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玄幻魔法›异界重生:我真的命苦啊
异界重生:我真的命苦啊 连载中

异界重生:我真的命苦啊

来源:夜猫 作者:安八倍吧 分类:玄幻魔法

标签: 夏佐 玄幻魔法 维特

他孤身一人,只为一人沉浮,然后这一次才刚刚开始
展开

《异界重生:我真的命苦啊》章节试读:

正文【吾命】异界番外之无敌奶爸最终章-7


正文【吾命】异界番外之无敌奶爸最终章-7
  【吾命】异界番外之无敌奶爸最终章-7
  踏入诊疗室即见到平躺在病床上的玫儿,双眼紧闭、平静祥和的表情让尼奥悬吊的心鬆懈下来,嘴角微微上扬,原先焦躁的步伐恢復到平时的轻盈,移动到床边,缓缓坐在床沿上。
  伸手轻碰触玫儿那平滑、细緻的脸颊,轻柔地喊著:「玫儿。」
  没有回应,浓密的眼33083毛下仍旧是紧闭的双眼,尼奥再次唤了,「玫儿,醒醒。」
  尼奥轻抚的手指僵住改為轻拍,却迟迟见不到那如同黑珍珠般的双眼张开注视他,与绽放出记忆中那甜美的笑容。
  手指缓慢从脸颊移动到鼻间,不再移动,坐在床沿的身体逐渐僵硬,张口,想挤出力气说话却发不出声,只能以无声的方式呼唤,「玫……儿……」
  早从提尔的异状察觉不对的艾崔斯特在与尼奥一同进门后,并注意到玫儿那没有起伏的胸膛,心中大惊,转头瞪向提尔,眼底下透露出无声的询问。
  「尼奥。」纵使不愿意承认也不知该如何说出口,夏卡斯佐还是将情况一一道出。
  起因是一辆漏油的货车,因為漏油让路面变的油腻,不论是小客车还是一般机车都陷入混乱,大小擦撞不断,收到通知的警消赶紧前往处理,可就在警方正要拉起封锁线好让清洁人员进入,一辆超重的沙石车未能及时停住再加上受到路面的油污影响,失控的沙石车冲撞上对向的排队人潮,而玫儿就是其中一员。
  「玫儿不可能闪不过的。」尼奥握住玫儿那不再有反应的手掌,视线停留在看似沉睡的容顏,平静地说著。
  玫儿虽然是人类却是一名从小就在夜精灵族地裡长大的人类,因此基本的攻守能力都有,不可能闪不过。即使是要在大庭广眾之下暴露能力,也一定会使用,所以尼奥坚信玫儿不可能躲不过。
  「她有施用防御阵,但是……」夏卡斯佐停顿了一下,严肃的表情出现困惑与不解,皱眉接著说:「防御阵护住一对祖孙却没护到她,我们问过目击者了,他们对於祖孙俩為何可以毫髮无伤存活下来,而玫儿却无法躲过一事也感到好奇。」
  防御阵确实有运作,这点能够证明,但最后的结果却让人摸不著头绪,為了这事,夏卡斯佐已经让伊尔他们去查了,最有可能的是有特殊生命体介入,比如……鬼族。
  冷静听完夏卡斯佐的说明后,尼奥将玫儿的手小心翼翼放回,站起、转身身形一晃,出现在提尔的面前。
  明明身高与体型不亚於尼奥,可是在尼奥那对严厉的蓝眼注视下,提尔不禁身体缩了一下。
  「把玫儿救回来。」尼奥不容许拒绝地命令。
  提尔背脊发寒,冷汗直冒的覷向尼奥,此时他显得為难了。
  「提尔,立刻把玫儿救回来。」尼奥冷冽地再次发出命令,同时伸手将人拖到病床边。
  注视那像是熟睡的脸庞,提尔闭眼深吸了一口气,转身望向尼奥开口:「我没有办法。」
  「不可能!」提尔的尾音才刚落下,尼奥果断否决了。
  早就知道尼奥不会接受这个答案,提尔嘆气,回身注视玫儿说出原因。
  「接到消息的第一时间,我和艾维西斯就立刻赶去将玫儿的身体换出来,身体修补顺利,可是……」说到这提尔停住了,困惑地思索了好一会后才接著说:「可是玫儿已经不在了。」
  「不在了?!这是什麼意思?」尼奥的语气中出现杀气。
  提尔瞧夏卡斯佐察觉对方并不打算主动帮忙说明后,压下想嘆气的念头继续说明:「她的灵魂不在了,我们找不到她,没有灵魂就不可能救回来,所以现在在这儿的只是具空壳。」
  知道原因就有办法解决,这是尼奥坚信的,只是还有一点需要确认。
  「孩子呢?」玫儿怀有两个月的身孕,虽然他可以放弃那孩子的生命,但是如果玫儿醒来后一定会无法接受这个结果。
  听见这话提尔楞住,凝视尼奥的表情,冷静的模样、思索中的心思,再再表示他对玫儿的状况视為正常能以平常心来对待,霎那间他知道问题出在哪了。
  紧盯尼奥,提尔想了一会,战战兢兢将话摊开来说,平时他可以轻鬆面对尼奥,但接下来这话对尼奥而言绝是无法承受的事情。
  「……尼奥,我想你误会一件事了。」提尔小心谨慎的说著,同时手上也悄悄捏住防护水晶。不用护符,是怕来不及啟动,这时的他早就不奢望夏卡斯佐能救他了。
  深邃蓝眼定格在提尔的身上,尼奥挑眉发出无声的询问。
  「玫儿的灵魂没有被术法强行带走或是拘禁的跡象,她走的很……」提尔想了一下,斟酌该用什麼字眼来形容会比较适当,重点是要尼奥能听见去,「很……祥和、很平静。」
  尼奥瞇眼,眼底下透露出一股警告,似乎在说他不想听到任何不好的消息。可是提尔只能将视线飘移到夏卡斯佐的脸上,再扫过同样也是一脸凝重的艾崔斯特,最后挪回到尼奥的脸上,以必死的决心报出恶耗。
  「她走了,以精灵的说法,她回归主神的身边,若是人类会说她前往西方极乐世界、前往天堂,召不回来了。」
  一股作气将话摊明白,表示已经离开的灵魂是召不回来的,即使凤凰族再怎麼有能力也不可能将灵魂召来,若硬是召回,其代价是无法想像的。
  诊疗室被寂静垄罩,外头人来人往的吵杂声音无法打破这股沉默,只有呼吸声证明裡头有四名活体。
  睁大眼睛,深邃蓝眼被血丝充斥,原本平缓的呼吸混浊、沉重了。
  尼奥头微偏,注视夏卡斯佐,他要得到好友的答覆。
  接收到视线,夏卡斯佐的脸上泛起忧伤,缓缓摇头。
  一个轻微的动作点燃尼奥心中的震怒,伸手抓住提尔的衣领激动大吼。
  「不可能的!玫儿不可能这麼轻易就放弃生存,对未来她充满了憧憬,她想见到双胞胎上国中、上高中甚至结婚生子,还有你知道她多麼期待肚子裡的孩子出生吗?她希望那是个女儿,那她就可以好好帮女儿打扮,為了孩子,她放不下这一切,所以不可能走的那麼快。再给我试一次,若找不到,最有可能是她被抓走、被囚禁了,我会负责去把她和孩子找回来,所以别这麼快就跟说我放弃!」
  吼完顺势一压,将提尔压向床边,说什麼就要他再次尝试。
  「出事地在哪?」相较於尼奥的激动,艾崔斯特倒显得冷静,严肃地望向夏卡斯佐询问,然而这话却也点出,艾崔斯特同样也是不相信,所以他才要询问出事地点,想亲自去探索。
  夏卡斯佐以低沉的嗓音回应,也想透过和温的步调来冷静对方。
  「除了嵐之外,大家都前往事发地点只為了将玫儿找回来,如果真的有状况,我们不会没有发现。」
  「再怎麼仔细总会有遗漏之处,你们一定有哪裡漏掉了。」尼奥大吼。
  「你以為只有我们几个好朋友去找吗?塞维斯和他妹妹与妹婿,克莉丝汀姊弟俩、安格利也带了一组他的族人前往,各个种族、不同能力的人,全部加起有三十多个人都没有发现,所以玫儿真的走了,她带著孩子一起走了。」
  试著以理性的方式说给尼奥与艾崔斯特听,这麼多人再加上各族的不同能力,很难没有收穫。
  夏卡斯佐的说明让人无法否定,况且就凭他们之间的交情,只要还有一丝丝的可能,他们绝对不会放弃,所以……
  「玫儿……真的毫不留念走了?!」艾崔斯特轻声的呢喃。不想承认但事实似乎就是如此。
  紧抓住提尔衣领的手鬆开了,尼奥不自觉后退两步,因為听到艾崔斯特的嗓音,所以他先瞧向对方,发现那满是哀伤的神色,他想扯动嘴角驳斥,可是脸上的肌肉却僵硬到不听使唤。
  视线接著飘向夏卡斯佐,依旧是同样的表情,霎那间他的大脑再也无法思考,双脚似乎是有意识地带他重新回到床边,将手探出却停在半空,不敢再往下碰触玫儿的身体,一会后双手向下抱起玫儿。
  神色恍惚的将人拥进怀中,此时的尼奥困惑与不解,為什麼?為什麼玫儿会肯放下一切走的如此毫无牵掛?照理说这是不可能的事!她应该会放不下双胞胎、也捨不得这麼早就放手让他独自一个人,更何况在她的腹中还有一个刚形成的小生命正等著茁壮、出生。
  将玫儿的手掌贴在脸颊上,尼奥不愿意相信眼前的这一切,不死心地呼唤。
  「玫儿……玫儿妳醒醒,妳不会这麼狠心丢下我们父子三人的对不对?格里西亚的个性妳了解,如果没有妳,他一定会闹到天翻地覆;少了妳的叮嚀,罗兰那小子会一路懒到长大,一年没说几句话,全部交由格里西亚代為发言,而我,我根本不敢想像没有妳的日子,这些妳知道的!而且,妳真的这麼狠心吗?我们的第三个孩子等著出生、长大,妳连让他出生见见这个世界的机会都不给吗?妳不会的,对不对!所以回来吧,我求求妳,别流连在那个时候未到的世界裡,我们约定过的,那裡是我们在六、七十年后的生活地点……现在还不是时候,玫儿,妳一定没有忘记我们的约定对不对?」
  声声的呼唤,万般的乞求,可是这些话仍然唤不醒玫儿,依旧是双眼紧闭,静静的像是沉睡了那般,这个状况激怒尼奥,不再拥抱玫儿,睁著满是血丝的眼睛抓住肩膀,激动的摇晃与怒吼。
  『玫儿.繆尔,我不准妳现在就走,立刻给我醒来,妳不能不遵守承诺!我做到当年给妳的承诺,那妳也得执行妳的约定!听到了没有!玫儿.繆尔,给我马上醒过来,别说妳办不到!身為我尼奥.费伊.玆.杰佛瑞.罗奈尔得的妻子不可能被这点小麻烦给绊住,妳……』
  忘神的怒吼与粗鲁的动作让艾崔斯特急忙出手制止。
  『尼奥你住手,玫儿会很不舒服!还有刚刚的某句话你不该说的!』艾崔斯特气急败坏拉住失控的尼奥,原本还想试著抢下玫儿,失败了,而他该庆幸的是尼奥忘神的怒吼是用古代精灵语吼出而并非现在通用语。
  『她根本感觉不到!如果她还有感觉就会立刻张开眼睛向我抱怨!』愤怒的反吼回去,如果这麼做有用,就算要他狠狠揍她几下他都愿意。
  瞪著血红的双眼,因為艾崔斯特刚刚抢人的动作让尼奥以警戒态度注视对方,收拢双臂将怀中的人紧紧抱住,双方没有下一步行动只是用充血的蓝眼与天生红眼对峙。
  同在诊疗室的另外两人原本也打算行动,提尔事先已备好加重迷药如果情况失控将与夏卡斯佐合力行动,却被这突如其来的古代精灵语给中断,只能若有所思地注视尼奥。
  强烈的悲伤瞬间转换為愤怒,尼奥拒绝承认玫儿走的事实。
  解读到这个讯息,夏卡斯佐发出嘆息,艾崔斯特是玫儿名义上的兄长,所以同样处於悲痛的人很难冷却尼奥的情绪,於是他冷静地开口了。
  「这就是你爱玫儿的方式吗?强迫她留下,透过伤害来唤回她,原本我不想说的,但你知道吗?玫儿是被沙石车迎面撞上卡在车头与墙面之间,那种瞬间巨大的撞击,运气好的话是当场断气、没有感受到痛苦就走,若不幸是挣扎了几下才走,那种巨大的痛楚,玫儿受的了吗?如今却又要接受你这种蛮横、任性的要求,对吗?你自己想想!」
  夏卡斯佐的每个字眼如同用来撞击鐘面的撞槌,字字撞击进尼奥的心底。
  身体一僵,激动的面容逐渐平息、冷却,抱著玫儿双眼茫然的望著夏卡斯佐,怀中微温的身体逐渐失去温度了。
  眼神不再疯狂,睁著极大的眼睛恢復到正常,低头凝视玫儿再次欲言又止,终於认清她不会再次睁开双眼的事实,泪水不断从他的眼眶裡滑落。
  「玫儿……玫儿妳怎麼可以这麼残忍?这样折磨我!為什麼?我不值得绊住妳的脚步、留下妳吗?」
  尼奥抱著玫儿绝望的喃喃自语,眼中只有玫儿的他此时忘却了一切,直到身上的手机响起。
  不断作响的手机尼奥没有理会,这让其他人犹豫是否该上前提醒,铃声响了许久在得不到回应后停止,紧接著换艾崔斯特的手机响了!
  将手机取出,看到萤幕的来电显示艾崔斯特楞住,下意识瞧向夏卡斯佐。
  「谁打来的?」夏卡斯佐询问,艾崔斯特的那一眼绝非是没有意义的。
  没有回应,艾崔斯特直接接通,听著电话另一端传来的哭泣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