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极品男人
极品男人 连载中

极品男人

来源:夜猫 作者:独行侠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其它小说 瞿殷锋 骆雨芃显然

忘了是怎么开始也许就是对你一种感觉
忽然间发现自己已深深爱上你真的很简单
爱的地暗天黑都已无所谓
是是非非无法抉择
没有后悔为爱日夜去跟随
那个疯狂的人是我喔~
ILoVEyoU无法不爱着你BaBy说你也爱我
ILoVEyoU永远不愿意BaBy失去你
不可能更快乐只要能在一起做什么都可以
虽然世界变个不停用最真诚的心让爱变的简单
ILoVEyoU我一直在这里一直在爱你
ILoVEyoU(yESIDo)
永远都不放弃这爱的权利
如果你还有一些困惑ohNo请贴着我的心倾听
听我说着爱你(yESIDo)我爱你
是的,爱上了心目中的完美男人,爱真的很简单
展开

《极品男人》章节试读:

第40章临时打工


第40章临时打工
  “那个雨芃从今天起的一个月,魏劭墉要我过去他道场帮忙一个月。”他小心翼翼说着编织过的谎言,心里正心虚着会被看破。
  “喔,他有什么事非忙到要来这里租人呢?”骆雨芃不动声色地慢慢套招,她早就怀疑他们两个在搞什么鬼。
  尤其以逛街那天来说,不知道他接了谁的电话后,脸色有点不太自然,直到最近才逐渐恢复正常,她应该快找到她要的答案了。
  “呃??雨芃朋友有难互相帮忙是应该的,就因为快接近暑假这几天来道场习武锻链身体的人变多了,阿墉他一直忙不过来,所以只好要求我帮这个忙。”他说的一副脸不红气不喘的。
  “是这样吗?那我不就也可以过去帮忙啰。”她倒要仔细听听他要编多长的谎言来骗她。
  反正这笔帐,以后有得算了。
  “那点小事不用太麻烦你了,何况都是一些粗活,怕你们女人会做不来,而芃芃你不是还有公司的事要忙吗?”他连忙摇手说不,天啊!谎言他可是越说越心慌,看样子她好像开始起疑了。
  “那好吧,你就去帮忙,竟然这样你还不如直接住在阿墉的道场里好了,以免来回奔波劳累,这样不是更好吗?”她回以他一抹笑颜,说起来像似好意,其实是要惩罚他的不诚恳。
  “啊什么!?”这下子骑虎难下了,该死的谎言害死了他。
  这不就摆明了往后一个月不能见到亲亲雨芃,要他窝在男人窝里,妈的!久了不生病也奇怪。
  可恶!瞿殷锋阿现在情况也不容许你说一个不了。
  唉!若雨芃知道真相后不知道会有什么反应,不过他敢肯定一点是一定不会放他好过的。
  芃芃,原谅我这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的。
  “就这样说定了,我会先把你一个月的薪水扣起来,你就好好在阿墉那打杂吧。”她说完用眼神暗示他可以滚人了。
  从他口中找不到答案,她不会找另一个人下手吗?兄妹联合起来骗她,好阿。
  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他露出哀怨的眼神,认命地去整理东西好离开这个伤心地了。
  呜???连亲亲芃芃都不帮他,他是个可怜的男人。
  在魏氏道馆门口,正中午大太阳底下站着一位手撑白色洋伞的贵妇,而她正后方的中年男子用睥睨的眼神看着一切,脸上维持着他刚毅的一面。
  “老公,是这里没错吧!?我有没有记错阿。”徐荷美仔细看着手中拿着的纸条,照女儿所写的住址就是这里阿,她的儿子就在这里面工作的。
  瞿殷杰没回答老婆的话,不动声色地继续观察,锋儿会在道馆做打杂的工作!?他连听都没听过,别以为他人在遥远的美国就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天晓得他在台湾早就透过某征信社暗中打听他的一举一动,一有情报马上FAX过去给他知道。
  这样就想把他给骗过去,他不像他老妈那么心太软。
  儿子在玩什么把戏,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呢?孙悟空是逃不出如来佛的手掌的。
  瞿殷杰缓缓推开道场大门,马上用锐利的眼神横扫过道场四周。
  “请问两位贵客上门来有何贵事呢?”魏劭墉驱前向两位打声招呼,想必他们应该是锋哥唯恐避之不及的父母吧。
  “把瞿殷锋那小子给我叫出来。”瞿殷杰用颇具威严的口吻命令着魏劭墉。
  “老公这里是别人家的地盘,我们来这不好大呼小叫的,那个小兄弟不用麻烦,你只要告诉我们锋儿在哪工作,我们去看他一下下就好了,不会打扰到你做事的。”徐荷美连忙推推身旁的老公,要他稍微克制一下自己的脾气,别走到哪都用那张严肃的脸对人,可会把人给吓坏的。
  “他在这条路直走到底左转的房间整理道场,那麻烦请两位脱鞋再上来。”锋哥打从来他道馆那一天起,每每都用哀怨的眼神看他,活似他像一只被遗弃的猫那样可怜,开口闭口都说着雨芃不要他了,而打杂完毕不是拖他去喝酒买醉,再者拉他去狂飙车,难道只要男人碰触到爱情就会变成那样吗?
  他不懂,不过想来也快了,现在他只攀上冰山的一角,距离征服顶点还有得拼。
  快步疾走赶着看许久未见的儿,不知道他变得怎样了,不知道他这些年来有吃得饱睡得好吗?不知道他有没有日渐消瘦了,太多的不知道迫使徐荷美把老公抛在后头赶忙去见锋儿。
  “锋儿。”
  “老妈,你怎么来了。”妈是他以往的避风港,打从小开始他就对爸存在着一种恐惧,或许是他那刚毅不阿的脸,或许是爸那与生俱来的威严,他从不懂着如何表达自己的情绪想法给老爸知道。
  每当父子之间的关系降到冰点,彼此眼中跋扈的状态越演越烈,妈总是一而再地当我们沟通的桥梁,一方好言劝说爸放下身段,一方则要他收敛一下脾气,这也是为何两颗炸弹始终能在家和平相处不会引爆的原因。
  “来看你阿,你让妈抱一下。”她伸手抱了抱想念已久的儿,看来他还过的不错,这样她就放心多了。
  “你爸也来看你了。”她拉了拉杵在门口丝毫不动的那个木头人。
  “爸。”这场戏他要好好演下去,不过就怕被一向精明的老爸给拆穿。
  “你在这里做打杂的!?”瞿殷杰眼里摆着不信两个字眼。
  “是的,在这段期间我刚好认识了阿墉,他看我一个人流落街头没工作,于是介绍我来这里做事。”在老妈面前把自己说的越可怜越好,这样就会受到妈的同情了。
  “锋儿这些日子你真的受苦了。”妈把他的身子搂得更紧。
  看吧!苦肉计这招屡试不爽,连三国时代的黄盖都比不过他了。
  “真的是这样?”瞿殷杰略带怀疑地直视着瞿殷锋,别以为他可以装做什么都不知道,这小子别以为装傻就可以瞒的过他。
  流落街头!?怎么征信社调查却显示曾在某个菜市场看到他跟阿桑们讨价还价。
  没工作!?那为何他银行存折的钱一个月比一个月多。
  这小子在搞什么鬼他难道会不清楚吗?
  肯定又是莉莉在背后通风报信的,不然他的谎言也不会如此的完美。
  不过这年头全球受到经济不景气的影响,有哪来的一个月十万的工作阿。
  他该不会当真败坏瞿家门风跑去当那不三不四的午夜牛郎吧。
  若是这样,他非打死这个孽子不可。
  或者是他被人包养!?
  去当那该死的见不得光的小白脸,然后屈服在贵妇身边做些败坏门风有辱祖先的事。
  瞿殷杰越想越火大,他要搞清楚整个来龙去脉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