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推荐> 皇后的权衡之道

更新时间:2024-07-10 08:05:50

皇后的权衡之道

皇后的权衡之道 发财ying 著

皇后的权衡之道兰昭仪昭仪小说推荐

小说叫做《皇后的权衡之道》是“发财ying”的小说。内容精选:看她如此恭谨本分,我便赏了她一幅雪景图。她向来喜欢这些。兰昭仪谢恩时,淑妃才姗姗来迟。昨日,是兰昭仪这月第五回侍寝...

精彩章节试读:

皇上有早逝白月光昭德皇后。

还有昭德皇后的亲妹妹,圣眷正隆的淑妃娘娘。

可偏偏登上继后位置的人,是我。

立我为新后,圣心难测。

母亲为此忧心忡忡。

我宽慰道:“女儿只要坐稳皇后之位,制衡六宫,很多事便不会牵扯到女儿身上,母亲放心。”

后来,我找了个酷似先皇后的女子入宫。

我稳坐钓鱼台。

不知白月光的亲妹和替身,哪个会更得圣心?

1 我是继后。

今日第一个来请安的,是昨日侍寝的兰昭仪。

看她如此恭谨本分,我便赏了她一幅雪景图。

她向来喜欢这些。

兰昭仪谢恩时,淑妃才姗姗来迟。

昨日,是兰昭仪这月第五回侍寝。

听说淑妃气得将殿中进贡的瓷瓶砸了个粉碎。

今儿个即使扑了胭脂,也盖不住她眼下的乌青。

路过兰昭仪时,淑妃勾唇一笑,眼神轻蔑地嘲讽。

“兰昭仪侍寝辛苦,还有精力上赶着巴结皇后,当真是了不得。”

兰昭仪不恼,四两拨千斤。

“皇后娘娘德心仁厚,少与嫔妃计较,可按时请安,是臣妾等作为嫔妃的本分,臣妾不敢逾矩。”

淑妃冷哼落座:“巧言令色,若姐姐还在,后宫怎容得下你这样斗媚争妍之人?”

我端坐上首,挑了挑指甲。

看着她二人你来我往地斗嘴。

淑妃是昭德皇后亲妹,而兰昭仪肖似昭德皇后。

现如今,兰昭仪早已成了淑妃的眼中钉,肉中刺。

不枉我费尽心思将她寻来,精心培养。

一举一动,都照着昭德皇后复刻的。

2 封后圣旨下来那天。

恭贺的人踏破了我家门槛。

父亲祖母面上的喜色掩藏不住。

就连幼妹眼中也全是天真的羡慕。

唯有母亲,关起门时脸上泛出淡淡愁容。

我知道她是担心我。

一入宫门深似海。

京城世家皆知,皇上对昭德先皇后情意深重。

淑妃是昭德皇后亲妹。

冠宠后宫,又有掌管六宫之权。

自然非比寻常。

淑妃母家势大。

皇上抬举我做皇后,是为了让我们相互制衡,安稳前朝后宫。

他心中有昭德皇后,身边有淑妃,还生性多疑。

当真是伴君如伴虎。

我这个皇后,不好当。

3 我宽慰母亲:“一国之母,这是多少女子求都求不来的福分。”

“女儿只要坐稳皇后之位,制衡六宫,很多事便不会牵扯到女儿身上,母亲放心。”

又果断让父亲取消庆贺的烟火。

换成粮食,在城外支起粥棚,施粥半月。

皇上爱民如子,他要不知道也罢。

若是知道了,就算不赞我一声心善纯良,也总归在他那落了个好印象。

母亲也知道,圣旨已下,绝无转圜之地。

不仅将身边精通医理的周嬷嬷给我做陪嫁。

还私下里为我奔走打探。

将那些教过我的东西,一遍遍叮嘱。

看着母亲眼下的乌青。

我心中又酸又涩。

只恨自己又让她操心。

翌日晚上,父亲将我叫到书房。

他端坐上首,语意深沉。

“父亲知晓你从小聪慧,宫中不比府里,切记万事谨慎,小心筹谋才是。”

“谢氏的荣耀,在你身上了。”

我站在他面前,注意到他鬓边的几缕白发。

心中滋味难言。

父亲与我并不亲厚,他时常奔波,忙于公务。

可他对母亲敬重,吃穿用度从不曾亏欠于我。

我自小锦衣玉食,养尊处优,也都是长在他的庇佑之下。

如今他官拜丞相,却也不再年轻。

我作为家中嫡长女,有责任也有义务背负家族荣耀。

我跪下,朝着父亲深深一拜。

“女儿谨记父亲教诲。”

3 入宫前,宫中派人送来了一幅梵文屏风。

蜀锦苏绣,名贵无比。

昭德先皇后在世时好礼佛。

这曾是她亲手为姐姐绣的。

只是日子久了,难免有些旧。

淑妃只道现如今送来恭贺我,还望我不要嫌弃。

我和母亲都知晓,这是淑妃给我的下马威。

母亲气不过,我却心平气和收下。

让人将话传出去,多谢皇上圣恩,主动全了彼此体面。

还亲手修补屏风,感念昭德皇后恩泽。

我知道,淑妃在暗讽我。

虽是皇后,却不是原配。

她的姐姐昭德皇后,才是皇上心中最爱。

想看我愤怒失仪,自乱阵脚。

我却偏不。

后宫之争,从封后圣旨下来那一刻就开始了。

我越是乖顺,她就越是出格。

皇上才能对我多一分好印象。

我眼下入宫,没有曾经昭德皇后与皇上之间的感情。

更比不上淑妃经年的陪伴与贴心。

只能拿出做皇后的大度贤良。

唯此,在宫中才能有一席之地。

翌日,宫中传来消息。

淑妃身体抱恙,封后大典由内务府协助礼部操办。

4 初见皇上时,他一身明黄的龙袍,身姿挺拔。

天家气派,不怒自威。

他刚批了一天的折子,眉宇间带着疲色。

“在宫中还习惯吗,伺候的宫女太监可合心意?”

我垂首谢恩,声音柔婉。

“谢皇上挂念,托皇上的福,一切都好。”

“只是……”我顿了顿,犹豫道。

他目光不动声色冷了半分,带上了打量与探寻:“怎么?”

我温婉一笑:“皇上误会了,臣妾只是不敢忝居凤仪宫。”

皇上盯着我:“你继续说。”

我诚恳恭敬:“臣妾能有幸入宫侍奉皇上已是万幸。”

“还请皇上让臣妾别殿而居,以成全臣妾对昭德皇后的敬重之心。”

说罢,我命人抬出一箱手抄的经文。

又呈上了一对玲珑玉璧。

这是我刻意准备的。

提及曾经的挚爱,皇上面上也不免动容。

他眼中哀思流转。

“嗯,难得你这样有心。”

他拍了拍我的手背,眼中带着试探:“只是,这样实在太过亏待你。”

我虽有准备,可心头有些说不出的难受。

短短一刻钟不到,他与我说话便屡屡试探。

就好似有人裹挟着我,迫不得已地前行。

“臣妾能陪在皇上身边,就已经很好了。”

皇上眉眼间这才露出了一丝笑痕。

“朕早就听闻你心善,如今又这样识大体,很好。”

他将坤宁宫赐给我住。

又命人将坤宁宫好生装饰。

让我住得舒心。

直到晚上,绣珠才敢露出心疼我之色。

我却松了口气,身上微微轻快了些。

在府中待嫁之时,母亲为我打探来了消息。

昭德皇后性格纯善,又是礼佛之人。

当初皇上与昭德皇后玉璧定情,佳偶天成。

昭德皇后仙逝时,他悲痛欲绝。

向来勤勉的皇上几度罢朝。

由此可见,昭德皇后在皇上心中的分量。

进宫前半月,我每日斋戒。

焚香沐浴,抄了佛经,命人拿去护国寺佛像前供奉。

又亲手制了这一对玲珑玉璧放在箱底。

只为投其所好,以退为进。

5 父亲在朝中如日中天。

我心里明白,皇上不会让我有孕。

可我心底,还是想有个孩子。

但为了家族荣耀,我只能将这个念想压在心底。

尽心尽力打理好后宫。

庇佑母家,安享尊荣。

想着往后,有没有万分之一的可能,诞下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

淑妃深受宠爱,骄纵跋扈。

性格直率霸道,不屑于那些腌臜手段。

但后宫中她一枝独秀太久。

势力独大,对我多加挑衅。

她又陪伴皇上良久。

每每有事,皇上到底是下意识袒护她的。

我进宫后,淑妃母家就在朝中与我父兄针锋相对。

为打压她的气焰,在我的暗中操作下。

宫中来了一位兰昭仪。

兰昭仪不仅长得像昭德皇后。

神情举止,一颦一笑,都肖似昭德皇后。

尽管家世不高,却一进宫就被封作婕妤,还得了封号。

我父亲手中捏着她父亲任命官司的证据。

她不敢不卖力。

仅仅半年,就爬到了昭仪的位置。

盛宠不衰,如今已经能与淑妃分庭抗礼。

有她在,淑妃的气焰也没有那么盛了。

6 此刻,坤宁宫内。

见场面有些紧张,我适时出口打起圆场。

“皇上曾赞昭德皇后雍容典雅,自然不是我等能比的。”

兰昭仪抬起头,笑意盈盈,进退自如。

“皇后娘娘所言极是。”

我端庄一笑。

“花房新培育了蓝色山茶花,给各宫姐妹都送些,看个新鲜。”

我又看向兰昭仪特意道:“兰昭仪,听说你前两日传了太医,本宫特意让御膳房为你加一道山参鸡汤。”

“你是皇上心尖上的人,自个儿的身子要多加注意。”

众妃跪地谢恩。

淑妃不屑一顾,扶了扶鬓边的点翠。

看向兰昭仪的眼神像是能吃人一般。

我敛下眸子,掩住眼中的笑意。

淑妃眼中本来就容不得沙子。

我就是要在她心中扎下一根刺。

没了两人斗嘴,众人自觉没趣。

客套了几句,就都散去了。

7 晚间,皇上身边的梁公公来了。

说皇上请我去兰昭仪的春云殿一趟。

送走梁公公,绣珠为我梳妆。

外头的人来报,说春云殿请了太医。

兰昭仪晚膳那会儿看了殿外的山茶花。

没过多久身上就开始起疹子。

现下脸上又红又肿,连皇上都惊动了。

等我到时,春云殿上下灯火通明。

太监宫女进进出出,却有条不紊。

内殿气氛很低,皇上坐在兰昭仪床边。

沉着脸色,眼中却叫人看不出喜怒。

“皇后来了,坐吧。”

我向他见了礼,坐在了床前的绣凳上。

兰昭仪身上有不少地方都抓烂了。

痛苦地皱着眉头,却还是忍住没有出声。

“见过皇后娘娘,恕臣妾不能给娘娘行礼了。”

我面带担忧:“快别拘着那些虚礼了,这样严重,好生躺着休息才是。”

皇上也看着兰昭仪,眼中有几许心疼。

“皇后说的是,你好生休息,这件事朕会为你做主。”

皇上安抚完兰昭仪,转头看向我。

“这件事,皇后怎么看?”

他说会为看兰昭仪做主。

转头却询问我。

想必他心中已经有了猜测。

除了有协理六宫之权的淑妃。

还有谁敢做得这样明目张胆?

只是今日皇上刚刚派了淑妃的父亲前去江南巡视盐铁。

这件事只由我来做最好。

若真是证实了是淑妃所为。

那也不会由皇上来做这个恶人。

“臣妾即刻让人去查,还兰昭仪一个公道。”

说罢,身旁的绣珠就出去了。

我与皇上就坐在春云殿中,等着结果。

采买、培育、送赏,都有专门的人负责。

从内务府一层一层地查下去,费不了多少工夫。

加之其他宫中人并未出事。

着重查送赏这一道即可。

很快,便查到了端倪。

小太监战战兢兢地跪在我和皇上面前。

只说今天为兰昭仪送花的路上,遇到了淑妃宫中侍弄花草的小宫女雀儿。

皇上眼神冷了下来。

我让人传唤雀儿。

顺便把淑妃也请来。

8 淑妃来时,头上簪着金累丝衔珠蝶形簪。

穿着银红暗花软烟罗宫装。

一看就是精心装扮过的。

她泰然自若地行礼。

我问:“这小宫女你可认识?”

淑妃眼神扫过雀儿,嫣然一笑。

“这小宫女看着眼熟,倒像是臣妾宫中侍弄花草的粗使宫女。”

“皇后将她带到这儿做什么?”

我将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

淑妃听完只嗤笑一声。

“皇后也真是的,为着这么点事就将臣妾叫来。”

“这事和臣妾并无关系。”

她面上不见一丝慌乱,甚至有些不耐。

这时,躺在床上的兰昭仪怒道。

“淑妃娘娘,臣妾自入宫以来便小心谨慎,不知何处得罪了您,您为何要这样害臣妾呢?”

兰昭仪声音悲怆,眼泪大颗大颗地滚落。

任谁见了都忍不住怜惜。

淑妃讥讽一笑,睨了兰昭仪一眼。

“本宫身为淑妃,位居四妃之一,又有协理六宫之权,犯得着自降身价磋磨一个昭仪吗?”

兰昭仪靠在床上,在宫女的怀里默默流泪。

对淑妃怒目而视。

见如此,我将太医叫来。

淑妃稍稍皱了皱眉头。

太医说,在山茶花上发现了一些干枯的素馨花碾碎的粉末。

这粉末和山茶花加在一起,才让昭仪起了疹子。

皇上的眼神冷得厉害。

我语气略带严厉:“淑妃,阖宫上下,唯有你宫中有素馨花。”

淑妃面上的慌乱一闪而过,却还是嘴硬。

“那也不能说明是臣妾所为。”

就在这时,兰昭仪身边的宫女大喊一声。

兰昭仪竟然晕死过去了。

淑妃气得咬牙切齿。

皇上狠狠看向淑妃。

我皱着眉头,场面一时间剑拔弩张起来。

我当机立断:“来人,将山茶花捣碎了,涂在雀儿手上。”

若是她也起疹子,就说明她经手过素馨花粉末。

小说《皇后的权衡之道》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