息。”

“好的,boss,我这就让人去办。”

听见他要针对楚枫煦的话,我慌了神,拼命拍打他:“苏桥,那是我亲哥哥,你不可以对我哥哥动手!”

可惜苏桥听不见,也看不见。

他回来的第一时间,我的灵魂便被禁锢在了他的身边。

只是我没想到他会这般恨我,连带着恨上了我的家人。

自从他回来以后,便吩咐人开始寻找我还有我家人的行踪。

直到今天小助理带回我哥的消息,却依旧没有我的任何消息。

他面色阴沉,把手中的红酒喝完,自言自语:“你去哪儿了,为什么我到处都找不到你,你要是知道你男人在我手里,会不会主动来找我,那时候我该怎么惩罚你。”

我挨着他极近,自然也是听到他说的这番话,一股冰冷凉意窜进我心里。

2 我这才想起来—— 当初我因为肝区疼痛,脑袋有些发热,便去医院检查,可当我拿到结果时,整个人都是崩溃的。

我肝癌晚期了。

那天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家的。

看到独自摸索着,想要拿茶几上水果的苏桥,不得不开始为他盘算起将来。

直到我生命的前一个月,不得不把苏桥从我身边逼走。

我把亲哥哥叫到了家里,苏桥并不认识我哥哥,我让哥哥冒充我的新男友,对苏桥说我已经另有新欢。

为了逼走苏桥,我还说了很多恶毒的话。

我记得当时苏桥摸索到我身边抱住我,崩溃地流泪:“芷玉,你是在和我开玩笑的,对吧?

我告诉你个好消息,刚刚医院给我打来电话,说已经找到适合我的眼角膜了,我可以再次看见你了,不要放弃我好不好!”

可我却挣脱了他的怀抱,给了他一巴掌: “瞎子,就算你看见了又能怎么样,我不喜欢你了,你有多远滚多远。”

当天,我就让哥哥把他和他的东西都丢出了我们合租的出租屋。

我还能想起那天他在公共躺椅上就着报纸睡了一夜的场景。

当时他很无助,我心里也很痛。

可我没想到他会回来报复我的家人。

可但凡他再派人去查一查,就知道我们是亲兄妹。

我出生后是随母姓的,可他查也不查,直接给我哥判了死刑。

我的心此时比赶走他时还要痛,可痛又能怎样。

他看不见我…… 我死了,五年前就得肝癌晚期死了。

3 我跟着他回到别墅,看到了一个酷似我的女人站在门外翘首以盼。

苏桥自然也看到了,他快步走上前,把她抱在怀里: “云音,这么冷的天你怎么出来了,赶紧进去。”

苏桥语气带着一丝责备,但走进别墅的步伐却越来越快。

曾经,我也做过同样的事情,而今我却只能看着他抱着别的女人走进别墅。

我跟着飘进去,见他把女人带到沙发上坐下,听着他关心地叮嘱:“乖,以后别去门外等我了。”

“我也才出去没多久你就回来了,你放心吧,我没被冻着。”

云音笑脸盈盈,一副善解人意的样子。

可是,谁能告诉我,为什么成了灵魂,我不仅承受精神上的痛苦还要承受心里的痛苦。

云音再次开口,语气中全是试探:“你找到她了吗?

她是不是要回来了,要不要我搬出去?”

“不需要,你就安心地住在这里便是,那女人还不配。”

苏桥不带犹豫地回答,甚至把我贬得一文不值,他眼中的厌恶让我心更疼了几分。

其实除了他报复,他能再找一个比我知书达理的女人是我一直所期盼的,不是吗?

把我忘了他才能真正地得到幸福,找个比我更好的人来照顾他。

可是……可是,他却毁了我哥一生呀。

我都无法想象,以后我哥的生活怎么办。

4 他回来的事情并没有隐瞒任何人,所以一调查就会知道他住在哪里。

一连几天他不是在公司就是在家里待着,似乎在等着我登门谢罪。

他心中都已经想好用几种办法来折磨我。

可是我却迟迟没来找他,这几天他心绪一直都处于烦躁中。

第五天时,他终于忍不住叫来小助理:“楚枫煦说了那女人的下落吗?”

小助理摇头:“他一直都没松口,即使我们划破他手脚筋,毁了他的脸,他也没说林芷玉小姐在什么地方。”

“既然这样,你继续逼问他,还有吩咐下去,开始对楚家施压,收购他们的股份,一个月之内让楚氏破产,这样我就不信那女人还不出现。”

苏桥眼中充血,他已经猜到几种可能,最有可能的一种就是我被他们送出国了。

楚枫煦失踪的消息肯定压根也没传到我耳中,但他如果动了楚氏就不同了。

“是,BOSS。”

小助理再次退了出去,开始吩咐下去打压楚氏。

我再次飘到他的面前,想要抓住他,乞求他不要这样做,可我却直直地穿过他的身体。

那一刻我是崩溃的,直到死前,我都还在想着他。

我还记得死前嘱咐过家里人,如果有一天他即使回来了,也不要告诉他我已经死了。

我只是想断了他对我的念想,却没想到他为了把我逼出来,居然想要我们家破产。

他想要用爸妈的走投无路,逼我出来。

我再次飘到他面前: “阿桥,求你别伤害他们,他们是无辜的,我求你别伤害他们。”

可是不管我怎么求,他都无法听见,满心满眼就是想逼我出去。

5 一个月时间很快过去,我在旁边看着他忙碌,看着他深夜加班熬夜。

看着他疲惫回家倒头就睡。

就算这样,他都还是不忘关注楚家的消息。

可惜,我依旧没有回来。

他的耐心似乎快被磨没了,今天我看着他来回踱步。

随后,他走出办公室,走出公司,拿出手机拨打了我也熟悉的号码,那是一个能替他处理各种腌臜事的人。

我心里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果然,那边电话很快就接通,苏桥没有多余的话,直接吩咐那人: “找人开车把楚氏集团夫人撞了,记得别让人死了。”

我听到这话的瞬间,灵魂体变得疯狂起来,我想阻止,可我始终碰不到他,他也听不见我的声音: “不,苏桥,你不能这样做。”

可是他永远都听不到。

他毁了我哥哥,还弄得我家破产,甚至刚刚他还吩咐人开车撞我妈妈。

我不知道他还有多少手段来对付我们家。

就算这一刻我活着的,怕也被这人活活气死过去。

我跟着他上了车,车开去的方向是楚家别墅。

我不知道他还想做什么,但我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他把车停在离别墅区不远的马路上,他敲击着方向盘,似乎在等着什么。

嘴里也念念有词:“林芷玉,我只给你这次机会,只要你现在出来,我就放过你男人的妈妈,只要你出来。”

我听着他的嘀咕,我却面露苦笑,可我怎么可能会出现呢。

我灵魂体飘到苏桥车的上方。

别墅区外,哪儿有一辆货车也停在路边,时刻准备着向前冲。

我知道那是苏桥找来的人。

我看着妈妈和司机开着车出了别墅区,那一刻我再次感到绝望。

如果此时我能流出眼泪,我想我已经泪流满面了。

我很想通知妈妈回去,不要过来,可是我无能为力,只能看着那辆货车朝他们撞去。

“不,妈妈——” 6 我妈满身是血地被推进手术室,护士好心地拿出手机给备注老公的号码通知了我爸爸。

我看到爸爸满脸沧桑地跑过来。

一直守在手术室外。

苏桥是跟着一起来到医院的,他亲眼看到我妈被推进手术室,甚至他还拦住了医生,询问了我妈妈的情况: “医生,里面抢救的病人怎么样了。”

医生被拦住有些不高兴,但还是回答了苏桥的话: “病人已经脱离生命危险,再等等就能出来了。”

苏桥的眼神中充满了失望,似乎在对我妈妈脱离生命危险这件事表示不满。

可下一秒,我再怎么想都没想到,他直接拉住医生:“我想让里面的病人失去光明。”

他还悄悄把一张空白支票塞进医生的口袋里。

这个医生似乎也没什么道德涵养,居然也没拒绝,收了支票就往里走。

跟在他身边我慢慢开始变得有些麻木。

“不,苏桥,你别这样对我家人,我求你我求你。”

我崩溃地蹲在角落里,我知道只要是他想做的,我再怎么努力都无法阻止。

为什么,让我灵魂一直存在,只是为了看家人怎么受苦的吗?

直到我爸爸到来,我妈妈被白布遮住眼睛推出手术室,我整个魂都是麻木的。

7 苏桥在我爸爸到来前,躲在角落里。

我知道他在想什么,他在想如果我妈妈出事的话,我是不是就会出现。

可他注定失望了,我没有出现,我爸也没打电话。

我看着他眼中迸裂的愤怒,我不知道他还在打什么算盘。

他看着我把陪着我妈妈被推进病房,在医生护士离开后,他也进了病房,看着苍老的楚父: “你们都这样了,还不愿意叫林芷玉那个女人出来吗?

看来你们在她心里也没有多少分量吧?

不然怎么会放任你们不管。”

他声音中带着怒火和疯狂,甚至他不再隐藏身后,直接上前询问。

楚爸爸在商业圈混了那么多年,早就已经成了人精。

这么直白的话,他要是还听不出来端倪,还真是白在商业圈混这么多年了。

“我夫人出车祸是苏总你做的,我公司股份被收购也有你的手笔,就是为了逼芷玉出来,如果她还是不出现,你还想做什么?”

我爸爸此时满怀沧桑的眼中,前所未有的沉静,他再次开口: “煦儿的失踪是不是也和你有关。”

苏桥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也没说楚枫煦现在的状况。

只是拿出手机,里面有哥哥被吊起来打,被断了手脚,还被硫酸毁了容的视频。

8 哥哥的惨叫一声一声从视频里传来,爸爸再也忍不住,他捂着胸口,吐了口血,直直倒了下去。

没多久他便开始抽搐起来。

我冲上去想扶住爸爸,可是我依旧穿过他的身体,我求助地看向苏桥,再次祈求: “我求你,求你救救我爸爸,你快去叫医生,我求你了,你再不去我爸会死的,他死了,我不会原谅你,我会恨你的,会恨你的。”

然而,他还是听不见,我就看着我爸爸不停地抽搐,直到呼吸停止。

苏桥这才不慌不忙按响了床头呼叫器。

我的心又开始疼起来了,我不想恨他可是他害死了我爸爸。

如果可以,下辈子我不愿与君再相识。

我看着我爸爸的魂魄飘起来,无知觉地睁开眼睛。

当然他睁开眼第一个看到的是我这个魂,一副要哭不哭的神情。

随后他才反应过来,看向地上已经开始扭曲变硬的身躯,苦笑连连。

“爸,对不起,我不应该让你们对他隐瞒我的死讯,是我错了。”

要是知道他这么极端的话,我当时不会这么嘱咐家人的,我会让她知道我死了。

爸爸怜爱地摸了摸我头顶:“爸爸不怪你,家里人也都没人怪你,只希望他别再针对我们家。”

爸爸说完,眷恋地看了眼床上的妈妈。

我惊觉地发现爸爸的魂体开始慢慢变淡,最后消失在我跟前,只留下一束淡淡的白光。

他就这样在我面前彻底地消失,可为什么我还在呢?

我也想像你一样消失啊,爸爸… 9 护士很快拉开病房门走进来,第一眼看到的便是苏桥。

再朝里面走他们看到蜷曲在地上的楚父,我妈妈还躺在病床上没有醒来。

护士见这场景,先是再次按响床头呼叫铃,这次那边传来不耐烦的声音。

“已经有护士过来了,请病人家属再等…” 呼叫铃那头不耐烦的声音还没说完,这边的护士已经开口:“护士长,病人家属也出事了,你赶紧让医生过来一趟。”

听到小护士的话,这位护士长也没耽误,赶忙叫来了医生。

但一切都迟了,楚父已经是一具冷冰冰的尸体。

我都无法想象,以后没有了倚仗的妈妈该怎么生活下去。

毕竟,听他们说的话,哥哥手脚筋已经断了,脸也毁了。

楚氏也没了。

我再次躲在角落里,心如死灰般等待着我们一家的结局。

10 可我知道这还没完。

医生护士在确定爸爸死亡后,爸爸留下的遗物都交给了在场的苏桥。

苏桥拿出手机,看着排列在第一的我的号码。

先是愣住,随手又播了出去。

电话是拨通了,却迟迟没有人接听,苏桥想可能没听到。

在电话自动挂断后,又再次拨了过去。

我看着他一遍一遍地拨打着。

可能他想,就一次哪怕我能接一次都好。

“该死的,这女人居然连这老头子的电话也不接,难道她和地下室那小子也分手了?”

他又想到各种我不接电话的理由。

可我已经死了,怎么接听你的电话呢。

他有些木然地走出医院。

回到那个有酷似我面容的女人的家中。

他的样子有些失魂落魄。

云音关切地走上前:“怎么了,还没找到她吗?”

苏桥摇头,他抬头看向云音: “音儿,为什么我都做到这样了,为什么她还是没有出现。

楚氏集团已经破产,集团夫人眼睛也看不见了,少爷也被我挑了手脚,毁了容貌,楚总也被我气死。

可为什么那女人还是没有出现。”

回来后,我第一次看到—— 他哭了—— 11 云音轻抚他后背,听到他泣语,手指有那么瞬间停顿了一下。

她欲言又止,最后还是试探性地开口: “既然你执着要找到她,不如从五年前开始查,或者直接去问楚枫煦,说不定知道楚氏情况后,他会告诉你她的去向。”

听到云音话的苏桥,眼睛一亮,推开云音,跌跌撞撞朝地下室走去。

我跟着一起飘到地下室,刚一进去我就能感觉到这下来阴冷,潮湿。

甚至空气中还夹杂着一丝血腥味。

云音也跟在苏桥的身后,她眼中满是关心。

苏桥却是头也不回地朝里走。

地下室深处,惨叫不断,他越朝里走声音越清晰。

走到最深处,苏桥终于停下了脚步。

我却先扑了过去,“哥哥……” 此时,我哥哥满身是血地被吊在木桩上,他低垂着头,出气多吸气少。

他的四肢已经扭曲变了形状。

这还是我第一次看见哥哥这么狼狈的样子。

12 哥哥听到了动静,努力地抬起头,看到面前的两人。

他笑了:“我一直都在想是谁在针对我们,看到你我明白了,这次回来你是来报复我们的?”

爸妈没出事前,他就被关在这里,自然也不知道现在外面的状况。

不过他闭着眼睛都能猜到,肯定不好。

“是,现在已经没有楚氏集团了,你还不知道吧,你妈出车祸眼睛失明,你爸活活气死在你妈病床边。

真是可惜,没让你看到他们那时的惨样,哦……对了,我有帮你把现场录下来。”

苏桥说着就拿出了手机。

他让人把手机记录下来的画面放在投影仪上,妈妈在车里被货车撞进医院的视频。

还有他说出去的那些话,活活气死父亲的视频。

哥哥开始挣扎起来,青筋暴起,眼中散发着猩红的光。

云音也捂住嘴巴,眼中闪过不易察觉的泪花。

“这些,这些都是你做的,祸不及家人,苏桥…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当年你出车祸伤了眼睛后,爸妈就不同意芷玉和你在一起,是她…是她非要和你在一起。

还瞒着我们跟你一起出去合租,是她一直在照顾你的饮食起居。

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样对她的家人!”

小说《我死后,男友报复我全家》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