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温馨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畅读精品小说兰亭谢洵

>

畅读精品小说兰亭谢洵

谢洵 著

兰亭谢洵 现代言情 谢洵谢五

现代言情《兰亭谢洵》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谢洵”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谢洵谢五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不仅是他,很多人不禁在想,难道真是谢家苛待谢洵,连佛祖都看不过眼,这才降下惩戒以作警示? 香客们最是讲究这些忌讳,立刻也顾不上看热闹了,纷纷涌进寺庙,...

来源:1   主角: 谢洵谢五   更新: 2024-06-09 07:1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最具潜力佳作《兰亭谢洵》,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谢洵谢五,也是实力作者“谢洵”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除非,谢洵根本就是谢贲的种!平怡郡主两口子怕恐怕不知道过犹不及的道理,一不小心做戏做过了头,把自己也给套了进去。兰亭冷哼一声,“我看却不一定,当初谢洵不过是个三五岁的孩子,哪里就能做下那些大奸大恶的事?这里可是佛门净地,佛祖跟前,我劝你说话可要当心!”说话之人想要反驳,可是一想到方才谢五无缘无故惊马...

第1章

不仅是他,很多人不禁在想,难道真是谢家苛待谢洵,连佛祖都看不过眼,这才降下惩戒以作警示? 香客们最是讲究这些忌讳,立刻也顾不上看热闹了,纷纷涌进寺庙,想着今日一定要好tຊ好拜拜才是! 兰亭虽说不知道为什么谢洵明明已经成了飞鱼卫,还要隐瞒身份忍受谢家的折辱,不过还不至于连一个谢五也应对不了。 她料定了谢五绝对不敢当
而见有人竟敢非议自己父母,谢五气了个倒仰,立刻吩咐人要将这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徒给抓出来,只可惜兰亭藏得深,看热闹的人又里三层外三层,实在不知道刚才说话的是谁。
如今谢氏女成了太子妃,哪里都不乏溜须拍马之人,见兰亭质疑谢贲夫妻用心不纯,就有人跳出来打抱不平。
“一听说话的就是个小丫头!小姑娘,别见人家长得俊俏,就替人说话,是人是鬼都没分清呢!
京中竟还有人不知道,那谢洵就是头不折不扣白眼狼。
那人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这样被谢洵皮相迷了眼不管不顾的小姑娘他见多了!
唉,就不该帮忙
“怎么了,难道那谢洵有什么不妥吗?兰亭故作不解,全然没注意到就在不远处,被他们议论的主角谢洵本洵耳尖微动。
为了让兰亭迷途知返,那说话的人赶紧解释,“何止不妥,简直是大大的不妥!要我说,这件事根本就不能怪谢家!
谢洵那样的奸生子,本该是阴沟里的老鼠见不得人,谢家好心给了他一个身份,谁知他不但不感激,反而记恨上了平怡郡主母子。
“三岁时,谢洵就差点将谢五公子推进花园水池里淹死。
“五岁时,平怡郡主再次怀孕,他竟趁四下无人,暗中推倒嫡母,幸亏郡主福大命大平安生下谢三娘子,否则早就遭了他的毒手。
“八岁时,谢洵就干起了偷鸡摸狗的勾当,就偷了二老爷珍藏的笔洗出去卖的。
总之说起谢洵的罪行,三天三夜也说不完,简直就是罄竹难书。
“贱人生的贱种,那话怎么说来着,便是龙生龙凤生凤,就算得了谢府郎君娘子们一样的教养,也改不了骨子里的卑劣。
“恩将仇报的白眼狼!他也配姓谢?谢大人夫妻也太好心了!
“是啊是啊,平怡郡主可真能忍,照我说,就该将这杂种赶出去,任他自生自灭!
听到这里,兰亭心中基本已经确定,恐怕这位平怡郡主不是不想,而是不能吧?
这些话骗骗看热闹的普通百姓就也罢了,兰亭却是一个字都不信。
她并非是帮谢洵说话,而是兰亭做事一向只看事实,这件事根本就不合常理!
平怡郡主出生高贵,完全没必要跟人共事一夫,更何况一个失了贞操的胡氏。

再说谢贲,他真有那么好心,会替红杏出墙的妻子养私生子?怕是平怡郡主的私生子也不可能。
除非,谢洵根本就是谢贲的种!
平怡郡主两口子怕恐怕不知道过犹不及的道理,一不小心做戏做过了头,把自己也给套了进去。
兰亭冷哼一声,“我看却不一定,当初谢洵不过是个三五岁的孩子,哪里就能做下那些大奸大恶的事?这里可是佛门净地,佛祖跟前,我劝你说话可要当心!
说话之人想要反驳,可是一想到方才谢五无缘无故惊马的事,又立刻闭了嘴。
不仅是他,很多人不禁在想,难道真是谢家苛待谢洵,连佛祖都看不过眼,这才降下惩戒以作警示?
香客们最是讲究这些忌讳,立刻也顾不上看热闹了,纷纷涌进寺庙,想着今日一定要好tຊ好拜拜才是!
兰亭虽说不知道为什么谢洵明明已经成了飞鱼卫,还要隐瞒身份忍受谢家的折辱,不过还不至于连一个谢五也应对不了。
她料定了谢五绝对不敢当街打杀谢洵,既然如此,自己也没有再留下来看热闹的必要。
谢洵暂时不会有事,就意味着他会随时上门找自己的麻烦,兰亭有些懊恼方才一时激愤竟无意中替谢洵解了围。
她再次看了眼谢洵,便抱着包袱,低头遮脸跟在乌泱泱人群后头进了寺庙。
兰亭更加坚定了,从今往后有多远躲多远,坚决不能跟这个谢洵照面,一旦找到姐姐,就迅速带她离开!
并不知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落在了谢洵眼里。
谢洵收回视线,内心却久久不能平静。
他着实未曾料到兰亭会替他说话,不过一个萍水相逢的小丫鬟,甚至曾经自己还差点儿掐死她,她又凭什么帮自己?
从小到大,不管是迫于谢贲夫妻的权势,还是认定了他就是不堪,谢洵面对的是质疑、厌恶和伤害。
在恶意中成长的人,很难轻易相信别人的善良,谢洵也不例外。
他不相信兰亭会认为自己是一个好人,可若是那丫头认为仅凭几句好话自己就会放过她,那她就打错了算盘。
刚才兰亭说话时躲在马车后面,又故意拖长了嗓音,谢五大怒,可惜找不到说话之人,便只好将怒火撒在谢洵身上。
“无知刁民胡说八道,你不会当真了吧?还佛祖惩罚,我倒要看看今日打死你这个‘庶长兄’,究竟会不会被天打雷劈!
谢洵眼神中的嘲弄落到谢五眼里,被误认为是对他的挑衅,这叫谢五简直不能忍受。
“你们还愣着干嘛?赶紧给小爷我上啊!他抬起脚踹在一个护卫身上。
护卫咬咬牙,抄起家伙就想上前,却被谢洵眼中的冷意慑,一时间不敢动弹。
护卫打了个寒颤,他们怎么竟给忘了!
谢洵八岁那年因偷了二老爷心爱的笔洗,气得二老爷要执行家法。
谢洵不服喊冤,被打到浑身上下没一块儿好肉都不改口,更是凭着狼崽子一般的狠厉咬伤了数十个家丁护卫。
若不是大老爷及时赶到,恐怕那日二老爷就将他给活活打死了。
不知私底下大老爷跟二老爷说了些什么,从那以后,二老爷就只当没了这个儿子。
谢洵被挪去大房教养,这些年不知被大老爷送去了何处,直到不久前才回府。
时间太久,久到他们都已经忘了谢洵小时候的光辉战绩。
现在看来,跟小时候比,如今的谢洵越发沉默寡言,身上煞气凌然,那是上过沙场沾过不知多少人命才会形成的。
护卫战战兢兢不敢上前,看得谢五心头火起,一鞭子抽到护卫身上,“贪生怕死的狗东西,谢府养你们何用!
护卫捂着受伤的脸,恳求地看向林仁清,他这哪里是怕谢洵要自己的命,明明是怕谢洵要了五爷的命啊!
在谢五的这些个狐朋狗友中,也就林四爷靠谱些,林仁清果然不负护卫的期望再次开口劝说,“谢五,你就算不信鬼神,当街打杀庶兄的名声传出去必定累及太子妃,谢司徒知道了,绝不会轻饶过你!
听他提起谢大老爷,谢五目光闪烁。
平怡郡主膝下只有谢五和妹妹谢三娘子两个子女,平日里对谢五是要星星不给月亮。
是以谢五就是个被惯坏了的纨绔,谢家根本没人治得了他,除了谢贤。
寄存灵位
想起大伯的严厉,谢五忍不住抖了抖。
当初若不是大伯阻拦,母亲早将谢洵这个贱种扫地出门了,又何必留在跟前,日日碍他的眼?
见谢五已经动摇,护卫忙开口劝说,他压低了声音,“昨日料理马匹时小的也在,洵少爷没机会动手脚,所以刚刚惊马的事,真的很玄乎。
他有些畏惧地望了栖霞寺的大门一眼,“五爷,要不还是算了吧,有些事情,宁可信其有啊。
谢五心中也有些慌,只是面子上该下不来台,便拿了林四爷说事。
“林四你这个人,怕这怕那磨磨唧唧,跟个娘们儿似得,要不是念着咱们一道长大的情分,我真是不稀罕带你玩儿!
林四爷那张娃娃脸上依旧笑咪咪的,丝毫不见恼意,全然一副好好先生模样,“这么说来,我还要多谢你。
见事情闹得差不多了,一个纨绔打马上前,“行了谢五,你又不是不知道林四家里管得紧,真闹出什么人命,他非得被他大哥打断腿不可。
林仁清笑咪咪点头,“知我者,卓然兄也。
张卓然用马鞭戳了林仁清两下,呵呵调笑,“少来!
又提议继续比试,“这还没到山顶呢,还比不比,我说谢五,你不是怕了吧?
“谁怕了?继续比,最后一个到的,清风楼请客!
谢五立刻逞着脖子,仿佛一只骄傲的斗鸡,一个翻身上马,率先往山顶的方向冲去。
纨绔们纷纷放开马缰,嘻嘻哈哈跟了上去,众护卫尾随其后。
刚刚还喧闹沸腾的栖霞寺门口,立刻空出了一大片空地,显得被扔在半路的谢洵越发突兀。
谢洵幽深的目光环视一周,剩下的人顿时做鸟兽散,进香的进香,做买卖的做买卖。
谢洵收回视线,淡定自若地从地上站起来,掸干净身上的尘土,在众人目光隐晦的窥视下,毫不在意地进了栖霞寺。
且说兰亭这边,进了寺庙后就找了个知客和尚问清楚了专门寄存牌位的位置,直奔那地方而去。
如今天下年年战乱,客死异乡的人不在少数,很多寺庙便推出了专门寄存棺椁、牌位的业务,栖霞寺便是其中之一。
超度诵经祈福一条龙服务,简直不要太人性化。
问清价格,兰亭便大手一挥,拿出当金簪的钱,先缴了一年的费用。
立刻就有小沙弥上前来,接过兰亭双亲的牌位,恭恭敬敬供奉在墙上一处空格子中。
“阿弥陀佛,小沙弥念了句佛号,“这里每日会提供清香油灯供奉,逢初一十五,还会有师兄过来诵经祈福,施主将灵位寄存在此处,最是妥帖不过,您就

小说《兰亭谢洵》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畅读精品小说兰亭谢洵》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