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超级狂兵
超级狂兵 连载中

超级狂兵

来源:万读 作者:钱峰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吴芳 现代言情 钱峰

一代兵王回归都市,本想安稳隐退,但,各路美女纷至沓来,于是,为了保护身边的人,兵王再次屹立,誓要踏上巅峰!展开

《超级狂兵》章节试读:

第2章 审讯


某处银行内,警方拉起了警戒线,利用警车作为掩护,严阵以待。在银行内,一伙匪徒正持枪顶着人质的脑袋,两个匪徒看守大门,还有一部分在逼迫着银行的柜员往袋子里装钱。

外面看热闹的人群有很多,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一个穿着白色T恤的青年一手拿着电话,一边冲着电话里大叫:“什么,你说她在银行里取钱?”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电话那边,是一个迟暮却中气十足的声音。

白色体恤的青年叫钱峰,特种兵王,这次来上京市是为了保护一个目标人物,同时调查蛇组织的存在。

“让让!”钱峰一边往人群里挤,一边寻找警方中的领头人物。

很快,他看到了一个美女警花,似乎是指挥者,挤着人群走了过去。

走到美女警花身边,他被两名**拦下来,神色严肃:“无关人等后退!”

“哎,你别耽误事,让让!”钱峰随手将那名**拨到一边,凑到美女警花面前。

警花转头看了他一眼,眉头紧皱,声音拔高了几分:“郑明,你怎么回事,这人怎么过来的?”

“哎,你别往前走!”

说话的功夫,钱峰已经越过了警戒线,两名犯罪分子的枪口已经对准了这里。

“老头子,你和他们说吧,真麻烦!”懒得和他们废话,钱峰把手机塞到美女警花手里,趁机解开她腰间的枪袋,拿出手枪。

“砰砰”两声枪响,在警方不可置信的目光中,门口的两名匪徒倒了下去。

此时银行内,领头的匪徒疑惑的转过头,用着英文冲着门口大喊了一声:“喂,老二老三,不是和你们说了吗,这里是中国,别乱开抢!”

门口没有回答。

他有些疑惑,朝着门口走过去,刚推开门,就见到一个青年走了进来。

“你……”他的话还没说完,青年直接抬起手,枪声不断。

弹无虚发,领头的身后的五名匪徒脑袋上多了个窟窿,全都倒地身亡。

“咔嚓,咔嚓……”手枪没子弹了。

匪徒的首领在经历了短暂的惊吓之后,抬起枪就要扣下扳机,可这个时候,他发现眼前的青年不见了。

“嘿,我在这。”钱峰拍了拍匪徒头子的肩膀,一个枪托把他砸昏过去了。

银行大厅内,人质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全都抱着头。钱峰咧开嘴笑了笑,朝着一个穿着黑色职业装的看起来二十四五岁的女人走了过去,问道:“你是吴芳?”

“是我。”吴芳头发散乱,勉强还能保持最基本的镇定。

“你跟我来。”

带着吴芳走出去,钱峰径直走向美女**,一瞬间,所有的枪口都对准了他。

递过手枪,从美女**的手里接过电话,好像只是随便做了一件小事,笑了笑道:“枪还给你,不客气。”

在美女**发呆的时候,钱峰带着吴芳穿过人群,消失在了街头。

等美女**反应过来时,钱峰已经消失不见了,一名**凑上来,问道:“陈姐,要不要发布通缉……”

“不用了!”美女**脸色煞白,刚刚电话中,那个人竟然是上京市军区的总司令。

目光惊疑不定,又带着好奇,美女**很好奇,刚刚那人到底是什么身份,来到上京市是为了什么?

已经离开的钱峰当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美女**盯上了,就算知道了也不在乎,他正坐在一家音乐餐厅内,对面坐着的就是他此次的目标任务,吴芳。

吴芳,性别女,二十四岁,制药公司总裁,刚刚接了一个国家s级保密订单,研制一批抗癌药物。

这是钱峰之前从军区司令那里得到的信息,具体的,还要听听眼前的这位美女总裁怎么说。

“什么,你要做我的贴身保镖?”在钱峰说完后,吴芳的脸色阴晴不定,贴身二字咬的非常重。

“当然。”点点头,钱峰一手搭着后椅,一边翘着二郎腿,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

“不行!”吴芳想也不想的就拒绝,堂堂一家公司的总裁,这要传出去,她的脸还往哪里放?

对此,钱峰毫不在意,站起来拍拍手就要走人:“行啊,那你再遇到这种事,我可懒得去管。”

刚刚那起抢劫案,说是抢劫,不如说是打着抢劫的幌子,要带走吴芳。在打晕匪徒头子前,钱峰发现那些人的手臂上纹着一条蛇,和他要消灭的目标一致。

这样一个组织,怎么会为了钱发愁,仔细一想,就能发现其中的猫腻。

吴芳没想到钱峰说走就走,她也是一个要强的女人,没有去求,任凭钱峰离开。

从音乐餐厅出来,钱峰拦了一辆车,和司机师傅说道:“**局。”

到了**局后,美女**正好从现场回来,车上还压着被打昏的匪徒头子。

走过去,美女**发现了他,眉头皱了皱,问道:“你还有什么事?”

弯下腰,钱峰嬉皮笑脸的问道:“美女,给我两个小时的时间怎么样?”

“公然调戏**,你想进去喝茶吗?”美女**胸口剧烈起伏,这还是第一个敢和她说话这么轻佻的人,但偏偏对方身份不明,认识军区司令,她又不能轻举妄动。

没想到钱峰答应的很干脆:“好啊,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你……”美女**一口气没上来,气的把火发在了旁边偷笑的同事身上:“笑什么笑,赶紧干活!”

短短的功夫,钱峰已经进去了,随便找了个办公桌坐下,手指敲着桌面,一副领导人的样子:“美女,给我两个小时和这个抢劫犯谈谈,如何?”

这个时候,美女**才知道他指的不是自己,气愤的冲着钱峰叫道:“起来,这不是你坐的位置,犯人你也没权利审讯!”

“是吗?”钱峰嘴角弯起,拿起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老头子,我公安局了。对,是蛇,但他们不让我审讯。”

电话挂断,钱峰气定神闲,这里看看,那里摸摸。

美女**很生气,又拿钱峰没办法,更何况刚刚钱峰打出去的电话,让她眼皮直跳。

果然,楼上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局长匆匆忙忙的跑下来,握住钱峰的手:“哎,同志,来了怎么也不通知一声。你要审讯犯人是吧,小陈,你去安排一下。”

小陈就是美女**了,她叫陈怀安,从业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见到钱峰这种不要脸又拿他没办法的人。

她赌气的去了,惹不起她还躲不起呢?

局长见钱峰年龄不大,背景却这么深,有些小心翼翼的旁敲侧击:“请问,你隶属哪个部队?”

“不该问的别问!”钱峰冷眼相待。

过了一会儿,审讯室那边准备好了,钱峰赶走了所有人,关闭摄像头,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匪徒头子一眼就认出这个以一己之力击杀自己全部队员的人,他的小队在雇佣兵界怎么也算有些名气,可这次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抢都来不及抬,人就死光了。

这对他来说,无疑是一个沉重的打击,连带着面对钱峰,都恐惧感十足。

钱峰渡着步,也不问话,沉重的压力笼罩在匪徒头子心头。

终于,他崩溃了,哭丧着脸求饶:“大哥,求你别再走了,我说,我全都说!”

“是吗,全都说?”钱峰表情玩味。

匪徒头子用力点头:“什么都说!这次抢银行是我一手策划,我和我的兄弟们来自国外,是雇佣兵,排行第一百三十。”

“哦,我要知道的不是这些。”钱峰露出恶魔般的狞笑。

匪徒头子怕了,问道:“该说我我都说了,再没了……”

“是吗,那不该说的呢?”钱峰脸上的笑容意味深长,指着匪徒头子的手腕,直截了当的说道:“我没时间,你自己介绍一下吧。”

匪徒头子脸色一变,慌忙解释:“这个只是我们的纹身!”

“你以为我会信!”钱峰的脸色变冷,一把扯掉身上的T恤,露出满是疤痕的身体。

在他的身体上,同样纹着一个纹身,只不过不是蛇,而是一直秃鹫。秃鹫不止食腐,在食物短缺的情况下,他们也是吃肉的!

“你……你……你是……”匪徒头子瞪大眼睛,变得结巴起来,身子不停的颤抖,抖得和筛糠一样。

“是我,秃鹫,现在知道,为什么我留你一条命了吧?”钱峰的目光逐渐变冷,思绪回到了两年前的越南丛林,单活纷飞,队员一个一个的倒在他的身边。

最终,他一个人冲出重围,踩着血与肉,食着肉和骨,带着血与恨。

这次来上京,也是他自己要求的,在听说蛇小队出现后,他再也掩饰不住心中的仇恨。

他记得一句话,是蛇组织对他说的,现在他原封不动的还给了匪徒头子:“你们说,蛇多了,是可以缠死鹰的。但老子不是鹰,是秃鹫,专门盯着你们这些滑腻的恶心东西,杀个干净!”

“不……不……”匪徒头子怕了,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为什么是你,你不是已经死了吗,我记得当初我们搜寻了所有的战场,一共正好五具尸体。”

“是吗,五具尸体,呵呵!”咬着牙齿,紧握拳头,钱峰的目光中怒火喷薄而出。

“老子的五个队员,你们拿命来偿!”

“砰”的一声,一支笔穿透了匪徒头子的咽喉,钉在身后的铁质椅子上,撞得粉碎。

匪徒头子脑袋后仰,脖子上一个血洞,喉咙里发出咔咔的声音,目光中,尽是不可置信之色。

站在审讯室中,钱峰久久不能平静,这不是结束,只是一个开始。

过了一会儿,心态慢慢恢复平和,钱峰拿出手机,拨通原先的号码:“老头子,找人处理一下,这些事不能让当地警方知道。”

“你个小子,老子每次都给你擦屁股,情况怎么样?”

“是他们。”

电话那边沉默,过了一会儿,老头子叹了口气,声音忽然变得肃杀死:“无论如何,给我铲除他们,我会让当地警局配合你!”

“是!”钱峰立正,敬礼,声音洪亮。

从审讯室中出来,钱峰特别找到美女**说道:“别让人进去,一会儿会有人来处理。”

钱峰离开后,陈怀安终究没忍住,推开门进去。

一阵血腥味扑面而来,匪徒头子已经死了,她忍不住蹲在地上干呕起来。

吐了一会儿,她才提起力气从审讯室中退出来,故作镇定:“封锁现场,禁止任何人入内!”

同时,她看向钱峰离开的方向,目光更加的惊惧和好奇。

从警局中出来,钱峰拦了一辆车,准备去看看美女总裁怎么样了。这次的任务是老头子亲自派发的,一生没有求过人的他,这次给了钱峰莫大的特权。

刚上车坐稳,就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打来的电话,按下接听键后,传出一个很妖媚的女人的声音:“秃鹫吗,你再不过来,你的小情人可就要出事了。”

“小情人,是你吗?”钱峰调笑道。

那边语气有些嗔怒:“哼,就知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刚刚目标人物回到公司,我见到敌对公司带着人来了,现在他们正在会议室,我进不去。”

“好的小情人,等我。”

电话挂断,钱峰目光逐渐变冷,给司机加了双倍的钱,让司机以最快的车速开到芳华制药公司的总公司大楼。

下车后,一个穿着职业装的女秘书已经等在楼下了,朝着钱峰走过来,一手扶着黑色眼镜框,屁股一扭一扭的:“刚刚会议室内有争吵的声音,好像是谈合并的事,会议室在七楼。”

“好,我上去解决,你在这帮我看着。”钱峰伸手拍了下秘书的屁股,从楼梯直奔七楼,速度比走电梯要快上一倍。

到了七楼,就听到会议室里传出一个男人带有威胁的大叫声:“方晴,我告诉你,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一个国家级项目,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的样子,你有这个能力吗?”

“王公子,我有没有能力不是你说的,你想要吞并我们公司,想都别想!”

“一家小公司而已,老子看中的不过是你的项目,你应该感到荣幸。如果我是你,一定乖乖脱光衣服,爬到老子的床上,也许服侍的好了,还能让你爽一下!”

“你!下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