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恩怨情仇录
恩怨情仇录 连载中

恩怨情仇录

来源:夜猫 作者:羊依青草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其它小说 抖音小说 李涯

“恨?这些年我已无恨
对于你,我已没什么了,现在,我最想的,就想看着你死
看着你在我眼前如当年的芳菲一样,慢慢的倒下,慢慢的死去,慢慢的流尽血,看着你想乞求却说不出话来,看着你变的苍老的脸庞,看着你痛苦的呻吟,看着你……去死!”无尽的红……漫天遍野,映照的天也红了,地也红了,天地间所有的空隙都成了无尽的红色……展开

《恩怨情仇录》章节试读:

第45章  我该怎么办


第45章  我该怎么办
  李涯被天涯子点了穴位,一点也动不了,而且哑穴一点,连话也说不出来了,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师父一步步出门去了,李涯心中万分着急,但是却没有办法。
  李涯好不容易等着穴道解了,他就像疯了一样,直接跑了出来,可是,哪里还有天涯子呢?
  “师父……”李涯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次是很不放心天涯子去,但是,他也知道,师父既然不要自己掺和此事,那就一定不会要自己去的,所以,师父点了自己的穴道,义无反顾的走了,那么自己现在该怎么办呢?
  西门晓羽走了,师父也走了,李涯突然发现自己就像一个被丢弃的孩子,没有人要了。
  看着漫天的白云飘飘,为什么自己的心情却是如此沉重呢?难道,这次一定会出什么事吗?
  “师父啊,你这次可是太为难涯儿了啊。到底涯儿要怎么办呢?听你的话,不去找你,可是,涯儿放心不下啊,不听你的话,去找你,可是你又在什么地方呢?师父啊,师父……”李涯的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只知道,自己真的对师父无奈了,虽然无奈了,可是,却又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了。
  天涯子走前让李涯去找西门晓羽,李涯现在满心都是师父,自己现在也分不清楚了,到底是去找西门晓羽,还是去找天涯子呢?
  李涯从来不知道一个人要做选择会这么难。但是,李涯毕竟是李涯,他想了想突然就发现了这里边的奇怪之处,师父去找吴靖王爷,那么,吴靖王爷又在什么地方呢?
  想到这,李涯突然想到前几天天涯子好像接到了一封飞鸽传书,这封飞鸽传书,
  师父一直不让自己看,他想一定是吴靖王爷这边的,因为除了吴靖王爷的书信来往,师父不让自己看以外,其他的人,师父是从来不会要求的,所以,一定要找到那封信。
  李涯翻遍了天涯子书房所有的地方,竟然没有找到,他想,天涯子一定是藏起来了,那么多的书信往来,到底天涯子会放在什么地方呢?
  有些泄了气的李涯郁闷的不得了,他不知道师父到底在和吴靖王爷做着什么样的交易,连自己也不让知道,以前自己没有过多的过问过此事,可是,李涯突然好恨自己,一点也不知道去关心一下师父的。现在怎么办呢?吴靖王爷向来没有人知道他在那,师父也曾经说过,吴靖王爷就像是只狡猾的狐狸,每次见面都是换一个地方,也不嫌累的慌。
  “涯儿,如果有一天师父不在了,你不要来找师父,因为师父不会让你找到的。密室中都是为师这些年来对于医学上的总结,为师知道你最喜欢悬壶济世,所以就留给你了……”突然间,李涯似乎想起多年前的一天师父莫名其妙的告诉了自己这样一番话,只是,那次师父回来了,他受了很重的伤,回来之后养了很久才好。
  “密室,对,密室,师父一定会把那些东西放在密室的。”李涯就像找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高兴的忙奔进密室。
  这里是几个时辰前他和天涯子为了躲避那几个人的追杀而在这里躲藏,可是现在师父走了。就只留下自己一个人,真的是好无可奈何啊。
  也许是李涯倒霉吧,还是没有找到,李涯郁闷的叹了口气,心想:那好吧,我不找了,我现在就去找师父,不管天涯海角,我一定可以找到的。
  想到这,李涯直接转身便要走出去,突然就在他转身的那一瞬间,李涯的眼角看到了一页纸,李涯忙冲上前去拾了起来,却又笑道:“哈哈,哈哈,太好了,原来师父也是要去‘飞鹰堡’的,好,既然吴靖王爷也会在哪里,那么师父也一定回去,怪不得师父一直让我去找羽儿呢,太好了。”
  李涯此时的兴奋应该是无以言表的,现在的李涯真的是觉得自己不但可以去见师父,也可以见到西门晓羽了,那么不管这件事情要怎么样发展,那么自己只要能和师父和西门晓羽在一起,就什么也不用担心了。
  而西门晓羽在回到了“飞鹰堡”之后,已经好几天了,苏河也没有来见她,苏飞鹰也没有来见她,西门晓羽不知道苏河和苏飞鹰到底在做什么,而她也似乎已经被软禁在了房间里,苏飞鹰排了丫头一直在房间看着她,就是睡觉也一直看着她,不让她离开她们的视线,西门晓羽本来想把这些丫头全都赶走,可是,最后想了想也就没有去,丫头都是被苏飞鹰父子逼过来的,不然,每天都不睡觉就这样看着她,谁愿意啊,苏飞鹰父子到底在等什么,西门晓羽猜不透,但是,西门晓羽知道他苏飞鹰父子一定有阴谋。
  所以西门晓羽对丫头道:“你们去告诉苏飞鹰,或者是苏河,我要见他们。”
  “西门姑娘有事吗?还是奴婢伺候的不好啊?”听说西门晓羽要见苏河或者是苏飞鹰,丫鬟还以为是自己伺候的不好呢。
  “和你们没有关系,我现在要见苏飞鹰和苏河,因为我和他们之间还有许多事情没有了接呢。”西门晓羽却道:“所以,麻烦你们去禀报一下吧。”
  丫鬟还在那里犹豫。西门晓羽却道:“你们还是快去吧,我不想因为我的某些过激的举动让你们不好过,因为我也曾经有一个好姐妹,她也是丫鬟。”
  听着西门晓羽这样说了,这几个丫鬟便忙道:“好吧,西门姑娘你可千万不要乱来啊,我们马上去通禀。”
  “恩,请尽快吧。”西门晓羽点了点头道。
  丫鬟们急忙派人去禀告苏河,听说西门晓羽要见自己,苏河挥了挥手让丫鬟先出去。
  看着丫鬟走了出去,苏河却冷笑着自言自语的道:“哈哈,西门晓羽,我就知道你等不及了,看来,我必须要做出一个决定,否则,这件事情再这么下去,恐怕,不好交代啊。所以,鹰儿,爹可都是为了你好啊。自古以来,女人就是一件衣裳,去了旧的,会有更多的新的,如果你一味的纠缠在旧的衣裳中,那么你可怎么成大事呢?爹要帮你做一个决定。”
  苏河到底要帮苏飞鹰做一个什么样的决定呢?
  薛异,已经在“飞鹰堡”住的快要疯了,他现在就想要回去,可是,王爷交给他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呢,这些日子以来,薛异发现,这要撬开一个人的嘴,没那么容易,尤其是撬开一个不怕死,不怕疼,不要命的人的嘴那是更加的不容易啊。
  这不正坐在桌前想着要怎么样撬开一个不怕死的人的嘴,苏河就像幽灵一样的走了进来。
  “薛总管还在生气吗?哈哈,为那样的畜牲不值啊。”苏河笑道。
  “畜牲?哈哈,哎呀苏堡主还真的是会形容啊,我想了很久都没有想到这个词啊,好,真是好啊!”薛异一听苏河这样说着,突然冷笑着道。
  苏河也发现这一话自己怎么把自己也给装了进去,是啊!如果西门天辰是畜牲,那么自己当年居然还和一个畜牲结拜,这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可是,西门天辰真的是畜牲吗?应该是吧苏河迷茫了。但是苏河知道自己现在不能迷茫,西门天辰必须是畜牲,不是也是,所以不能对他有什么愧疚之情,否则,自己将陷入万劫不复之地了。
  所以苏河却也笑道:“是啊,这个词我也想了很久很久,终于是想了出来,现在啊,我就想当年我还是太过善良,就这样被西门天辰给骗了。”
  “额……”听着苏河的话,薛异直接不会说了,这,这世上还有比苏河更加不要脸的人吗?居然说这样的违心话连脸都不红啊真的是,哎呀,薛异觉得自己是比不了苏河了,不过,说实话,要不是为了王爷的大业,他薛异才不会和苏河这样的人说呢。
  想到这,薛异道:“苏堡主,你来找我有事吗?”
  “当然有事了,薛总管,咱们可以实行那个计划了。”苏河笑道。
  “那丫头等不及了?”薛异道。
  “是,等不及了,所以现在我们可以赶紧实行了。”苏河点了点头道。
  “好啊。我等了这么久,自然也是要看看这一出戏怎么个唱法,现在可以了。”薛异也冷笑着。
  “那我马上去准备。”苏河看薛异很开心了,心中也是冷冷一笑,苏河的性格太冷,太寡情,所以,他对于薛异对自己的冷漠,苏河从来都不会说什么,但是苏河却会记在心里,他只不过是在等一个机会,一个大好机会,然后就会将这个薛异给除去。
  苏河走出了薛异的房间便对总管道:“去,请西门晓羽姑娘来我书房。”
  “是,堡主。”总管忙应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