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戒惧
戒惧 连载中

戒惧

来源:夜猫 作者:斐兰雅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其它小说 安静 苏锦

一场年少时就已经开始生长在大家心中的爱意欲望
一场挣扎在无尽的伤害他人与自我伤害之中的成长,漫长的陪伴了大家度过了整个青春
欲望丛生的城市之中原本深爱的两个人终日相见却始终无法相认
究竟是彼此有意相互回避,还是命运在两个深爱的人中开了一场不怀好意的玩笑?
青瓷从原本的孱弱善良变得狰狞刻薄,是为了报复被爱的人伤害,还是为了惩罚自己生性软弱难留爱人在身边的自虐行为?原本柔弱的沈青瓷面对变故究竟该何去何从?展开

《戒惧》章节试读:

第44章 乔姿出事


第44章 乔姿出事
  青瓷坐在沙发上悠闲的端着茶杯对慕年说道:“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我不想再说了。有些事我已经释怀了,你也不用这么错愕,以后的路还长,终究是需要我自己走完的,慕年,不必再纠结这些了。”
  青瓷看看时间对慕年说道:“时候也不早了,楚歌就快要到了,你早点回去准备睡吧。”慕年的脸色有些愠怒,对青瓷说道:“你现在很不想看见我么?怎么刚坐下就要撵我走?”青瓷看着慕年的样子觉得很可爱,于是笑了。
  对慕年说道:“好吧好吧,你坐着就是了,反正也很久没有见过楚歌了,当时你篮球能打的那么好还不是多亏了他。”慕年赌气的坐在那里不说话。
  门铃响了,青瓷起身去开门,楚歌看见青瓷就狠狠的抱住了青瓷,在青瓷的额头上落下一枚纯银,声音疲惫的对青瓷说着:“我想你了。”青瓷也抱抱楚歌,然后拉着楚歌的手对楚歌说道:“你看看这是谁回来了。”
  楚歌这才有时间看向客厅的沙发,慕年也起身站起来对着楚歌问好说,“哥,我回来了。”楚歌满眼的惊喜,急忙走上前去拍了一下慕年的肩膀,对慕年说道:“好小子,几年没见,你变得更帅了。”慕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
  楚歌对青瓷说:“青瓷,我们跟这小子都好几年没见了,今天想跟他喝两杯,以前我姐的酒吧里他可是此次都跟我拼酒来着。”青瓷微笑着说好,然后便拎过了自己小包准备出门,楚歌拉住了青瓷的胳膊对青瓷说:“我陪你去。”
  然后转身对慕年说:“慕年,你去厨房收拾出来几个干净餐具,我跟你青瓷姐去买点下酒菜,让你见识见识哥的手艺。”慕年点头答应着,青瓷便跟楚歌换了鞋出门。
  楚歌紧紧的搂着青瓷的肩膀对青瓷半开玩笑的说道:“这下我的小情敌回来了,我可更是要加倍对你好了。不然你就被人抢走了。”青瓷假装生气的拍了一下楚歌肩膀。然后对楚歌说道:“怎么这么着急要回来?”
  楚歌这才定了情绪对青瓷说道:“乔姿出事了,已经住了两天院了,就是从你走的那天开始,好像是因为跟胥辰的家人发生了冲突,不知道被谁推搡了一下孩子流掉了。而且,”楚歌说到这里停住了,似乎有些难以启齿的话哽在唇间。
  青瓷看着楚歌说道:“而且怎么了,你说下去啊。”楚歌顿了顿叹了口气对青瓷继续说道:“而且医生检查乔姿的结果,是惯性流产。”青瓷听后不觉有些惊讶,急忙说道:“怎么会这样呢?”
  楚歌回答青瓷道:“具体的事情我也不知道,不过嘉禾应该清楚。”青瓷显得有些着急,于是急忙拿出手机还嘉禾打了电话,电话接通后嘉禾的声音也跟楚歌一样,有些疲惫。
  对青瓷说道:“乔姿有吸毒史,就是因为吸毒才导致她习惯性流产,她有受孕的可能,但是,要是想要保住自己的孩子,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青瓷,你就别管了,这件事情是周家的事,你别再插手了。”青瓷答应着说好。
  楚歌搂了搂青瓷安慰青瓷道:“人各有命,你就不要在想了。”青瓷点头,随即对楚歌说道:“等我回去以后,我想要去见见乔姿。这件事对她打击一定很大。她一直以为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是留住周胥辰的唯一筹码,唉。”
  楚歌看着青瓷愁眉不展的样子有些心疼,对青瓷说道,“慕年不是回来了么。咱就不要说那些不高兴的事情了。好好的。”青瓷点头。
  两人去了附近的超市买了酒还有吃的,便急忙赶回去了。慕年早早的就做好了准备工作,楚歌更是害怕酒不够,狠心抱了六七瓶老汾。
  慕年看着楚歌这阵势先举起了白旗对楚歌说道:“哥,我在美国这几年几乎就没有喝过酒,你要是给我摆个这样的排场我怕真的是驾驭不了。”慕年嘴上虽然是这么说的,可是手中却已经开瓶倒酒了。
  青瓷看着两个大男孩这么浓郁的稚气心中不免涌起了莫名的喜悦来。忙忙碌碌的摆好了盘子将买来的下酒菜铺了满满一桌子。楚歌给青瓷也倒上了酒。
  慕年看着桌上满满的三杯酒,对青瓷和楚歌说道:“哥,青瓷姐,我离开这么多年了,今天是我跟你们头一次聚在一起,我就是冲着喝醉去的,青瓷姐,我就是想知道我不在的这些年,你都受了什么委屈。”
  青瓷刚想要说话,却被楚歌提前抢了先,对着慕年满声的歉意的说道:“哥不是男人,没能照顾好你青瓷姐。这些年,让你青瓷姐受了不少的委屈。哥先自己端一个。”
  楚歌说完便将自己面前的酒一饮而下,喝完之后,又给自己满上了一杯。继续举杯对着慕年说道:“第二杯,庆祝你回来。”然后又是一口气喝完,然后接着倒酒举杯,说道,“第三杯,庆祝我终于等到了你青瓷姐。”三杯烈酒灌进肠胃楚歌才安静下来。
  慕年缓缓的举杯,向着青瓷说道:“我这三杯,一为沈叔叔沈阿姨,二为个跟姐在一起,三位我自己还是惦念青瓷姐。”慕年没有丝毫的迟疑,三杯酒连续灌进自己的口中。因为喝的太快,慕年跟楚歌的脸色已经开始微微泛红。
  楚歌对着慕年说道:“慕年,如果当年你留下来了,也许青瓷就不会受到那么多的委屈,说到底,是我太软弱了,没能保护好你青瓷姐。”慕年没有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青瓷,青瓷被慕年的眼神逼得没有办法,于是朱唇启合,对着慕年讲起了当年慕年离开以后的事情。
  青瓷晃动着手中的酒杯,缓缓的饮下了一口才开始对着慕年讲述起来,青瓷的表情很平静。语气之中也没有夹杂丝毫的喜乐愤怒,青瓷看着慕年,眼神**而冷淡的说道:“我上大一的时候离开你的。”
  “刚去报道的时候就听说了你要出国的消息。那个时候,我还跟周胥辰在一起。后来,因为父亲所招标的建材承包工程出了事故,家里就败落了。因为我爸爸生病的缘故,我去匹配肾形的时候才知道我不是自己母亲生下的孩子。”
  “也是因为这个,我就被撵出了沈家,当时我走投无路,就去做了酒家女,日日夜夜陪着各种各样的客人过着歌舞升平的日子,然后我的父母相继去世,我跟周胥辰也划清了关系,现在周胥辰的未婚妻是乔姿。其实说穿了也就是这些事情,慕年,不要放在心上。”
  原本几年经历过得辛酸苦楚却被青瓷就这么草草的简单带过,而且说的平淡。慕年心中起伏上下。可是青瓷如此回避的态度,慕年也不好追问。慕年没有再说什么。楚歌看着青瓷觉得心中难过,便对青瓷说:“青瓷,你先上楼睡吧,我跟慕年好好的说说话。”
  青瓷点头答应,对楚歌和慕年说,“你们别喝太多,那我先上楼睡了。”说完,便起身离开。慕年和楚歌也是沉默着没有讲话,听到青瓷上楼关门的声音以后,慕年才压低了声音对着楚歌说道:“王八蛋,你根本就没有照顾好青瓷姐,为什么当初还要信誓旦旦的让我放心出国?”楚歌的眼圈已经红了。对着慕年说道:“慕年,太多的身不由己夹在这中间,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处理。”
  楚歌又喝下满满一杯酒对慕年说起了青瓷省略掉的话。楚歌告诉慕年事情所有的原委,也告诉慕年青瓷现在已经没有生育能力了,也告诉慕年周胥辰的母亲跟乔姿联手让青瓷被人**,也一字不落的将青瓷事后反击的事情告诉了慕年。楚歌的眼泪还没有落下来,慕年早就已经泣不成声了。
  慕年双手支撑在餐桌上面,掩住了自己了面颊,压抑着哭声哽咽的对着楚歌说道:“青瓷姐当时被赶出家门的时候该是有多难,青瓷姐自己看那些视频的时候心里该是什么滋味?哥,你说青瓷姐是真的被伤透了吧。”
  “不然她也不会不计后果的去伤害胥辰哥,哥,你说青瓷姐这些年过得有多难?青瓷姐上学的时候保守的连短裙都不穿,她怎么逼迫的自己去混迹那些**所然后周旋在那些官商之间?”
  “哥,哥啊,我心疼青瓷姐,我真的心疼青瓷姐,我以为这次回来她会过得很好,可是哥你知道我的心情么?我陈慕年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当年去美国留学,哥。”
  慕年虽然是压低了声音,可是原本就空旷的房子很难掩饰慕年的哭声。楚歌的眼泪也不能被自己控制了,对着慕年说道,“慕年,你青瓷姐是我活了这么多年除了我父母姐姐以外,最爱的人,我要娶她,我要照顾她。我发誓不会再让她在受到任何的屈辱了。”
  两个人大男人抱在一起相互安慰,彼此压低了自己哭泣的声音,青瓷悄悄走出房门,站在楼梯转角的位置看着这两个抱在一起恸哭的男人,自己的心中更是压抑的难受。
  青瓷捂住自己的唇角也在小声的哭着,自己当年在这栋老房子里面,被所有的人指责自己的存在是多余的,可是当时的青瓷因为父亲生病的缘故,根本就不敢死,这就是偷生,偷生是什么,偷生就是所有的人都觉得你是多余的,可是你还是活着,这就是偷生。
  慕年会为自己所经受的苦楚哭泣,楚歌会因为当时没有照顾好自己而自责。这样想来,青瓷即便是心中有太多难以言说的痛苦,可是看着楼下这两个恸哭的人自己心中也觉得值得了。人各有命,即便是再怎么有能力,谁又能胜过天命呢?也罢,也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