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透视狂少
透视狂少 连载中

透视狂少

来源:夜猫 作者:洋行天下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其它小说 林雪 王阳

屌丝学生遇车祸,凶险未至天眼开
隔墙透视看人心,天眼异能泡美女…… 哥也想低调,可实力不允许! 正当王阳一路逆袭,享用着巅峰人生时,一场关乎世界安危的浩劫正在悄然降临……展开

《透视狂少》章节试读:

正文卷第64章 拜访赵老


正文卷第64章 拜访赵老
  “小童,你姐在家吗?”周馨摸了摸小孩的头笑道。
  “她上晚班还没回来呢,不过快回来了。馨馨姐,快进来啦,一会儿你得教我画只恐龙哦。”
  王阳脸上有些挂不住了,我个个去,拿我当空气了啊。
  “小朋友,叔叔也会画恐龙呢。”王阳弯下腰,笑看着小孩。
  “啊,你是馨馨姐的男朋友吗?”小男孩吐了吐舌头看着王阳。
  “是”
  “不是。”
  王阳与周馨同时出口,
  “哎呀,到底是还是不是呢,你们大人的世界真难懂。”男孩苦恼地道。
  “小童啊,来客人了怎么不让着进来呢。”
  这时一位看上去五十来岁的妇女出现在门口,看到此人,周馨忙叫了声王阿姨。
  “原来是馨馨啊,快进快进。还带着个帅小伙啊,让王阿姨给你把把关。”
  “王阿姨,他是赵教授找的人,和我可没有关系。”周馨一跺脚,娇羞地道。
  进了屋,王丽忙着给二位年轻人端水果,而小童则缠着周馨玩。毕竟是校领导的家里,王阳竟然有些拘束了起来。
  “小伙子别客气,快吃。这苹果可甜了,和我们馨馨处了多久啦。”王丽上前暧昧地看着一对年轻人。
  “王阿姨,都说了他不是的啦。赵教授人呢,让他老人家来评评理。”
  周馨的话刚落,厨房内走出一围着围裙,戴着手套的半大老头来。王阳一看,不是赵老还有谁,看来赵老在家里的地位不咋地啊。
  “呵呵,刚才处理了一下大龙虾。你们来啦,刚才我可听到了。不过我没有发言权,因为我也不知道你们两什么关系啊。”
  “教授,怎么你也欺负我呀。一会儿让小丫来了评评理。”周馨拉着男孩走进卧室,不再理会客厅的人。
  “小伙子,你们真的没什么?”周馨一走,王丽坐到了王阳的身边。
  对方的问话,让王阳有脸色些不好意思起来,不过这嘴巴上,却是很好意思的说道:“我倒是想,人家不喜欢我呀。阿姨,要不你给搭搭线?”
  “小伙子加油,阿姨看好你哟。”说完,王丽走进了厨房,不一会儿,赵南祥走了出来。
  “小子,感觉你很像当年的我啊。身边美女如云,光我身边,莹莹、馨馨,可都是大美女,她们都对你有好感。不错不错,但是,花心可以,可不能滥情哦。”最后一句,是赵南祥坐在王阳身边小声说的。
  王阳一阵无语。
  “赵副院长,那个,你让我看的画呢?”
  “跟我来书房吧小伙子。”谈起画,赵南祥的神色凝重了起来。
  赵老的书房很简单,地面是一桌一椅一书架,墙上是一画一字一相框。桌面文房四宝齐全,椅子是龙凤古红木,书架琳琅杂书无数;东墙一幅独钓寒江雪的画,画如境,境如意,西墙精气神三字龙飞凤舞,如有神韵。离三字不远并列着一不大的相框,相框中是一四口之家。可能年代太久,相片有些泛黄。
  “赵教授,你年轻时长的真帅啊。”看着相片,王阳笑道。
  “那是十来年前的事了,那是我的女儿才十岁,现在都成大姑娘了。嘿嘿,长的可水灵了。小子,你是不是很想见一面啊。”赵老头看着王阳得意地笑道,一提起女儿,这老头很是来精神。
  王阳心笑一声,向相片上那十来岁的小姑娘看去,这一看,还真看出点什么来。
  “咦?这丫头好面熟啊,感觉在哪里见过呢?”
  “什么丫头,她现在可比你大好几岁。你小子别给我打哈哈,想认识我女儿?作梦去吧。”赵老头气得直瞪眼。
  “嘿嘿,我只是一说,保不准我还真见过呢。放心吧赵老,以我的人品,我不会对你女儿打歪主意的。”王阳嘻笑道,和眼前这老头聊熟了,王阳也随意了起来。
  赵老头不再多说话,将书架的暗箱打开,从里面小心翼翼地拿出一副画来。
  从表面上看,这幅画很陈旧,看上去有些年头了。王阳来到书桌前,神情随着赵老也严肃起来。
  “这幅画也是我那老朋友画的,和蒙拉丽莎的微笑一起留给了我。小阳你帮我看看,看能不能看出什么来。”赵老也不多说,直接将画铺在了桌子上。
  这是一幅油画,对意大利文艺复兴历史很有了解的王阳一眼就认出,这是达芬奇另一幅作品:最后的晚餐,讲的是耶稣与十二门徒共进晚餐的事。
  画的很生动,因为王阳没见过真品,所以也没办法去评论这幅画的好坏。
  “我那朋友因为这两幅画,而诡异地死了。”
  突然,赵老盯着王阳开口道。他幽幽一叹接着道:“他是位画界天才,身为意大利人,却在自己的国家遭受排斥。他的画可以以假乱真,主要是他能画出和真品一样的神韵来。”
  “他是怎么死的?”王阳从赵老的画中划出了重点。
  “警方说是自杀,可是我却不这么认为。当时我在意大利有个学术演讲,于是到了他家,在得到这两幅画的同时,也见到了他的爱人。从她的手机里,我见到了朋友死前的最后一个表情。那是一个微笑,那种微笑,和蒙娜丽莎的微笑很像,却有些诡异。”
  赵老的话,让王阳吃惊不小。他想起了自己在画展中感觉到的那一抹微笑来,也是带着一丝诡异的气息。
  “赵老,你不会是想让我通过这两幅画破案吧。”王阳很快想到了这种可能。
  赵老尴尬一笑,不过接下来又无比严肃地道:“也不全是,只是你在画展中表现的成就来看,我觉得你比普通人更能看懂我朋友的画。小子,画是有灵性的。而这种灵性是作画之人带进去的,或许它是一种思想,又或者它是某种精神的寄托。我只是想让你通过这两幅画,来看透我朋友的内心,从而走进他的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