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岁月不说谎
岁月不说谎 连载中

岁月不说谎

来源:夜猫 作者:吴楠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其它小说 白晴 白晴比

十几年前地那个五月,恰逢江南雨纷飞

梅雨淋湿了全村的上上下下,地里稻花如雪浪般翻滚着,桃子梨子斗士青的,缀着亮晶晶地水珠,那蜘蛛忙着在树枝间布网,快要成熟的枇杷,散发出一阵阵清香

我陪着母亲到亲戚的家里去了回来,收到了一条消息,就是村里的白晴要到深圳去打工,她问我要不要一起去
展开

《岁月不说谎》章节试读:

第40章


第40章
  身为一个男子,他有义务承担这撑起一个家的担子,尽管很苦很累,但这全是应该的,胡曾也是这么想的。
  丹丹和婉还是在这个公司的搞招待的地方,时不时地也会过来找我们玩一下,她俩现在是我们最好朋友。
  渐渐的我居然也跟她俩笑着闹着还学会了他们家乡的方言。
  听别人讲,在结婚之前的所有不好的地方全是觉得可爱,但结婚之后那些都会变成让人没办法去接受的坏脾气,甚至可以说会感到厌恶。
  从来都很爱玩的胡曾夜里竟然向我要钱跑去赌那个桌球,开始我也没有在意,觉得他是拿去买烟去了,所以会给一些零用的。
  但后来,胡曾找我要钱的时候却使我很奇怪:“我昨天好像已经给你给了的呀?”
  “我用已经完了嘛,再拿些出来给我啦。”胡曾斜着眼,那张脸上显然是一副有些怪怪的样子。
  我把工资条拿出来给他瞧,上面很清楚的白纸黑字,那是我俩唯一的生活来源。
  要撑起这个小小的家,还要存钱买房子,别人有喜事还要送红包等等还有好多需要用钱的地方。
  他拿过薪水单子瞄了瞄,有些犹豫,然后就不再说话了。
  就在那天,我这里的一百多块钱不见了,压根就不用去想那钱去了哪里,我很生气,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任有眼泪疯狂的流出。
  并未争吵,并未质问,只是用沉默代替所有的气愤。
  胡曾晓得自已哪里错了,却仍然不想承认错误更不用说对不起了,我也没有深究,但在内心失望的感觉在逐渐的疯长。
  这样一直在徘徊跟无奈之中度过每一天,很快边迎来了那年的年底,那是我俩结婚过后的第一个传统的节日。
  在年底倒数第二天,我都还在公司工作,而胡曾貌似在等着跟我去商店买些过年要用的东西。
  工作室里边大多数人都回去老家那边过年了,留在这里的几个人里面除去我和老秦,就只剩下杨经理和另外的两个人了。
  工作上的事情其实也不多,都不怎么忙,但是也不可以随便的离开工作室。
  不能跟家人一同过的春节一点都没趣,我感觉不到一点点春节的气氛,周围有的只是冷寂跟惨淡。
  办公室的人从总务处拿到过年这三天的伙食加餐票,是免费发的,留在这里的人都有。
  这对我来说,这样就能省下一些吃饭的钱了,再加上我以财务处工作员的职位,食堂打饭的人都会给我多打一点像样的伙食,这足够使我和胡曾大吃一次还可疑暂时缓和一下思念家乡的苦楚。
  这个地方是不允许放爆竹的,怕引起火灾,因此在这么空的这么大的公司里面,除了我们这几个很少的留在这里的人之外,就再找不着过年的的气息了,而代表吉祥的爆竹声也是只有从不知道的远处飘过来。
  下了班之后我回到住的地方,胡曾不在家里,应该是去丹丹那里了,爱玩的小子,难道他不知道今天是个什么日子么?
  不管怎样,总是要买点食物回来吃,再怎么样今天也是大年三十!
  以前我眼里的那个天真可爱但老实的小子如今有些使我感到失望,都不知道怎么来经营我们的这个小家,还完全忘了他自已现在的身份又不是以前一个人自由快活的单身男青年了,现在是一个娶了妻子的大男人了,是一个家庭的顶梁柱啊!
  脑海里想了许多,眼泪就自然的落了下来,转了身,气愤的返回去二楼的工作室了,把门给反锁掉。
  大概过了三十分钟后,听见有人来敲门,猜想肯定是胡曾没看到我着就找过来了,可是心里还是很气愤,就不想给他开门。
  敲门的声音响了两三分钟过后,就没了声响。
  这人真是,明晓得我在这里面的,怎么就这样走了啊?也不晓得拿出点行动来让我感动感动。
  鼻子一酸,就更加的难过泪流满面了。
  我趴在桌子上面,控制不了自己的大声哭了起来,我难过至极,想到了家里的爸妈,想到了上了年纪地祖父,还想到了我在读书的两个妹妹跟小弟,想到了家里所有的一切……
  匆忙脚步的声音扰乱我所有的思想,我下意识觉得不可以叫人瞄到我这落魄的样子,赶紧停下哭泣的声音,拿出一点卫生纸把脸上的眼泪擦干净。
  “哎哟,真是在这儿呀?”是老秦的说话声!
  “我说啦,我找完了整个公司,就只有这儿没有进去的!还好现在总算是找着了!”胡曾一身轻松。
  我低着脑袋不想看他,假装阅读资料。
  “走啊,吃饭去啊,小军约好咱们到他寝室一起去吃饭的……”胡曾过来拉着我走。
  到小军那儿吃饭啊?我不想去!感觉见面了,总是都少有点尴尬的!
  我没有理睬胡曾,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你真不去啊?那我就先过去了呀!你就自已一个人到食堂里吃饭去吧!”胡曾像没事人一样的转过身就准备走。
  老秦看这情形有些不对劲,赶紧前去拉住胡曾。
  “你说你是怎么回事啊?明明晓得媳妇生气了,还在这火上加火的?是不愿意好好生活了还是怎样?”老秦大声的狠狠的说了胡曾,这样不懂事天真可笑的人,我当初怎么就没有看出来呢,还嫁给这样的人了?
  知道事情赶过来的丹丹和婉也都劝慰我:“静婷呀,你也不要跟他计较,胡曾本来就是很细心的男子,他也没有故意的惹你这样的,只不过还没有换到现在做丈夫的位置觉得自己还是之前的自由身呢!”
  怎么也不愿意在这么喜庆的时间中让自已的心情这样的不好,但是委屈与难受却使我的心里没办法安静下来,不过冷静过后也还是原谅了这个年轻的家伙,看在年轻不懂事更看在他是要陪我过一生的人,暂时就不跟他计较这!
  照着家里边的那风俗习惯,传统的节日中是不是吉利与和谐就代表着在下一年是不是会好运,因袭就算是有多么的气愤与抱怨都会被深深的手起来,使节日的喜庆给下一年带来好的运气。
  但我与胡曾,居然会在大过年的时间里互相斗气,不知道这会带给我什么样不好的运气?
  大概命运是真的跟我开这样一个很大地玩笑,第二年的第三个月,我居然还经历了次死里逃生的劫难,莫非应验了之前的那些预兆?
  过完年之后,经过朋友的介绍,胡曾终于找着一个事做,就在这边一个五金的公司跑一些业务,一个月的工资是八百多,另外还有一些**是按照业绩来提的成。
  我好不容易能够松下这口气了,也不仅仅是由于手上比较紧,还觉得一个大男子长时间没有事情没有工作就会变成一个没有上进心,不积极的无用之人,那是多么的不好!
  胡曾也很高兴,他开心的跟我说这个事的时候,很自信的要干出一点大事业的样子,为自个争口气。
  开年第二个月的这里天气慢慢的变得暖和起来,有时会有一点寒风飘过,也只是北方的天气是非常冷的,不过生来就怕温度低的我一直爱在晚上紧紧的依偎着这个热血朝天的男子怀中,感受他的温暖跟爱。
  “媳妇,我要离开了,你要怎么吃饭呀?”他弯着身体,背朝向我,脸部朝向窗户的那一边。
  这人,一直都改不掉一个人睡的那个习惯,就算是面对他的老婆,他都还是觉得尴尬。
  我把身体移了移,手也抱着他的腰部。
  “没事,我到公司餐厅吃就好了啊,还不麻烦。”也不是我不会弄饭,就是觉得有些麻烦,而加上他离开之后,剩下我独自一人拿着饭盒,白白增加了些许的寂寞。
  “这样吧,又不是很远,我天天到晚上下班之后回这里,能够给你弄晚餐。”胡曾拍了下我抱着他腰的手说道。
  他有时确实是挺好玩的,也还是懂得心疼自己媳妇的,我舒坦的用脸蹭了蹭胡曾的颈部。
  “呵呵,不要!好痒啊……”那小子往床边上移了一些,头也像乌龟般迅速的缩到一起。
  我有些不喜欢他的这样,于是就挠他的痒痒,之后转过头,把背朝向他。
  整个晚上都没有说话。
  每天早上,胡曾在我还睡得很沉的时候就偷偷的爬起来了,之后定好闹铃,三四分钟之后就关上门走了,等到再想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下班的时候了,一个疲惫的面庞与两个欣喜的眸子,这能使我感觉到所谓的家的温暖与依靠。
  这个星期天,胡曾公司要加班了,不过下午能够提前时间下班。
  所以,我只能一个人独到菜市场买回来很多的菜跟水果,我要使胡曾感到惊喜。
  由于我没买手机,所以我也不晓得他到底几时可以回来。
  瞄瞄时见,再望望外面快要下山的太阳,那红红地天空在一点点的变浓变暗,夜晚即将到来。
  胡曾是时候要回来了,我把事先准备好的东西倒入锅里翻炒,一旁早就弄好的浓郁的鸡汤还热气腾腾的冒着气……
  已经六点一刻了,小小的闹钟一直在不停的转动着,但是我家这男的却还没有回来,大概已经在路上了吧。
  “媳妇!”门被推开时,傍晚的太阳正刚好剩下最后一缕光。
  一瞄小桌子上面罢满了我特意为她做的饭菜,胡曾傻了好久。
  他一直觉得我不会弄饭的,觉得我就是一只只会等他回来喂食物的猪!
  我瞄见了他面容上面现出来的惊喜跟怀疑,也看见他眼里的那一丝感动……
  推着胡曾坐到椅子上面,我拿出碗先给他装一碗鸡汤,香喷喷的味道诱惑住这个劳累了一整天的男人,他一下子喝完了这一大碗爱心鸡汤!
  我忽然觉得其实自已还是够幸福快乐的!安静的望着自己深爱的男人沉浸在自已特意打造的爱与温情里面,任由浓郁的温情环绕在这个不大的房子里面,这样温馨这样和谐的画面……
  差不多就在我十分享受的时候,有个声音从楼下的阳台上传到我耳朵里!
  “胡曾!胡曾!”竟是小军在叫!
  胡曾跟我同一时间听到有人喊,停下了手上的事情,安静了一会。
  “媳妇,好像是小军在叫我名字?”胡曾站起来走到窗子边上。
  我没有说话,低着闹嗲吃饭,但是筷子弄了好久都未弄一粒米饭进嘴里。
  小军结婚过后这半年以来,想到那天夜里发生的那件事情和他在婚庆宴上胡曾的一些反常的举动全关系到小军,这使他在我眼里的形象更加的不好了。
  好不容易我和胡曾星期天可以在一块吃下饭,谁晓得他这是闹哪一出?
  大概是小军在下面叫胡曾下去,我也没有听见他俩说的话,只看到胡曾放下碗跟筷子有些急的样子向说道:“媳妇,小军找我像是有事吧,我下去一下马上回来啊。”
  还没等到我说话,胡曾就跑出去了。
  很不愉快的呆在寝室里,对于小军的这个举动,我在脑海里想了好多种原因。
  “是不是故意搅合我和胡曾一起的甜蜜啊?”
  “莫非有什么事想请胡曾帮忙什么的?”
  “他不会是利用老实的胡曾去帮他干什么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事情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