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一诺成婚,宝贝别闹了
一诺成婚,宝贝别闹了 连载中

一诺成婚,宝贝别闹了

来源:夜猫 作者:陌上杨柳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其它小说 凌露 凌露卡

他,一代风靡全球的高冷艳男神;
她,一介入流的敏感科清水女医;
却阴差阳错的走在一起,
婚前,他冷冷的告诉她,“千万别爱上我!这只是在演戏

她却信誓旦旦的告诉他,“你不属于我,我也不属于你!包括在戏里

婚后,他笑嘻嘻的告诉她,“你可以当我全职的摸绝师太!”
      她拍下他的手,“合同到期,戏终人散



展开

《一诺成婚,宝贝别闹了》章节试读:

第三百九十章 多少个喜欢的女人


第三百九十章 多少个喜欢的女人
  第二天,当大家都以为一切风吹云散的时候,
  海底的暗礁与黑流却是伺机而动,蠢蠢欲发,就像一片迷雾之中的微弱灯光,早晚要被迷雾掩埋一样。
  风世安的微博水涨船高,势气很猛,赚足了所有人的眼球,不仅仅是他微博的开通,而真正微博开通的第二条留言,却惊呆了众多的风粉。
  微博内容:
  “我今生最爱的女人一直是凌露出小姐,是因为我的劈腿负了凌露,虽与云医生结婚,但我从来就不爱她。”
  然后他附了一张凌露给他发过来的二人曾经拥在一起的照片。
  “原来你一直在偷拍我们在一起的照片。”风世安拨通凌露出的电话,看着照片气得咬牙切齿,“原来你早就心存不正。”
  “我不正?我不过是你潜过的女人?”她轻笑。
  “什么,你胡说!”他驳斥她的无羁之谈。
  “你是不是在云南大理拍戏的时候,看到我就发呆,这不就证明你就是一个好色的男人,是男人都逃不了好色这一关。”凌露笃定的声音。
  “你错了,我只不过看到你像一个人而已,当时的你眉间清秀,眼睛明亮清净。”风世安突然间想到那一双澄澈的眸子,其实已经多年以前,就悄无声息的撞进了自己的心里,而自己却是错过了好多年。
  “呵呵,你说我是另外一个女人的替代品?”凌露大为吃惊,吃惊过后,却是十分的恼火,“风世安,你太卑鄙了,你还有多少个喜欢过的女人?”
  “错,没有多少个。”他冷冷的语气,听到凌露出开始生气的声音,他的声音意外的舒缓起来。
  “她到底是谁?”凌露歇斯底里的一片尖叫。
  “我不会告诉你。”风世安故意迈关子,“还有麻烦给卷毛放药,否则的话我不会饶过你。”
  “我会每天将东西放到你家门口。你可以派人抓我,不过你抓了我,药就没有了……”
  医院外,
  程墨然盯着他,“你差一点把我憋死,你真是重色轻友的典犯。”
  “一般,走!”他不以为然。
  “你不陪你前妻了?哦,对了,不提了,你微博发了声,她不再是你最爱的女人,而是百媚千娇的凌露小姐。”程墨然故意讽刺他。
  “对了,我让你准备的盯梢的,准备了没有?”他扭过头接着问风世安。“你真的打算不和最美医生过下去了?”
  “你今天是不是吃巴豆了?开车!”
  云家,
  滑动着手机的条幅,静好呆呆的望着微博里的内容,呆了好久,一直都没有反应过味来。
  “我今生最爱的女人一直是凌露出小姐,是因为我的劈腿负了凌露,虽与云医生结婚,但我从来就不爱她。”
  她心中百味杂陈,眼角有一层最为晶莹的东西闪动着,然后迅速的落了下来,落在刚才的这一句话上,这是风世安的亲自发的微博吗?明显的是,而且上面是他明明贴得寻人启事?
  心瞬间裂为两瓣,中间鲜血横流。
  一切都勿庸置疑。
  敲了门,却没有听到屋内任何反应的罗云同推门而入,一抬眼就看到云静好呆呆坐在床头紧紧握着手机的样子,不由的眉头微蹙,轻声呼喊:“静好。”
  “或许风导有什么难言的苦衷,不要计较。”他知道她肯定看了风世安的微博内容。
  “我没事。”她没有扭过头,直到将眼眶的那一抹晶莹抹去的时候,才微微转过头,因为眼圈发红,脑袋垂得很低。
  “好在卷毛平安无事,风导千辛万苦的发动粉丝将孩子救了下来,应该感谢人家,不要胡思乱想。”罗云宙坐在她的身边安慰她,大手抬起来,想要拍拍她的后背,可是手举到半空,还是没有落下来。
  婶婶敲门,然后推门而入,“静好,让云宙在这里吃饭,我要是有这样一个懂事的女婿就知足了。”她故意点话给静好,希望静好考虑云宙。
  孩子平安归来,现在婶婶从来不和陌生人说话。
  这一次,可是吓怕了她。
  晚上的时候,
  卷毛突然间发了起了高烧,这可是吓坏了静好一家人,婶婶连夜给云宙去了电话,让他赶紧送卷毛去医院。
  一直高烧不退,竟然到了四十度。
  静好作为医生应该是镇定的,可是自己的卷毛宝宝发烧,她可是淡定不住了,现在的心情不是一个医生的心情,更是一个无奈的母亲的心情。
  “怎么样?”当检查完的时候,云静好问化验的医生。
  “云医生,那个……”化验医生的声音顿了顿,“你要有思想准备,这个孩子得了是血液病。”
  “啊!”静好的腿一软,差一点瘫软在地上,她立刻抬手扶住墙,脸色一片苍白无措。
  听到这个恶耗的婶婶也是整个都懵了,全身无力,显些昏倒在走廊上,好在被身边的叔叔扶住了。
  “医生会不会弄错?”云静好的声音颤抖着发问。
  “不会!云医生我也是操作了两遍,我也怕弄错。”化验医生无奈的声音,“那你赶紧想办法,看看能不能和你的配上对,这样或许好一点……最快的时间移植!”
  如当头一声惊雷迅速的炸响在云家头顶,瞬间一片黑黑的乌云笼罩在所有人的心头。
  一周之后,
  晚上,云家和云宙在一起商量卷毛的病情。
  云家所有人的造血干细胞与卷毛都不相匹配,当所有的目光直逼云宙的时候,他叹了口气,“我连血型都不相符。”
  “怎么可能?”婶婶怀疑的盯着他。
  “你妈妈当时拿下鉴定报告,说三个孩子都上你的,除了我领养的那个。”婶婶很笃定的回忆着那天云宙妈妈拿的鉴定报告。
  “我妈?”罗云宙一团的雾水,“我怎么可能和卷毛有鉴定报告?”
  云静限的表情和罗云宙的是一致,同时撑开了嘴巴。
  “云宙,你先出去一下。”关上门的婶婶的脸黑了又黑,目光如炬的盯着静好,“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卷毛究竟是谁的孩子?”
  “当然是世安的。”
  “那怎么两个蓝眼睛,一个卷毛?”婶婶咄咄逼人的训问,“事情都到这个节骨儿眼上了,你居然还敢撒谎,告诉我,到底是哪个男人的孩子,难道秘密比救孩子的性命还要紧?”她气得不打一处来。
  “真的是世安的。”静好眼花一片乱撞,为什么所有的人都不相信自己,的确一开始的时候,她也不相信自己,他们两个不可能生出这样的宝宝出来。
  可是,现实就是如此。
  “那好,今天我非要世安做一个DNA鉴定,如果是世安的,我们一切免谈,如果不是,我再也没有脸和你一起住下去了,你居然为了隐瞒孩子的父亲情况,居然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儿见死不救。简直是气死我了!”婶婶的脸色异常难看,比那一天晚上逼她和风世安分手还要疯狂。
  门外,
  “云宙,今天你先回去,我明天有事再叫你。”婶婶意外的下了逐客令,脸色有点不好看。
  罗云宙看到婶婶一脸的黑青,还有静好低垂着头,蔫蔫的样子,他微微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云家。
  他刚才也听到房间里传来她们的猛烈争吵。
  “你给世安打电话,让他过来。”婶婶命令的口吻,怒视着云静好的方向。
  “能不能,我先收一些东西去医院,再给叔叔捎上饭。”她的声音很低,低到没有一丝底气,只是因为这两双蓝眼睛,一个微黄色的卷毛。
  “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