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温馨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苏青珞陆衡之长篇小说阅读

>

苏青珞陆衡之长篇小说阅读

陆衡之 著

现代言情 苏青珞陆衡之 陆衡之苏青珞

现代言情《苏青珞陆衡之》,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陆衡之苏青珞,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陆衡之”,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隔着一层布,好像差点意思。 苏青珞被他揉得挺舒服,仿佛猫一样蜷缩着身子,不时哼唧两声。 陆衡之起了兴致,还起身点了蜡烛,去箱子里拿了瓶蔷薇露,抹在她腿...

来源:1   主角: 陆衡之苏青珞   更新: 2024-06-09 07:1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陆衡之苏青珞是《苏青珞陆衡之》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陆衡之”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紫鸢吓得头也不敢抬,声音发颤道:“回禀衡三爷,是二房的苏姑娘不小心扭了脚,不是故意冲撞,还请您恕罪。”那人迟迟未回应,片刻后,轿子落地。​苏青珞抬眼。一双黑色长靴从轿中踩至青石地面,男人缓缓走出,一柄白色油纸伞立刻举到男人头顶,几乎同时一件白色披风亦是披到男人身上...

第2章

糕点甜腻,她只用了一块便吃不下。 嫁衣是没心思再绣,她想着绣个荷包打发时间,没一会儿听到外头有个陌生的小厮声音在喊紫鸢姐姐。 紫鸢出去后很快便回来,将一个食盒放到桌上“是衡三爷身边的宋闻亲自送来的。 苏青珞惊诧道“衡三爷?他怎么会给我送东西? “宋闻说衡三爷特意嘱咐的,姑娘淋了雨,用一碗姜汤,吃一碟鸡汁包子再好不过。 “鸡汁包子?苏青珞忙打开饭盒,最上头一层是一碗热气腾腾的鸡汤,底下果然是一碟
苏青珞心底难免也蓦地升起几分惧怕,后悔自己不该行为冲动,非要在这里忍不住哭。
他该不至于处罚她吧。
轿帘只掀开一角,看不清轿内人的脸。
紫鸢吓得头也不敢抬,声音发颤道“回禀衡三爷,是二房的苏姑娘不小心扭了脚,不是故意冲撞,还请您恕罪。
那人迟迟未回应,片刻后,轿子落地。
​苏青珞抬眼。
一双黑色长靴从轿中踩至青石地面,男人缓缓走出,一柄白色油纸伞立刻举到男人头顶,几乎同时一件白色披风亦是披到男人身上。
陆衡之身穿一袭蓝色御赐蟒袍,肩膀宽阔,腰间勒一条玉带,衬得他整个人清贵而沉稳。
那双眸子却仿佛天生没有温度,淡淡打量她一眼。
​苏青珞忙低头用帕子擦去脸上雨珠,只觉狼狈极了。
下一瞬,陆衡之抬步朝她走来,解下身上的白色披风罩在她身上,又伸手接过伞,亲自打在她头顶。
苏青珞惊诧之下竟一时忘了拒绝,反应过来时,披风已经在她身上。
许久没有如此近地见过陆衡之,​他成熟许多,也高大许多,站在她面前竟隐隐有种说不出的压迫感。
雨水渐大,落在伞上发出闷声,仿佛豆子落在鼓上。
他的声音也仿佛雨珠一般砸到她心里。
“谁欺负你了?
清淡的,笃定的声音。
苏青珞好容易压下的满腹委屈不觉又涌上心头。
她只好说“没有,只是不小心崴了脚。
陆衡之低头,目光直直落在她身上,似在探究。

她不觉有些招架不住“三爷若是没事,我便先告退了。
雨声入耳,越来越急,仿佛她此刻的心跳。
片刻后,他淡淡嗯一声。
幸好他没有追问。
转身之际,苏青珞想起身上的披风,正要脱下来,却听到他的声音“穿着。
不容置疑的语气。
苏青珞顿时不敢再动,只好低声说“那多谢三爷。
三爷?
陆衡之低头——许久没这么近看她。
原来高贵清丽的小姑娘高了不少,额间乌发被细雨淋得有些湿,脸庞上也有未擦干的雨珠,却衬得肌肤更胜雪三分。一袭鹅黄的衣裙配一条胭脂红的腰带,纤纤细腰不盈一握,有了几分少女的娇媚。
三年前家宴匆匆见过一面,那时她还乖巧地跟着其他人喊他一句三哥,如今却生分地喊他三爷。
陆衡之眸中闪过一抹不快。
是因为要跟那人成婚了?
那又为什么这么委屈地在这里哭?那人欺负她了?
苏青珞明显感受到陆衡之沉了脸色,却不知为什么,也不敢多待,俯身行礼,便要离开。
转身之时,才发觉那柄油纸伞一直打在她肩头,陆衡之半个身体都被雨淋湿了。
她不觉有几分惊讶,觉得陆衡之也不像别人说的那样不近人情。
雨势越大,竟打了几个响雷。
“你先走。陆衡之面色虽沉,却将伞递给她,他整个人后退一步,彻底浸在雨中。
苏青珞了然,他是外男,他们不方便一起从侧门回去。
这伞她本能地不想接,但看他神色不豫,也不敢拒绝,便接了伞快步往前走,只觉得身后一双眸子盯着她,便越走越快。
进了侧门,她才彻底松了口气,快步走回自己院落中。
淋成这样回来太过失礼,好在她在陆家最多算半个主子,没什么人注意到她。
刚进院子,便听到外头一阵忙乱的声音,夹杂着婆子威严的声音——
“我可告诉你们,当今首辅大人,咱们的衡三爷回来了,都给我打起精神来,要是谁在这期间敢犯错,可不要怪我不讲情面。
苏青珞心里没由来地一慌,也说不上为什么。
决意退亲
陆衡之虽然在大房是记名嫡子,平日大多数时候却是住在八条胡同的小院子,那里上朝近且清静,每月也就休沐前后几天才回陆家住。
因他格外严苛,所以他每次回来底下人便也如临大敌。
这么两相一比较,她苏青珞在府内的地位真是不值一提了。
苏青珞命人打来热水洗了把脸,换了身干净衣服。
油纸伞虽然是不惹眼的白色,她也没敢摆出来,让紫鸢在屋内晾着。
又将那件披风亲自收好,等寻个好天气悄悄洗了晒干再跟伞一起送回去。
虽问心无愧,但这东西却也不敢让别人看到,免得有心之人生出事端。
折腾半天,午饭未用,苏青珞又累又饿,也没什么精神再去为陆衍难过。
但眼下已过了用饭的时辰,她不好再劳动众人,只好简单用了些糕点。
糕点甜腻,她只用了一块便吃不下。
嫁衣是没心思再绣,她想着绣个荷包打发时间,没一会儿听到外头有个陌生的小厮声音在喊紫鸢姐姐。
紫鸢出去后很快便回来,将一个食盒放到桌上“是衡三爷身边的宋闻亲自送来的。
苏青珞惊诧道“衡三爷?他怎么会给我送东西?
“宋闻说衡三爷特意嘱咐的,姑娘淋了雨,用一碗姜汤,吃一碟鸡汁包子再好不过。
“鸡汁包子?苏青珞忙打开饭盒,最上头一层是一碗热气腾腾的鸡汤,底下果然是一碟包子,熟悉的香气扑鼻而来。
这是金陵的特色,她顶爱吃的东西,只是来了京城便再没吃过,没想到陆衡之竟会给她送这个。
他怎么会看出她没吃午饭?
还有姜汤……
苏青珞饿极,眼前又是她喜欢的、许久未吃到的鸡汁包子,觉得陆衡之应该只是刚好撞见她淋了雨后的一番好意,也没多想,便跟紫鸢一起将包子塞入腹中。
吃饱后她人有了力气,决定去找她的舅妈柳夫人退亲。
她觉得今天下午是个极好的时间点,因为陆衡之刚刚回来,所有人的目光都在他身上,此时说退亲的事不会惊动太多人。
雨还未停,外头天色晦暗。
苏青珞打伞,紫鸢提着一盏琉璃灯,陪她去了柳氏屋内。
柳氏正在跟大丫头映月算账,见她进来,忙朝她招手“青珞快来,正好舅母教教你如何掌家,等你嫁进来我可要撂开这些庶务了。
柳氏是个笑面虎,一贯会说场面话。
她爱权又爱钱,断不可能让她如此之快掌家。
苏青珞微笑颔首,站在一旁耐着性子等柳氏把账目对完,才低声道“我有话想跟舅母说。
柳氏闻言,含笑看她一眼“什么话这么郑重其事。
还是挥退了屋内众人。
苏青珞直接道“舅母,我要同陆衍退亲。
柳氏顿一下,脸上笑容未变,拉住她的手道“好好的怎么忽然要退亲?是不是陆衍惹你生气了?你放心,舅母替你教训他。
柳氏向来是嘴里向着她,心里向着自

小说《苏青珞陆衡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苏青珞陆衡之长篇小说阅读》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