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曾在岁月中相遇
曾在岁月中相遇 连载中

曾在岁月中相遇

来源:夜猫 作者:落枝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丁俊 其它小说 抖音小说

小宇在拍第二部电影的时候,簌簌准备做小宇所拍电影的投资人,他也没想到导演竟然是当年的王策,为了能让小宇做主角,簌簌告诉他小宇是他的儿子,可是没想到这番谈话被邓落听到了
前不久,他找到簌簌,让簌簌必须阻止小宇和林簌簌在一起,不然他把这件事情公布出去,让簌簌和小宇没有活路,簌簌为了小宇,不惜以断绝母子关系来阻止他们,可是簌簌们想到这两个孩子这么傻,要一起去死
展开

《曾在岁月中相遇》章节试读:

第45章 发烧了


第45章 发烧了
  簌簌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
  簌簌起床,洗漱好,也特意的打扮了一下自己。刘峰正坐在沙发上抽着烟,他面前的桌子上的烟灰缸里有数不清的烟头。
  他看到簌簌,把手中的烟捻灭在了烟灰缸中。簌簌走到他对面的沙发坐下,伸手拿起桌上的打火机,又从烟盒中抽出一直烟点燃。
  “公司对我怎么安排的?”簌簌问。
  簌簌深吸一口烟,然后吐出了一串长长的烟雾。
  “公司要你这一段时间先销声匿迹。”他说。
  “早就想到了,这段时间我也给公司挣了不少钱了吧,他们培养我的费用,也早就还清了吧。”
  “是。”
  他端起桌上的一杯红酒一饮而尽。
  “没有其他办法了吗?”簌簌惆怅的看着他问道。
  “我无能为力了,毕竟算是慕容良宇一手把你捧到现在的地位的,他现在在戒毒所,你也应该对这件事情表现出痛心的样子。”
  “痛心,呵呵!你们现在谁能感同身受我的心情。”
  簌簌把桌上的东西一下子全打翻在地上。
  “慕容良宇是簌簌的男朋友,簌簌们有过那么多美好的日子,现在他在戒毒所,他的名声垮了,吸毒,嫖娼这些事情让他没有了翻身的余地了,不知道有多少人现在在幸灾乐祸,这一切现在要簌簌一个人承受着。”簌簌咆哮道。
  “没有愿意这些事情的发生,可是现在既然发生了就要去面对。”刘峰一脸怒气的说道。
  “面对,你告诉簌簌怎么面对?簌簌现在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了是吗?公司说想让簌簌销声匿迹一段时间,言下之意难道不是说以后任由簌簌的自生自灭了吗?簌簌不是傻子,簌簌都知道。”
  刘峰看着簌簌,一句话不说。
  他的电话铃声打破了僵持的局面,他拿出手机接了电话,走向了院子里。
  簌簌坐在沙发上,觉得很冷,身体不停的发抖。
  “你昨天代言的那个洗发露的广告商来的电话,说广告不必继续拍下去了。”
  簌簌还是不停的发着抖。
  “簌簌,你的脸怎么这么红?”
  他伸手摸簌簌的额头。
  “你发烧了?快去医院。”他说。
  “我不想去。”
  “那我打电话给李医生,让他来家里来,你先去休息。”
  簌簌点点头,就上楼去了。
  李医生拿出体温表,给簌簌量了一**温。
  “三十八度五,应该是昨晚受凉了,打一针吃点药就没事了。”李医生说。
  李医生给簌簌打针的时候,簌簌回想起了自己小时候打针的情景。
  簌簌那时大概已经六岁了,因为晚上没有盖好被子,发烧了,妈妈打电话让医生来给簌簌打针,簌簌那个时候最怕打针了,因为觉得特别的疼,打针的时候,簌簌很闹,妈妈都是手脚并用的按住簌簌,让医生给簌簌打针,有的时候会哭的脸发紫。
  簌簌只要生病就能见到妈妈,所以后来簌簌故意经常不盖被子,让自己受凉发烧。再后来妈妈就发现簌簌是故意让自己生病的,所以即使簌簌生病,妈妈也不回来了,让保姆带着簌簌去看病。簌簌觉得很失望,觉得即使自己病死,妈妈也不会回来看簌簌一眼了,所以簌簌就不再傻傻的虐待自己了。
  为什么今天的针打在身上一点也不疼呢?又或许是跟心灵的伤痛相比,肉体的伤痛不值一提。
  簌簌觉得很累,很累,吃过药就沉沉入睡。
  簌簌再睁开眼看到的是美和春,春和美在空无一物的房子里随心所欲的来回飞着,簌簌知道簌簌是在梦中,每当簌簌觉得无路可走的时候,簌簌就会看到他们,只是有的时候觉得可以看得清她们,有的时候却只是一个模糊的影子。
  “姐姐,林簌簌醒了。”
  美穿着白色长裙,轻盈的落在簌簌身边。这个时候簌簌才发现原来簌簌是躺在地上的。
  “你们告诉我,你们是我幻想出来的,还是真的存在?”
  “这重要吗?”美用温柔的声音说道。
  “对我来说很重要。”簌簌说。
  “不,这不重要,就当我是你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结果好了。”美说。
  “这次来找我什么事情?”簌簌站起来看着美说。
  “林簌簌,打起精神来,你失去多少,将来还会得到多少,只是形式有所不同罢了。”
  “呵呵!是吗?我什么我只看到了我失去的,却看不到我得到了什么呢?”簌簌冷笑着说道。
  “林簌簌,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这些是我现在能告诉你的。”
  “簌簌姐,你要好好的,我们交给你的任务你可还没有完成哦。”春眨着大大的眼睛对簌簌说道。
  “任务?帮程海寻找幸福?可是现在我已经是自身难保了。”
  “簌簌姐,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春说。
  簌簌知道这是一个梦,可是就是醒不过来。
  有人拉住了簌簌的手,簌簌抬头一看是爸爸,他似乎比以前英俊了。
  “爸爸,我们要去哪?”簌簌问他。
  簌簌发现簌簌现在的样子是自己十几岁的时候,手很小声音也很稚嫩。
  “我们去看你妈妈呀?”
  “你怎么知道我妈妈在哪?”
  “我知道的,有人告诉我了。”
  “是谁?”
  “这是个秘密,我们只要穿过这条小巷子,就能见到你妈妈了,她在巷子的那头,等着我们。”爸爸说。
  簌簌往爸爸手指所指的方向看去,整条巷子被烟雾弥漫着,两边倒塌的房屋若隐若现,有好多的人在那条巷子里走着。
  “爸爸,这条巷子看起来好吓人,簌簌们不去了好吗?”簌簌乞求着爸爸。
  “你难道不想要妈妈了吗?簌簌乖,跟在爸爸后边就好了。”
  簌簌心有不安的点点头,爸爸拉着簌簌的小手微笑的向前走去。
  走到一半路的时候,有个熟悉的脸出现在我和爸爸的面前,是祝飞。
  “爸爸,他是坏人。”簌簌小声的对爸爸说。
  “簌簌,他不是坏人,是爸爸的好朋友。”爸爸蹲下对簌簌说。
  “不,他就是坏人。”
  簌簌很害怕,跑到了离爸爸一米远的后边看着爸爸和祝飞。
  “簌簌,不要怕,没事,过来吧。”爸爸背对着祝飞对簌簌说道。
  簌簌摇摇头,突然簌簌看到祝飞的嘴变得特别特别的大,把爸爸的头一下子吞了进去,等到祝飞的嘴再张开的时候,爸爸的头就变成了骷髅,祝飞的嘴里还吐出了爸爸的内脏。簌簌害怕极了,开始向前跑。
  所有人看到这一幕,都张皇失措,祝飞就在后边追我们,他用同样的方法杀了很多人,然后过来追簌簌,簌簌脚下一滑,祝飞追上了簌簌。
  “簌簌,簌簌。”程海的声音唤醒了簌簌。
  “我,我还活着吗?”簌簌睁开疲惫的双眼问程海。
  “簌簌,刚刚听到你在屋里哭,所以进来看看,你是做噩梦了吧?”
  簌簌坐起来,紧紧的抱住了程海。
  “我梦到我爸爸死了,我也死了。”
  程海轻拍着簌簌的后背。
  “不要怕,只是一个梦,梦和现实都是相反的,说明你爸爸一切安好,不要害怕了。”
  这个时候簌簌才感觉到自己身上都是汗水,程海摸摸簌簌的额头。
  “应该已经退烧了。”他说。
  “恩,应该吧。”簌簌说。
  过了好久,簌簌才从梦境了里的情绪里恢复过来。
  “你怎么来了?”簌簌问他。
  “刘峰给我打电话说你病了,情绪也不稳定,所以我来看看。”他说。
  “现在几点了?”簌簌问他。
  “已经晚上十点了。”
  “我已经睡了这么久了吗?”簌簌自言自语道。
  佣人端来一碗粥,程海接了过去。
  “饿了吧,我喂你。”他说。
  “不用,我自己来。”簌簌说。
  刚吃了两口,簌簌实在是吃不下了。
  “我不想吃了,觉得累了。”簌簌说。
  “好,那你好好睡吧。”程海说。
  他把饭端着,为簌簌轻轻关上了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