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惹火娇妻,神秘总裁请矜持
惹火娇妻,神秘总裁请矜持 连载中

惹火娇妻,神秘总裁请矜持

来源:夜猫 作者:慕灵芝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严羽轩 其它小说 穆瑾

被迫与渣男订婚,安歌处心积虑想逃走
却不想神秘男人闯入订婚礼将她带走,还口口声声说是他的丈夫! “司穆瑾,你这是绑架!” “带走自己的妻子,天经地义!” 这个男人异常可怕,将她软禁、还强迫她结婚! 安歌心里苦,难不成她好不容易逃出狼口又入虎穴? 可为什么,他却知道她消失了三年的经历,甚至……还有一个属于他们两人的萌宝!展开

《惹火娇妻,神秘总裁请矜持》章节试读:

正文卷第248章 吞回思念


正文卷第248章 吞回思念
  司穆瑾因为一些事情必须回公司,于是回了帝都几天,安歌好几天都没看见他,心里有些闷闷的。
  他总算是回来了,不过安歌见他眉眼间都是藏不住的疲惫,也不想过多去打扰司穆瑾。
  心思全被她吞回了肚子里,在心底里生根发芽。
  安歌最终思考了许久,还是忍不住主动提出了,“我跟你回帝都吧。”
  司穆瑾听到她的话,略略扬眉,目光落到安歌的身上,似乎有些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你不喜欢没必要强迫自己。”他话中均是对安歌的体谅和宠溺,这让她更加的愧疚,并且坚定了回帝都的心。
  两边跑实在是太麻烦了,这阵子司穆瑾有多忙有多累,安歌都看在了眼里。
  她摇摇头,还是坚定了自己的选择,“回去吧,也没什么不好的。”安歌呼出一口气,帝都再怎么样也算是她的故乡。
  虽然家人都没有了,回去也总归是好的,她也不能那么自私。
  司穆瑾这才知道安歌并没有在开玩笑,他沉吟了一会,询问道:“你确定吗?”
  “嗯。”
  安歌这次没有半点犹豫和躲闪,眼底均是笃定,司穆瑾看了她许久,最终也是应允了下来。
  ……
  机场里,安歌看着发出去的短信微微出神,再过一会就要离开这个呆了几个月的城市了。心里的感觉有些复杂,有种说不上来。
  她还是编辑了短信跟陆淮南说了一声,大意就是要离开了,希望他可以保重。安歌跟了怕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争端,但思前想后就这样一声不吭走掉也很是不好。
  安歌将手机放好,把乱七八糟的思绪全都拋于脑后,定下心思来候机。
  司穆瑾坐在一旁对着电脑处理公务,像是察觉到她轻微不安的情绪,侧头瞥了她一眼,低声询问:“怎么?”
  安歌回以笑容,驱散掉他的疑惑:“没事,你先工作。”
  小宝对于她的决定并没有什么异议,顺从地跟着安歌回去,此时也安静地坐在一旁等候着。
  她看着两父子谜之和谐相似的动作,心中一暖驱散开不少不安的阴霾,她能有什么忐忑的,家庭和睦,不就是回去而已。
  安歌没有去看手机,但也猜到了陆淮南应该没有回消息,如此唐突的离开,他也许需要一点时间去接受吧。
  等了大半个小时,终于要登机了,安歌正准备离开休息室前往安检的时候。
  忽然身后传来一道声音:“安歌。”
  她顿住脚步表情有些疑惑地回头,身后朝她跑过来的正是陆淮南,安歌吃了一惊,万万没想到他赶来了机场。
  安歌下意识看了一眼司穆瑾,身旁的他只是淡淡地瞧着陆淮南,并没有什么表情。
  “你怎么来了?”
  看着这副模样,陆淮南估计是收到短信,马不停蹄就赶来机场了,安歌心里那股说不出的滋味更浓重了。
  也许是负担感,总觉得自己对这个男人亏欠太多了。
  陆淮南弯唇浅笑,笑容如沐春风一如初见时模样,“你要离开了我怎么能不来送送你,毕竟…”
  “我们是好朋友。”
  安歌怔了一下,听到他的话也随后绽开笑容,“谢谢。”
  “以后常来这里玩。”陆淮南笑意并没有减退半分,只是眼底遮掩了不少别样的情绪。
  安歌悠然一笑说道:“有机会一定,这次回去了可能很长时间都会呆在帝都了。”话里的意思也很是明显。
  陆淮南眸底划过一抹失落,不过转瞬即逝快到让几人都没捕捉到,“好,那就祝你一路顺风,回去后的日子天天开心。”
  感动从心底里冒了出来,让安歌有些热泪盈眶,陆淮南在她心里一直就像一个大哥哥一样,无助的时候如同亲人一样陪伴在身边。
  “都要离开了,那就好好道别一次吧。”陆淮南主动张开了手,他没有看一边的司穆瑾,除了分别的意味,他确实带了些许私心。
  也就让他再自私这么一次吧,除了借着分别的借口拥抱,也没有机会了。
  安歌犹豫了两秒,也大大方方的跟他拥抱了。她在怀中的感觉让陆淮南十分的眷恋,恨不得将她带走,一辈子都不松手。
  可理智时时刻刻提醒着他,陆淮南很快就松开了安歌,十分的绅士并没有半点逾越。
  “那我走了,你多保重,祝你早日找到心仪的女孩。”安歌挥了挥手,将自己心底里的祝愿表露了出来。
  陆淮南点了点头,视线终于落到了司穆瑾身上,语气严肃的不少,沉声警告着:“要好好对她,否则我飞过去跟你打架。”
  两个男人对视良久,司穆瑾淡淡地应了一声,带着安歌和小宝离开了。
  陆淮南看着他们的身影消失在了登机口,心里的情绪复杂无比,眉眼间夹带着细微的难过。
  安歌见从刚才的事情后,司穆瑾就没有说过话,心里有些忐忑不安,她悄悄地偷看了他好几次。
  最终还是犹豫着问道:“怎么了,你是不是介意刚才…”她以为司穆瑾又吃醋了,介意刚才那个拥抱。
  这让安歌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哄好这个醋坛子,司穆瑾低头瞧着她这么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伸手一把搂住。
  “我像是这么小气的人吗?嗯?”低沉的嗓子在安歌耳边响起,她能够感受到司穆瑾的气息,有些抓心挠肺。
  安歌嘴角上扬笑了起来,原来是她想多了,她还以为司穆瑾这个醋坛子,什么醋都要吃,可烦死她了刚还在绞尽脑汁想怎么哄这个男人。
  “没有,我知道你最好了。”安歌得了便宜还卖乖,悄悄地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随后又羞的满脸通红,装作啥事都没发生。
  司穆瑾哪里会让这只小白兔跑了,抓着啃了一遍,“这次破例,以后离其他男人远点。”
  安歌听到他恶狠狠的警告,一点害怕的情绪都没有反倒是有些好笑,原来还是吃醋的呀。心窝一暖,觉得他愿意为自己改变实在是太不容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