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玄幻魔法›神塚
神塚 连载中

神塚

来源:夜猫 作者:焰森 分类:玄幻魔法

标签: 玄幻魔法 白矖 祁天

极品废体祁天,偶然激活圣君血脉,斩九道枷锁,破封印大阵,救七圣神魂
逆神之大战,盘古挥天斧,混沌一力破,巨响催新宇
展开

《神塚》章节试读:

第344章:至如归客栈


第344章:至如归客栈
  走进至如归大门,内里别有洞天。
  入眼是一座宽广、且打理得很温馨的花园。
  清溪围绕假山流淌,亭台楼阁点缀其上,整个看上去十分雅致。
  花园四周都是三层小楼,每个房间都有一个伸向花园方向的小露台,其上繁花似锦,与下方的花园遥相呼应。
  祁天还注意到,在正北方向的楼顶,竟然还有第四层,只不过那里只有一间房,顶上的其它地方,也不例外的都种满了鲜花。
  走进这里给祁天最大的感觉,就是花特别多,各种各样的花,绝大多数他都没有见过。
  至如归在雍城,说它是最负盛名的客栈,也毫不为过。
  且不说它到底怎么样吧,最让人咋舌的是,一晚的房费竟然需要十枚灵晶。
  要知道,莽荒之地凡人中的富裕家庭,一年的消耗用度顶多一枚灵晶即可。而在至如归客栈住宿一晚,就足够普通人家过十年富裕生活。
  在姜玉阳的介绍下,祁天才明白至如归客栈价格如此昂贵,也并非没有道理的。
  据他所说,至如归可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客栈,如果炼体士长期在里面修行,甚至有几率修炼出神识。
  仅此一点,就足够令炼体士们为之疯狂。拥有神识的炼体士,近战之时往往能料敌先机,占尽优势。
  并且,至如归客栈也是莽荒之地消息最灵通的势力,只要出得起钱,就能买到任何你想买的消息,包括莽荒以外的消息。
  如果真有此等逆天能量,这个价格其实也不算贵。
  然而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就是至如归的老板娘,乃是号称莽荒第一美人的顾清溪。
  据说连第一高手柳纹龙,在见过顾清溪一面之后,也想做她裙下之臣,但至今他都没有得逞。
  顾清溪在莽荒开设至如归十余年,硬是没有那个男人,能踏上至如归最高那座花园。
  不过,她每年都会在城中出现一次,有不少人都曾见过紫纱蒙面的她。
  姜玉阳铁了心要绑在祁天身上,又知道这家伙好色,便狠了心下大本钱,一口气帮他缴了一个月的费用。
  因为,按照往常惯例,顾清溪将会在本月内走出至如归。
  至于祁天能不能抱得美人归,这就不是姜玉阳所能左右的了,他已言明没有灵晶去帮祁天找姑娘,也得到祁天的理解。
  有人一口气缴纳整月房费,立马就在至如归客栈引起了轰动,不少与姜玉阳熟悉的炼体士纷纷开他玩笑,以为他也想找机会接近顾清溪。
  白天城门口发生的事情,雍城中心区域只有极少人知道,故此人们还不知道姜玉坤重伤的消息。
  要不然,祁天在这里,他们哪敢肆无忌惮的和姜玉阳开玩笑。
  祁天也没有在意姜玉阳和其他人开玩笑,随便点了几道菜找了个位置坐下。没了修为在身,哪怕他身体再如何强大,依旧要吃饭才行。
  很快,一位衣着诱人、杏眼桃腮、体态婀娜的女子,莲步款款地从楼梯走了下来。
  她笑吟吟的朝其它人打招呼,然后在众人侵略性十足的目光注视下,脚步轻盈地来到祁天桌旁。
  “不知可否在公子处坐坐,顺便讨杯酒喝?”这女子不但容颜娇美,声音也是珠圆玉润,听得人心颤颤的。
  其他人看到这一幕,更是狂吞口水,恨不能和祁天互换位置。不过想到那女子的身份,所有人都缩了缩脖子,但偷偷斜瞄却是避免不了的。
  姜玉阳倒没觉得吃惊,祁天白天在城门口一拳打倒他兄弟姜玉坤,其他人不知道很正常,但要是消息最灵通的至如归客栈掌柜都不知道,那可就是笑话了。
  而一向贩卖消息的至如归,更不可能放过了解祁天的机会。
  只要缴纳房费,至如归客栈内一应开销全免,吃饭也不用另付钱。
  祁天在姜玉阳的住处洗了个澡,穿了一身姜玉阳的衣服,除了那寸头与其他人不同之外,其他倒也没什么区别。
  更重要的是,在一群五大三粗的壮汉中间,祁天匀称的体型虽显瘦弱,却也比其他人看着更加风度翩翩。
  看着眼前笑吟吟的美女,祁天沉吟两秒,道:“酒,每杯一枚灵晶。”
  “前辈……”
  姜玉阳想要提醒祁天眼前这女子的身份,却被祁天止住,道:“这天下哪有白喝的酒?”
  “公子所言极是,我付钱便是。”女子笑着应了一声,正欲坐下,却又被祁天拦住。
  “公子何意?”
  “小姐贵姓?”
  女子先是有点愕然,然后白了祁天一眼,柔滑的玉手搭在祁天伸出的手背上推开,款款落座,嗔道:“奴家乃此处掌柜,大家都叫我顾三娘。”
  祁天哦了一声,道:“顾小姐知道这一壶酒能倒多少杯吗?”
  顾三娘美目眨了眨,不知其意,答道:“十满杯。”
  祁天点点头,转身对柜台喊道:“再来一壶酒。”
  言罢回过身,笑眯眯的看着顾三娘,道:“我这人有强迫症,喝酒就要喝整壶,倒一杯给你之后就不完整了,所以你喝十杯吧。”
  如此正中顾三娘下怀,她也想多待一会儿,了解更多的消息。
  同时,顾三娘心里也很开心,敢在至如归调戏她的人,除了是活得不耐烦了,就绝对不是一般人。
  眼前这人虽然看着不强,却一拳击败玄体七阶的姜玉坤,必然不可能是来找死的。
  掌握一个身份神秘的强者的第一手消息,定能卖出好价钱,起码柳府那位就出得起钱。
  而这家伙,似乎很贪财。
  “十枚灵晶奴家还是出得起地。”顾三娘心里想着,笑容也更诱人了:“未请教公子高姓大名,仙乡何处?是来参加登天大会的吗?”
  “呵呵,这里的菜味道真不错。”祁天自顾自的将每道菜都偿了一遍,扭头看着姜玉阳,道:“要不你也喝一杯?”
  姜玉阳嘴角一抽,尴尬笑道:“不了,前辈您慢用,我想起还有点事情,就先离开了。”
  看着祁天用他们兄弟的多年积蓄挥霍,哪怕姜玉阳是自愿为祁天花钱,心头血还是扑簌簌往下滴。
  “忙去吧。”
  姜玉阳离开后,顾三娘又坐了一会儿,不过她一点有用的消息都没有问出来,也没了之前的深情款款,借故离开。
  祁天毫不在意,自顾自的吃喝着。
  至如归既然是卖情报的地方,他又怎么可能随便将自己的情况告知?神界可是有不少人都想抓他。
  更何况,至如归开在这里,居然没有人来抢夺,甚至住在里面的人看到顾三娘,眼中难掩惧怕之意,这座客栈必然有了不得的背景。
  万一是莽荒之外的势力所设,自己的底细要是暴露,那可就不好玩儿了,所以他才和顾三娘打太极。
  离开祁天的桌子,顾三娘直接上楼进入她的房间。
  她的房间在三楼,而且,四楼那唯有的房间,正好就在她住的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