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残忍总裁:嗜血妻子别冲动
残忍总裁:嗜血妻子别冲动 连载中

残忍总裁:嗜血妻子别冲动

来源:夜猫 作者:纳兰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其它小说 卢泰 柳月儿

展牧风发现柳亨盗用公款,却害死了柳亨

为了弥补柳亨的女儿柳月儿,他不惜用一生做堵住娶柳月儿为妻

可是怎么知道在不知不觉当中竟然爱上了柳月儿,当他发现的时候已经不可自拔

柳月儿万万没想到深爱的男人竟然是杀害父亲的凶手,更加没有料到在这个时候竟然会怀孕

这是天意还是上天对自己的惩罚,自己怎么对得起九泉之下的父亲?展开

《残忍总裁:嗜血妻子别冲动》章节试读:

第41章 被绑架


第41章 被绑架
  “展牧风!”
  “卢泰?”展牧风听到声音转过头来竟然看到闯入自己办公室不请自来的男人。“你来这里做什麽?是想向我挑衅的吗?”
  “展牧风,我今天你来这里不是跟你磨嘴皮子。柳月儿是不是来过这里?”
  “柳月儿?”展牧风的脸色顿时一变,他三两步走到卢泰的面前,嗓音低沉的问道。“柳月儿不是应该在医院吗?你爲什麽跑来找我?到底柳月儿怎么了?”
  “她没来找你?”柳月儿没有过来?
  展牧风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你的意思是说柳月儿不见了,你以为柳月儿来找我,所以才跑到我这里来的,她是吗?”
  “是!”卢泰沉着气,既然柳月儿没在你这里,自己也没有必要留在这里。“既然柳月儿不在这里,那我只能去别的地方找。不过有句话我还是要对你说的,如果柳月儿来找你,请你通知我,毕竟现在我才是柳月儿的男朋友,我不希望我的女朋友和她的前夫有过多的纠缠。”
  展牧风听到他的话怒气攻心,一拳朝着卢泰狠狠的挥了过去。“卢泰,你真该死!你怎么还敢以柳月儿男朋友的身份自居,你如果真是柳月儿的男朋友,就不应该把她弄丢。如果你现在真是柳月儿的男朋友就应该好好的照顾她,而不是找不到人之后跑到我这里来兴师问罪。”
  “那你呢?你现在以什么身份来指着我?”卢泰用舌头顶了顶口腔肉壁,“展牧风,别忘记你现在的身份,你是有女朋友的人,你没有任何资来指责我。”
  说完这番话之后,卢泰立刻专设哪里这里。
  展牧风脸色变得异常的难看,他跟着卢泰走出办公室,完全忘记今天要去医院接朱姝华出院。
  陈信看到走出办公室的总裁,马上冲上去阻止他离开。“总裁,你不能离开!您忘记了吗?等会儿还要去医院接朱姝华出院。”
  “你去办这件事情,就告诉朱姝华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处理。处理完事情就会亲自到朱家去看她!”展牧风命令的话刚刚说完,手上的手机便响了起来。展牧风停下脚步将手机拿出来却看到手机上显示的是一组陌生的电话号码,“喂!”
  “展牧风是吗?你心爱的女人在我们的手中,如果不想你心爱的女人有事情发生,就马上准备三千万。”
  “什么?你们绑架了柳月儿?”展牧风听到他们的话立马想到刚才卢泰来这里的目的。“说,是不是你们绑架了柳月儿?”
  “没错!”手机那头突然传来冷笑嚣张的声音。“柳月儿在我们手中,如果你还想柳月儿活着回到你的身边,就在两个小时之内准备好五千万,否则就她就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你们如果敢伤她一根汗毛,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你们……”
  展牧风愤怒的话还没说完,手机那头就传来嘟嘟嘟挂断通话的声音。
  陈信看到总裁接了这通电话脸色就变得异常难看,而且刚辞啊总裁对电话那头的人所说的话自己更加确定事情很严重,也很糟糕。
  “总裁,柳月儿是不是发生了什麽意外?”
  展牧风收起电话,暗沉复杂的目光落到陈信的脸上。“刚才是绑匪打来的电话,他们说他们绑架了柳月儿,要我马上准备三千万,否则就会撕票。”
  “什麽?”陈信震惊的瞪大了双眼,“柳月儿被绑架了?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付给绑匪赎金吗?”
  “现在我必须去银行一趟,在最快的时间之内让银行的人点算三千万的现金。”展牧风沉沉的叹口气,随即对着陈信命令的说道。“陈信,跟我一起去一趟银行。”
  “是!”陈信立即点头,跟着总裁匆匆忙忙走进电梯。
  两个小时之后,展牧风提着箱子走出银行,箱子里是绑匪索要的两千万。
  陈信走在总裁的身边,开口问道。“总裁,现在咱们该怎么做?绑匪有告诉你在什麽地方交易吗?”
  “暂时还不知道,两个小时的期限已到,他们应该很快就会打电话过来。”展牧风的声音刚刚落下,绑匪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展牧风立即将箱子递给陈信,而他就走到一旁接通电话。“钱我已经准备好了,我不许你们伤柳月儿一根汗毛。”
  “你果然对这个女人情深意重,你放心她没事。吃了我们的药,现在她还很安静的睡着,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再一点就不一样了,不想你的女人出事就按照我们的吩咐去做。等会儿我会把交易的地点发给你,不要通知**,你一个人来。”
  展牧风再度张口,那边再度传来挂断通话的声音。
  陈信紧张的开口问道,“总裁,他们怎么说?”
  “他们……”展牧风还没来得及说什麽,一则短信就要已经通过网络发送过来。展牧风拿起手机,看到对方发来的交易地址。下一秒展牧风送到陈信的面前,对陈信命令的说道。“陈信,你记下这个地址,如果一个小时之后你没有接到我的电话就报警。”
  “恩!”
  看到陈信点头,展牧风才拿过陈信手中的钱箱走上车。
  陈信看着总裁将车子开走,心中担心不已。总裁一个人去面对那些绑匪,如果总裁也出了事情该怎么办呢?越想越觉得害怕,他沉下这口气立即去警局。
  这一次不能听总裁的,必须先报警,才能保证总裁和柳月儿的安全。
  而另一方面,卢泰四处寻找柳月儿的下落,就经过红路灯的时候发现展牧风开车神情紧张的要去什么地方,他想也没想就开车跟着展牧风。他相信展牧风这么着急的开车应该是去找柳月儿去了,展牧风一定知道柳月儿的下落。
  没多久,展牧风孤身来到约定的地点。半路上车子抛锚,他只能徒步来到这里。就在他来到约定的地点看到听在石亭旁边的面包车,展牧风皱了皱眉心,踏着步子来到面包车前。
  突然,面包车打开,两个男人拽着被白布绑住嘴的柳月儿下车。
  展牧风看到柳月儿抑制不住想要冲上来,却别两名绑匪何止住。“站住,谁让你冲上来的。”
  “好,我不上来。”展牧风立即停下脚步,他谨慎的看着两个绑匪,不想他们伤害柳月儿一丝一毫。“你们不要伤害柳月儿,我已经来了,钱也带来了,你们放了她,我就把钱交给你们。”
  “好,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其中一名匪徒押着柳月儿走上前来,当他走到展牧风面前的时候,伸出手臂,对展牧风喊道。“钱拿来。”
  展牧风深吸一口气,将手上的手提箱交到绑匪的手中。绑匪拿到钱之后将柳月儿推到展牧风的怀中,展牧风抱着柳月儿,快速将她脸上的布条解开,紧紧的抱在怀中。“没事了,现在没事了。”
  “牧风,你为什么要来?你为什么要来?”他好傻,为了自己来这里不值得,不值得。
  展牧风抱着她的双臂越来越紧,没有什么时候自己想现在这样清醒,像现在这样明白不能失去她。“我不想你有事,所以我来了。”
  “他们不会放过我们的,你来了只是多一个陪葬罢了,为什么你要这么傻!”
  “钱的数目对上了。”柳月儿的声音刚刚落下,收钱的男人就已经数完了手里的这笔钱。“干脆我们一不做二不休把他们解决掉,免得日后惹上麻烦。”
  “好!”
  展牧风看到另一个男人拿出枪来,千钧一发之际挡在柳月儿的胸前,那颗子弹顿时穿透展牧风的胸口,鲜血汩汩而出。
  柳月儿脸上的神情僵住,看着他倒在自己的怀中,看着他胸口流淌的鲜血,伤心的泪水顿时流淌之下来。
  “牧风,你不要死,你不要丢下我好不好,我们还有好多日子要过,我还有好多心里话没有告诉你,你不要死,你不要死。”
  “好好照顾自己。”展牧风困难的伸出手臂,却正大手还没有接触到她的时候就已经失去知觉晕厥过去。
  柳月儿以为他死了,以为再也见不到他了,撕心裂肺的哭喊声随即响了起来。
  持枪的匪徒将手枪指向了柳月儿,脸上是狰狞的冷笑。“你放心,很快你就可以去陪他了。我会让你们两个在一起,就算死了也一个伴。”
  “该死!”突然,一道声音声音响了起来。随即一块石头匝道了绑匪的手腕,绑匪手上的枪一下子掉得老远。就在绑匪想要捡却别被卢泰快一步捡起地上的枪对准他们。“想活命的现在就给我滚,否则你们两个都要死。”
  两个绑匪吓得要死,马上提着箱子就上了面包车。
  卢泰看到开走的面包车,急匆匆的跑到柳月儿的身边。看着伤心欲绝的柳月儿,在看看已经昏过去的展牧风。他脸色一沉,将手上的枪扔掉,将展牧风抱起来。
  “走,现在送去医院应该还有的救。”对柳月儿说完之后,他立即抱着展牧风快速朝着自己停车的地方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