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温馨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短篇小说阅读嫡嫁千金薛芳菲

>

短篇小说阅读嫡嫁千金薛芳菲

永宁 著

嫡嫁千金薛芳菲 永宁薛怀远 现代言情

精品现代言情《嫡嫁千金薛芳菲》,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永宁薛怀远,是作者大神“永宁”出品的,简介如下:一个公主尚且如此,成王呢?成王背后的人呢?是否说明成王的银子,也许比国库里的还要多。 有人看着钱财眼红的,也有人将钱财视为粪土。譬如此刻扒在公主府屋檐...

来源:1   主角: 永宁薛怀远   更新: 2024-06-09 07:2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嫡嫁千金薛芳菲》,是以永宁薛怀远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永宁”,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桐儿听完姜梨的话,跟着点头,又想起了什么,道:“不过那位柳夫人可真是好人”说罢笑眯眯的看向姜梨,“其实过了这么多年,奴婢都想不起来了,没想到姑娘还记得这位柳夫人的样貌在场的夫人那么多,也就只有柳夫人肯仗义执言”姜梨笑了笑,她作为薛芳菲时,嫁到燕京,也时常和一些夫人小姐闲话,和旁人不同的是,她自幼记忆力极好,承德郎府上的柳夫人和原先襄阳叶...

第3章

这些事情,殷之黎没有拒绝的权利。因为等他得知的时候,殷湛已经消失了。殷家所有人的性命都系于殷之黎一人身上,如果殷之黎不这么做,殷家的人,殷之情,殷夫人,殷家的所有下人,他认识的那些叔叔伯伯,叫他武功的师父,还有陪着殷湛一起上过沙场的兵士,全都会覆没。这么多条人命系在身上,殷之黎反驳不起,他没办法。 过了很久,殷之黎才看向姜梨,他轻声问“姜姑娘……很喜欢肃国公? 姜梨心中一冷,便是这
“你打算关着我到什么时候?姜梨问。
殷之黎抬头,姜梨的目光很平静,没有一丝对他的怨恨或是责备,越是这样,他反而越不知如何应付,只得躲避着姜梨的目光。
一切都是殷湛的安排,而他是殷湛的儿子,不得不服从。他身上还流着太后的血,即便自己不愿意,也已经上船无法回头。殷湛留下来的人告诉他,倘若殷湛能活着回来,一切便等殷湛回来之后再说。倘若殷湛不能活着回来,就带着姜梨从青州起兵,以长河为界。殷家兵云中十万,青州还藏着十万。倘若不仅殷湛回不来,姬蘅还活着,就以姜梨为诱饵,诱杀姬蘅,方能以绝后患。
这些事情,殷之黎没有拒绝的权利。因为等他得知的时候,殷湛已经消失了。殷家所有人的性命都系于殷之黎一人身上,如果殷之黎不这么做,殷家的人,殷之情,殷夫人,殷家的所有下人,他认识的那些叔叔伯伯,叫他武功的师父,还有陪着殷湛一起上过沙场的兵士,全都会覆没。这么多条人命系在身上,殷之黎反驳不起,他没办法。
过了很久,殷之黎才看向姜梨,他轻声问“姜姑娘……很喜欢肃国公?
姜梨心中一冷,便是这句话,她就能窥见殷之黎的心声。她顿了顿,道“是。
听见姜梨的回答,殷之黎的心中一痛,一种幽暗晦涩的情绪从他心头升腾而起,被他按捺住,他道“那肃国公待姜姑娘如何?
“倘若你想要以我做诱饵,引诱威胁姬蘅的话,最好放弃这个念想。姜梨冷冷道“殷之黎,不要让我看不起你。
殷之黎闻言,苦笑一声,他道“姜姑娘看不起我,也就罢了,连我自己都看不起我自己,又怎会管旁人如何呢?
他的神情竟是颓然,有种破罐破摔的无赖。若是旁人看见,定会大吃一惊,实在难以想象这光风霁月的男子,如今竟会是如此模样。
“不过,我也希望不必有这一日,亲手杀死你爱的人,你必然会恨我一生,我不愿意你对我心存怨恨。他道。
姜梨沉默,倘若真的不必有这一日,便是姬蘅在此之前已经死了,这话说的并不会让姜梨高兴,只会令她更加揪心。
“你想如何,殷公子?姜梨问,“你将我绑来,要挟姬蘅,可外面的那些兵马,看上去可不简单。你也想如成王一样,起兵造反,志在皇位么?
殷之黎突然激动起来,他将桌上的茶杯们猛地一拂,滚烫的茶水泼到地上,冒出白气,碎片四溅。外面的士兵听到声音,冲进屋里一看,殷之黎让他们滚出去,他们这才出去。
殷之黎冷笑道“谁稀罕这个皇位!
“你的父亲稀罕。姜梨回答。
看样子,殷之黎是并不想要造反了,可殷湛的态度却如此坚决。这更令姜梨疑惑,然而看殷之黎的样子,是不打算说什么。姜梨就道“我记得之前和殷公子下棋的时候,你曾说过,战争会让百姓受苦。可知你殷家兵一旦起兵,无数百姓将会流离失所,无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二百三十一章 死讯 (第2/3页)
人家会妻离子散。这也是你所希望看到的吗?

殷之黎痛苦的呻吟了一声,他的样子令姜梨看了也有一丝不忍,他像是被人架在火上烤,两面讨不得好,却又不得去走一条与他初衷背道而驰,一眼就看得到结局的命运之路。
他道“我也不想……我也不想的……可我没有办法。
“你有办法的。姜梨柔声道“你是夏郡王的儿子,现在阻止还来得及,不要让事情到没有转圜地步的时候再去想办法,现在还来得及,不是么?
她企图说动殷之黎,殷之黎怔了片刻,却突然站起身,他的眼神变得坚决起来,看向姜梨的目光也不复往日的温暖,带着一丝决裂的冷漠和认命,他道“不用再说了,姜姑娘,你不是我,不明白我没有其他的路可走。从我生在殷家开始,就注定会有今天。这是我的命运,我不打算抗拒了,所以你,也认命吧。说完这句话,他不再看向姜梨,转身拂袖而去。
门又被关上了,屋子里恢复了寂静,只有地上茶盏的残迹表明方才发生过的一切。姜梨看着门外,深深地叹了口气。
殷之黎这条路也走不通,好在叶家和九月都已经没事了。殷之黎还不至于对他们出手,对于殷湛来说,大约他认为,能威胁姬蘅的只有自己,其他的人也是累赘,不必多费心思。但是……姬蘅呢?
殷之黎的话语中,到现在也没看到殷湛,不知外面的情况如何。姜梨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希望姬蘅平安无事。
……
青州和燕京隔得太远,青州尚且风雪长空,燕京城的街道,到了夜里,几乎就要空无一人了。
皇宫在风雪中,仍旧坚定地矗立在哪里,仿佛永远都不会动摇一分。只是却不如往日的金碧辉煌,看起来,也就和普通的宅院没什么两样。甚至像是一座阴森又宏伟的地下宫殿,直教走进去的人有去无回。
慈宁宫里,灯火摇曳,地龙烧的很旺,便也不如外面那般冷。经文随意的放在案头,很久都没有人誊写过了。只有香炉里的香,在这安静的夜里,兀自燃烧,像是传说中巴掌大的神兽两只放着红光的眼睛,凶残隐藏在温和下。
太后靠在软榻上,正在小寐。近来她总是喜欢发呆,坐在殿里,想要平心静气的抄几句经文,却怎么都沉不下心,索性也就不抄了。不抄经的时候无事可做,从前刘太妃在的时候,还能听见刘太妃作妖闹事,刘太妃走后,后宫里就越发冷清了,倒是有些兔死狐悲起来。洪孝帝的妃子们不喜欢来找她,她这个太后早已不管世事。后宫中也是踩低捧高的,妃子们忙着团结一气,争宠使计,只是没有空闲来应付她一个老女人。
太后就格外怀念从前的时光来。似乎年少时候在后宫中,和刘淑妃、夏贵妃们争风吃醋的时光,也变得可爱。当然了,回忆最多的,还是和殷湛有关的时光。她不止一次的梦到和殷湛初见时候的情景,殷湛骑着马,那年轻的男人高大英俊,面上是爽朗的笑容。将她从歹人手中救下来后,她为他包扎,殷湛就坐在石头上,笑着看向她,她被看的脸红,却还是鼓起勇气问了殷湛的名字。她沉溺与这个梦中不愿意醒来,每次睁开眼的时候,恍惚一切不过是大梦一场,她还是林家的小姐,还能有改变的机会。
可毕竟没有。今日,她又梦到了殷湛,只是这一次的殷湛,却不是初见时候的殷湛。她在红山寺,那天百名弓箭手围杀姬暝寒,姬暝寒不知所踪。她回到屋里,发现殷湛身上也负了伤。她知道殷湛杀了许多人,姬暝寒是他的好兄弟。殷湛沉默不语,她问“你是不是怨恨我?
“没有。殷湛回答,“我从来没有怨过你。我只恨没有早点遇见你。
下一刻,殷湛的身影突然被熊熊大火吞噬,他表情痛苦,叫他的名字“柔嘉……
太后猛地睁开眼睛,大汗淋漓的从梦中醒来。梅香上前关切的道“太后娘娘,您没事吧?
“没事。太后拿帕子擦拭着额上的汗,道“原来是做了个噩梦。
她刚说完这话,就听见外面传来男子的声音,“母后是做了什么噩梦,吓成这幅模样?
太后抬眼朝前看去,洪孝帝出现在大殿门口,他身后,太监宫人跪了一地,大约是他进来的时候让人不要通报,太后也没听到声音。洪孝帝笑着走进来,太后直起身子,笑道“皇上今儿个怎么想起过来了。
她的心跳得很快,不知是不是方才的梦吓得还没缓过神来,又总觉得那个梦十分不详。连笑容也是很勉强。洪孝帝平日里很少来慈宁宫,陪她说话的时候,大多也是在御花园。
“今日外面风雪大,特意来看看母后。洪孝帝对苏公公招了招手,苏公公就让周围的宫人们退了下去。
太后隐约察觉出有些不对,却又说不上哪里不对。让梅香给洪孝帝上茶,自己走到了茶桌边,让洪孝帝也坐下。
洪孝帝看向太后香案上的香火,笑问道“母后这是在为谁祈福?
太后回答“自然是为了天下苍生,各地雪灾,百姓冻死的人不在少数,哀家听了,心酸不已,也做不了什么,只能在宫里为他们抄经祈福。
“母后果然心怀天下。洪孝帝赞叹道。
太后抬眼看向皇帝,不知何时起,这位曾经让她看着碍眼的皇子,已经长成了这般模样。她还记得太子死后不久,为了稳固自己的位置,她不得不和这位皇子装作母慈子孝的模样。她还记得少年时候的洪孝帝乖巧懦弱,对她言听计从,她一面很放心很得意,一面又很厌恶很轻蔑。但她到底低估了这位皇子。每一位皇子,身上都留着先帝的血液,掠夺和伪装是他们从出生起就带来的本能。从成王的事情上就能看出,洪孝帝

小说《嫡嫁千金薛芳菲》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短篇小说阅读嫡嫁千金薛芳菲》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