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八夫临门不算多
八夫临门不算多 连载中

八夫临门不算多

来源:夜猫 作者:君怀乱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其它小说 陈扬 陈放

  天外天是神仙乐土,你能想到的东西,这里一样不缺全都有,不用修炼风花雪月照做神仙

  这里是男人世界,他们为所欲为,可以不把女人当人看;这里也有女尊至上的YY,再酷再帅的美男也只能为妾为妃

  独特的视角描写,小白的搞笑无厘头,结合正剧的合理逻辑,带你分别去体会每个男女主的无奈,阴差阳错中啼笑皆非,情节暧昧却点到即止

  男人可从中品味,女人为何爱恨有加,解读女人的微妙心语,细腻的心里描写让你更懂女人

  女人可从中感受,被众多极品美男包围,究竟是痛苦还是艳福,保证YY之余个个都形象鲜明,让你又恨又爱到不行

  究竟是否真如本人所言,来吧,请你入坑鉴定!
展开

《八夫临门不算多》章节试读:

第53章 江山美女劫


第53章 江山美女劫
  “是,我等差点坏了陛下的大事,请陛下惩罚降罪额!”
  我听见下边的群臣齐声山呼赞扬他,同时也将了尘嚣行一军,给自己找个台阶下,一句话就两全其美的,把自己撇清摘干净了,这马屁拍得够水平。
  “可郁闷的是,就算我们明知是个圈套,还要乖乖的去跳,不然没办法救回他两位呀?”
  尘嚣行不理会他们的糖衣炮弹,自顾摇头苦恼道:“你们有什么好办法,不妨各抒己见,朕不想拿自己的皇后去和他们交换,可也不能置他们不顾。”
  “嚣行哥哥……”我好感激的依偎他泪光闪烁,他也含笑伸手摸摸我脸搂紧,小声说:“嚣行哥哥是为了你、才做这个国王的,没有你我还做个什么劲?”
  “嚣行哥哥,想儿好爱你哦!”我含泪看他,仰脸在他脸颊上印上一吻,许诺说:“想儿要爱你生生世世、一辈子不够的!”
  “好,好”他捏捏我鼻子,溺爱的嘻声笑:“我今后的生生世世、都卖给你了,我就只要想儿你一个。”
  “奇怪了,按说女儿国的圣冠在我们皇后身上,他们就没有能够制得住宰相的人,斩浪将军也就罢了,可我一直没弄懂,宰相大人他为什么会失陷在女儿国?”
  我这才发现四妃,不知何时也悄悄出现在大殿中,开口说这话的是妖姬麒麟,
  说话时还一手捏腮,妖冶的摆出一副美女亮相姿态,做作的弄出一副凝神沉思的样子,浑身上下透着股逗人谐趣的邪魅之气。
  我心中暗笑,真不愧是妖精同门啊,和安然那家伙真有一拼,不过他缺少安然身上那份闪亮,还有那份促狭得张扬逗趣的粗犷气质。
  换句话说就是,安然比他幽默漂亮,比他多点男人气概,比他善于搞笑活跃气氛。
  “也许人不愿意回来,故意想留在女儿国等某人回去捏?”
  鬼妾可能是还在于尘嚣行记仇,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开口了。
  “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最不济也能给自己儿子,争取到一个机会啊、是不是?”
  说着,她还有意无意的瞄了东晓一眼。
  尘嚣行怒目瞪过去,还没开口就看见东晓盛怒的冲锋,忍无可忍的爆了粗口。
  “Y的,老子受够你了!”
  说话间,东晓早已飞身近前拳脚相向,竟是丝毫不留情的一味抢攻,招招要命不留情。
  本来东晓的心情就不咋好,自己父亲不知何因失陷女儿国,东晓非常清楚他与女儿国兵马元帅,玉玲珑的母亲曾经是宿敌,如玉玲珑记仇发难,自己父亲就真性命堪忧了。
  所以思虑再三的东晓,此时真有点急了,就算他们的父子感情有点奇怪,可毕竟血浓于水父子连心啊,情急之下就向鬼妾发难了。
  别人也许没办法要他日东楼的命,但同是圣环主人的金步摇,和步惊尘却是有这个能力的,何况是两个人联手?
  所以他日东楼才会阴沟里翻船,栽在了女儿国。
  面对东晓的突然发难拳脚相向,鬼妾也不是易于的主,试问她一个曾经横行鬼蜮的公主,怎么会轻易屈服于他人的**?
  话说她当初,在鬼蜮的日子是何等的风光,可以说是足够的张扬跋扈,烧杀抢掠她无一不干,除了她那个唯一的亲哥哥,她父亲鬼王都拿她没辙。
  所以我们的鬼蜮王子子风,在他邂逅花想衣决定和她相守相爱时,也阴谋把她卖给了尘嚣行,不然她会把鬼蜮闹翻事小,连累他父亲罢官丢命倒是真有可能。
  冤孽的是她,居然会对尘嚣行一见钟情,做了他的妃子后,已经自觉收敛了很多。
  可惜尘嚣行对她没一丝感情,有的只是厌烦和利用,害她整天憋着一肚子窝囊气无处发泄,此时也被东晓挑起她压抑内心的憋屈,爆炸开来真要和他拼命。
  她呵呵诡笑看东晓,一个鬼影飘渺就躲过了东晓的致命一击,一双纤细白嫩的玉手翻起时,骤然变成一双白骨粼粼的鬼爪,带起数道幽幽绿光,恶狠狠抓向东晓。
  “玩命,鬼妾誓言奉陪到底,嘻嘻嘻……”
  东晓千年的修行,自然也不是白练的,飞身避开她擎出一把红光闪闪的长剑,热浪翻涌中剑气如虹,把鬼妾的身影罩在其中。
  鬼妾出身冥府,属性阴寒见不得极阳的功法,见状有点吃惊的施展鬼蜮独门身法,幻化出万千幻影围绕他飘忽闪动,用幻觉迷惑东晓,伺机给他致命一击。
  东晓冷笑喝声‘变’,只见他手中长剑,竟也化出万千幻影,一剑一个的对准目标追逐不放,好一个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东晓……”我此时已经看出,鬼妾可能不是东晓的对手,急忙起身制止他说:“住手,我有话说!”
  鬼妾虽然对我不怎么友善,但她是子风的妹妹,说什么我也得照顾她一下不是?
  尘嚣行不悦的瞪我看,猜测他可能明白了我的心思。
  我一怔心虚的转脸,看见东晓已经闻声撤退,闪身飞到我身边,收起长剑看我问。
  “什么事,想儿你说?”
  “哦,没有!”我尴尬的看他,偷眼看尘嚣行一眼后,看东晓说:“只是一句玩笑话,不要太当真了,你们这么反目玩命,要陛下怎么办?”
  “伤了你们哪个,恐怕他都不好交代啊!”完了拍拍他,叮嘱说:“大局为重,不要让陛下难做明白吗?”
  我看见尘嚣行听完我的话,这才看我摇头不已,我知道他开心满意,就已经够了。
  东晓却很不高兴的盯我一眼,一声不吭的赌气把脸扭开,人也走开一点。
  “好了,主意没一个,打架你们倒是挺积极的!?”尘嚣行过来拥我而立,指他们怒道:“都给我醒目点,不要尽添乱,再有下次决不轻饶!”
  他说完转看下边的臣子问:“怎么样,你们有没什么好主意,有的话都给我说出来。”
  “以臣看此事,就像陛下您刚才说的,就算明明知道山有虎,恐怕我们也得偏向虎山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