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帝少的宝贝千金
帝少的宝贝千金 连载中

帝少的宝贝千金

来源:夜猫 作者:花中魁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其它小说 琳达 霍尊

她是卑微的私生女,他是化身夜间最强势的帝王
她说:我爱死了你,但是我不想一辈子在你身边
他说:你是我买来的,要么死,要么留在我身边,当我一辈子的爱奴……
哪怕游走在罪恶的边缘,在罪与爱的深渊里无法自拔,也要享受着这个女人最为美好的一面
蜜爱如同鲜花,盛开得鲜艳,却刺痛得刻骨铭心
展开

《帝少的宝贝千金》章节试读:

第一百四十四章 为什么要骗我


第一百四十四章 为什么要骗我
  如同秦安羽一般,霍尊的嘴角也勾起一抹淡笑,修长的手臂推开了这一扇将他们摒弃在外的门。
  可万万没想到,一个不明物体却是突地从秦安羽的眼前投过来,登时,她措手不及地怔在原地,幸亏霍尊眼疾手快地将她一把搂了过去,才堪堪地避开了这个迎面而来的玻璃杯。
  随着“锵……”的一声,水杯应声而落,碎裂成无数的碎片,静静地躺在门口。只见老太爷正坐在他的金丝楠木太师椅上,身侧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跟霍尊传出绯闻的的黎颖儿。看到了这样的情景,她只能转过身走过去蹲下身,正捡起地面上的碎片时,老太爷却突地朝着她一斥“这种事情是你这种身份能做的吗?颖儿,你要时刻记住你的身份,你是未来的黎家孙少夫人!”
  话音一顿,随即转过头看向霍尊,老太爷声音不怒而威,“我不是跟你说过我不想看到这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吗,你还带着她进来干什么呢?”老太爷说着,突地猛地咳了起来,“你……你这分明是想要气死我,好让我早点去见你爸妈!”
  这已经是老太爷第二次用这种不堪的词汇形容秦安羽了,第一次他忍了,不代表接下来他都会忍,即便,对方是他的亲生爷爷也一样,“如果说安羽是个不三不四的女人,那爷爷您呢?”霍尊冷哼一声,嘴角勾起一抹轻蔑的笑容,“强盗?土匪?还是说,得用混混儿来形容?”
  秦安羽侧首,不明白霍尊为什么会挑上这些词汇来刺激他爷爷?直觉告诉她,这背后肯定还另有故事。
  “这就是你对我的态度吗?”老太爷的眼睛瞪得老大,直直地看着霍尊,老脸涨红,“不要忘了如果当年没有我投资ZYN,哪来你今天的风光!”
  黎老太爷其实平时也不会对霍尊说出这种重话的,只是这一次霍尊竟然公然地忤逆他的意思,让他的颜面往哪里摆?于是,言语之间也就多了一丝赌气的意味了。
  “当年您投资ZYN的资金,不是早就被你的人给掏回去了吗?”霍尊的声音冷然,阴鸷的眼眸没有半点的温度,如果不是他一早就跟她说了,看到眼前这种情景,秦安羽压根不会相信眼前这两人会是爷孙俩。可随即霍尊接下去的话,却是替她解开了疑惑,“毕竟混了这么多年,一下子漂白了还是改不了贪婪的本性,难怪当年我爸爸会不惜离家出走也要逃离这个所谓的‘家’,大概是真的厌恶你吧!”
  霍尊的这一句话,可就真的是诛心了,分明是直接拿着针往老太爷的心上刺。
  但是其实霍尊当年根本没想过要跟黎家相认的,毕竟他对于黎家并没有多少深厚的感情,只是架不住老人家情真意切地在他面前哭得死去活来,在垂暮之年还要拼命地挽回他这个唯一的孙子。
  也或许是因为当年跟秦安羽经历了失去孩子的痛,让他的心懂得了什么叫做“亲人”,反正,就这么鬼使神差的,从那之后,每一年老太爷生日的邀请,他都会过来。
  久而久之,或许就令原本个性猖狂的老太爷忘了,其实霍尊才是那一匹真正的野狼吧……
  老太爷登时气得,坐在椅子上上气不接下气,只能拼命地指着霍尊,久久地说不出话来。
  “够了,你不要再说了,没看到爷爷已经气得不行了吗?”黎颖儿的声音微愠,对着霍尊使了一个眼色低低地说道。
  “黎小姐是吧?”一旁一直静默着的秦安羽,突然抬眸看向黎颖儿,脚下徐徐的脚步向她走去,直到在她的身侧才停了下来,眼角衔着浅笑,她一副大方得体的姿态,“能让我跟老太爷说两句话吗?”
  魅艳的眸光抬起,黎颖儿盯着秦安羽坦然的脸上审视了半天,猜度的眼神就这么直接在她跟霍尊的身上来回游移着,半晌后,才徐徐地从老太爷的身边挪开一个位置,让秦安羽走了过去。
  秦安羽伸出手,轻轻地在老人家的背后顺着,但是说话的声音却是略带着一丝清冷,“我想如果我现在喊你爷爷的话,大概你也是不会同意的,那么我还是先跟别人一样,称呼您为老太爷吧。”
  “滚开一点,收起你的手,我这种老骨头可受不起你这谄媚的侍候。”老太爷一口气缓了过来,于是侧身揪住了秦安羽的手腕,然后谩笑说道:“你不需要在我的面前惺惺作态,像你这种爱慕虚荣的女人我老头子见多了,不就是为了钱吗?”
  “其实我真的有些搞不清楚,为什么我跟霍尊两个人的感情,您非要这么市侩地去用金钱衡量?”秦安羽反手一挣,竟然还真的就拧开了他的禁锢,其实换做是在平时,秦安羽根本就不可能挣开的,毕竟老爷子是个练家子,年轻的时候可还是一代枭雄啊。可架不住今天实在是被霍尊气得够呛,竟然连一个女孩子都没办法制服了。
  “不要跟我谈感情,还是说钱比较直接。”老爷子讪讪然地笑了出来,毕竟当年有多少缠着黎一泓的女人,可都是他在背地里解决的,“还是说你不好意思当着霍尊的面讨价还价?没关系,我可以迁就你,换个场合谈。”
  “OK,那既然你要跟我谈钱,那么我也就没必要拐弯抹角了,”秦安羽忽然落落大方的笑了出来,当着老太爷的面,径直落座在另一侧的太师椅上面,“至于霍尊,拿到钱才是最实际的,不是吗?”
  秦安羽微微抬颌,淡淡地睨了霍尊一眼,嘴角的笑容始终没有淡去,“我想要……”她的手指按照沉稳的频率敲打着扶手,三秒后,才徐徐地开口:“属于黎家所有的财产,包括霍尊名下的ZYN以及帝国集团。”
  她的笑容越发的深沉了,黔着老太爷盛怒的表情却是不为所觑,径自稳坐着。
  霍尊虽然一开始并不清楚秦安羽到底想做什么,但是他却是无条件地信任着她,所以他放手任由她虎口拔毛。
  “口气还真大呀……”老太爷连连啧道,鄙夷的目光毫不掩饰,“只怕你吞不下这些东西。”眸中迸射出来的,尽是一片肃杀之意。
  可这个时候有霍尊在背后替她撑着,秦安羽又怎么会被他给恐吓到,轻笑出声,秦安羽佯装一副天真的模样,“吞不吞得下,不是得看霍尊到底值不值这个价吗?”
  霍尊在心里轻轻地笑了,原来小妮子是在替他出气啊!想必是刚刚她也听得出来他动怒了,于是才决定出手的吧?
  “你……”老太爷伸手指着秦安羽,却是完全语滞,被秦安羽堵得半天都说不出一个字,说是或不是,都是在打他的脸,索性,他直接闭嘴不去说了。
  “您先好好考虑一下,我们就先走了。”说着,秦安羽站起身来,故意堂而皇之地在老爷子的面前亲昵地牵起了霍尊的手,“亲爱的,我们先走吧。”
  勾起嘴角,霍尊笑了,“嗯……”
  两人才刚走出房间,身后便传来了一阵劈哩啪啦的声音,全是玻璃掉地的尖锐声,听得秦安羽抖了抖身子,一阵阵鸡皮疙瘩。
  “怎么,现在知道怕了?刚刚可是一点都看不出来啊。”霍尊勾了一下她的鼻端,深邃的眼眸直直的看着她,完全看不出一点玩笑的意味。他是说真的,毕竟在Z市敢明目张胆这样子跟老爷子对着干的人,可是屈指可数啊。
  “怕什么!”秦安羽的声音充满着底气,可却在下一句就让她霸气女王的光环瞬间消散一空,“反正有你顶着……”
  “走吧……”霍尊失笑,抱着她就准备往外走,“怎么,是想回C市呢,还是……”
  “肯定是留在Z市咯!”秦安羽理所当然地说,“我好不容易放一次假,当然是要玩个够本了。”
  其实,她私心里还是想要继续努力一下的,毕竟她可是跟老爷子约定好的了,就这么走了多亏啊?
  “你们两个人先等一等!”身后,突然传来黎颖儿冷然的声音,一脸傲气地站在秦安羽的面前,她沉沉地说:“我有话想跟霍尊说,你能不能先离开一下。”
  “不用了,有什么话你就直接说,毕竟放她一个人,我也不放心。”霍尊冷冷地拒绝了黎颖儿的要求,冷血的话毫不留情,根本就没有一家人的样子。
  “好……”黎颖儿明显气极,却还是在做了一个深呼吸之后把气都给压了下去,低低地说:“霍尊,我知道你有女朋友的事情,这些我们都可以慢慢地跟爷爷解释清楚,你也知道我不喜欢你,这个婚根本就结不成的,但是你现在偏偏趁着爷爷病倒了这样子气他,你到底有没有当过他是你的爷爷?”
  黎颖儿的一番话说得通情达理,霍尊冷漠的眼光静静地审视了她半天,然后才冷冷地开口,“颖儿,你为什么要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