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邪恶总裁的萌萌兔
邪恶总裁的萌萌兔 连载中

邪恶总裁的萌萌兔

来源:夜猫 作者:明晓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其它小说 宫茉丽 萧银涛

她是一个很理性的人,从不夸耀,从不娇傲,只想平平淡淡的活,可偏偏事与愿为,有惊也有险
只在心中默默的祈祷着
守护自己那一寸静谧而纯白的心田

他一个拥有令人望尘莫极的身家,帅气逼人的面容,高大的身材,简直是男人中的瑰宝
也是上天的宠儿
不想平淡生活
看到这只看似温顺的小白兔,邪恶之心,复活
对,他不要她这么淡定,不要她这么如意的生活
他就是要让她匍匐在自己的脚下
欢喜吵闹不停上演,这场戏,到最后,最才是真正的赢家呢……用眼看?错,那是一部用心来看的戏……展开

《邪恶总裁的萌萌兔》章节试读:

第34章 对不起


第34章 对不起
  萧银涛对这件事情没有说什么。
  毕加美直接道歉了:“对不起,这次是我不好。”
  萧银涛看她,“就这样?”
  毕加美想了想,“他想跟我联合。”
  毕加美还是决定在舞会之前跟萧银涛站在同一边,也就毫不犹豫得将宫森林的企图告诉了萧银涛。
  萧银涛点头,看样子是早知道了,“嗯,那时候你该同意的,要不然如果不是我到场的话,你真说不定会被先奸后杀的。”
  他在吓唬他,意味太明显了。
  不过看他这么平静的样子,她还是不知道宫森林刚刚对她是不是真的动了杀意。
  “我知道这次是我大意了。”毕加美还是承认自己的错误。
  萧银涛笑了,“不是,我是说真的,你应该跟他联合,因为只有这样,你才有能力对抗我。”
  毕加美因为萧银涛的话心一颤。
  看着他,他的表情看不出说这话是认真还是只是随便说说。
  “然后呢?”毕加美问。
  萧银涛慢慢得将车开进房子里去,“慢慢得你就会知道,到底谁对你好,谁对你不好。”
  毕加美心又是一愣。
  他到底在说什么,他自己知道吗?
  “好的,我会考虑的。”毕加美也是冷下脸。
  萧银涛没有再说话了,二人沉默就回了家里去,好几天不见的申唯又回来了。
  “咦,你们去哪里了?”申唯问。
  萧银涛随口说:“嗯,出去逛了一下,对了,事情都办完了?”
  申唯摇头,“没有,不过那个所谓的舞会就要开始了,我怎么可能不在场。”
  毕加美听了这个才抬眼,果然,还是要开始了。
  萧银涛也是有心事的点头,他应该也是很很重视的。
  宫茉丽也好的差不多了,从楼下下来正好看到他们,还有从开始就一直跟着宫茉丽的毕锦曼。
  看到他们毕锦曼首先说:“我要陪宫姐姐去挑衣服了。”
  宫茉丽笑着说:“嗯,在舞会上我想表现出最好的我。”
  她看了眼萧银涛然后低头,所有的情绪不言而喻。毕加美看在眼里却是更担心了,她这样,还有宫森林在虎视眈眈的,而毕家的人还什么都不知道,还让毕锦曼带话给她要让她阻止这件事情。
  这一切都堆积在一起了。
  “萧大哥,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毕锦曼无意得说。
  她的话好像是无意,但是却正中了宫茉丽的心,她难以开口的话让毕锦曼这么说出来,所以她才会这么“喜欢”毕锦曼。
  但是,宫茉丽虽然很想跟萧银涛一起,她也不敢抱着太大的希望。
  “可以。”萧银涛却突然开口同意了。
  宫茉丽一愣,马上抬头看萧银涛,眼里都是惊喜,“真的可以吗?”
  萧银涛笑着点头,“反正最近我也有空。”
  萧银涛看来对宫茉丽态度很亲和,甚至是默认这种关系,让宫茉丽当然很雀跃,但是也是不安的,在还没有确定那个身份之前,她还是担心的。
  更何况……
  “那走吧!”毕锦曼似乎比宫茉丽还高兴,拉着宫茉丽招呼萧银涛就要出门。
  毕加美看着也就没有表示什么,而萧银涛也是没有看她一眼得跟着宫茉丽和毕锦曼出门去了。
  申唯走到毕加美身边,“别介意,我想,是因为老爷子在楼上看着,阿恒才会这样的。”
  听了这话,毕加美想抬头看,不过还是忍住了,只是小心得撇了一眼,果然幕容行军扶着萧艺轩在楼上。
  毕加美觉得奇怪了,不过却是因为申唯,疑惑:“你不是一直都不想我跟萧银涛有什么关系吗?怎么这次却还劝我?”
  申唯一愣……
  好像他自己也才发现他自己这个反应,因为他也解释不出来。
  良久他才慵懒得一笑,“哎,没想到你这个问题就难到我了……”
  毕加美看着他的反应,也倒是觉得无奈了,申唯也是真性情的人,他这么做,她能当做他是在认可她吗?
  只是,也不知道这算是好事还是坏事了……
  “舞会快开始了,你打算怎么办?”申唯问她。
  毕加美摇头,“我能怎么办,反正老爷子跟萧银涛都已经决定了,我又没有什么办法,只能等着他们的步伐来。”
  申唯看着她,似乎是不相信她会这么轻易得就这样等着别人的动作而不做反抗,不过这段日子以来,她也真的什么都没有做,就只是安静得待在萧家而已。
  想着,也就沉默无话可以说了。
  日子过去着,报纸上都报道了萧家要开舞会这件事情。
  当然,萧艺轩也是借机了,跟别人说要给自己过生日,在这个时候宣布一些事情。
  很多人是有猜测的,前段时间这么在圈子里闹的这么大的选妻事件,告一段落了,现在又说要宣布什么结果,猜想也就跟这个有关系的。
  而,另一些人也在想,萧艺轩是不是要把家业继承给这个外孙。
  以前,他们也对这个外孙知道甚少,好像出于保护,萧艺轩对萧银涛很是保护,大家都知道他突然有了两个外孙,但是却一直调查不到,也没有见他让他们其中一个出来帮他打理事业,还是他一直自己一个人铁血手腕的撑着。
  要不是这次选妻事件的话,也很少有人能够把萧银涛这个商业新贵跟商业上的铁血将军萧艺轩联系在一起。
  不过,萧艺轩用这种方式让萧银涛出场,大家当然是非常得感兴趣的。
  萧星寒迟迟未等到毕加美回来,还是忍不住给她打了电话。
  毕加美想着她是应该要问她关于舞会的事情,也是担心她。舞会将近,所有人都开始焦躁不安了。
  毕加美想了想问:“你外公生日,你来吗?”
  她想着萧星寒虽然一直都未被提到,但是同样是一起认回来的外孙,萧艺轩难道就对他这么忽视吗?
  萧星寒想了想,“嗯,我外公他,不太喜欢我……”
  毕加美一愣,不过这个她也是想到过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萧艺轩要这么残忍,只是因为萧星寒变成了这样,就这么偏心吗?
  “对不起……”毕加美道歉。
  萧星寒忙说:“你不用这么说,我才应该道歉,我没有办法陪在你身边。”
  毕加美无奈笑了,只是笑容萧星寒看不到。毕加美也是习惯了,一切都是如此,她还是一个人的。
  “加美,那个协议你收到了吗?”萧星寒问。
  毕加美嗯了一声。
  “星寒,如果我这么做了,你会不会很伤心?”毕加美问。
  如果她这样单方面说明跟他离婚的,当然,这件事情对萧星寒总是不好的,大家也不知会怎么想他。
  “我不知道,但是我只是知道,你能开心就好。”萧星寒坚定的说。
  毕加美听了有些难受,萧星寒每次越是如此迁就她,她就觉得很对不起他,只是一步步走着,总是越走越远了。
  “嗯,星寒,虽然,我不知道这次舞会后,事情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也不知道我们的关系会因为这个变成怎么样……”
  萧星寒握住了手机,眼里的落寞显而易见,只是没有人站在他身边,也没有人发现他的悲伤。
  “但是,我是真的谢谢你。”毕加美能说的也只有道谢了。
  “加美……”
  静静得,二人说说听听得又聊了些没有什么价值的话题……
  跟萧星寒通完电话,毕加美显得更焦躁了。
  萧银涛,到底要怎么做?难道真的要就这么宣布了跟宫茉丽的婚事吗?那毕华呢?她呢?毕家呢?
  如果不是,萧艺轩又会怎么做?想来一定是不会放过她的!
  到底,到现在,她连这份她想着以备不时需的离婚协能不能救自己,在什么情况能有用都不知道。
  毕加美想着也没有办法。
  逃跑,肯定是不可能,只有萧银涛的情况下,她都无法逃脱成功,更不用说现在还有萧艺轩和宫森林。
  宫森林吗?难道真的要跟他联合?她还是不敢这么轻易,如果跟宫森林了联合的不好,反而让自己陷入了进退两难了。
  有人敲门,毕加美收了情绪,她以为是萧银涛,但是开门进来的却是宫茉丽。
  宫茉丽提着一袋东西进来。
  “这个是给你的,我想你这么匆忙到这里,应该也没有带可以参加晚会的衣服,这个是我特意买给你的。”宫茉丽说。
  毕加美听着,宫茉丽好像是故意炫耀的,但是,她看她的神情,却一点都不像,就是真诚的想给她衣服而已。
  毕加美接过,“谢谢。”
  宫茉丽笑着很甜,好像今天一天的心情都不错,“没事的,这次舞会,我想会是我这辈子最难忘的一次……”
  毕加美看着她。
  “对不起,是不是我说的你没有兴趣?”宫茉丽感觉到了毕加美没有要回应她的意思,笑着道歉。
  毕加美摇头,宫茉丽如果知道自己有双重人性的话会是怎么样?
  “呵呵,我真的觉得等了很久,所以这种心情请你谅解。”宫茉丽还是笑意盈盈。
  毕加美点头,“可是你知道的,萧银涛他……”
  “没事的。”宫茉丽打断她的话。
  毕加美想跟她说的,萧银涛不是有毕华了吗?她应该也是知道点情况的,但是宫茉丽却直接打断了她的话。
  “宫小姐……”
  宫茉丽说,“对不起,我太激动了,我只是不想听那些话而已,我做的决定,不会因为什么而改变的,而且,我不介意的,真的不介意,只要现在和以后他跟我在一起就好了。”
  看着宫茉丽温顺的样子,却是这样的表情,果然,她会有这样的双重人格也不是偶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