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玄幻魔法›我真是大魔王
我真是大魔王 连载中

我真是大魔王

来源:夜猫 作者:青马 分类:玄幻魔法

标签: 安心 张著 玄幻魔法

我永远记得,在十五岁时的那天夜晚,「他们」的突然来临,改变了我生命中所有的一切──那是在一个雨下的很大很大的夜晚
虽是下雨的天气,但窗外那高掛在天空的月亮,却丝毫没被乌云遮住,还是持续的散发出那柔柔淡淡、明亮皎洁的月光
展开

《我真是大魔王》章节试读:

精彩节选

正文第一百二十四章-两个伺候生


正文第一百二十四章-两个伺候生
  “现在中午,你睡了七天半了。”云书见到我的反应,苦笑说,后帮我去桌上拿水来。
  七天半啊……细细咀嚼这四个字,我接过水杯,一股脑儿的全部喝光。
  “别急,水还多的是,慢点喝。”他又起身再帮我去倒。
  “不,云书你整壶拿吧,我口好干。”好不容易受到滋润的嗓子终于能够让我开口说出完整的话了,可还是不够,这还不是我“正常状态”的声音。
  云书听到后,轻笑了几声,后真的帮我去拿了,接著我一手拿起茶壶,一手拿起杯子,边倒边问……拜托我还没有**到拿著茶壶在未婚夫云书面前,不顾礼貌和形象的咕噜咕噜直喝哩!
  “我是发生什么事了?”我纳闷问。才不过带著四样宝贝仙物入梦罢了,怎能有本事让我“睡这么久”啊?是因为在梦中……发生些什么事的关系吗?可我入梦状况都好好的,啥事也没发生啊。
  “这个我也不明白,是一早思平慌张的跑来我刘府,并焦急告知我你一觉不醒的状况的。”云书边解释那天发生的事,边轻接起我没怎么估量反而快倒到满杯的杯子,他细喝一口,以八分满且确定我不会弄翻在我腿上的量递给我。
  “那之后的六天半……”我依然疑惑,也依然仰头一杯喝下这白水。啧,这杯子真小。
  “虽然不怎么明白,但我猜也猜测得出来。就是那四个东西的关系吧。”云书垂睫,淡淡说:“因为在你入梦而无法醒时,它们隐约发出凡人所看不见的气息,我原先想拿掉,可怎知东西的确是离开了你的身上,你却依旧未醒,而且身体隐约有发寒发冷的迹象……我吓著了,东西马上全搁在你手边放,你这才气色好转。”
  耶?云书吓到?这可真让我好奇的,到底……
  “傻丫头,别净想这些让我不安的。”他拍拍我的手,没好气的说。
  耶?似乎又被他知道了我的心底话……真的是我脸上表情不会隐藏?还是他跟我相处百年已久,真的已经摸清楚我全部性格了?又或者是……他本来就是擅长察言观色、默默暗中分析对方心理状态的那款黑料?不然嘛!就是三者都有啦!越猜测到这儿我就发现我越沉不住气,至少,是在他面前。
  后面他摇头苦笑,又轻拍拍我的手,边叹气边又往我手上拿的空杯子倒水。嗯,又是一个精准的八分满。
  “总之你现在醒来就好,到底为什么入梦,又在梦中碰到些什么事,不说也没关系,只要你没事,好好的再静养个几天,别再想些尽是让人伤脑筋的东西就行了。”
  这话让我心中一动,一股暖流再度来袭。我猛然想起在梦里,虚幻女神用假话来欺骗自己、甚至彻底扭曲最终之神对她那份心意的谎言。那是多么的傻啊……云书他从来就不强迫我做不愿意去做的事,一直一直都是……不论是神王的祂、是轮的他,还是现在的云书,他们都是。
  “我会说的。”这杯水喝完,我静静说著,举起他的手贴至我的脸颊,我再说得清楚明白些。“等我情况好些,厘清梦里梦外关系时,我都会跟你说的。”
  不知道虚幻女神是因为什么原因而无法认真直视最终之神的情感,甚至需要用到谎言来伪装、要用到扭曲事实的假话来抚平心中的伤痕……但我不是她。是的,如梦中那般所说、她所盼望的。我依萍……绝不会沦落到那样的地步,我不对云书说假话,那怕是伤人又或者是好心的,都不说。
  我得正视自己与云书的情感,我要和虚幻女神那鸵鸟心态、那左右为难三心二意的态度……完全相反!
  听完我这番如此真心认真的话,云书愣著看了我半晌,眸中闪过一抹光采,见我对他这番表情是既好奇又疑惑时,他别过脸来,我似乎看见那脸庞上的一朵红云。
  没多久,他开口说:“那、那我会期待答案的。现下你醒了就好,睡了七天半,已经许久没进食了,等等我让思平端东西来给你补补。”
  呵呵,云书这副模样,摆明就是害羞脸红嘛!而且还结巴耶!结巴的云书耶!可真是有趣!有趣极了。
  “这样的你,才终于有‘人’的感觉。”而不再是我的头顶上司──神王,也不再是我的底下仆人──轮,这样的云书,不远不近的距离,或许,“感觉”才更容易靠近。
  不知道云书若是知道了此时此刻我心中的这般想法,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先姑且猜测到这边,我只知道眼前的云书在听完我这番话后,脸上完全的呆愣,他回过头正眼看著我,那眼眸底下依然有我摸不清楚、看不透的情绪。
  我不知道后面该说什么,他也没有顺著我的话接,我们两个都不说话,沉默安静的气氛飘散在整个房间,我不急也不显得尴尬难受,因为我知道云书在思考,又或者脑中心里都有一番思量打算,我不催他,也不讨厌这般的感觉,毕竟会“思考”会“揣测”甚至有“自我想法”的,才是“人”啊。
  无声了一阵,他抬头发出一抹微笑说:“如果你喜欢‘这样的我’,认为这样才是‘真的我’,那我愿意以这副模样来面对你,永远。”
  许久,许久,在过了许久之后。今天这番话的意义,我到之后都还不是很能摸透。
  在喝完了水,门外的思平端了饭菜进来,云书不打扰我的用餐时间(毕竟我现在身体虚弱柔弱的跟什么似的,还要我逞强装面子的在自己未婚夫面前“注意礼貌、维持形象”的用餐?那不是等于折了我命、摆明是给我的苦难惩罚吗……),而相处百年之久的云书,自然的就是这么贴心、思虑周到,于是在问问我目前的身体状况后,他才重展笑颜,起身离去。
  在门口处,他这么说:“原来的那四个东西,我怕在你熟睡调养之际,又闹出来打扰你,所以东西都暂时放在我这边保管。”
  对耶!那四仙物……现在全不在我手边了!白痴啊我!怎么现在才发现这件事!我还想拥有再度入梦、甚至梦见那虚幻女神、听她说完整个故事或夕姬现在状况如何的权利耶!我想再入梦啊……
  因为云书是背对我这般说,所以他可能没看到我脸上的惊慌,因为云书在说完这句话就转身离开房间了,所以他没听到我后面喊的“等等”……
  也或许,他早就靠著猜测,知道了当我听见这句话后会有的反应和表情,甚至在后来也应该隐约听到我的声音了。只是,他想无视,对于这点他不想让步。
  我靠著脑海中的神王、脑海中的轮的性格来推断,这就是两者重迭后的结论。于是我像泄了气的皮球,无力的靠在之前云书帮我铺起的大枕上,脸上出现的是大大的不满情绪,可是,那又能怎样呢?想到这儿,尔后,我又叹了口长气。
  “小姐,热腾腾的饭和小菜都来了,吃几口吧。”
  “我不吃。”几乎赌气耍任性般,我撇头这么说。心底是盼望思平最好如实的把我因为云书不肯妥协而闹脾气的这事儿跟他讲,这样他自然就会来找我了。
  可惜几乎明白整个事情过程的思平,没我如意算盘打的精,她依然面无表情的柔声再劝。“小姐您别这样,多少吃一些吧。”
  “我就是不吃。”双手交臂,我继续固执我的。
  “小姐小姐──您怎么老是这样和自己身体过不去呢?”一道带著稚嫩的甜甜细声传进来。
  我转头看,果然是她。胆敢未敲门就直接进入我房里的,除了这个玫儿以外不会有其他人。
  她是我轮恋酒楼贵宾房──红玫瑰厢房里的两伺候生之一,是大红儿一岁的姊姊,玫儿。而红儿就是之前帝王指名找我时,带有著娇嫩嗓音、比较识大体懂大礼的另个丫环。
  说到这两个伺候生啊,在酒楼里面兼差的身分可以说是“伺候生”,可进入我的屋子,就变成了我的“丫环”了。起初我希望以老板和员工伙计的立场,让他们付低额房租住入我的客房就好了的,可他们却说什么也不愿意,竟然说不愿花这笔钱租屋子住屋的,宁愿“再多兼职”,当个丫环来我屋子白吃白喝……
  我说这什么世道啊,有低额的租金不住,就这么想来当当丫环这份差?(这不是这块大陆较低等没尊严的工作吗?)是说还真不了解这样一对二八年华的姐妹心理啊。坳不过他们,反**里的确也是需要人手,于是丫环除了我最贴身的思平外,就只有他们两个了。至于其他的家仆、屋内的厨娘啊,都是安神兽和乙元去府里挖人才来的,反正都是他们挑选的人(或许也有云书一杯羹?),所以我也很放心,没什么好担忧的。
  2011.02.03更新。
  初一大贴帖--一元复始,万象更新?
  那么祝大家新年快乐、恭喜发财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