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温馨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戏曲终人散霍凛渊林歆念短篇小说

>

戏曲终人散霍凛渊林歆念短篇小说

霍凛渊 著

戏曲终人散霍凛渊林歆念 现代言情 霍凛渊林歆念

小说《戏曲终人散霍凛渊林歆念》,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霍凛渊林歆念,也是实力派作者“霍凛渊”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林歆念装作没看见,安抚着霍凛渊:“我先上去帮你收拾一下房间。 说完,抽出手转身上楼。 霍凛渊紧绷着脸,满眼都写着不耐烦。 他走到单人沙发上坐下:“有话...

来源:1   主角: 霍凛渊林歆念   更新: 2024-06-09 07:4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网文大咖“霍凛渊”大大的完结小说《戏曲终人散霍凛渊林歆念》,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现代言情,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霍凛渊林歆念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叩叩叩!”林歆念敲了敲门,没有人回应,她踌躇了一瞬后拧开把手。压抑沉闷的气息扑面而来,房间的黑暗和走廊的光明就像两个世界。有那么一瞬间,林歆念好像回到了她自杀前。霍凛渊依旧还把自己封锁在这个房间里,不愿意见人...

第1章

林歆念装作没看见,安抚着霍凛渊“我先上去帮你收拾一下房间。 说完,抽出手转身上楼。 霍凛渊紧绷着脸,满眼都写着不耐烦。 他走到单人沙发上坐下“有话快说。 霍母压下心底的不满,缓声道“我跟少棋商量过,让他在公司里给你安排一个经理的位置,你已经二十七岁了,不能整天都把自己关在家里,而小念,我打算让她回剧团接我的班。 听到这些看起来完美的安排,霍凛渊眼神骤冷“你是在征求我的意见,还是通知我? 霍母皱眉“我们都是为你好。 霍少棋似笑非笑
渊的吻还有林母墓前的话,她坚定地回道“不会的。
“叩叩叩!
林歆念敲了敲门,没有人回应,她踌躇了一瞬后拧开把手。
压抑沉闷的气息扑面而来,房间的黑暗和走廊的光明就像两个世界。
有那么一瞬间,林歆念好像回到了她自杀前。
霍凛渊依旧还把自己封锁在这个房间里,不愿意见人。
她每次踏进这里也将面临着他的羞辱和咒骂。
林歆念揪着心,轻声喊了句“阿渊?
没有人回应,而是一阵东西落地的声音。
借着走廊的光芒,林歆念望向书架的方向,眯了眯眼。
靠着书架的角落里,一个蜷缩的人影让她一怔。
霍凛渊?
“出去!霍凛渊沙哑的声音如雷震响,他好像真的又变得和之前一样暴戾。
林歆念心微微一窒“你怎么了?
“我让你出去啊!
霍凛渊随手抄起一本书扔了过去,却只是打在了林歆念身后的门上。
林歆念攥紧了拳头,一步步走了过去“到底出了什么事?
感觉到她的靠近,霍凛渊心底升起一抹慌乱,他扭过头,似乎不愿让她看见自己的脸。
林歆念望向桌上的台灯,硬着头皮伸手打开了开关。
暖黄色的灯光照亮了整个房间,霍凛渊眉目一狞,抓起书朝台灯打了过去。

“嘭的一声,台灯被打落在地,灯光没有消失。
林歆念看着他的脸,神情一僵。
霍凛渊原本好多了的右脸突然变得和之前一样,而且比以前更加严重。
褐色的疤痕周围都是大片大片的红斑,连原本没事的左脸都被殃及。
霍凛渊仓惶地闪躲着林歆念的视线,整个人都陷入了无法控制躁动里。
“出去!我让你出去啊!
他怎么也没想到冒险做的手术会换来这个结果,这样的自己比之前还要让他讨厌,甚至都让他觉得恶心!
最重要的,他根本不想用这样一张脸面对林歆念。
林歆念看着那双眼里的悲痛,心不由收紧“走,我们去医院。
说着,她握住霍凛渊的手,想要拉他起来。
霍凛渊咬牙甩开她的手,俨然已经自暴自弃“没用的,我这辈子都是这幅模样了。
他攥紧了拳头,手背上的青筋隐隐凸起。
林歆念蹲下身,喉咙发涩“阿渊……
“我同意离婚了。
第二十三章 不值得
  
加入书架 A- A  
霍凛渊捂着右脸,指甲深深陷进了疤痕中。
他恨不能将现在这张脸连皮带肉地撕下来,再把自己永远关在这个不见天日的地方。
林歆念僵在原地,脑子里一片空白。
霍凛渊这句话说的比往日更要林和,却也透着极尽的无奈和悲凉。
她缓缓伸出手,握住他的手“不离。
轻轻的两个字像是阵风拂过霍凛渊的心,却又给了他巨山般的压力。
挫败和不甘让他面露苦色,他抽出手,忍痛斥骂道“林歆念,你是不是有病啊?
林歆念心口一钝。壹扌合家獨βγ
虽然知道他是因为脸上的伤疤而陷入低迷,但这话始终是伤人。
她看着霍凛渊,哑声问“你就那么在乎自己的脸吗?
霍凛渊微红的眼睛一暗,反问“你在乎自己的嗓子吗?
林歆念顿口无言。
他看着她“你觉得我现在这模样能干什么?就算出去工作,会有哪个公司肯要我?我跟一个废物有什么区别?
霍凛渊每个字都满含悲戚。
这样的自己怎么去和林歆念生活,他不愿意成为她的累赘……
林歆念从来见过这样的霍凛渊,即便是三年前宋明雪不告而别,他都没有这样颓废过。
偏偏这样的他让她无法抑制的心疼。
霍凛渊靠着书架,眉眼噙着浓浓的哀伤“从小到大,论成绩,论人缘,论能力,霍少棋都比我强了不知道多少倍,他是爸、妈和老太太嘴里的好儿子和好孙子,而我……
他自嘲一笑“一些远房亲戚只知道霍家有个霍少棋,根本不知道还有个霍凛渊。
霍凛渊从未把这些话说给别人,很多时候他都是独自承受着在家的孤独。
当宋明雪冒冒失失地闯进生命里,他以为自己终于有了新的希望,但那份他自认为可以抵御所有阻力的感情终究是脆弱的不堪一击。
现在的自己让他觉得心里的爱都拿不上台面,特别对方还是承受了自己三年怒火的林歆念。
霍凛渊眼眶一酸,一滴泪水从眼角话落“没有人爱我,我也不值得被爱。
话音刚落,林歆念扑进他怀里,紧紧抱住他。
霍凛渊身形一僵,只听怀内的人哽咽地说了一句“我爱。
林歆念泪眼婆娑,心中封存压抑的所有情绪都像是溢了出来。
这十多年,她见过无数次霍凛渊被霍家忽略的场景,也明白他无言的痛苦。
当他身边有宋明雪时,她虽然失落,却还是由衷的祝福他能有一个爱他女孩。
因为她始终相信霍凛渊值得拥有一个将他放在心上的人。
“林歆念……霍凛渊颤声问,“你为什么不恨我?
林歆念收紧手“因为我贱啊。
这一句疯癫般的话却像刀子刺进霍凛渊的心上,难以忍受的疼。
他将林歆念紧紧抱在怀内,声音多了几分哭腔“对不起……
迟来的深情比草贱,他或许才是最贱的那个。
林歆念忍不住哭了起来,这一声“对不起像是打开了她这些年委屈的开关,让她不由自主地宣泄起来。
细细的哭声如同针刺着霍凛渊的胸口,他轻轻拍着林歆念的后背“别哭。
他不会安慰人,和宋明雪那短暂到不到一年的交往从没像现在这样深刻。
林歆念吸了吸酸涩的鼻子,抬头望着他“去医院吧。
第二十四章 家人
  
加入书架 A- A  
医院。
医生给霍凛渊做完检查后面色凝重“除疤手术还是去专业的医院好,如果你再晚一两天,你这脸都要溃烂了。
这话听得林歆念一阵后怕,忙看向霍凛渊“你去哪儿做的手术?
霍凛渊表情阴沉,并没有立刻回答。
他去的是一家叫完美的整形医院,这医院是宋明雪告诉他的。
当时他觉着只是祛疤,并没有整容什么的,可没想到……
医生给他打了针消炎针,开了一大堆吃的抹的药,又再三叮嘱不能用力搓揉。
车上,林歆念看着霍凛渊的侧脸,忍不住问“为什么不告诉老太太?
“她虽然已经快八十岁,但她也不瞎,只是不想管罢了。霍凛渊冷笑,“在他们眼里,我可有可无。
林歆念没有说话,现在想想霍家人对他的确挺狠心的。
半晌,她又问“你这一个多月,经常去看我妈?
闻言,霍凛渊神情微怔,语气渐渐缓和“你当时为什么不告诉我?
她消失三天,自己还奇怪,而霍老太太却对林母离世的事情只字未提。
林歆念眼眶泛红“告诉你也没用,她已经走了。
如果不是自己带着林母出去,她也不会出事。
林歆念深吸了口气,忙转头望向窗外,用手背抹去掉下来的眼泪。
霍凛渊紧了紧握着方向盘的手,却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
回到家,客厅里除了霍老太太,还有霍母和霍少棋。
突然一家人聚齐了,让林歆念有些忐忑和紧张。
霍凛渊却当做什么也没看见似的,拉着她径直往楼上走。
“阿渊。霍母叫住他。
林歆念扯了扯霍凛渊的袖口,示意他别太冲动。
霍凛渊转过头,神情冷漠“干什么?
霍母抿抿唇,望向林歆念“小念,你先回房吧。
闻言,林歆念愣了瞬,而后点点头准备上楼,可刚走两步就被霍凛渊拉了回去。
“为什么要她回避?难道你们不把她当做霍家人?霍凛渊语气有些咄咄逼人。
尖酸的话让霍母和霍老太太脸色都极为难看。
而霍少棋却像个观众一样,慵懒地靠着沙发,给了林歆念一个眼神。
林歆念装作没看见,安抚着霍凛渊“我先上去帮你收拾一下房间。
说完,抽出手转身上楼。
霍凛渊紧绷着脸,满眼都写着不耐烦。
他走到单人沙发上坐下“有话快说。
霍母压下心底的不满,缓声道“我跟少棋商量过,让他在公司里给你安排一个经理的位置,你已经二十七岁了,不能整天都把自己关在家里,而小念,我打算让她回剧团接我的班。
听到这些看起来完美的安排,霍凛渊眼神骤冷“你是在征求我的意见,还是通知我?
霍母皱眉“我们都是为你好。
霍少棋似笑非笑“阿渊,你早该来公司历练历练了。
“老太太也是怎么想的?霍凛渊狭眸

小说《戏曲终人散霍凛渊林歆念》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戏曲终人散霍凛渊林歆念短篇小说》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