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穿越之毒妃倾城
穿越之毒妃倾城 连载中

穿越之毒妃倾城

来源:夜猫 作者:羚羊快跑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其它小说 抖音小说 苏小郎

一次意外皇甫冷雪穿越了,她不禁苦笑,无法想象,这样的事情竟然发生在她身上

树欲静而风不止,原本只想过着平平静静的生活,奈何天公不作美,给他的人生投下一个又一个炸弹
心如止水还是心沉其中?
权力之间的争斗,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为什么她还要被卷入其中,在漩涡之中被绕的团团转?
这是男尊女卑的世界,但是她不为命运低头

在她身上到底发生了多少精彩的故事?展开

《穿越之毒妃倾城》章节试读:

第25章 不晓得


第25章 不晓得
  临近午时,皇上赐宴如意殿,玉楼和百官都一起参加。闭月城虽是西南蛮邦,却颇懂礼节,山黛成熟稳重,应答得当。皇上与山黛谈了一些国家的事,问及山黛的病情,山黛回说已经大好,只是为她治病的那位神医执意要走,没挽留下。
  皇上笑道:“他本来就是个奇人,朕都留他不住,便随他去吧。”
  宴会中有歌舞助兴,一曲舞罢,山黛举杯敬酒。
  “臣代表闭月城子民祝皇上凤体康健,福泽万年。”
  皇上笑着举杯饮下,忽然问道:“城主此来怎没有带着二城主,朕听说二城主武功高强,有勇有谋,很想与她结交。”
  “承蒙皇上抬爱,臣离开闭月城,便留下了臣妹打理政务,因此没能拜见皇上。”
  皇上笑道:“哦,是么?前几日我听说,城中一个烟花之地有人大闹一场,那人穿着你闭月城的服饰,样貌据说很像二城主。”
  山黛惊讶道:“竟有此事?臣妹此刻正在千里之外,绝不可能出现在国都,但那人既是我闭月城中人,竟闹出此事以污圣听,臣实在惭愧。”
  皇上笑笑没再说什么,皇甫冷雪心里可是嘀咕了几句,原来皇上这么快就知道了,真是什么事都瞒不住,不过她也有托词,不必害怕。
  宴会之上,皇上交代嬷嬷拟旨,封卫王为和妃,三日后迎娶。百官皆举杯祝贺。
  只见吏部侍郎袁嘉忽然站起来说道:“微臣斗胆,今日趁百官恭贺皇上大喜,想借此向皇上讨些喜庆。”
  “你说。”
  “微臣福薄,膝下唯有一女,想要一子却多年不得所愿,近日与一晚辈颇为投缘,意欲收为义子,微臣窃想,若有皇上金口玉言代为牵连,那便是微臣的无上之喜了!”
  皇上笑道:“既然你都说了是来讨喜,朕又如何不帮你的忙,说吧,是哪一家的公子?”
  “是绿衣公主府上的云岚云侍子。”
  皇甫冷雪大吃一惊,怎么会是云岚?
  还没有来得及想,只见皇上面朝她笑道:“薇儿,你这个鬼灵精,皇姊终究还是拗不过你。罢了,朕也听闻他原是好人家的公子,你既为他这样费尽心思,皇姊如何不成全你。”
  皇甫冷雪听得不明白,这事她全不知情,怎么又是她费尽心思?她费尽心思要云岚做别人的义子干什么?
  皇上转头对袁嘉道:“就依你,朕这就拟旨,钦赐云岚为你的义子,将来说出去也体面些,你看可好?”
  袁嘉喜笑颜开,连忙叩谢。
  皇上又对皇甫冷雪道:“这下可如你所愿了?他有了吏部侍郎之子的名分,册为正妃便名正言顺,你的阴谋已得逞了!”
  皇甫冷雪这才明白,云岚身份低微,又出身青楼,自然是不可能做公主正妃的,此刻有了这样的身份,那便理所应当了。但云岚整天在府里,怎会认识袁嘉,袁嘉也从来没有跟她提过这事,她这样自作主张,一定是为了巴结她这个公主。不过这马屁真是拍的极好,皇甫冷雪想通之后,也忍不住要眉开眼笑了。
  皇上又道:“薇儿,皇姊虽然偏心于你,想为你赐婚,但近日边关战事吃紧,等你玉楼皇姊得胜归来,朕再为你操办婚事。”
  皇上能够答应,皇甫冷雪已经喜不自禁,迟一点当然也没关系,于是赶忙谢恩。
  宴会结束之后百官告退,皇上赏赐了许多东西给卫王,嘱咐他这几日不要太劳累,卫王谢过便下去偏殿等候。皇上把皇甫冷雪单独留下来。
  “薇儿,你在外吃了这么多苦,皇姊知道你有意云侍子,但苦于他身份卑贱,你叫袁嘉这样请求正是时候。”
  皇甫冷雪其实什么都不知道,只好答:“是。”
  “你也是将要大婚的人了,不该去的地方便少去吧。”
  “皇姊,我……”
  “别想狡辩,春色楼的事是怎么回事?”
  “皇姊你都知道了?”
  “堂堂公主,去那样的地方,不让天下笑话?”
  皇甫冷雪忙道:“我本是去救人的!就是给山黛看病的云烟公子!”
  “哦?有这样的事?他怎么了,为何要你去救?”
  “还不是山黛的那个妹妹,看上了他,硬要强娶,他才躲起来的。后来山悦大闹春色楼,皇姊你也知道了!方才山黛在骗你,那晚的人就是山悦!”
  皇上微微一笑,没说话。
  “皇姊,当日在场的还有几个成国的奸细,他们知道云烟公子医术高明,想强抢他去。”
  “真有成国的奸细?你如何知道?”
  “当日是云烟告诉我的。”
  “云烟公子现在何处?”
  “我本想留他在府中,谁知他不想留在国都,已悄悄地走了。”
  “那你说说那些人的样貌,朕叫人去查。”
  皇甫冷雪便描述了那几人的样貌,并说还有一名同党中了毒,一定跑不远。皇上便立刻差人去查,那中毒的人找到,但早已死了,其他的人不见踪影,不过这是后话,便不提了。
  “这几日和亲婚礼是最重要的事,薇儿你一定要仔细把事办好,不要叫皇姊失望。”
  皇甫冷雪答应了,皇上这才叫她告退,把山黛和卫王送回去。
  刚出宫门,就看见袁嘉等在道旁,见皇甫冷雪出来连忙迎了上来。
  “吏部侍郎袁嘉参见公主。”
  皇甫冷雪笑道:“不必多礼了,以后说不定我还要叫你一声义母。”
  “公主请恕微臣先斩后奏,不过微臣想,这样公主或许更惊喜。”
  “不错,你做的很好,本宫要好好感谢你才是,但我这几日忙,等婚礼过了再去府上拜谢。”
  “公主太客气了,公主不嫌弃微臣愚笨才好。”
  “本宫还有事,不便多说,袁大人请自便吧。”
  袁嘉恭送皇甫冷雪上了马车,对身边的人说道:“回去之后赶快准备礼物送到公主府上,还有知府那里,我要好好谢谢他出的这个主意。”
  皇甫冷雪在马车上琢磨着这件事,虽然袁嘉看起来趋炎附势,动了小聪明,但这事对双方都有利,尤其是解决了她的难题,袁嘉这个算盘打的确实不错。
  “方言总管,你派人回府去,打点些东西送到袁嘉府上。”
  回到凉安园,礼部几个官员来找她汇报大婚之礼的事,到了晚膳时分又要陪宴,一直忙到天黑才得空休息。
  方言不改来汇报她交代的事,说礼物已经送去,并且府中也收到了袁嘉送来的东西,给云侍子的尤其多。
  凉安园在城西南,公主府在皇城东南,这一路来回并不经过,两天了也不知云岚过得怎么样。想必也对这突如其来的事觉得惊讶,不过他那么聪明的人,一定一想就明白了。
  虽然方言不改一再自陈心意,让皇甫冷雪觉得怪怪的,但他两次舍命救自己,又处处为她着想,这样忠心的人,皇甫冷雪还是有什么话都愿意跟他说的。等他说完别的,皇甫冷雪就先问了“凤鸣散”的事。
  方言不改沉吟了半晌,才到:“凤鸣散,是子衿国之所以为女子为尊的原因。”
  “什么?”
  方言不改低声道:“这药其实是,子衿国当年建国时,安宁公主所制。女子服下之后劲力大增,而男子服下则会柔弱如成国的女子,如此男女颠倒,才有了如今的子衿国。男子身上有守宫砂,也是因为此药的缘故。”
  “每个人都要服这种药?”
  “不,药效会通过母亲传给孩子,因此只要是子衿国子民便都会这样,而不是子衿国的人,就需要服药来达到。”
  “怪不得皇上会给卫王凤鸣散,那什么‘最后一次’,是什么意思?”
  “凤鸣散需分五次服下,那男子若是处子,身上便会出现守宫砂,如不是,服下后守宫砂的样子,就跟破身后一样,变得很淡。”
  “原来是分五次,想必前四次皇上早就赐给他们了,今日卫王服最后一次回来,公公说了句‘一切顺利’,想必他是没有问题的。”
  “皇上娶妃,自然要谨慎。咱们子衿国开国二百多年来,对血统极其重视,民间私藏非子衿国民者,一律诛九族。但饶是如此,仍有许多成国人假扮混入我国,他们用朱砂点在身上,样子虽很像,但画上去的总是一洗就掉,一眼就可以看出破绽。”
  “他们不能也服药么?”
  “凤鸣散如此重要,当然不能随意流传,如今只有宫中才有。再说,成国人若服了药,就失去了生育能力,再回国去便无法立足,他们怎会甘心?”
  “听你的口气,这凤鸣散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方言不改慌忙跪下:“凤鸣散是国之根本,奴才不敢乱说!此生既为子衿国子民,世世代代继承血统,怎敢有二心?”
  “快起来,我没有别的意思,你也别多想。不过这守宫砂也挺有意思的,不光人人都有,而且位置也不一样。云岚的在腋下,柳白在胸前,你的……”
  皇甫冷雪想起他曾举起手来给她瞧。
  “是不是在手心?给我瞧瞧!”
  方言不改尴尬道:“那日公主不是看过了么?确实在手心。”
  皇甫冷雪嘿嘿一笑:“你害羞什么?不让看就算了。不过话说回来,你那天给我看守宫砂是什么意思?”
  “我,我那时也许已经神志不清了……”
  “哦?我还以为你是遗憾到死也没有嫁人呢……放心,将来一定为你寻一个好女子,也算报答你对我拼命保护之恩。”
  “公主说这话折煞奴才了!奴才保护公主是应该的,奴才不愿嫁人……”
  “你看吧,跟你说着说着,又犯规了。一犯了说‘奴才’两个字的约定,二犯了说‘不嫁人’的约定,该怎么处罚你?”
  “公主,公主快别拿我开玩笑了,要是没有什么事,我先下去了。”
  方言不改脸色尴尬至极,忙行了礼告退,接着暖儿进来,手里端着一碗汤。
  “公主,云侍子差人送来了安神汤,说是您这几日忙碌,叫您喝了早些休息。”
  “难为他还想着我。”
  “公主在外,自然多的是人惦记。”
  皇甫冷雪笑着喝下安神汤,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第二日开始忙婚礼的各种礼节,因为前些日子替郁水和冷秋办过婚礼,皇甫冷雪对这些过程还算了解,不至于完全不晓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