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相聚的缘:追求的心
相聚的缘:追求的心 连载中

相聚的缘:追求的心

来源:夜猫 作者:娇娃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其它小说 陆信义 陆明悦

全华国,一个表面看上去繁华,但是政权却是非常不稳的国家

当朝统治者担心政权受到波及,便是发起了一则寻找蕴涵惊人秘密的“定国珠”任务

她,不过是官家之女,天性单纯,可惜受到生活所迫,她开始改变自己以适应这个局势

他,一介游侠,生来冷漠,武功高强,为报知遇之恩,他奉献自己所有的一切

两个不相关的男女,却是渐渐的走在了一起

为着一个共同的任务,他们经历着波折,遭遇着绝地之境

怀疑过,嫉妒过,也疏远过,但命运却是有意无意的让他们走在一起

她,为了追求自己的幸福,放下原来的自己

而结果,又会是如何呢?展开

《相聚的缘:追求的心》章节试读:

第46章  空虚感


第46章  空虚感
  “呸——”陆信义狠狠地朝地下吐了一口,道,“如果我当初能够预知到今天这个结局,我就应该和老师一起离开,远离官场、逍遥自在,也不至于今天被你威胁利用,做出自己不想做的事情。魏忠宇,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如果你再不收敛的话,总有一天,你得到一切都会不复存在,而且你会死无葬身之地。”
  “谢谢你的提醒,不过暂时看来没有那种可能,你现在还是好好想想自己怎么办吧。”魏忠宇得意地笑道,“好了,时间不早了,我马上要和上官闵一起去找谢晓琴了,还要让你带路呢,你在这里等一下,我一会让人来接你。”说完,魏忠宇大笑一声,打开门,昂首阔步地走了出去。
  陆信义看着再次关上的大门,颓废地坐在了地上,想起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怀着无奈和悲愤,终于忍不住,捶胸顿足、嚎啕大哭。陆明悦从后面走了出来,看见父亲如此,先是一愣,然后跑过去,跪下来,抱住父亲,和他一起哭了起来。
  上官闵的卧室里,看着上官闵坐立不安激动的样子,魏敏仪心里非常不舒服,但又不能说什么,只能默默地看着,心里想着怎么才能削弱他的这种情绪。想了很久,才有了一个主意,走过去,拉拉他的衣服,故意装作不安的样子,担心地说道:“上官公子,我看你还是不要去了,太危险了。万一他们真的是害你父亲的凶手,肯定对你也会不利的。如果你真的想见她,我让我爹去把她抓回来,然后你再问问她,好不好?”
  “千万不能这样,”上官闵停下来,看着她,急忙反对,道,“我们现在本来就有一些误会,如果我让魏大人去抓她,她肯定会以为我有心要加害她,她不但不会和我说话,反而会拼命抵抗,到时候什么也说不清楚了;如果我这样过去,她就知道我没有恶意,自然会心平气和地和我把话说清楚。”
  “可我还是担心,万一他们——”
  上官闵看到魏敏仪一而再再而三地劝阻自己,以为她只是关心则乱,心里有些感动,在她身边坐了下来,说道:“放心吧,这次又不是我一个人去,还有魏大人和陆叔叔呢,他们会保护我的。而且那个谢晓琴你也是见过的,你觉得她像一个坏人吗?”
  “知人知面不知心,你又不怎么了解她,你难道真的不相信她就是杀人凶手?”魏敏仪不甘心地问道。
  上官闵摇摇头:“我不愿意相信,也觉得不可能,陆叔叔刚才不也说了,这只是一个猜测。所以我才要去问问,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知道你关心我,不想看我冒险,但我一定要去。”
  “好吧,既然你非要去,那我和你一起去。”魏敏仪马上站起来,坚定地说。
  “啊?”上官闵吃惊之余感到有些为难,“这恐怕不太好吧。”只是觉得不好,但是具体的原因他也说不清楚,他总觉得在魏敏仪面前和谢晓琴交谈会有些尴尬。
  可是魏敏仪主意已定:“我先去和爹爹商量一下,等会再过来叫你。”说完,就转身出了门。
  上官闵想喊住她,却没有成功。
  魏敏仪从上官闵的房间里出来,正好看见南青凌从对面走过来,便迎了上去,喊着他,没有废话,直截了当地问道:“我爹刚才让你做什么去了?”
  “他让我准备人手,等会先过去,只要谢晓琴和赵达一从里面出来就动手,绝对不能让上官闵见到他们。”南青凌一五一十地回答道。
  魏敏仪一阵冷笑:“父亲果然是心狠手辣,看来他是一定要把谢晓琴和赵达置于死地了。”
  “魏忠宇是心狠手辣,不过跟你的阴损之招比起来,也算是光明正大了。”南青凌这时候还忍不住讽刺一番,“魏忠宇不过是想让他们死在自己手里,而你却想让他们生不如死,一辈子活在痛苦之中。到底哪个伤害更深,不用我多说了吧。”
  “那也是他们自找的。”魏敏仪咬牙切齿地说道。
  南青凌这才发现她的情绪不对,看了看前面的房间,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问道:“看起来你好像不太高兴,是不是刚才上官闵说了什么你不愿意听的话,惹得你不开心了?”
  “以后别再我面前提上官闵,他现在心里除了谢晓琴就没有别人,枉费我细心照顾他这么久,真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人。”魏敏仪气愤地说。
  南青凌禁不住笑了:“你是不是吃醋了?”
  “吃醋,为了上官闵,怎么可能?”魏敏仪不屑地否认道,“好了,我不想和你说这些了,就是想问问你,谢晓琴是不是真的离开了?”
  南青凌深吸一口气,转头看着前方,悠悠地说道:“走了,真的走了,我昨天去的时候,那里已经是人去楼空,什么也没有了。”
  魏敏仪仔细观察着他的表情,带着略略的醋意,说道:“你好像很失落啊,我听说她把你当成朋友,那她有没有留下什么字条给你,有没有告诉你她去了什么地方?”
  “她确实给我留了一张字条,不过并没有告诉我她去了哪里。”南青凌没有打算瞒着她,也知道瞒不了。
  “看来她也并不是真正的相信你。”魏敏仪也讽刺他说,“字条呢,能不能让我看看?”
  “扔了,也不知道扔到哪儿了。”
  魏敏仪并不相信,瞪了他一眼,骂道:“骗子。”
  南青凌笑笑,也不辩解,沉默了一会,又问道:“上官闵马上就要去见谢晓琴了,看来这次是见不到了,你的计划要落空了,你以后准备怎么办,是不是要放弃了?”
  魏敏仪摇摇头:“我是不会放弃的,这次见不到面也在我的计划之中,要是他们见面了,说清楚了,我反而失败了。谢晓琴的离开根本就是畏罪潜逃,到时候用不着我们再说什么,上官闵也不得不相信谢晓琴和他父亲的死有关系。剩下的事情就会顺理成章,自然而然,明白了吗?”
  “果然是环环相扣,不留余地,真是狡猾阴险,连我都被你利用了。”
  “不是狡猾,是聪明。”
  南青凌还想说什么,忽然看见魏忠宇向这边走过来,便对魏敏仪示意一下,魏敏仪明白了,也不说话,和南青凌一起站在原地,恭敬地等着他过来。
  魏忠宇走过来,看见两个人站在一起,刚才好像在说什么,觉得奇怪,于是问道:“你们刚才在说什么呢?”
  “我刚才在问师兄安排的怎么样。”魏敏仪回答道。
  魏忠宇于是也看着南青凌。南青凌没有等他询问,就说道:“一切都准备好了,是不是现在就出发?”
  魏忠宇点点头:“你去吧,我们随后就到。记住我刚才跟你说的话,不要留活口,一定要让他们死在你面前。为了以防万一,你可以多带几个人,对方虽然只有两个,可也不能大意。一定要不顾一切,斩草除根。”
  上官闵听了这些话,心里打了一个寒战,但是也没有办法说出来,只能面无表情地说一个“是”,然后迅速地转身离开。
  看到南青凌离开了,魏忠宇又把目光转向了身边的魏敏仪,低声问道:“上官闵怎么样了?”
  “他啊,早就急不可耐了,巴不得现在就见到谢晓琴。”魏敏仪没好气地说道,停了一会,突然问道,“爹爹,你为什么那么着急地对谢晓琴和赵达下手啊?谢一善没有回来,定国珠也没有找到,这个时候杀了他们有什么用,杀了他们,上官闵对我们也就没用了,要是那样,现在就可以杀了他,何必多此一举,让他去见谢晓琴呢?”
  “我也不想这么早就动手,可是我没想到陆信义会突然变卦,说出那样的话。如果我们不答应上官闵的话,只有和他翻脸,强制地把他留在这里。按照我们现在的计划,还不能如此,所以只能先对谢晓琴动手;另一方面,谢一善回来如果看到他的女儿死了,肯定要去找陆信义,到时候他就是自投罗网,我们再用上官闵威胁他,不怕他不肯屈服。”魏忠宇又拿出新的方案。
  “爹爹的办法果然不错。”虽然嘴里尽是赞美之词,可魏敏仪的心里却在嘲笑父亲的愚蠢,干了这么多事情不过是为了一颗定国珠,真是目光短浅。看来等会失望的不仅仅是上官闵,还有魏忠宇,但是她还是决定把自己的计划告诉魏忠宇,不过不是现在,而是回来以后,否则自己以前的一切努力都白费了。“爹爹,陆信义还要去吗?”魏敏仪又问。
  “当然要去,上官闵还要让他带路呢。但是陆明悦还在这里,我不放心,要不你留下来看着她?”
  “我不。”魏敏仪坚决反对道,“我刚才答应了上官闵一会和他一起去,如果他没看见我,肯定会起疑心的;再说,那个陆明悦不是一个容易相处的人,刚开始还可以,自从她知道我们的事情以后,就对我爱搭不理,不怎么和我说话了。父亲其实用不着担心她,陆信义在我们手里,陆明悦一个女流之辈还能做什么。关键是那个刘山历,可是现在看来他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要派几个人看着他就好了。如果你还是不放心,我就让春花过去伺候陆明悦,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