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扎纸匠
扎纸匠 连载中

扎纸匠

来源:网易云鼎 作者:林奇 分类:奇幻玄幻

标签: 奇幻玄幻 林奇 江若晴

爷爷是个有名的扎纸匠,扎纸匠是捞阴门的行当,没想到这里面竟然有这么多诡秘莫测的道道……展开

《扎纸匠》章节试读:

第二章 算计


这女人一出现,我就有点懵,晌午那会还细腰腿长的苗条之极,这才多会儿,就挺着个大肚子,很明显,她不是正常人啊。  或者说,不是人。

而她出现后,好像看不到我,只对炕头上的瞎婆婆说:“婆婆,我马上要生养了,打听到您是这一带有名的稳婆,求求您帮我接生下吧,谢谢了。”说着还掏出来一沓钱,放在了一旁的桌面上。

瞎婆婆泛白的眼珠子动了下,神色很稳定,颇有点运筹帷幄的架势,点了下头说:“闺女,我是个稳婆,干的就是接生这行当,你莫要跟我客气,站着累,快些炕上来。”

那女人当即就走过去坐在了炕头上。

瞎婆婆又说,闺女,你躺下,我先给你看看。那女人就躺在了床上。

瞎婆婆也不避讳我,竟当着我面把女人的裤子给脱了。

这女人长的漂亮,皮肤也是白里透着嫩,裤子脱了,两条腿还被瞎婆婆举着,那原本包裹住的诱人光景,在昏暗光线下虽模糊,但看的我脸红心跳的。

婆婆眼瞎,自然是用摸的,摸了会,她忽然歪着脑袋轻咦一声,问女人:“我说闺女啊,你这都没**呢,咋就怀上孩子了,真是奇怪咯。”

女人一听,似乎有些紧张,但也没回答,只是求着瞎婆婆快点接生,还说她感觉孩子要出来了。

瞎婆婆干笑着应了声,说莫急莫急,先去弄点热水,然后摸摸索索从炕上下来。

下来时,瞎婆婆瞅了我一眼,那白眼珠里竟透着神气,这让我再次有些怀疑她是真瞎还是假瞎。

而她很快就摸索着进了里屋,也不知道在找什么东西,里屋传出来悉悉索索的声音。

我又盯着炕上女人看,此时女人面色苍白,鬓角噙汗,嘴里发出来一阵阵声音,好像很疼。

我正是发育时段,这场面自然让我多有联想,虽然知道事情邪乎,可不自主的。

不一会儿,婆婆摸索着从里屋里出来,她手里端着盆热水,但我看到她嘴角挂着很怪的笑,两条小短腿走的奇快。

她路过我身边时,我忽然感觉脑袋上一疼,她竟然揪了根我的头发,这才上炕开始接生。

接生的那一套跟电视里演的差不多,女人一阵阵的嚎,瞎婆婆就催着说用点劲,用点劲!

到感觉快要生出来的时候,瞎婆婆忽然猛烈一掏。

甩手就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朝地上摔,嘴里还骤呼骂了一句“孽障!”

然后,扭头又朝那东西身上吐了口唾沫!

我看到,那是个婴孩,黑乌乌的,竟然跟个大跳蚤是的,刚生下来,就在地上一跳、一跳。

瞎婆婆别看老的不大中用,又从床上跳下来,摁住那婴孩,双指一掐,竟凭手呼腾点燃了那婴儿身子。

那婴儿顿时吱吱惨叫几声,直接变成了一堆灰烬。

这情况太突然了!

床上女人反应过来,脸色遽然一变,房间里的空气也瞬间冷了好几度。

她面色狰狞异常,对着婆婆就吼:“你这瞎子,竟害死我的孩子,我杀了你!”

话音未落,朝着瞎婆婆扑了上去。

瞎婆婆却冷笑一声,不慌不忙,从怀里掏出来一面铜锣,“当当当”只敲了三声。

女人也不知咋回事,身躯竟一颤,捂住耳朵,骤然尖叫一声,化作一道黑光朝着屋外面窜。

等女人跑了,瞎婆婆这才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喘着气对我说:“瓜娃,那女人肚子里的玩意被我捉了,这回你小命保住了,快些回去找你爷爷吧。”

“千万记住了,你身上这行头暂时别乱动,我琢磨那女人因为这事除了嫉恨我和你爷爷外,还嫉恨你,可能还会去找你,你要脱了,女人缠上你我就没法子了。”

我其实早就想跑了,刚才这一幕,差点把我吓个半死啊。

我是明白了,那女人不是人,真的是个鬼啊,等瞎婆婆说完,我赶紧就一溜烟跑了。

一口气跑回家,爷爷正在门口走过来走过去,很着急。见我回来,爷爷赶紧抓住我,问:“怎么样了,那女人生了没。”

我整个人都还打哆嗦,牙齿也打颤,冲进屋里喝了口水,这才对爷爷把情况详细的说了遍。

爷爷听了,神色缓和了许多,说:“真是亏了他幺姑了,瓜娃,你这小命保住了,以后有机会得好好谢谢婆婆,既然她嘱咐你身上这行头不能脱,那就穿着,过了今晚估计就没事了。”

我点了点头,可心里还是有些忐忑不安。

爷爷又让我上炕睡觉,我也不敢不听,生怕再生事端,赶紧爬上床。

只是我现在身上穿着蓑衣,糊了纸,脑袋上还扣着顶斗笠,真心的不舒服,不过想想也就这样了吧,不脱就不脱,免得女鬼来找我。

我这一躺下,也是奇了怪,我脑袋忽然一沉,竟然就睡着了,好似一头扎进梦里是的。

半夜里,我迷迷糊糊的,感觉浑身不得劲,那斗笠硌的我后脑勺生疼,我刚准备换个姿势,眼角余光却不经意发现有个什么东西竖在门口那儿。

我一扭头,吓得一哆嗦,坐在那里再也不敢动。

那女人真的来找我了!

她就站在门口,眼睛正左瞅右找的,估计是在寻摸我。

我吓得大气都不敢喘,可她找了我一会儿,充满歹毒的眼睛都快贴在我脸上了,愣是没看到我。

虽然她没看到我,但她也不走,还坐在了床头上,感情是以为我不在,就想在这儿守株待兔。

我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赶紧拿手在床板上使劲拍,爷爷在外间估计是听到声音了,光着膀子冲进来。

可爷爷一进来,那女人竟一眨眼又跑了。

我赶紧给爷爷说,刚才那女人找我来了,爷爷听后,气的不行,对着院子就喊:“我知道你还没走,但我告诉你,我先前不帮你扎纸娃娃,主要是你这路子歪邪,冥婴可不是好东西,你心术不正,我也有我的规矩和底线,现在你缠上我孙子,莫让我抓住,抓住我打的你魂飞魄散!”

喊完之后,爷爷又跑出去抱回来两个纸人,一边一个摆在床头,然后让我继续睡,还说他就在旁边守着。

有爷爷在,我自然放心,爬上床准备继续睡,可这下我怎么也睡不着了,而且我脑袋出奇的疼,这感觉,就跟有针扎着我脑瓜瓤是的,到最后,我感觉脑袋昏昏的,身上一丁点力气都木有了。

爷爷在旁边抽旱烟,见我不闭眼,只是依靠着墙一动不动,就问我咋了还不睡觉,是不是还害怕,我想说,可连张嘴都困难。

爷爷盯着我端详了会儿,发现端倪,瞳孔骤然一缩,急忙探手在我脑门上摸,顿时就皱了眉。

“瓜娃,你跟我说说,瞎婆婆那会是不是也对你做什么了?”

爷爷这么一说,我想起来,那会给女人接生的时候,瞎婆婆是揪了我根头发来着。

我张不开嘴,只好用鼻子嗯了声。

爷爷一听,气的一拳打在了床板上,骂道:“娘个狗崽,她这么做怎么对得起我!”然后又对我说:“瓜娃,你就待在床上,哪里都别去,我去找那瞎老娘们算账去!”

说完,竟然浑身杀气的朝着外面走。

我不知道发生了啥事,特疑惑,难道说,瞎婆婆那会揪了我头发,不是救我,是在害我吗,可无冤无仇的,她为什么害我?

我心里慌的很,坐在那里睡也睡不着,动也没力气,有种要死了的感觉,可就在爷爷走了不多会儿后,房间里忽然变得阴冷起来。

果然,那女人一直没走,又来了!

这次她出现后,直接就盯着床头的一个纸人,目光阴冷,没有半点犹豫,朝着一个纸人就扑过去。

她这一扑,那纸人呼腾一下就烧起来,女人愣了下,连忙后退,紧接着,她哼了声后拿出来一柄匕首,走到另外一个纸人面前,一刀子捅下去,另外一个纸人也呼腾一下烧着了。

她当即就冷笑一声:“雕虫小技,想蒙混过去,哪里那么容易。”

而她这话刚说完,头扭过来,目光就定格在我身上了。

我猛不丁打了个寒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