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温馨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文章精选三家同聘侯门主母误惹奸臣书名是东陵厌薛非暮

>

文章精选三家同聘侯门主母误惹奸臣书名是东陵厌薛非暮

褚婉儿 著

三家同聘侯门主母误惹奸臣书名是东陵厌薛非暮 现代言情 褚婉儿江清月

现代言情《三家同聘侯门主母误惹奸臣书名是东陵厌薛非暮》是作者““褚婉儿”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褚婉儿江清月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褚婉儿得了中馈,能在府中培养几个得力的心腹,对侯府的归属感也能更强。等以后一切走上正轨,他再让她把中馈还给江清月,她也能攒下一些东西。再不济,到时候让...

来源:1   主角: 褚婉儿江清月   更新: 2024-06-09 07:3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看过很多现代言情,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三家同聘侯门主母误惹奸臣书名是东陵厌薛非暮》,这是“褚婉儿”写的,人物褚婉儿江清月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当初是因为换了亲,他才得到了去边境出征的机会,但是他心里对于这门婚事是不认可的,更不想承认一个庶女做了侯府主母。有人问起,他都说自己并无婚约。一开始是因为那些都是不认识的人,他不想多说。后来遇到褚婉儿,也没想到会发展成后面那样子,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又怕自己一解释,身边的人肯定会问为何不承认...

第1章

褚婉儿得了中馈,能在府中培养几个得力的心腹,对侯府的归属感也能更强。等以后一切走上正轨,他再让她把中馈还给江清月,她也能攒下一些东西。再不济,到时候让他们二人共同执掌侯府内务,也不是坏事。薛非暮越想越发现,这是眼下最好的法子,简直一举多得。“我给你,你便接着,其它的地方不用担忧,我都会一一处理好。“你说的不错,你本身也是嫡女,这些在家时都已经学过,想必上手也很快,我对你有所亏欠,平妻之事不成,便在
这话听得薛非暮一阵心虚。
当初是因为换了亲,他才得到了去边境出征的机会,但是他心里对于这门婚事是不认可的,更不想承认一个庶女做了侯府主母。
有人问起,他都说自己并无婚约。
一开始是因为那些都是不认识的人,他不想多说。
后来遇到褚婉儿,也没想到会发展成后面那样子,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又怕自己一解释,身边的人肯定会问为何不承认。
如果被人知道,他堂堂侯府居然同意换亲,且换的是个庶女,那些人还不知道会如何笑话他,便也忍着没说。
再后来一拖再拖,等他想说的时候,已经和褚婉儿生米煮成熟饭,再说已经来不及。
再后来,边境大战一片混乱,他因为和褚婉儿幽会,才刚好避开战乱,捡回一条命,被迫身死,不会再回侯府,也没必要再说。
是后来有了回京的机会,眼看着瞒不住,才告诉了褚婉儿。
在这之前,他都跟褚婉儿以夫妻相居。他不想骗褚婉儿,但确确实实又骗了她
这件事,确实是他对不住她。
而且在他说出这件事,且计划要回京时,褚婉儿没有和他闹,而是为了他的前途着想,陪着他进京。
进京前他答应了褚婉儿的母亲,要给她一个平妻之位,但是却没有实现这个承诺。
对于褚婉儿,他心中是有愧疚的。
眼下褚婉儿又没了孩子,他怎么也该补偿一二才对。
金银细软他已经给了褚婉儿许多。
原本有个好的院子,现在搬走了也就罢了。
这件事他答应了江清月,不能反悔,也只能让褚婉儿受了委屈。
他越想越发现,实在是亏欠褚婉儿太多。
当即道
“你受了委屈,我自该补偿你一二,便将中馈交于你打理,你知道大家府邸中馈的重要,还望你莫让我失望。
听到这话,褚婉儿内心一阵惊喜,不枉她拖着病弱的身体跑这一趟。
但她面上却做出一副惊讶的神情
“那怎么行,中馈向来是主母打理,世子若给了婉儿,少夫人那边可如何交代?少夫人会生气的吧?
“我不用向她交代,中馈说到底也是侯府的权责,我说给谁便给谁。
江清月虽说也受了些委屈,但是性子太要强了。再如何也不该拿中馈开玩笑,因为自己受了气,便置一府而不顾。
那便让她好好清静清静,等以后她知错认错了再说。
现在他把中馈交给褚婉儿,既能安慰,又有几分补偿之意。
褚婉儿得了中馈,能在府中培养几个得力的心腹,对侯府的归属感也能更强。
等以后一切走上正轨,他再让她把中馈还给江清月,她也能攒下一些东西。
再不济,到时候让他们二人共同执掌侯府内务,也不是坏事。
薛非暮越想越发现,这是眼下最好的法子,简直一举多得。
“我给你,你便接着,其它的地方不用担忧,我都会一一处理好。
“你说的不错,你本身也是嫡女,这些在家时都已经学过,想必上手也很快,我对你有所亏欠,平妻之事不成,便在别的地方补偿你一二。
褚婉儿看着他,泪水涟涟,仿佛薛非暮是她的再生父母,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世子如此待婉儿,婉儿无以为报,定不辜负世子的嘱托,好好打理中馈,为世子守好后宅,让世子在前朝无半点后顾之忧。
薛非暮看着这般善解人意的褚婉儿,更加坚定自己的决定是对的。
当即让人拿来了库房的钥匙以及账本,还把之前准备要拨给她的管事嬷嬷也一并叫来。
仔细嘱咐她们务必要配合。
褚婉儿管家若有什么不懂的,也要她们好生教。
世子发话,管事嬷嬷自没有不听的。
褚婉儿坐在旁边,静静的听着薛非暮吩咐人。
心中一股自豪感油然而生,信心倍增。
因为没了孩子的那种伤心,在这一刻烟消云散。
一个孩子换了中馈之权,倒也不亏,许多后宅妾室生了好几个孩子,都是仰着主母鼻息生活。
孩子以后会有,但得到中馈的机会却只有这一次。
以后整个侯府后宅几乎都是她说了算。
褚婉儿一想到以后连江清月都得看她的脸色,心中便升起一股莫名的爽利。
且不说她今日拿到了中馈,便不会轻易交出去。
就说有了今日这一出,江清月和世子的隔阂,便永不会消弥。
别说京城,就是天底下也没有主母看妾室脸色过日子的,说出去,江清月的脸是半点都没有的。
这一次,不仅仅是中馈,还达到成功离间世子和江清月的目的,也奠定了自己在侯府的基础。
她相信以后的路会越来越好走,这一次简直就是一箭三雕。
褚婉儿越想心中越火热,连之前觉得小腹的疼痛,都似乎感觉不到了。
原本她还想着,是不是要把院子换一换。
转念一想还是罢了。
她今日能把中馈拿下,就已经圆满。
其它的事,就不必再节外生枝。
况且她越住得破烂,世子对她的愧疚就越多,也会越记得江清月是怎么小肚脐肠的对付她。
屋子事小,她住得舒服也便罢。
反正以后后宅权利在她手里,哪怕她住的是茅草屋,那也是黄金院。
褚婉儿如此想着,便直接略过了这件事,没有再提。
薛非暮嘱咐完,满意的让管事嬷嬷跟着褚婉儿走了,等人走后,心里感慨自己完成了一件大事。
整个侯府,只江清月一人能当家还是不行。要不然,她一撂挑子,侯府便容易出麻烦。
若有一人可以随时随地接替,以后江清月便也不能如此任性。
薛非暮越想越觉得自己考虑周全,知人善任。
褚婉儿孤身一人,千里迢迢跟着自己回京,懂事又善解人意,无论如何都会跟自己一条心,成功培养一个替补,对他,对侯府,都是好事一件。
梧桐院。
江清月正坐在窗前的案台上蘸墨写字,一个字一个字工工整整,抄的是金刚经。
绿浣过来,把紫苏探听到的情况,一一回禀。
“如夫人所料,褚姨娘听到消息立马便去了书鸣院。
“白薇不在,其她人自不敢拦。
“不知道褚姨娘跟世子说了什么,最后世子将管家之权交给了褚姨娘,还给她指派了几个管事嬷嬷。
江清月手下不停,眉头都没抬一下,问道
“是哪几个嬷嬷?
“是杜嬷嬷,余嬷嬷,何嬷嬷,文嬷嬷。
“挑的人不错,看来,薛非暮对褚氏倒是有几分真心实意的。
“夫人,我们可要做些什么?
“不必,咱们且看戏就是。
侯府虽然转亏为盈,但并没有太多的结余,而薛非暮回来之后,出项颇多,亏损是迟早的事情。
褚婉儿不会管家,且心高气傲,只看得到管家的好处,却看不到管家需要付出的辛劳。
按照她的性子,对于严厉的何嬷嬷,文嬷嬷的直言劝告定然不喜,很快便会把她们差遣到别处。
至于留下的杜嬷嬷和余嬷嬷,虽有本事却是见人下菜碟的主,褚婉儿若听他们二人的,那可就离败家不远了。
绿浣问“若是褚姨娘听得进去何嬷嬷还有文嬷嬷的话呢?
“那她就得劝诫世子少花销,开源节流,府中也要节约些,这几件,哪一件都是得罪人,且费力的事。
当初她填进去多少嫁妆,才维持住侯府的体面。
褚婉儿可什么都没有。
只靠她一张嘴,干最得罪人的活,情况不容乐观。
反正这一遭,褚婉儿无论怎么做,要么艰难,要么有坑,哪一条都是不好走的路。
接下来的几日,风平浪静,江清月待在府中也没再出门,只让人时刻关注着林家那边的情况,终于,林府传来了消息。
那吕大夫是个能人,tຊ一番查探之下,确定了她二舅舅林阙得的不是普通风寒,而是一种罕见的疾病,还好发现得早,若晚了,药石无医。
为此,二舅母沈氏特地来了一封信感谢她,言语间,满是感激之意。
隔日,又送来了一封。
原来是吕大夫开出了药方,其中有许多珍贵的药材。
林府东拼西凑,还差着三两千年人参。
这个东西珍贵,有钱都不好买得到,却发现恰好江清月送的礼中,就刚刚好有三两。
二舅母审感激涕零,信中千恩万谢。
江清月看着信,心情大好,嘱咐绿浣注意着,若林家有好消息,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她。
若二舅舅能痊愈,那林府便一定能改变命运。
江清月心情好,问起了府中的情况,绿浣一一回答。
褚婉儿自拿到中馈,首先第一件事便是给老夫人院中加了饮食的份例。
每日添了一盏燕窝,晚膳又加了一盅汤,特地请了一个炖汤的厨子,日日换着花样做。
老夫人原本对江清月不喜,对于薛非暮把中馈交给褚婉儿这件事,除了觉得褚婉儿身份不合适,说出去怕被人笑话,其它的倒是没多大意见。
特别是当褚婉儿添了她的份例之后,她愣是把褚婉儿看顺眼了几分。
其他府上,主母生病或者身体不济,让妾室代掌中馈的事,也是有的。
况且中馈是江清月自己不要的,若哪一日真论起来,也是江清月错在先。
褚婉儿为了讨好老夫人,特地又请了一位会按穴位的女医,日日替老夫人松骨,老夫人的生活水平直线上升,对于褚婉儿掌家这件事情,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再言语。
大太太因为以为自己害褚婉儿失了孩子的事,一直心中惴惴,也没有多事发表意见。
只是看着老夫人过得好,自己这个婆母却一成不变,什么都没有,心里多少有些怨言,倒也不敢说出来,不过每每想起,心中还是有些嫉妒憋屈。
江清月听到这里,微微笑了笑。
心中想着,什么时候挑个合适的时机,让大太太和孙晓晓知道褚婉儿失去孩子这件事,和她们没有任何关系。
“褚婉儿自己呢?
“和老夫人是一样的,只不过做得隐蔽,不敢让人知道。
“那燕窝,老夫人有一盅,她也有一种。那厨子炖的汤,前脚送到慈松院,后脚就有一碗,送到妙文院。
“还有那按穴位的女医,每日都被叫到妙文院问话,对外说是褚姨娘关心老夫人的身子,才每日一问。
“事实上,是女医也为她调理,好恢复小产后的身子,听说那女医技术不错,奴婢看着褚姨娘,这几日气血精神都好了许多。
江清月觉得这气血脸色好了许多,女医或许有一部分原因,跟褚婉儿得了中馈人逢喜事精神爽是另一部分原因。
“夫人,再这么下去,侯府少有的一点结余,怕是都要空了。
江清月摇摇头“随她去。
“你把白薇唤来。
“是。
不多时,白薇来了。
“夫人,您找我。
江清月开口道“褚姨娘的身子越来越好了。
“是。白薇两手交握,看得出来,有些紧张,有些急切。
江清月顿了顿,没有说话,白薇有些心慌。
“那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书鸣院那边……,若你还没有进展,可就白白浪费了这么好的机会。
白薇手指被绞得发白
“奴婢有在努力,世子现在,对奴婢的态度越发好了。
江清月提醒“态度好可没有用,要把名分定下来才是真的,白薇,你知道,我说这些是为了你好。你说你想往上走,有那个心思,我才一心一意为你打算。
白薇咬着下唇,“夫人,世子现在,腿伤还未好全。
“嗯,我只是提醒你,你的时间不多了,我觉得一个人想要做成什么事情,总有办法的。你向来聪慧,这机会可不是时时都有,若这一次没把握住,下次,可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什么光景了。
“是,多谢夫人提醒,奴婢省得。
夫人说得对,若现在都不行,那以后等褚姨娘身子好了,她更没机会。
而且现在褚姨娘得了中馈,风光得很,以后她再想近世子的身,很难有机会。
她和褚姨娘还有过节。
白薇低头,暗自咬牙,下定了决心。

小说《三家同聘侯门主母误惹奸臣书名是东陵厌薛非暮》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文章精选三家同聘侯门主母误惹奸臣书名是东陵厌薛非暮》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