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战王出狱
战王出狱 连载中

战王出狱

来源:夜猫 作者:月醉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于蓝 其它小说 唐经理

三年前,唐于蓝为了替兄弟报仇,他违反组织条令,越过边境杀害三十六名雇佣军,在国际上侵犯他国领土主权,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终身监禁
这一天,唐于蓝得知老首长的身体状况,越狱之后的他来到了老首长家,看到老首长的他才明白原来这一切都跟老首长有关
昔日兵王换掉了身份回归都市,清丽的女总裁,迷人的白领,人气爆棚的女明星,娇羞的美女邻居纷纷投怀送抱
一不小心,唐于蓝跌入粉色漩涡中
却不想卷入到一次又一次的纷争中
展开

《战王出狱》章节试读:

精彩节选

正文第975章 苏国第一杀手


正文第975章 苏国第一杀手
  卡拉切夫拥有很强的实力,当然也十分的自负,不然,也不敢到凌江来了。
  遇到忍武组的火力阻拦,他心里十分冒火,面对穿梭的子弹,一点也不惧怕,甚至都没有去找掩体,只是偶尔滚爬、跳跃着躲开子弹,转瞬间又找到机会,动作若雷霆般,闪电解决敌人。
  他身上穿着防弹衣,护住了要紧的部位,子弹打在身上的冲击力虽然强悍,却没有让他人受不了。
  在中控室的伊万诺夫,看到走廊里激烈的枪战,感觉后脊背一紧,暗道:“太疯狂了,这家伙真是疯子,不怕被打死么?”他赶紧拨通安德烈.普客诺夫斯基的电话,将事情原委报告给他。
  安德烈.普客诺夫斯基思索了一番,拒绝派出增援。
  因为犯罪俱乐部的人一旦出动,就等于暴露了自身,即便消灭了冈本等人,自然会成为别人眼中明显的目标,处处处于被动。
  刚刚涌入大厅的记者和看客,亡命般的跑出来,这股惊慌的情绪感染着众人,并迅速扩延,远远传开,整条长街上,人们到处奔逃。
  卡拉切夫的能力确实很强,他身子比狸猫还灵活,胳膊甩动时,如同长鞭。见他手指扳机扣动,发出啪的一声,直接就把走廊右侧刚刚探出上身,准备查看动静的忍武组成员打中。
  那人眉心中了一枪,眼睛瞪圆,声音都没有发出,直接仰头倒地。
  冈本急了,用倭语爆喝了一声。
  接着,走廊尽头一片静寂。
  接着多把武士刀悄悄从墙壁后面探出来。
  卡拉切夫接连扣动扳机。
  砰!砰!砰!
  武士刀接连崩断!
  “咔咔!”卡拉切夫扣动扳机,枪弹里面没有子弹了。
  “亚希该该!”冈本大喝一声,让杀手迅疾涌出,快速消灭掉卡拉切夫。
  忍武组成员行动一致,有的滚出来,有的猫着腰,还有的箭步侧冲上前,占满了走廊,上中下三路,子弹连射。
  面对如此密集的子弹,卡拉切夫竖起两条胳膊,挡在脑袋面前,半蹲着身子。
  二三十发子弹打在他的身上,可大部分都被防弹衣挡住,并未形成贯穿伤,只有右耳防护不利,被子弹在耳廓上打了个洞。
  冈本等人的子弹也消耗的差不多了,可没想到,这家伙防护严紧,体质也是强的变态,从他身上弹开的子弹,都快把墙打成了筛子,人竟然还没死。
  卡拉切夫大喝着,嘴巴里喷着唾沫,用苏国语骂道:“博俩奇!”接着,他如一头愤怒的野兽,急冲了出去。
  卡拉切夫整个人如同一辆疾驰的列车,带着轰鸣的风声,冲跑到忍武组成员面前,身体倾斜成将近四十五度,躲过武士刀的横劈,直将一名忍武组成员撞飞。
  那人身体被撞得贴在墙上,过了一秒钟才掉下来。
  “八嘎!”冈本气的头皮发麻,摸了摸脑门,冲着手下使劲一挥手。
  一名成员站在卡拉切夫身后,如饿狼扑食般,向前扑出,人在空中,一记手刀就朝卡拉切夫的脖颈大动脉砍去。
  卡拉切夫感觉到对方掌劲,只是侧了侧头,手刀直劈在他肩膀上。
  忍武组的成员,无一不是经过训练的高手,手上力道可以捏碎砖头,劈碎大理石,劈在人的肩膀上,可以直接导致肩关节粉碎性骨折。
  不过卡拉切夫被劈中,却一点事都没有,反而像是被人挠了挠痒痒,他肩膀肌肉猛地一震。
  那名成员感觉如受点击,手腕骨关节连着胳膊、上身,感觉骨头都**了。
  卡拉切夫咧嘴一笑,手臂横甩出去,招式十分简单,不过速度却很快,带着衣服发出啪的一声脆响。
  毛茸茸的手臂铁棍般砸在那人胸口,将一百六十斤的身体打的如炮弹般飞出,滚落在地后,已经眼神涣散,嘴巴张开,如同快渴死的鱼,拼命呼吸。
  两把断开的武士刀冲着卡拉切夫脑袋劈下,卡拉切夫举臂格挡,手臂肌肉震动,将断刀弹出,又是两拳轰出,拳头直接轰透了忍武组成员的身体。
  如果劲力很强,可以直接把人打飞。可把人身体打透,需要的力量更加强悍,速度更加迅速。
  卡拉切夫如一尊神明,神阻杀神,佛阻杀佛,加上防弹衣,身上没有几处弱点。转眼间,又是两名忍武组成员倒地而亡。
  而跟在卡拉切夫后面的几名黑市拳手,此时也加入战局帮忙。
  冈本换好枪弹,连连开枪,打死两名黑市拳手后,枪口又对准卡拉切夫。
  此时,卡拉切夫刚刚轮着一名杀手的大腿,当成棍子,抽倒两人后,枪响了。
  砰!砰!砰!砰!
  卡拉切夫身子连闪,脚步飞快,等他停下来的时候,左边脑袋上被子打破一块皮,鲜血直流。
  近距离的四枪,竟然有三枪被躲了过去。
  冈本见他中枪不死,内心十分紧张,问:“你是犯罪组织的?你们怎么能破坏协议,我们的敌人是飞鸟商会,是地狱!”
  卡拉切夫拧着眉毛,嘴里叽里咕噜说了几句,因为语言障碍,他听不懂冈本在说什么,双腿猛地发力,朝冈本冲过去,脑袋上的伤,彻底激怒了卡拉切夫。
  冈本右腿像是装了弹簧,一记鞭腿扫出,挂着风袭向卡拉切夫脑袋,与此同时,右手朝后腰一摸,再去掏枪。
  卡拉切夫身子一矮,腿鞭擦着头发扫过去,而他从冈本胯下钻过,肩膀撞在冈本裆部位,将他扛起来。
  冈本手已经摸到枪,但嘴里却发出一声哀嚎,脸在一瞬间绿了。
  那感觉,就像是在案板上放两只鸡蛋,拿着大铁锤,用力的敲下去,蛋黄飞溅,胯骨都快被撞碎了,整个人肚子痉挛,嘴里酸苦水冒个不停,浑身上下冷汗嗖嗖,身子软绵绵的。
  卡拉切夫将他使劲朝地上一掼,冈本摔在地上,脊椎如同折断的树桩。
  就在卡拉切夫左右横扫,上串下跳带血的表演中,走廊内所有的忍武组成员,一一都被解决了。
  虽然有人还活着,却已经不具备了动手的能力。
  卡拉切夫脑袋疼的倒抽凉气,走到布满弹眼的电梯前,敲了敲电梯门,目光扭向墙角的监控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