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玄幻魔法›仙国革命
仙国革命 连载中

仙国革命

来源:夜猫 作者:易俊郎 分类:玄幻魔法

标签: 于剑 玄幻魔法 陈觉民

这是修真世界,
中华仙国,西洋仙国,扶桑仙国,......
五大仙国,国国相争,全民修真
在这个大时代中
法术日新月异,功法推陈出新,境界争相打破
可只有中华,皇权至上,闭关锁国,在这个名为“全民修真”的新时代中,固守曾经“灵根修真”的体制,最终沦为砧板鱼肉,饱受凌辱
——
陈觉民,
前世倒在了路上,却带着“民族火种”重生归来
面对千疮百孔的中华,拍案而起∶“为中华之崛起而修仙!”展开

《仙国革命》章节试读:

186、府尹之子


186、府尹之子
  拥有挑战资格,无疑是一件好事,能够多有一轮的时间用于调息,还能够观摩到接下来敌手更多的手段。
  在休息了半个时辰后,在万名观众的呼喝当中,比赛继续展开。
  这一次,却是方小九第一个登场,面的不是别人,竟是任长空。
  任长空的战力,可是有目共睹的强大。一直以来都占据着十大热门的位置,并且也没有令人失望,站在到现在。
  可惜,他提前遇上了方小九。
  普通观众里,还会有人期待,也许二人能够爆发出精彩的战斗。
  但是在陈觉民这类人的眼中,已经知晓,他必败无疑。除非,除非他能够接得下第三剑。
  三剑,还是只有三剑。
  没有身临其境的人,都不会理解这三剑的力量。
  第一剑,任长空用精妙的法术接下了,可是他的表情却很怪异。因为他发现,剑上的力量,自己就算用空手也能够接下。
  第二剑,任长空被剑势所惊,用底牌的法器接下。后来他感觉,这一剑他用手指都能够接下。
  直到第三剑,他拼尽了浑身的力量,还是败了,败在了方小九的三剑之下。
  同时他的额头上,流下了一道血痕,铭记着这一剑的存在。
  三剑过后,任长空黯然离场。
  “其实任长空的对手,换作另一人,换作杨景鹏。他都能够胜出,只要不遇到我,不遇到方小九。”
  “但他运气不好,还是提前败下,连跟我交手的机会都没有。不过走不到最后的,都是输家,说到底,根本没差。”
  陈觉民心中暗暗想到。
  “至于方小九的剑,若是到了合丹境,必定能够凝出神通。”
  将来能够成为神通的剑,已经是极为了得的评价了。这方小九,也算得上是冠绝一方的天才人物。
  而在方小九胜出后,杨景鹏也随之胜出。
  杨景鹏的对手,本就不是强横的人物,能够走到一步,也算得上有些运气,否则连十强都不一定能够踏入。
  待到他展开阵图后,对手根本招架不了几番,轻易便在此战胜出。
  随之,万众目光都聚焦在了陈觉民的身上。
  因为现在轮到他,轮到他选择的时候了。也许这在他的眼中,根本算不上挑战,如果硬要用一个词形容这个态度,那么可以叫做“征服”。
  他就是喜欢这样的征服对手,而所谓的征服,自然是要一个不落的打得他们心服口服。
  所以万名观众的眼球,随着他手指的方向,朝那倒身影望去,落在了杨景鹏的身上。
  这个答案,无疑是他们最为期待的,顿时演武场爆发的轰鸣声,响彻在了龙津城的天空。
  杨景鹏与陈觉民,在同一时刻,飞身上了**的擂台。
  “陈公子,当日家父晚宴,我也在后观看。”
  “舞剑,射箭,陈公子是其中翘楚。在下自问不比闽州五杰,当敢站到此地,也有所依仗。”
  杨景鹏站在十步外,侃侃道来,如同在叙旧一般。
  “那便快把你的剑图施展开吧,有什么依仗尽可使出。”
  陈觉民出言道。
  可杨景鹏的下文却是∶“并非阵图。”
  “这阵图虽强,蕴含百光剑阵,施展开来斩杀觉灵境轻而易举。但是景鹏却明白,既已被陈公子所知,那必是无用了。”
  所谓的阵图,其实就是阵法的一类。
  不过许多阵法都需要提前摆设,不仅要各种布阵之物,阵眼镇压,还需要修士坐镇其中,使其运转。
  而阵图却不需要这诸般手段,只要展开阵图,立马便可将周遭之地,化为阵法所在,厉害非凡。
  从古至今,阵图都是阵法一道的精华所在,极为稀少。现代的阵道更是几近失传,可想而知,这些从古代流传下来的阵图,价值有多高,战力又有多强。
  杨景鹏这番话,竟是要舍弃阵图而不用,显然大为出乎人的意料。
  但陈觉民的心中反而愈加的警惕,因为这就代表着,杨景鹏有着更为强大的手段。
  “我仅有一招,若是陈公子能够接下这一招,那么在下便承认输了。”
  杨景鹏说罢,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口玉匣子。只见玉匣三尺见方,通体由美玉而铸,显然不是凡品。
  “这是,封元玉匣!”
  陈觉民望见此情此景,心中狂跳不止。
  这所谓的封元玉匣,自也是一种宝物。不过却不是什么古代流传的宝物,而是百日内所铸造,但想要炼出这一口玉匣,非要掌握配方的炼器宗师才有可能。
  光论价值,这一口玉匣,就超越了白银法器,最关键的是,它是一次性的消耗品。
  只要玉匣一开,那么便会消散成粉末,融于尘埃当中。
  “封元玉匣,依照品阶不同,可以封印修士的一击之力,待到需要时候,打开玉匣,便可借助里面的力量。”
  “这种玉匣代价不菲,很少出现。一般偶有师徒传承的修士,在出门历练前,师尊会为他求得一口,里面蕴含其师尊一击之力,作为保命底牌。没有想到,杨景鹏竟然会有这种宝物。”
  很显然,这玉匣必是杨府尹赐予他儿子的。
  里面蕴含的力量,必是杨府尹这位元灵境修士,所施展出的一击之力,很有可能是某一道强大的元灵法术。
  想到这里,陈觉民都能够感受到那口玉匣深处流露出的杀机。
  也难怪,杨景鹏会放着阵图不用,仅是拿出这一口玉匣。说来还是真的,只要陈觉民能够接下这一击,那么便分出胜负,接不住,很可能就殒命当场。
  “好,很好。果然是府尹之子,竟然连府尹大人的力量都带了出来。”
  陈觉民笑的有些杀意凌然。
  “承让了。”
  杨景鹏面容冷峻,打开了这口封元玉匣。
  他这一张底牌,在任何人面前都拥有翻盘的能力。现在提早使出,便注定与第一无缘。可是在他的内心中,能够打败闽州五杰之一陈觉民,自是方小九要重要多了。
  想要当初在宴上削尽异族脸面的豪杰,可能要惨败于自己手下,杨景鹏莫名的感到异常兴奋。
  一股白色的光辉,顿时从玉匣当中冲出,如龙如虎,席卷擂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