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此生为你
此生为你 连载中

此生为你

来源:夜猫 作者:金海豚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其它小说 安静 韩越

天真的夏满满在升入大学后,心性大发,四处介绍对象给许然
在相亲的路上,许然意外遇到暗恋对象韩异
两人相逢却无语话苍凉,只因韩异身旁还站着他的女友
之后,许然回忆起那段黯淡的暗恋
展开

《此生为你》章节试读:

第52章 真相3


第52章 真相3
  身处其中,总是难以察觉时间走的有多快。等到蓦然回首,才发觉是我们走远了。
  之前,就听说韩家出事了。虽然有韩妈妈顶着公司,但她一个女人始终能力有限。韩异自然也是在学校公司两处奔波。这样一来,在娱乐报倒是经常看到韩异的身影。但我们两在学校,几乎没什么交集。不见也罢,这样谁也不会尴尬。
  大三的生活,不一样了,许若楠也脱离苦海,来哈弗大学就读大一了。
  大三,就这样开始了。
  萧子寒似乎对我很有兴趣,还是穷追不舍的。没办法,我还是单身,没有充分的理由拒绝他,让他死心。
  萧子寒依旧不紧不慢的时不时的找我出来,今天他说去看电影。我思量着好久没去了,于是就答应了。
  “嗨,子寒。”我率先跟他打招呼。
  “咦,换了发型耶。连我都快认不出了。”然后又上下打量我以后吐出两字:“美女!”
  我看看自己的发型,是不同了。染了头浅巧克力颜色的头发,然后把头发烫成**浪,就这样而已了,简简单单的。毕竟新学期新形象,不想再看以前那个几百年不变的发型了。于是就换发型了。
  “行了吧你,少臭美。”我瞪了他一眼。
  “我说的是事实嘛。对了,你想看什么电影?我去买票。”萧子寒投来征询的目光。
  我伸了伸手指,“就这部电影吧。”我指着《泰坦尼克号》说。
  “好,我去买票,你在这等我。”说完,就一溜烟的跑去买票了。
  我傻站着很是无聊,就去买了一大桶爆米花,和两瓶汽水。
  等萧子寒买好票,远远的看到我就在笑。
  我没好气的瞪他:“笑什么笑。”
  他依旧捧着肚子笑,“没有,看你这样子,很像卖爆米花的。”然后就从上到下,又从下到上的打量我。
  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后把爆米花往他怀里放,就大步往前走。
  萧子寒则在不满的叫着我的名字,我听得烦了,回头看他。
  结果不看还好,一看,脸上都笑开了花。
  我指着他大笑,“你真像卖爆米花的。”
  他嗔怪道:“还好意思说,还不是你害的。”
  “行了行了,我来抱。”然后就接过他手里的爆米花,说:“快去验票,我要进去看了。”
  验好票,我们找到位置就坐下来了。
  啃了好一会爆米花,电影才开始。
  电影才放了开头,我就毫无免疫力的睡着了。
  到最后还是萧子寒把我摇醒了,“醒醒,醒醒,我们要走了。”
  我揉揉眼睛,“我还没看完电影,走什么啊?”说着就一脸迷茫的看着他。
  萧子寒立马在我头上爆了一个爆栗,“看什么看,都放完了。”
  我再次揉揉眼睛,看看屏幕,吃惊的说:“看完了?我还没看到youjumpijump那里呢。”
  “走了,再不走要被人赶走了。”萧子寒连忙把我拉出电影院。
  我不满的抱怨他:“我睡着了你干嘛不叫我啊。”
  萧子寒好笑似的看着我:“万一我叫醒你,你又骂我吵到你怎么办?”
  “你!”我咬牙切齿的说出这个字就说不出下文了。
  这个萧子寒脸皮比夏满满还要厚三分,论诡辩夏满满也要让他三分。嘴皮子上耍功夫,我连夏满满都对付不了,更何况他?只好愤愤不平的跺了跺脚,走开了。
  对付他最好的办法当然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俗话说得好:眼不见,心不烦嘛。我自然遵循这个理。
  刚走了没几步,就听见萧子寒扯着喉咙在喊我。再喊下去,全广场的人都要听见了。
  我不耐烦的停下脚步瞪了他一眼,然后继续往前走。
  走着走着,突然被一个老人拉住。
  老人语重心长的说道:“小姑娘啊,跟男朋友吵架了吧?爷爷告诉你啊,爷爷年轻时候也是经常跟我老伴吵架,可是吵完之后,又非常后悔。直到前段日子老伴走了,我才发现,有个人吵架也是幸福啊。小姑娘要珍惜啊。”
  我听了,若有所悟的点点头,完全忘了要辩解“我跟男朋友”吵架的事。
  只好尴尬的笑了笑,“老爷爷,谢谢你,我知道怎么做了。”
  老爷爷这才喜上眉梢的笑了笑,然后迈着年迈的身躯走了。
  我就在原地一直看着老爷爷的背影,直至他的背影淹没在人群中。
  “看什么呢?”萧子寒突然窜出来。
  “干嘛啊你,像个鬼那样突然窜出来。”我没好气的把他乱骂一通。
  “看你看得那么入神,我就大发慈悲,把你的魂召回来呗。你咧,反而不感谢我还乱骂人。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听听,他诡辩起来那是无人能及。
  我狠狠的掐他手臂,鄙夷的看着他:“就你还充当好人?”然后从上到下,从下到上的打量他,嫌弃的说了句:“你要是好人,天下都太平了!”
  他捂着被我掐红的地方,还在那嗷嗷大叫。
  “哎哎哎!你怎么把我说的像是威胁世界和平的恐怖分子似的。”他不服的叫了句。
  我打了个响指,得意的说:“恭喜你回答正确,我内心正是这个意思。”
  然后抬起脚步就走,他也不甘落后,马上追上来,笑嘻嘻的说:“那我回答正确,有没有奖励?”
  我不耐烦的挥挥手,“没有没有没有。”
  他还是死皮赖脸的缠着我说:“没有奖励你还好意思说我回答正确。”
  我回头瞪他一眼,大叫道:“萧子寒!”
  他还不怕死的把手搭在我肩上,嬉皮笑脸的说:“怎么,是不是想通了?打算拿什么奖励我啊?”
  我立马重重的打他放在我肩上的那只猪爪,嫌弃的弹到离他一米之外的地方,狠狠的说:“见过厚脸皮的没见过你这么厚脸皮的!”
  谁知道有个卖花的小孩子扯住我的衣服说:“姐姐,打人是不对的。”
  这孩子,一开口就让我难堪,弄得我面红耳赤的。
  “听到没,还是人家小孩子懂事。”萧子寒又嬉皮笑脸的说着。
  还没等我反驳,小孩子就扯住萧子寒地裤脚。萧子寒很识相的蹲下去跟她讲话,还捏捏她的脸蛋说:“小妹妹你还想说什么呀?”
  小妹妹很天真的说:“大哥哥,你买束花给姐姐吧,这样她就不会打你了。”
  她这一番稚嫩的话,把我们两个大人都逗笑了。都说小孩子的世界单纯,果然不差。
  “行,哥哥买。”然后又站起来问我:“你想要多少花?”
  我笑里藏刀的说:“既然你这么问了那我就不客气了。”
  “不用跟我客气。”萧子寒也一脸微笑的说。
  “那就买全部吧。”我含笑看着他。其实买那么多花只是想帮衬小妹妹而已,至于要怎么处理这些花,那就是萧子寒地事了。我在心里偷笑着,这次还不让你大出血。
  他也不躲不闪,说了句好。然后就告诉小妹妹要买她的全部花,谁知小妹妹听了以后一溜烟的跑了。
  我们在这等了一阵子,小女孩才跑了回来,指了指后面的队伍说:“哥哥,我全部的花都在那了。”
  我和萧子寒吃惊的看了看后面的队伍。
  天呐,那队伍,浩浩荡荡的整整四五十号人,每人推着一车子的花。这么多的花,都可以开花店了。
  我看萧子寒地笑容都已经僵硬了,趁机说道:“哎。你不会是想溜之大吉吧?”
  他苦着脸看我,说:“才没有。”
  我拍了一下他肩膀,“那你干嘛表情那么不情愿啊。是不是付不起钱啊?”后面那句话是调侃他的,他要是付不起这点小钱,他都不用混了。
  他耸耸肩,无奈道:“我只是在想:1.这么多花,要怎么送到你家。2.这么多花,你要怎么处置。就是这些了。”
  我意气风发的说:“这简单。1.你可以叫他们帮忙送。2.这么多花,当然是你处置了,关我什么事?”然后我就挑眉看他,看他怎么应付。
  “你!什么叫关你什么事,明明是你说要买全部花的。”
  “话不能这么说,是你先问我要买多少的。”然后我就得意的看着他的表情。
  “你!行,你行!”他从牙缝里咬出这几个字。我更是得意洋洋的笑着。
  “先生,您的花到齐了。”来人鞠了鞠躬,彬彬有礼。
  “好,多少钱?”萧子寒望了望如长龙般长的队伍。
  然后那个人拿起挂在脖子上的算盘,飞快的拨着算珠,好一会儿才说:“先生,总共是5205元,请问您是付现金还是刷卡呢?”
  我跟萧子寒都一脸惊讶,然后不约而同的说:“街头买花还能刷卡?今天算是见识了。”可是付款的方式如此先进,他算账的时候,为什么还要拿个算盘?我满脑子的问号。
  萧子寒手一挥,爽快的说:“走,送到我家去。我身上没那么多现金,到家再付款。”
  然后这队伍就浩浩荡荡的跟在我们后面走着,街上的人个个都一脸诧异的看着我和萧子寒,萧子寒倒是一路上得意洋洋的笑着。
  第一次有这么多人跟着,很是不习惯,尴尬的跟萧子寒说:“子寒,我能不能先闪?这么多人跟着怪怪的。”
  正想撒腿跑的时候,萧子寒把我拽了回来:“想跑?没那么容易。”然后一脸坏笑的看着我:“这祸,也有一半是你的功劳,我怎么好意思独食呢?”
  我只得尴尬的笑笑,不情愿的被他拉着走。
  花队浩浩荡荡的穿过几条街,才到了他家门口。
  他一个电话打过去,全部佣人就过来把花搬回去了。然后卡一刷,钱就付了,他可是眼眨都不眨的就付了钱。
  付完钱他死命拉着我进他家。
  我有点不好意思,讪讪的问:“你父母在呢,我怎么好意思打扰。”
  他自顾自的把我拉进去,说:“他们都不在这,你不用担心。就算他们回来了,就说你是送花的就行了。”说着,又在那嬉皮笑脸了。
  我瞪他一眼,准备发火,他赶紧过来熄火:“行了行了,不逗你玩了,他们是真的不在家,而且最近一个月都不会回来。现在,你看看这些花怎么处置。”
  其实我也知道他父母工作忙,肯定不会在家的,自然也没有跟他真生气。
  “你可以摆在你家花园啊,阳台啊,卧室啊,卫生间啊,厨房啊,浴室啊,客厅啊,每个角落都摆上不就行了。”我满不在乎的胡乱说了一通。
  “卫生间就算了,等会花都熏臭了。厨房也免了,等会花都熏臭了。至于别的,就按你说的做吧。”
  然后他就把管家模样的人叫来,一一吩咐。
  见他处置好这些花,我也就放心了。
  “累死了,我先回去了啊。”
  “你不多待会?”他问道。
  “不了不了,下次吧。”我向他挥挥手。
  “我开车送你吧,看你也走不动了。”说着就拉我去车库取车。
  我也懒得拒绝就随他了,反正折腾了一下午确实累了。
  走之前特意看了一眼花园的花,想着:你们要在萧家受罪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