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谋天下:乱朝尘
谋天下:乱朝尘 连载中

谋天下:乱朝尘

来源:夜猫 作者:清冷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临渊 其它小说 白羽墨

她,清冷出尘恍若仙子,却命带诅咒,蜈蚣印记游走全身,咒杀别人,侵蚀自己
一颗玲珑心机关算尽,谋略天下,却算不清纠葛的感情
“我以为摒弃了七情六欲就会安稳的度过一生,原来我错了呢

他,笑若春风,韬光养晦苦心经营
最后却为她锋芒毕露,血战沙场
“为了完成大业,我可以舍弃任何人任何物,但你不行

他,用情至深,自以为可以独占她的一切,却等来了她义无反顾的逃离

他,身份神秘,唯恐天下不乱
“我不快乐,所以,我要天下为我陪葬

天下风云变幻,他人命运沉浮,我该何去何从?待尘埃落定,谁会陪我坐看暖阳如画,回忆曾经?
中间会有一些波折,最后会是HE!请放心跳坑
展开

《谋天下:乱朝尘》章节试读:

第68章 君心落谁家?


第68章 君心落谁家?
  征远候府丫鬟婉玉在厨房忙了一早上,精心炖了一小罐银耳莲子羹,她刚把罐子从火上取下来就见到白羽墨进了厨房。婉玉放下罐子,急忙行礼,“见过白姑娘。姑娘吩咐的银耳莲子羹已经炖好了,正准备给您送过去。”
  “不必了。这是要赏给玉罗她们的,你送去小院药房吧,顺便连你也赏了。”
  “可是……这些上好的食材是专门为白姑娘准备的……”
  婉玉话还没说完,便被白羽墨打断,“既然是给我的东西,我要赏给谁便是我的自由。若欧阳临渊或是管家王伯责备你们半句,那给我准备的其他食材我也不会再动半分。听懂了吗?”
  “听懂了。婉玉谢白姑娘赏赐。”婉玉端好银耳莲子羹,对白羽墨福了福身子便出了厨房。得了赏赐,她既高兴又高兴不起来。白姑娘话中有话,她分明是在维护她们这些丫鬟,却也告诉她们,她的命令或是赏赐都是不容拒绝和质疑的。这样刚强的性子,难免容易树敌,婉玉暗暗下了决心,虽然她只是一个小丫鬟,但是在府里她会尽其所能护着白姑娘。
  白羽墨在婉玉离开后不久也向小院走去。
  小院里的药房是专门为白羽墨整理药材而改建的,玉罗等丫鬟经常在这里给白羽墨打下手。因为有些药被做成了粉末,为了防止风吹乱药材,所以药房的窗户是禁止打开的。白羽墨回到小院,便躲在了药房墙角的窗户旁边,丫鬟们谈笑的声音透过薄薄的窗户纸传了出来。
  “慢点吃,药材天黑之前整理好就行,没人催你!”
  一阵清脆的笑声传来。
  “白姑娘人可真好,竟然把这么好的东西赏给我们。你们知道她说什么吗?咳咳,若有人责备你们半句,那其他名贵食材我也不会再动半分!”
  “哈哈哈哈哈,学的真像。我看啊,侯爷特别宠白姑娘,她做什么都由着她。这要是把白姑娘娶进来,恐怕府里大小事务就都是白姑娘说了算呢。你们可有点眼力劲儿,趁现在好好讨好白姑娘。”
  又是一阵银铃般欢乐的笑声。
  “玉罗姐,你还忘了一件事……”话音刚落,药房里瞬间安静了下来。
  未几,有人叹了口气,“听说那惜瑞公主恃宠而骄,脾气大得很。若是生气起来,还会拿鞭子打人。”
  “那都是传言吧。真……真的会打人吗?”
  “八成是真的。若不是她性子太强悍,就凭辅国大将军掌上明珠这一点,提亲的人还不得把将军府门槛都踏破了啊。我听说,大户人家唯恐避之不及呢,谁都不敢上门提亲。”
  “嘘……别乱说!惜瑞公主可是要嫁过来做侯爷夫人的啊!你有几颗脑袋敢说侯爷夫人的坏话!”
  “我以为侯爷接了圣旨不得不从,心里总归是惦着白姑娘的。可是侯爷送了那么多聘礼,这些天又总是去辅国将军府议事……”
  “哎,白姑娘真可怜……”
  今天阳光明媚,天气晴好。可是再亮的阳光也照不到阴影里的白羽墨。没有风,一切都平静地过了头,就连刚才吵闹的药房也安静了下来。
  一滴,一滴……滚烫的眼泪静悄悄地从白羽墨眼眶滚落。墙角的阴影里有些阴冷,刺骨的寒气从脚下一路上窜,冻结了周围的空气。白羽墨的呼吸越来越轻,仿佛一切都凝固了,而她连呼吸,连心跳,连抬手都显得那么吃力。只有眼泪不断烧灼着她的脸颊,她不懂为什么她要哭呢?
  白羽墨闭上眼睛,张开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她终于找回了一丝意识。药房里又传来声音,但是她却一个字都听不进去。
  原来这就是不能厚此薄彼的意思。原来这就是所有人都瞒着她的事情。欧阳临渊被赐婚了,他要娶惜瑞公主,他在积极准备,是他,要娶惜瑞公主。
  呵,我差点信了所有人的谎言,还好清醒得及时。
  白羽墨醒来的时候,屋子里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她从床上坐起来,眼神还有些发愣。没有人替她点灯,因为丫鬟们都以为她出门未归,谁也不曾想到她竟然在自己的屋子里。白羽墨从床上下来,白色纱衣随着她的步伐抖动,缓慢而柔和。她打开窗户,被关在外面的月光瞬间倾泻下来。
  月色很美,虽然不是满月,但是月光却干净柔和,冰冰凉凉地贴在她的脸上。她低头,月光照在棋盘上,纵横交错的线仿佛指引着什么一般,让她不由得伸手去触碰。
  手指顺着线向前推动一步。太子凯旋归来,有了战功又有了声望,这太子之位恐怕是坐实了。皇上选在这个时候赐婚欧阳临渊,让他和辅国将军联合起来,必然是在保他。既不想换太子,又不想失去欧阳临渊这个儿子兼将领,算盘倒是打的挺响亮。可惜,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一旦皇上驾鹤西归,夺位之战必然爆发。
  白羽墨的手指又顺着线向右移了几步。欧阳临渊尚未夺回兵权,利用成亲之机联合辅国大将军,以辅国大将军宠爱女儿之心,可谓将一半兵权收入囊中,如鱼得水。
  手指顺着线再向前推进一步。惜瑞公主虽为女儿身,却有男儿的豪爽和胆识,虽未谋面但以传言来看,将来定会成为欧阳临渊的贤内助和有力帮手。
  时机不容错过,欧阳临渊的选择没有错。无论是真心或是假意,他都必须完全取得惜瑞公主和辅国大将军的信任,对赐婚之事,理应积极准备。
  这些她全都懂,全都明白。白羽墨的手从棋盘上收回来,紧紧按住胸口。可是为什么这里仿佛被剜了一个大洞,空空的。
  白羽墨,虚幻而不可靠的事情,不准再想!你难道忘了你留在这里的目的?你的目光应该放在大局上,连自己所处的位置都看不清,又如何下棋?
  白羽墨沉下性子,借着月光,摆了八卦阵为自己算了一卦,卦象显示她将会有血光之灾,大凶。想想这些天她得到的线索,暗中探查的人,血光之灾,赐婚,到底是谁在背后想要制她于死地?
  白羽墨仰头凝望着月亮,一颗悬着的心,像是终于落地了般平静,对待这些事情,她更来得得心应手。该如何做,她心中已经有了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