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青梅竹马两相爱
青梅竹马两相爱 连载中

青梅竹马两相爱

来源:夜猫 作者:颜幽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上官燕琼 其它小说 明宏

上官燕琼同西门明宏从小青梅竹马,他们本来就是天生地设的一双
然而造化弄人,上苍却给予他们一个不可思议的玩笑,原来在上官燕琼生日的宴席上,她遭到了好朋友宇文丽萍的横刀夺爱

上官燕琼哪里知道,宇文丽萍早对西门明宏心仪已久,于是趁生日宴席用计与西门明宏发生了特殊关系,并不幸怀孕

面对爱的变故,上官燕琼与西门明宏相爱有相离,但是时隔多年,他们又再次重逢,那爱的火花也在度复燃
展开

《青梅竹马两相爱》章节试读:

精彩节选

第21章 她没有带孩子


第21章 她没有带孩子
  淡淡的音乐在耳边划过,散发着的淡淡忧伤,很容易就将人的过往给召唤而来,在回忆的画面一幕幕地绽放着的时候,上官燕琼捧起了面前的咖啡杯。
  香浓的咖啡在鼻翼之间飘动,就像是是她的爱情,都已经醇香了,却还是没有办法触及到,只能够在淡淡的忧伤当中没有办法释怀。
  咖啡厅的门口,有淡淡的阳光翩跹不停地让整个世界将美好呈现着,那般的美好,让她的嘴角不由自主地勾勒出了一抹笑容。
  期待着从那个门口走进来的优雅男人,他有着俊朗的脸颊,微笑的时候,会很帅气,说话的温柔充满着蛊惑,总是能够让她很容易的就倾心。
  即使和他在一起的每一个画面都被淡淡的忧伤裹满着,但是她依旧在期待着,在期待着未来他们会越加地美好。
  这样的等待,在淡淡的忧伤当中,就像是没有尽头一般,越来越没有尽头,就越来越让人心烦意乱。
  她重重地喝了口咖啡,咖啡的香浓在唇舌之间乱窜着,淡淡的,让她不由自主地觉得心潮澎湃,如果自己对面的位置坐上了等待的人的话,那种缠绕在空气当中的忧伤是不是就会消失不见了呢?
  她期待着他还能够为她演奏钢琴曲,却在目光痴迷地落在房门口的时候,久久地没有等到他的身影。
  会不会不来了呢?这念头,让她觉得难过,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了面前的咖啡桌上,企图着给他打一个电话。
  却又不想要太过于催促,所以她将手机紧紧地拽紧着,在一瞬间就陷入到了纠结拧的情绪当中。
  抬头目光再一次地落在咖啡厅的门口的时候,这一次她没有失望而归,目光张望而去,很顺利地看到了她所等待的身影。
  就是大脑当中储存的那一张俊朗的脸蛋,就是如记忆力般的那样很容易地就让她倾了心。
  她的眸子亮堂地盯着他,看着他款款地往自己的面前走来,终于等到了,这是一件该开心的事情。
  可是她却没有办法忽略掉,和他手挽着手肩并着肩甚是亲密地走在一起的宇文丽萍。
  他们竟然是一块儿来的,这出乎她的意料,也让她的心在一瞬间咯噔一声狂猛地响亮了起来,在那种很大声的响亮声音当中,她一下子就不知道该要用怎么样的心情来面对了。
  宇文丽萍径直坐在了她的身边,西门明宏坐在她的身边,她的目光很自然地就能够看到他俊朗的脸颊,很想伸出手去,去触及他脸颊上的温暖。
  “知道我们为什么会来了吧?”宇文丽萍的声音冰冷地在耳边滑落,提醒着她,此时此刻的场景有多么地严肃。
  她缓过神来,偏过头,盯着宇文丽萍满脸冰冷的模样,声音淡淡地道:“知道。”
  一开始西门明宏给她打电话,她以为他只是想要确认自己和志文到底是不是父子关系,对于他的这样做法她感觉很生气,所以才没有带志文来。
  而现在她在听到了宇文丽萍冰冷的声音之后,她明白了,这一切都是宇文丽萍逼迫西门明宏的,既然如此,她就更加地不该让他们得逞。
  “那你儿子呢?”宇文丽萍环顾着四周,企图能够找到志文,却在环顾了四周没有看到孩子。
  “我儿子在哪里不用你管,验DNA的事儿我是不会答应的,因为你们没有资格。”她的声音冷冷的,冰冷地在表情着自己的态度。
  这话语惹得宇文丽萍拧起了眉头,但是她并没有大发雷霆,而是将目光往西门明宏的方向张望而去,声音冷冷地问:“这件事情你看着办吧,你已经说过了,事情由你解决。”
  一下子,所有的难题都交给了西门明宏,西门明宏轻轻地点了头,脸色平静看不出悲喜,他的目光亮堂地盯着上官燕琼,有一种温柔在流转。
  只是那温柔好淡好淡,淡的若有似无一般,她觉得自己没有办法确定,那目光当中的温柔到底是不是因为她而存在的。
  “孩子没有抱来对不对?那我们一块儿去看孩子吧,毕竟已经很久没有去看过了。”西门明宏的话语温柔。
  但是在他的温柔话语当中,上官燕琼却不能够选择相信,总是觉得他的这般温柔投射出强大的冰冷,一下子就冰冷地让她没有办法动弹。
  在那种被动的境况当中,她的手心不住地在冒着冷汗,脸色一瞬间就变得苍白了起来。
  她不想要再继续下去,拿上包之后,径直站起身来,声音冷冷的:“不好意思,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事儿,就先走了。”
  话语落下,她没有任何的停留,迈着脚步径直往咖啡厅外走了去,她想象不到西门明宏和宇文丽萍会是怎么样的一种表情。
  反正她是真的没有办法答应他们,西门明宏应该知道这件事情到底是意味着些什么,她一直都在苍白着脸颊,没有办法让自己安静地来思索这一句话。
  电话铃声响亮了起来,是西门明宏的号码,即使知道那是她所爱的男人的号码,但是此时此刻她却没有一点儿的欣喜。
  脸色在苍白当中变得越加地冰冷,她按下通话键,不等对方说一句话语,就冰冷地道:“这件事情,我是不会答应的,所以不要浪费口舌了。”
  她试图用冰冷的话语,将要聊下去的机会给径直掐断,但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并不是她所以为的西门明宏的声音。
  而是宇文丽萍的,泛滥着淡淡冰冷的声音,散发着强大的笑容,只是那笑容听着很邪恶很诡异。
  “你在怕什么?”宇文丽萍的停住她的大笑声音,严肃地问。
  在怕什么?当然是在怕秘密被揭穿,但是对于情敌,她只能够冰冷相待:“我怕什么用不着你管。”
  “我告诉你,我想弄清楚的事情,你是阻止不了我的,说不定我的人已经拿到了我想要的东西了。”宇文丽萍的声音冷冷地灌满了得意。
  她一下子就慌乱了起来,大声地问:“你做了什么,你做了什么?”
  可电话被挂断了,电话里面一片寂静,什么声音也听不到,她缓缓地将手机从耳边移动开,脸色呈现在了一片伤感当中。
  想象着宇文丽萍最后的一句话语,她的心慌乱而灌满了痛楚,一下子就在了强大的不安当中,慌乱地给洛安拨打着电话。
  声音当中灌满了紧张,紧张不已地问:“洛安,你在哪里?”
  她的牙齿不住地在打着颤,生怕一句话语都说不出来,电话那头的洛安声音温柔地问:“我带志文到公园了,怎么了?”
  听到了洛安的话语,她整个绷紧的神经都舒缓了下来,脸颊上扬着一种幸存之后的笑容。
  “没有事儿,没有事儿,你在哪个公园,我马上就回来。”她充满欣喜,宇文丽萍还没有得逞,还没有得逞,就意味着她的所有担心和惧怕都不再有。
  听到洛安说了地址之后,她就马不停蹄地拦车,往公园而去。
  看着她上了车,宇文丽萍的笑容闪耀着邪恶,一旁的西门明宏知道她要做什么,他想要拖延时间,所以道:“我去开车。”
  却在话音落下,还没有来得及迈开脚步的时候,已经被宇文丽萍给拽住了手,她的声音灌满冰冷,冰冷地命令着:“我们打车。”
  话语落下,不等西门明宏反驳,宇文丽萍已经拉着他坐上了出租车,他坐在车里面,只能够期待着前面的那辆车能够赶紧地消失不见。
  却看着那那辆车停在了前面不远处,盯着交通灯的红色,西门明宏不住地在心里面泛滥着失落。
  宇文丽萍则盯着前面的那辆车,欣喜若狂地对西门明宏说:“明宏,你看老天都在帮助我们。”
  宇文丽萍的话语幽幽的,但是听在西门明宏的心里面,却让他觉得哀伤不已,他皱了下眉头,半响不知道要怎么办。
  只能够眼睁睁地看着前面不远处的那辆车,期待着他们所坐的车能够爆胎或者是发生点儿什么小意外。
  很顺利地上官燕琼就找到了洛安,她奔跑着到洛安的面前,伸出手紧紧地将志文抱着,眸子当中灌满了爱怜。
  “怎么了?”看着她一脸的惨白,洛安关切着问。
  上官燕琼正要说话的时候,发现志文撒尿了,尿了她一手,她笑了起来,呵呵的笑声昭示着她是一个幸福的母亲。
  她抱着志文,和洛安道:“我去处理下,马上就过来。”
  话语落下,她迈着脚步往公厕的方向走了去,席间,志文一点儿也没有哭没有闹,安静地在怀抱当中,冲她微笑不停。
  看着志文,她感叹道:“志文,如果你爸爸不能够幸福地跟妈妈在一起幸福地生活的话,你长大了的话,一定要好好爱妈妈哦。”
  她这么多志文说着,志文就那么地对她微笑着,她看着觉得自己很幸福很幸福,期待着志文能够快快长大。
  旁边有一个年轻的母亲,在看到她的时候,赞叹着道:“其实我觉得你很幸福的,孩子很可爱。”
  听着那位母亲的话语,上官燕琼咧开嘴巴,目光往她怀抱当中的孩子温柔地望着,也赞叹则会:“你孩子也很可爱。”
  然后两个本来都以为很可怜的女人,在这样互相赞扬之间,忽然间觉得其实她们是幸福的,所以开心地相视一笑。
  抱着志文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上官燕琼在搜寻着洛安的身影,不远处,她看到了有两抹熟悉的声音,那是西门明宏和宇文丽萍。
  在看到那两抹熟悉的声音的时候,上官燕琼的心冰冷到了极点,她不安地站在公厕外面,久久地不知道要怎么办,整个人都愣怔着。
  刚刚从公厕里出来的那位母亲,话语关切地问:“你怎么了?没事儿吧?”
  关切的声音传入到了耳朵,让她猛然间回头,她的目光落在了那位母亲的怀里,看着她怀抱当中的孩子,脸颊一下子就上扬起了笑容。
  “求你,帮我一个忙好吗?”她的话语很恳切,声音里面灌满了恳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