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狼王天下
狼王天下 连载中

狼王天下

来源:夜猫 作者:虾鸟乐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其它小说 抖音小说 郝漠风

他从一名新兵,成长为部队里无人能敌的狼
在这里,他锻钢骨,铸铁筋!为国家,他抛头颅,洒热血!他用一切行动捍卫尊严,守护一个兵应该守护的一切
他的父亲是雪狼王,而他,要成为血狼王!他要用鲜血书写一段自己的传奇!展开

《狼王天下》章节试读:

精彩节选

正文卷024 训练加倍


正文卷024 训练加倍
  “你的硬气功也不错,以前倒是没看出来。”洪虎贲笑了,“不过,不和你打下去是因为你右手今天不灵光,不想占你便宜。”转过身子对着一边观战的老黄,洪虎贲恭敬地站直身子敬礼道:“黄老叔。你也来了。”
  “刚刚的拳脚用得不错,好好练。”老黄点了点头,对着洪虎贲道,“前两年教你的那些东西,你用得不错。”
  “都要谢谢黄叔叔。”洪虎贲笑了,看着仍旧围在身边的一群战友,挥挥手道,“好啦,好戏你们看完啦,不接着练么?还是说谁还要跟我再过过招?”
  “那可别。”一旁的几个战士听了这话,也就散了场子,毕竟自己是来练拳脚的,可不是来当沙包,刚刚的几下拳脚让这伙新兵开了眼界,自问还不到那个水准,一时间都回去继续加练了。
  “漠风你的拳脚是不是和大雷学的?我看你对他那套罗汉拳领悟不错啊。”没了外人围观,几个人也随意了起来,洪虎贲和郝漠风、老黄回到了场外,聊了起来。
  “没办法,你们学拳的时候我不是住院去了嘛,凑合着跟大雷学套功夫,不然怎么好使。倒是你的拳头够味道,我都用了大雷教的硬气功,挨了几下还是有点疼的。”郝漠风蹲了下去,看着一边的洪虎贲。
  洪虎贲也蹲了下来,一张国字脸上挂着明显的笑容:“其实刚刚我留了力气了,不然说我欺负你。”顿了顿,看着郝漠风的右手道:“手怎么弄的,要不要去卫生室?”
  “这小子,去卫生室很勤快的。”坐在一旁的老黄突冷不防的插了一句嘴,让准备回话的郝漠风脸色变得有些尴尬了,原来自己的一举一动还真没脱离这些老战士的眼睛。
  “咳,没事,今天练功不太习惯,回去热水冲冲,睡一觉,明天立马恢复原状。”郝漠风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看着洪虎贲的神色里带着一丝好奇,“话说你的功夫是和老黄学的?什么时候来的我们炊事班,我怎么不晓得?”
  “那没什么,前两年的事情了,家里让我来跟黄老叔学几招,就来这里待了几个月,不过那时候你还没来,我也不是正式入伍。现在才真的当兵了。”洪虎贲看了身边的老黄一眼,带着敬佩的神色。
  “哈哈,原来也是我们炊事班的种。”郝漠风干脆坐在了地上,反正自己这身迷彩服今天出汗出透了,晚上肯定要洗,也不在乎这一点灰尘了:“不过老黄你可不够意思,就教我刨地,啥时候也像教虎贲一样,也教我几手。”这句话是对着一边的老黄说的。
  老黄仍旧看着操场里的新兵们,脸上带着说不出的神色:“他父亲,以前出任务,救过我的命。”
  “黄叔别再说了,以前你不也救过老爹。还搭上了你这条胳膊……”洪虎贲的眼睛红了,每次说起这些,他都觉得有些受不了。
  老黄仍旧是那副神色,苍老的脸庞上看不出一分喜怒:“你们去吧,我再待一会儿,今后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
  郝漠风和洪虎贲没有再说话,看着坐着的老黄,默默离开了。
  “你知道黄叔经常坐在那里是为什么吗?”洪虎贲转头问郝漠风。
  少年摸着鼻子,眼神里有朝阳的神采:“看日出!老黄在看日出,他想看看年轻人的天下。”
  两人的影子拉得很长。
  黄昏里,也是有日出的。谁说不是呢?
  大雷从战场上囫囵个回来了。
  但是跟他一起出去执行任务的弟兄,却少了三个。
  他是流着泪回来的,抬着战友的遗体。
  带回西北军驻地的战士遗骸,只有两具。
  阵亡的第三名战士,是被敌人的重炮轰碎的,已经无法完整带回来了。
  他的骨灰坛里,装的是遗物燃烧后的粉末。
  这是前天郝漠风去接大雷的时候看到的,铁一般的战士,本来是流血不流泪的,但是那一天,他的眼眶也和大雷一样变红了。
  “这是小王,前几天训练场上最后把我按倒的战士,他是我带出来的,最优秀的战士。可是他现在死了,就死在我眼前!”大雷久违的回到了炊事班里,灌了几坛子老酒,流着眼泪说着。
  他出过许多次任务,一起去的兄弟,剩下的没有多少了,但每次经历战友永远的离开,他还是一般的难受。
  是的,有些事情,无论经历得再多,都是无法麻木的。
  因为,有感情。
  因为,有热血。
  这些都深深震撼了郝漠风,之前他虽然已下定决心做好训练,将来好好的出任务,做贡献,但目睹战士的死亡过程,这还是第一次。
  “我们是一个群体,我们,都要活着!”少年心里默默咆哮,再次下了决心。
  那天,他什么也没和大雷说,只是好好的给大雷切了一盘肉,煮好菜,再陪大雷喝酒。
  而之后的训练,大雷明显对郝漠风更加严厉了。
  每天的训练量加倍,硬气功的练习也更加抓紧,这让郝漠风的身体再次经受了考验,全身上下都是青一块紫一块,每天训练完,他甚至没有力气给自己上药。
  而炊事班上下都没有多说什么,就任由他这样练,只是每天晚上,几个老伙计轮流的给他擦一擦红花油。
  不过郝漠风没有注意到的是,自从训练加倍,炊事班每天的菜里,多了两个荤菜——单独给他做的。
  他现在一门心思知道的,也就是练习、练习、再练习了,就连卫生室,都很少再去。
  “郝漠风!你今天是怎么回事,练了老鬼的几手刀法,这只右手就不能用了吗?”大雷站在训练场上,像一头饿鹰一般盯着正在训练的郝漠风,眼里全是不屑和不满。
  是的,他很不满意。
  对郝漠风的进度不满意。
  “只是常规训练,你就搞成这样,难道以后出任务,一些费体力的事情,你就做不了吗?”大雷的语气很不客气,“记着,你是狼!可是狼不只是你!每个训练比你好的人,都能做到,为什么你就做不到?”
  郝漠风没有说话,他知道,对自己的辩解,其实都是逃避的借口。
  只要自己能变强,做什么都不过分。
  “我说大雷,你这么往死了操练他,会不会太急了?”周雄飞切好了今天的菜,来看郝漠风训练。看着这么个训练法,忍不住说了一句。
  “我怎么了?没什么不合适的,我对他狠,他才能对敌人狠,现在多辛苦一段,他能多活很多年!”大雷看也不看一边的周雄飞,仍然让郝漠风继续着繁重的体能训练。
  “你就真不怕把他累病了?我可告诉你,现在在炊事班,他每天都帮老鬼切肉,有时还帮我切菜,还经常去帮老黄刨地,同时练几门功夫,这已经很辛苦了。你再这么和他玩命的练,早晚非出事不可!”周雄飞也有点火了,大雷居然一点不鸟自己,他继续道,“他可是一头狼,可是他现在还小,你不能把三年的东西,让他三天学会了吧!”
  “你也知道他是狼?我看你们炊事班里对他,太好了一点,每天都没有训练到他的体能极限,这样他怎么蜕变?你看看他来了几个月了,成长有没有像以前的精英战士那么明显?我可听说了,前几天他和胡进喜手底下的一个兵,那个叫洪虎贲的家伙干了一架,愣是打不过人家,这是狼?”大雷明显来火了,这几天他的火气特别大,一起出去干事情的弟兄就这么没了几个,让他浑身上下都是不稳定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