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强势宠妻:总裁别太撩
强势宠妻:总裁别太撩 连载中

强势宠妻:总裁别太撩

来源:夜猫 作者:悠九九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其它小说 冉依依 水盈盈

冉依依是个倒霉孩子,父母嫌弃,姐姐绿茶,相恋多年的男友还是个渣男
毫无防备的她被姐姐和渣男联手欺骗背叛,心若死灰,她打算就此沉沦,却没想到那一次疯狂的放纵,让她遇到了那个愿和她厮守终生的他……展开

《强势宠妻:总裁别太撩》章节试读:

正文卷第415章 冉家末路


正文卷第415章 冉家末路
  这天回到家里的时候,冉天佑打了好几个喷嚏。
  他确定自己没感冒,然而喷嚏里面带着点热气,再加上头有些昏昏沉沉,让他感觉到自己似乎并不该在这种下雨天的时候喝完酒淋雨回来。
  然而雨伞在赌局的时候也当做几个钱变卖给对方了,自己没输成一条内裤回来似乎已经是对方大发慈悲放自己一条生路的选择,要是自己再在这方面变得更加糟糕一点的话,只怕是不会有任何好结果。
  这么想着,他回厨房给自己倒了杯凉水,下肚之后,猛然感觉到有些腹痛,但他也没仔细去想是怎么回事,只觉得房间里面也有些潮湿,想要开空调稍微除湿一下。
  下雨天就是让人难受得要死,现在是这样,一遇到这种环境就让他浑身都不舒服,他想着,打开了空调,随即一下子躺到了床上,随即盖好了被子。
  昏昏沉沉间,他就这么永远地睡了过去。
  一周之后,冉家的房门口传来尸体的味道,邻居虽然感觉到有些疑惑,但还是报了警,说是一周都没有见到自己的邻居出门了,希望他们能帮忙看看情况。
  警方破门而入的时候,就看见烂在床上几乎看不清尸体正脸的模样,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整个人都有些想要呕吐,毕竟不是每个人都会死在自己家里的床上。
  当然这件事情很快调查结果就出来了,心肌梗死,其他并没有详细说明。
  冉家父母早就都是年迈的人了,虽然心知肚明可能这里面有些什么猫腻,然而在收到一封信,里面厚厚地装着一沓钱后就都异口同声地闭了嘴,朝着彼此叹了口气,似乎不打算再说什么了,心情也因为这个低落不已。
  原本在A市颇有些名气的冉家,竟然就因为这件事情而渐渐消失在众人眼中,至于冉依依本人,也不再有多少人记得她最初是来自哪里的了,更不会有人把冉家和她联系在一起。
  毕竟这两个看起来差别太大,一个是事业蒸蒸日上的远总,另外一个则是和那些赌徒混在一起最后身无分文去世的男人,任谁看了也不会想到,他们有什么关系。
  至于以前认识他们一家人的,也许还记得冉依依似乎在冉家生存过一段时间,但他们的口供似乎都出乎意料地一致,认为冉依依不过是养女而已,根本不需要被归纳进去。
  况且她本身就不属于这个异样的氛围之中。
  至于冉晗薇和冷心兰,下场似乎还要惨一点。
  詹进冷着脸将秦总那笔钱还完了,当得知后者是他的时候,秦总的脸色虽然不好,但詹进是什么样的人他可以说是心知肚明,自然不可能因为这种事情就稍微变变脸色,也只能强硬着收下合同,想着自己这段时间来看走了眼。
  冉晗薇因为智商问题,所以直接被詹进给当成人彘卖了,山村那边非常需要这样智商不够的女性,而冷心兰则是成为了最下等那边的打工女性,一辈子需要给非常严厉的帮工打杂,而且永远不可能再拥有自己最初的姓名。
  后来她们去的那家医院也不过就是一个名头而已,并不会真正将她们放在里面,上面开的也就是一纸病历罢了。
  冉晗薇,因为某某病因去世于本医院中。
  唯独冉依依成为了他们之中生存得最好的那个人,不仅现在可以说是富贵与荣华享于一身,而且还拥有了自己一双非常不错的小孩子,一家人生活得非常好,更何况她自己心里面也明白,要是和远承池在一起的话,也许生活还能更好。
  就算是他的前程也还有很多让她看不见的东西,但她却心甘情愿去跟着他混,因为她知道,这是他们两个人共同的命运,最终将会在这里面逐渐走向更光明而且更美好的道路。
  想到这里,她就有些欢喜。
  “诶你知道吗?”远承池这天下班回来的时候,倒是难得没有表现出以往那般非常开心的神色,反而是有些严峻地看着她说,“我今天听了个新闻,你们家好像出了点事情。”
  什么事情,自己的姐姐不是也找了个好下家吗?
  “这边有贩卖人口的事情,虽然已经被抓了,但是我调查了一下,这个被砍掉胳膊和手的人很可能是你之前的姐姐。”虽然知道不该在这种时候把事情告诉她,不过远承池心知肚明的是,要是这时候不告诉的话,以后很可能也会被告知这种事情。
  他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亲自把这种事情都说给她听,二手消息永远是最不真实而且最间隔人心的东西。
  “天啊...”冉依依就算是再有心理准备,这样的新闻还是让她心里面一颤,她本能地将报纸拿过来,看着上面那个如今早已经面目全非的女性,难以想象这个还是当初那个单纯想要进入娱乐圈并为之奋斗的女孩子。
  她以后会怎么样,其实冉依依也不知道,不过她看着远承池许久,终于是冒出一句话,“你有什么想要和我说的但是没好意思说出口的吗?”
  “有的。”冉依依赶忙点点头,但随即又因为自己这般有些莽撞而感到不好意思,“那个,我没有同情她们的意思,不过这样子多少也看起来有些让人于心不忍了。”
  她说完之后,远承池忽然感觉面前的女孩子又上升了一个阶级,原本她在他心中也就是一个天使一样的外表而已,这会儿超乎他意料的是,后者不仅原谅了一个将自己折磨了接近小半辈子的家庭,而且还似乎想要对他们伸出援手。
  他就算是自己都不可能这么做,因为后者既然敢有这么第一次,就肯定敢有第二次,但在看见冉依依的表情的时候,他终究没忍心把自己是怎么想的这件事情给说出来,最终也只是点了点头,然后把要说的话吞回了肚子里。
  “我想说的就这么多了。”冉依依看了他一眼,“虽然感觉你可能不会同意,不过为了避免我整天念想,你就保证她们一个后事可以不?”
  他点点头,给了她一个安抚的拥抱,像是要把她过去曾经受过的伤给一并揉到骨子里。
  这不是他第一次心疼她,却是最痛的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