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玄幻魔法›灵幻奇侠
灵幻奇侠 连载中

灵幻奇侠

来源:夜猫 作者:千幻冰云 分类:玄幻魔法

标签: 小冰儿 比龙 玄幻魔法

    没有想到,真的没有想到,一个吻竟然会改变了我的一生,要是我知道这个吻会是这么一个结果的话,我还会吻下去吗?
    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从此以后,我的人生开始不平凡了……   
    这是我的初吻,可是这个初吻的威力也太大了吧,就在我刚要和我的野蛮女友做第一次亲密接触的时候,我竟然发现,我自己全身发出一阵白光,接着,接着我就发现自己没了……展开

《灵幻奇侠》章节试读:

第四十八章 力可回天


第四十八章 力可回天
  我的灵识扩散在方圆百里之内,这百里内的能量在我灵识的驱动下,庞大的能量以我为中心一起向我涌来。
  我以我自身为一个太极,所有能量按照它们天生的阴阳属性从太极的两个阴阳眼中涌入,经过了在我体内一个周天的运转,变成了淡金色的能量储存在我体内的小太极——丹田之中。
  想不到我现在吸收的这些能量,竟然只是让我感觉清爽一点,完全没有以前练完功气满神足的感觉;要知道我刚才吸收的能量,要是全部注入到普通人身上,那么这个人就可以马上飞升成仙,但是这些能量只不过占了我体内能量的千百份之一。
  我摇了摇头,现在的我如果想打败血煞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可是要想消灭掉他,却没有那么容易,毕竟血煞拥有着庞大的创造能量以及《嗜血魔典》的知识,以他的智慧,再加上盈露台的条件,说不定能够悟出四极合一的法子,到时候要打败他就更难了。
  对于我现在的情况,龟兔二仙也非常头痛,因为我现在既不是仙人也不是神人,要说是圣人呢,第一没人见过圣人长什么样子,第二我的能量水平比神人还不如。最要命的是我在这里住了两三天,周围百里的天地精华都被我实验时吸走了,而这种吸收外界能量为己用的办法又没有多大的成效。
  “没办法了!”龟仙人抓着他为数不多的头发说道,这几天不知道死了他多少脑细胞,掉了他多少头发。
  兔仙人想了想对我说道:“看来你只有去找血煞一战,看看能否从战中找到什么途径修炼了,仙界的修炼办法并不适合你,也许同强者一战,能够让你有所领悟。”
  “唉!其实我不奢望能够拥有多大的能量,我只是想把血煞这家伙搞定,然后回到我的七彩云天过我逍遥自在的日子就好了,可惜要将血煞消灭,难啊!”我皱着眉头苦思消灭血煞的办法。
  “有了!”突然,我的一声大喊让众人都吓了一跳,至尊宝跑到我的面前仔细端详我,然后还摸摸我的肚皮,朝我说道:“老大,你什么时候有的,嫂子可真厉害,连男人都能搞大肚皮……,我说若蓝啊,你也多少学学大嫂才是!”
  “扑哧!”若影和若蓝一起笑了出来。
  “你这小子!”我双手按着至尊宝的肩膀,把他转了一个身,然后一脚朝至尊宝的屁股踢去:“找死啊你,哼!”
  龟仙人笑着朝我说道:“你想到了什么办法?”
  众人的眼光都朝我望来,我微微一笑,说道:“天机不可泄露,说了就不灵了……”
  望着众人失望的表情,特别是若影的表情,让我几乎忍不住说出我的计划,不过要是我说了出来,估计他们谁也不会让我去做这件事情,只好任何人都不说了。
  我把自己关在房子里整整七天七夜,最后才拿着一个大号的恋之守护交给若影,嘱咐她一定要小心收好,再休息了一天,我带着若影、若蓝至尊宝等人,告别了龟兔二仙,朝着盈露台飞驰而去。
  再次站在盈露台的入口前,我的心中突然涌起一种不安的感觉,没有道理我们这一路赶来血煞都不可能没有派人阻拦,血煞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把我的疑惑向众人说了,至尊宝笑了笑说道:“估计血煞是被老大你打伤之后逃跑了,没有回来盈露台。”
  “不可能,血煞如果没有在盈露台修炼的话,那么他根本就不堪一击,盈露台对修炼通天心经者有着加倍的功效,我不相信他会离开盈露台,况且他知道我和他最多就是不相上下,没有必要逃离盈露台。”
  若影眼睛一亮,说道:“难道血煞有什么阴谋吗?”
  “还有什么阴谋,血煞手下的人都被我们在上次围攻盈露台的时候消灭光了,再怎么阴谋也只有他孤家寡人一个,又能耍出什么阴谋。”至尊宝晒道。
  我想了想也对,朝众人说道:“至尊宝说的有道理,不过大家还是小心一点,若影若蓝,你们两个合体之后用天晶盾和无敌风火轮护住身体,血煞已经不是能用仙界的法术所能伤的,因此你们只要抽空干扰血煞的思路,不要让他专心和我作战就可以了。”
  “老大,那我呢?”至尊宝看我没有分派他的工作,朝我嚷道。
  “你!呵呵,你还是保护好若影和若蓝为好,哦对了,我有件事情交代予你,你千万要记住!”
  “什么事情?”至尊宝问道。
  我以心灵传感术把一套口诀传给了至尊宝,这是启动若影身上的恋之守护的口诀,传完口诀之后,我朝至尊宝说道:“这个口诀只有和血煞大战之后的一个月后才可以告诉你大嫂,当然了,如果我没有发生什么事情的话,这个口诀也没有用了。”
  至尊宝听到我的最后一句,吃了一惊连忙嚷道:“老大你到底是要做什么!你……”
  我连忙以心灵传感术威胁他:“闭嘴!你千万不可以将我今天和你说的任何一个字告诉若影和若蓝,你要是敢把这件事情传出去,当心我翻脸!我如果没有完全的准备,是不会莽撞出手,我已经留了一条后路,到时候……”
  我和至尊宝嘀嘀咕咕的样子,再加上至尊宝刚才的大声嚷嚷,引起了若影和若蓝的注意,若影朝我问道:“你和至尊宝说了什么,是不是什么大事情要发生?”
  我连忙摇摇头说道:“没有,没有,我只是吩咐等下给血煞一记重的,让他再也逃不掉,免生后患而已。”
  “哦!原来是这样的,那我就放心了,好奇怪为什么今天我心绪不宁,好象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没有啦,这是接近战场,你比较紧张而已,没关系的,大家准备好了,我们准备进入盈露台,将血煞消灭掉!”我连忙转移话题,督促他们做好战前准备。
  若影和若蓝化成凤神,至尊宝扛着天晶棒,我拿着笑月剑,三个一起进入了盈露台。
  一进盈露台,果然那座山已经被血煞移走了,而且不知道他使用了什么办法,竟然把这里整理得和以前一样,易寒、风静影他们被杀死后的尸体也不知道被移到那里去了。
  一进入到盈露台,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大,凤神因为修为比较高,早就提高戒心在准备敌人的袭击了,至尊宝虽然在三人中功力最弱,但是也能感觉到形势似乎对我们不利。
  “老大,这……”至尊宝正要说些什么,突然盈露台前出现一阵金光,刺眼的金光让我们有一刹那的失明,好在血煞并没有趁机攻击,要不我们三个可能要不战而败了。
  “哈哈哈!灵幻云,你怎么现在才到,我都等了你好久了!”从金光中传出一阵笑声,此时金光渐渐淡去,我能够清楚地看见血煞坐在盈露台最上面,旁边站着一群人。
  “什么!”望着血煞身边那些人,我惊呼了起来。
  “什么!”至尊宝和凤神也看清楚了站在血煞身边的那些人。
  易寒、红袖、风静影、楼听雨、龙傲、凤舞……一个个曾经在上次盈露台大战身亡的人竟然完好无损地站在我们的面前,也难怪我们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了。
  “易寒兄,你们怎么……”我朝易寒说道,可是他们却连动也不动,他们不是死了吗?怎么还可能活着?
  “血煞!你到底对他们做了什么!”我忍不住喝道。
  血煞呵呵大笑:“没什么,他们死了我帮他们复活而已,哈哈哈,说起来你还真得感谢我帮你把这些朋友复活起来,哈哈哈!”
  看样子应该是易寒他们没错,只是为什么我叫他们都没有任何人有反应?难道是……
  “你已经完全掌握了通天心经的创造能量?”突然我想起曾经和龟仙人谈过的一段话,里面曾经谈到通天心经里最大的秘密:创造能量的最高境界,就是能够创造出自己想要的东西;因为宇宙间的物质其实都是由最微小的能量微粒组成的,
  因此只要有能量微粒就能创造出任何东西。
  当时我还问了龟仙人,说要是人死了,因为能量是不会消亡的,那么能不能利用创造术来复活呢。龟仙人叹了一口气说道,要是这样的话,那么使用创造能量的人已经完全掌握了创造能量的秘密,因为通天心经里面最后一页就是记载着能利用能量微粒创造出已经消失的物或人的法术:力可回天。
  “不错!这就是通天心经里的力可回天,哈哈哈,灵幻云,我看看你是不是能忍心对自己曾经的战友下毒手,哈哈哈!”血煞手一挥,易寒他们从盈露台上飞了下来,开始朝我们攻击。
  “卑鄙!”至尊宝怒喝道,我用心灵传感术对至尊宝和凤神说道:“你们两个缠住易寒他们,他们现在完全没有自主意识,只会听血煞的命令,最好能够将他们生擒,龟仙人和兔仙人应该有办法让他们恢复自主,我去和血煞一拼高下。”
  “哼!血煞!我们来见个高低吧!”我身形一闪,飞上了盈露台,朝血煞说道。
  “哈哈哈!先把这些人打败再说吧!”血煞双手一挥又是一群人出现,我定睛一看,却是丽宝以及幻月仙派的一众人,奇怪的是,他们的眼睛里竟然闪烁着金光。
  “想用这些垃圾就想打发我吗?血煞,你也太天真了吧!”我晒道,就算血煞在他们身上下了什么手脚,又怎么会是集九天神火、癸极之水、平衡和混乱四种于一身的我的对手?
  “哼哼!你先看看他们的厉害再说吧!”血煞嘿嘿笑道,一道银白色能量波朝我袭来。
  丽宝以及幻月仙派的人复活之后,能力都有大幅度的提升,就丽宝来说,他现在的水平已经超过易寒或者楼听雨的水平了,不过他们在我看来,只不过是一群卒子,根本无法对我造成任何伤害,但是血煞的攻击加上他们的骚扰,确实让我非常被动。
  血煞的银白色能量眼看就要打在我身上,我嘿然一喝,一道带着淡金色光芒的能量迎了上去,银白色能量一接触到我的能量波,马上化成乌有。
  血煞大吃一惊,连忙指挥幻月仙派众人朝我攻击,看着这群人围了上来,我心中没有丝毫的畏惧,长笑一身,体内能量流转全身,然后在体外形成一道罡壁,众人的攻击纷纷被我的罡壁反弹,一些功力弱的幻月仙派门人口角沁出鲜血,竟是被我的罡壁反震,受了重伤。
  丽宝悍不畏死地冲了上来,双掌一拍,一个九级火系法术火神之怒朝我射了出来,我心中暗笑,我融合了九天神火,根本就是火的祖宗,这区区九级火系法术又怎么能伤得了我呢?更不用说我身上穿着天晶砂做成的衣服了。
  我丝毫没有理会丽宝的火神之怒,双手虚握,一颗淡金色光球在我的手中慢慢出现,而且越来越大。
  血煞的火神之怒不偏不倚打在了我的身上,令众人吃惊的是,火神之怒打在我身上不但没有发挥作用,相反的竟是消失无踪。
  丽宝刚发出九级法术,再也没有半点力气攻击我,所有幻月仙派的人将他围住,以免被我攻击。
  我大笑一声,手上的淡金色光球朝丽宝所在的地方丢去,轰的一声巨响,丽宝他们哼都不哼一声,被淡金色光球分解成最微小的能量微粒,因为是被比创造能量更高级的能量打中,这下子就算是血煞以创造能量也无法将他们重新复活了。
  “可恶!”血煞大喝一声,全身发出淡淡青光,周围的能量以他为中心,疯狂地进入他的体内。
  “大家退后!”我朝至尊宝他们喝道,血煞这次含怒出手,除了我之外我看没有什么能能承受得住;我顾不得回头看至尊宝他们的战况,牙根一咬,双手一扬,四极合一的能量在我体内疯狂的聚集着,准备硬接血煞这一招。
  “啊呔!”血煞声如霹雳,全身发出七彩的光芒,一点七彩的小光点从他手中发出,然后迅速变大,变成一个极大的光圈,光圈之内的所有东西,在一刹那变成能量微粒。
  面对着这威力惊人的强大能量波,我不但没有后退反而上前一步,双手交叉再划出一个圈,一个圆形的能量盾出现在我的面前,挡住了血煞发出的能量波的去路。
  强大的反震力量让我后退了三步,不过血煞伤得比我还重,他连续后退了七步,喷出一口鲜血后这才站住了脚跟。
  “这是什么神功!”血煞顾不得拭去嘴角的鲜血,朝我问道。
  我冷笑一声,双手一招,笑月剑凭空出现在我的头顶,一道集合了水、火、平衡、混乱四种能量的剑气朝血煞劈去。
  令我奇怪的是,血煞竟然不躲不闪,竟然是硬生生地用身体承接了我这一记重击。
  “不好!”我心中灵光一闪,明白了血煞的用意,他想用身体去解析我能量提升的秘密。
  我双手连挥,笑月剑接连发出十八道强劲的剑气,朝血煞攻去,你既然硬接我的攻击,想从中发现我的秘密,那么我就让你分析个够。
  “哈哈哈!已经迟了!”血煞双手一拍,一个巨大的能量屏障出现在我和他的中间,竟然将我发出的十八道剑气挡住了。
  “灵幻云,多谢了,想不到你竟然能使四种能量合为一体,哈哈哈!想不到我苦苦追求的天道竟然是如此简单!”血煞哈哈大笑,双手合十,上举至头顶,然后向外伸展,接着双手交叠在丹田部位停住,一道银白色光芒从他的手中发出;血煞双手慢慢上举,银白色光芒越来越大,庞大的能量波动让我心神不宁。
  我双手一拍,笑月剑发出淡金色光幕,把我笼罩在里面。
  “去死吧!”血煞大喝一声,双手朝前推去,我身体前面的空气宛如被抽空一样,庞大的压力让我几乎喘不过气来。
  一道银白色能量波宛如潮水般向我涌来,笑月剑发出的淡金色光幕在刹那间被撞击了上万次,光幕里的我苦苦支撑,一波一波的能量潮让我没有还手的机会。
  突然,我感觉道能量波里出现了一次断层,我心中大喜,运起全身功力,护住我身体的光幕刹那间大了一倍,强大的反击力量让血煞的能量波反弹了回去,血煞闷哼一声,喷出一口鲜血,朝后飞了出去。
  “好厉害!”血煞摇摇晃晃站了起来,朝我说道,接着双手捏着一个法诀,大喝道:“移山!”
  天空突然暗了下来,一座大山从天而降,再次把整个盈露台里的人压在了山下。
  “我靠!血煞这家伙也来这一招!”至尊宝破口大骂道,天晶棒挥舞着,布下一个护身的能量圈,将他和身边的几个复活的人围了起来,凤神也将她能力所能及的地方把那些人用无敌风火轮和天晶盾护住,我则因为笑月剑的光幕护身,再加上身上衣服甚至我自己
  本身都是天晶砂化成的,不说我的能量足以把整座山夷平,就是这些,这山也无法伤我分毫。
  我锁定血煞的位置,朝他发出了一道能量波,他也想不到我竟然没有抵挡压下来的大山,因此没有防范,只听到他一声闷哼,然后就没了声音。
  有了两三次被压在大山底下的经验,这次我从山底出来,花不了多长的时间,当我出来的时候,发现一道人影带着一溜七彩光芒飞快朝西方飞去,我心中大叫可惜:让血煞这家伙给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