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大富豪
大富豪 连载中

大富豪

来源:夜猫 作者:小碗混沌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倪家 其它小说 沈志成

沈志成受尽冷眼嘲笑,卧薪尝胆,终于完成为期一年的考核任务,成为沈家候选继承人
一个亿的财富砸下来,只是最初的启动资金
权倾天下,富甲一方,俯瞰众生,妻妾成群
当这一切唾手可得,沈志成冷眼笑道: 有志者,事竟成,杀尽天下负心人!展开

《大富豪》章节试读:

正文卷第675章 湛卢剑


正文卷第675章 湛卢剑
  沈志成也是无奈的叹口气,距离天堂就差那么一点的伍子邦,还是没能把握住机会。
  能看到的是趴在血泊里的伍子邦,看不到的是这无形的江湖,有的时候,它浪漫,它豪迈,可有的时候,它也残忍,也无情。
  这道江湖的坡已经爬到这个程度,还得继续的爬下去,至少伍子邦的死,让净门的那几个小伙子,都明白一个道理,他们没得选,给他们多少就是多少,别去抢,因为抢也抢不到。
  捡起那边冰冷的枪,也插在腰间,沈志成尽量用轻松的口气说:“金子你们随便拿,怎么都能卖个票子花,这画在你们的手里,那就是刀,能砍的你们气儿都喘不了,有句话说得好,你能拿的住,就得压的住,你压不住,它就要你的命,这也是为你们好!”
  净门看阿龙,这小伙子也眉眼通透,他明白,这个时候贪的不是花红,是命,袖里刀那一手露的,已经让他们震惊的目瞪口呆,现在哪儿还能有别的心思?
  急忙表态:“沈老板,我们不是那不讲道义的伍子邦,我们这一道的人,吃的就是那口江湖饭,喝的就是情义的酒,上有上的命,下有下的口,我们都顺你的道走!”
  既然都这么说了,沈志成也不想把大伙都弄的那么紧张,酒照喝,歌照唱,下一步,就是想着如何的开那木盒子。
  要说袖里刀毕竟是刀光剑影中过来的人,切个把人,根本就不放在眼里,转头继续的研究那棺木。
  敲几下,听几声,那棺木里显得特别的闷,袖里刀觉得可能是水盒子。
  插那么一句,什么叫水盒子?就是怕腐烂,在棺木里倒满各种化学合成的水,如果是这样的水盒子,里面的东西,大部分都留不住。
  老沈的性格痛快,管它什么水盒子,火盒子,打开不就知道了吗?
  几个人立刻动手,该锯的锯,该敲的敲,盖子一松动,袖里刀立刻喊声:“悠着点,轻轻的开!”
  在老头的指挥下,先慢慢的错开个缝,结果一道刺目的光束,立刻从那缝中炸然而起。
  不管是什么东西,只要是从这木盒子里穿出来的,那就吓人,净门的一个小伙子吓的蹦起两米多高,差点把老沈都撞个跟头,还喊着:“去你吗啊,这啥玩意啊!”
  老沈抬手就是一个大嘴巴子:“你他吗给我冷静点,就是道光而已,还他吗能是啥?”
  的确就是道光,开始的时候挺刺目的,可几秒后,视线习惯,看着也正常,没啥吓人的。
  等到盖子完全打开后,大伙往里一看,无不震惊,尤其是老沈,头发丝都挺挺着。
  不是吓的,而是兴奋的。
  骷髅壳子就不用说了,反正都是那比玩意,主要是周围的东西。
  首先是一颗足有鸡蛋那么大的夜明珠,之前那道光就是这颗夜明珠发出的,盖子完全打开后,夜明珠的光华,足可以照射数米远,璀璨夺目。
  沈志成轻轻的把它拿在手中,仔细的鉴别它的纹理,除细腻之外,没有任何人工雕琢的痕迹,重量也很轻,基本就可以确定,这是真的夜明珠,而不是荧石,或者是其它的有光的矿石。
  当然,夜明珠本身也是一种矿物质凝聚而成的,但满都拉图的这颗夜明珠,矿物质的痕迹几乎没有,很有可能是天外陨石。
  只是现在还不是仔细鉴定这东西的时候,这棺木里还有很多好东西,例如满都拉图脖子上的佛珠,全部都是舍利子制作的,仔细的数一数,足足有108颗。
  每颗舍利子的颜色都不同,而且全部被人工打磨成形状完全相等,这也就是说,108颗舍利子是108位得道高僧的舍利子,当属无价之宝。
  其次是满都拉图那双枯骨之手握着的一把,即使到今天,还是如此新刃,如此完整的宝剑。
  都知道,元代是老蒙开创的时代,满都拉图是老蒙那边的人,不可能在死后,握着汉人的剑。
  当沈志成于鞘中拔出那把剑时,整个墓室都被一股极其祥和之气覆盖,没有任何剑气所带的杀气,更没有任何沉淀的戾气与肃杀的冷寒,完全不像一把剑该有的气息。
  咱们得给大伙说的仔细点,先看那剑鞘,长1.5米,宽15厘米,沉香之木打造,通体紫红,香气缭绕,更是雕龙刻兽,尊贵霸气。
  在说那剑身,把长25厘米,拴七颗珍珠玉,剑环宽17厘米,金属打造,正反面镶嵌墨玉翡翠,剑身长1.3米,宽13厘米,厚3厘米,直到剑尖才往里收缩,造型上看,应该是出自战国时期。
  而剑环处的两个字,让沈志成差点喊出来。
  “湛卢!”
  可老沈还是喊出来了,而且喊的更是声嘶力竭:“哎呦我草!”
  湛卢,上古十大名剑之第二名剑,由战国铸剑名师欧冶子,耗费毕生精力,打造而出的最完美的一把仁者之剑。
  相传,湛卢成剑的一刻,欧冶子抚剑而泣,因为他把自己对剑道的领悟,完全的体现在这把湛卢剑上,它可斩断世间万物,无坚不摧,可它却是充满仁慈宽厚,却不带任何杀气的仁者之剑。
  湛卢已经拥有剑之灵气,可护明主,斩邪妄,为千古仁道之剑。
  落在这贪得无厌的满都拉图的手上,连那飘荡而出的剑气,都带着一丝的哀伤与委屈。
  别说是沈志成,连袖里刀都激动的满头是汗,与此剑比起来,千万个如此的墓室,都不及此剑的名贵。
  可能是湛卢慈爱与仁道的剑气影响,沈志成居然双眼飘泪,好似忽然领悟这仁道的希冀,与生灵的感伤,以及当年欧冶子的追求与向往。
  剑在入鞘,情感恢复平静,沈志成小心翼翼的把湛卢装进背包,就算拿整个世界跟他换这把剑,他都不会舍弃,剑有剑道,人有仁道,千古的传承在他这里,就是守护,也是沈志成骨子里的侠肝义胆,永远都不可能改变,永远都是他的热血豪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