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总裁傲娇妻
总裁傲娇妻 连载中

总裁傲娇妻

来源:夜猫 作者:鱼的眼泪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其它小说 李敏仪 苏夏

欧子扬是可以呼风唤雨的大总裁,却被一个小女人三番两次的戏弄!最可恶的是,自己搭上了一颗真心之后,这个小女人,竟然给逃跑了!展开

《总裁傲娇妻》章节试读:

第48章 开不了口


第48章 开不了口
  苏夏心底不由有些慌乱,同时还有悲伤和一些莫可名状的情绪,以至于想要拒绝他让别人送她去,都一直开不了口。
  从欧子扬的这个别墅到陆敏的家有点远,将近一个小时,他们才抵达了陆敏家的小区楼下。
  这将近一个小时可以说是苏夏过得最漫长的时光,因为期间他俩都一言不发,一直是各自发呆。
  欧子扬并没有开车,显然是知道自己现在的状态开车很容易出事,所以让一名保镖充当了司机。
  他也没有保持距离地坐到副驾驶位,而是与她并肩而坐,虽然没有如以往那样亲密地让她靠着他坐,却还是执拗地紧握着她的手,一直到抵达了陆敏家楼下,她要下车的时候才送了开。
  不过他并没有让她独自上去,而是尾随她下车,亦步亦趋地送她。
  陆敏开门的时候见了他俩不由吓了一跳,缓了缓才扑出来揪住欧子扬又是打又是骂。
  “欧子扬,你这个混蛋还敢送上门来,姐姐今天揍死你!早就知道你不靠谱,现在还真的不靠谱,竟然伤害我的苏夏……”
  欧子扬只是一动不动地站着任她揍,似乎知道她就是做做样子,不会真的往狠里揍。
  苏夏无动于衷地任陆敏闹了会儿,才上前去将她拉住,一脸淡漠地往屋里走。
  “我们进去吧。”
  陆敏于是便冲还是一动不动的欧子扬叫嚣道:“快点从哪里来打哪里去,再来姐姐这里,姐姐揍死你!”
  说罢,就伸手带上门‘啪’的送了他一个闭门羹,不,两个闭门羹,外头一扇铁门,里头一扇木门。
  苏夏将陆敏拉进屋子之后,便自来熟地松了手走到沙发边无力地坐下,并将背靠在沙发背上,仰起脑袋盯着天花板发呆。
  陆敏见状不由蹭过来安慰道:“苏夏,别伤心,姐姐一定会替你教训欧子扬那个混蛋的。”
  苏夏听了于是便语调平平地回答她:“随便吧,陆敏,我已经有些麻木了,其实也不是很难过,毕竟早就知道跟他在一起很难成正果。”
  这话也算是她的实话,想明白之后确实真的不是很难过,想来是因为她潜意识里还知道顾忌肚子里的孩子的感受的缘故。
  妈妈怀孕期间要是坏情绪多的话,生出来的孩子脾气就会不好,所以她的情绪必须时时保持在好状态上。
  陆敏听见她的话脸上却露出一丝惊奇,“苏夏,你好像变得跟以前不太一样了,居然这么想得开?”
  苏夏只是苦涩地扬了扬唇角,“大概是因为即将为人母的缘故吧。”
  因为毛毛躁躁和一根筋拗到底的性格对孩子不好,所以才会不知不觉改变了自己……
  欧子扬回到别墅的时候,别墅还是处在无形的剑拔弩张气氛中,因为有很多眼睛正在暗处盯着他。
  他去见苏夏并不是从别墅出来去的,所以似乎并没有被欧母发现。
  他走进大厅的时候,欧母正拉着彭雅诗的手坐在沙发上聊天,谈的都是孕妇该如何保养的问题。
  “你现在怀了孩子可不能再偷吃蛋糕,蛋糕上的奶油是孕妇忌吃的东西。还有你们年轻人喜欢嚼的口香糖你也不能吃,有薄荷……”
  彭雅诗只是期期艾艾地应着,一副乖巧懂事的样子。
  欧子扬见了却还是止不住心底的烦躁,所以径直就走过去拉彭雅诗上楼。
  “我们谈谈。”
  欧母却不悦地站起身问:“回来就给我们脸色,你这是在哪遭了气?”
  他只好转身低眉顺眼地朝她解释:“妈,没有,我只是有点重要事想跟雅诗商量一下。”
  欧母听了脸色这才好转了下来,缓了缓便放行道:“去吧,快点说完让雅诗下来陪我。”
  “好。”
  得了许可,欧子扬于是便马上扯着彭雅诗上楼去。
  为了不让人涉足他和苏夏的私人领域,所以他还在二楼设了个装潢差不多的备用房,他如今住的就是备用房,所以拖彭雅诗上楼是拖她上的二楼。
  进了房间之后,关上门,他才开门见山地命令彭雅诗:“快点按照计划闹事。”
  彭雅诗闻声却马上露出一脸委屈,“子扬哥,你一天都不想看到我吗?”
  说着眼泪还在眼眶里打着转,就像随时都会哭起来那样。
  欧子扬见状无情的话不由堵在喉咙里,缓了缓才放柔语气晓之以理地道:“再拖下去对你的名声不好,雅诗。”
  彭雅诗的眼泪却还是掉了下来,且还挨了过来,将脑袋贴在他的胸口上,双手并紧紧地攥着他的手臂,就像十分不舍离开这样的生活那样。
  “子扬哥,让我再陪你几天吧,我一定会守约的,真的,好不容易咱们才能过得像情侣一样,就让我把梦做久一点,好不好?”
  欧子扬闻声心不由又融化了些许。
  他虽然很想快点把这个烂摊子收拾了,但苏夏现在一时半会儿也不会搭理他,所以缓了缓他便对彭雅诗说:“最多再给你一个星期。”
  这场闹剧他必须在半个月内解决,只要是彭雅诗吵着嚷着不肯结婚的话,欧母和彭兴国的矛头一定会指向她,而不是指向他,所以苏夏还是会安安全全的。
  彭雅诗闻声马上就破涕为笑地道了声谢:“谢谢子扬哥。”
  欧子扬因此不由想起苏夏声泪俱下质问他的那番话:‘欧子扬,为什么你可以这么残忍?明知道她喜欢你,还给机会她接近你,利用她的感情达到自己的目的?’
  虽然看到过李敏仪给苏夏的那张照片,不过他一直都是信多疑少,压根不信彭雅诗这样一个单纯的女孩会跟李逸森那只狐狸扯上关系。
  何况这些日子屡次试探她,他也不见她露出马脚,所以那张照片大概是李敏仪拿出来骗取功劳的,因为她上次闹完事之后便没再出现,完全就不符合她的死缠烂打个性。
  此时的他要是知道李敏仪其实是信了李逸森的话,躲在暗处看戏一定会气得吐血,不过因为他还不知道李逸森正在操纵着这一切,所以对现在正在发生的事和彭雅诗并没怎么设防。
  苏夏在陆敏家平平静静地度过一晚上之后,冯宝林、林采芝和她弟弟苏翟便不约而同地奔了过来看她。
  似乎是怕她想不开,三人不但带了很多孕妇用品过来,还带了他们的情真意切的安慰,整个上午都是在痛骂欧子扬和安慰她为了自己还有孩子要支撑下去云云。
  苏夏调整一夜后状态本来已经好了很多,经她们七嘴八舌一说,坏情绪不由又泛了滥,陆敏出来让他们一人少说一句之后,她的情绪才稍稍稳定了下来。
  中午吃过饭之后,冯宝林、林采芝才走了,剩下苏翟似乎还想跟她聊聊,陆敏于是便抱着女儿回了房间。
  苏翟一瞬不瞬地凝着她,蕴量了会儿情绪才开口问:“姐,你之后有什么打算?”
  这个问题不由将苏夏问倒,不过并不是因为她没有替自己的将来打算过,而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合适。
  走她是一定会走的,但不是现在,得等李逸森这个潜在的威胁不存在了才走,因为她无法笃定离开亲朋好友的庇护后,他会不会再对她做些什么。
  李逸森得罪欧子扬这么厉害,就算不为她,他也不会放过他,所以她现在养胎之余等的就是欧子扬把他揪出来,哪怕知道欧子扬揪住他之后会趁机再对她施展糖衣炮弹。
  因此思忖一番,她还是如此回答苏翟:“先把孩子生下来再说。”
  苏翟听了不由露出恨铁不成钢表情,缓了缓才发出质问声:“都到这个地步了,姐,你还要给他生孩子么?”
  苏夏见他竟然这么以为,于是便纠正道:“这个孩子是我的,绝对不会给他。”
  十月怀胎,她怎么可能会将孩子给欧子扬。
  何况他本来就不喜欢这个孩子,所以还不如让这个孩子成为她的生存动力,让她不至于在往后的日子里得过且过、浑浑噩噩度日。
  苏翟闻言却痛心地唤了声:“姐……”话到嘴边又遏制,缓了缓才将它吐了出来:“你要是未婚生下孩子,以后人家会怎么看你?你想过爸妈的感受么?之前那些事就够让他们丢脸了,要是让他们知道你傻兮兮地又被人玩弄了一场,还生了个拖油瓶出来……”
  这番话可谓戳心戳肺,所以苏夏没听完便打断道:“大不了我找个人嫁了再回去,只要是个看起来比欧子扬靠谱的人,他又愿意替我隐瞒爸妈的话,爸妈一定会原谅我的。”
  虽然她知道自己的想法有点异想天开,但是有句话不是叫天无绝人之路么?
  所以她相信就算带着孩子择偶机会会变少很多,愿意娶她和爱她的男人也还是会有。
  还有只要澄清了李逸森制造的误会,她的父母也一定会原谅她的年少无知……
  苏翟听了脸上的表情这才放松了些,不过很快又绷紧说:“这样虽然可以,但是这样的男人哪有那么容易找,姐,你还是把这个孩子流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