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历史军事›运镖三国
运镖三国 连载中

运镖三国

来源:夜猫 作者:漫游者 分类:历史军事

标签: 乔丹 历史军事 小马哥

穿越到三国没金手指,那你混个屁啊!
《运镖三国》游戏系统在手,天下我有!
爆笑!升级!打怪!一个都不能少
你四世三公,声名显赫?那也得乖乖同我镖局签约;你仁义满天下,刘皇叔威武?少一分钱也不给你运!乱世奸雄曹操,最爱就是你,你手下的寒门谋士、出名大将,都跳槽来我这里打工了……
这是一个带着运镖游戏系统,将整个三国搅得天翻地覆的故事
那个主角,很可能就是你
展开

《运镖三国》章节试读:

第87章 开棺


第87章 开棺
  终于来到了梁惠王的石棺前,司马健发现自己的心情竟然出乎意料的平静。哂笑一声后,他忽然也生出了一些因果循环的感悟。
  这些感悟,自然与那些佛教轮回没什么关系。司马健感慨的,只是冥冥当中似乎的确有一种神奇的东西在牵引着万事万物。例如他开庞涓的石棺时,还需要先喝一筒酒壮胆,但对着梁惠王的石棺,却隐隐间有一种迫不及待的冲动。
  毕竟,梁惠王这个家伙无论是在墓室建造的处心积虑上,还是他在对付庞涓尸身的蛮横无礼上,都给司马健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那种感觉自然不是什么正义感,也不是他这个盗墓贼可以站在道德高度上亵渎死人的心理安慰——但不论是什么,反正司马健面对这具石棺的时候,真的没有多少愧疚和胆怯。
  现在,司马健的任务已经很明确,盗走梁惠王的陪葬品,寻到还在墓室当中的文长,然后就当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将自己提前准备的盗墓工具一一铺开,司马健首先拿起了一枚白蜡烛,在这个墓室的东南角方位点燃。蜡烛很快亮了起来,并且是那种由淡蓝转为橘红色的正常燃烧颜色——这种做法,显然是他从前世盗墓小说当中学来的。
  他本来就是个二把刀选手,脑子里能记住的,就是前世盗墓小说中的那些规矩:摸金校尉掘开墓,要在墓室内要点上蜡烛,放在东南角方位,然后开棺摸金。动手时,不能损坏死者的遗骸,必须轻手轻脚地从头顶摸至脚底,最后还必须给死者留下一两样宝物。
  在此期间,假如东南角的蜡烛熄灭了,就必须把拿到手的财物原样放回去,恭恭敬敬地向死者磕三个头,才能按原路退回去。还有就是这时如果公鸡啼鸣了,也不能耽搁,必须同样磕头离去。
  这一套规矩,就是所谓的‘鸡鸣灯灭不摸金’。
  但事实上,这些规矩都是那些盗墓小说中的一些良好愿景而已。真正的盗墓,向来野蛮而粗俗,将尸者骸骨曝露荒野、捣毁陵墓之事比比皆是。毕竟,情怀不能当饭吃,能干这一行的,本身素质也没有多高。
  但司马健依然点燃了蜡烛,因为这种做法还是有一点科学道理的:墓室就算有通风孔,却也不是旷野屋室,空气难以正常流通。蜡烛熄灭或燃烧异常前退出墓穴,可保证人不因空气不好而中毒身亡。
  当然,这点科学道理在司马健这里也不算什么道理。毕竟他来这个墓室已经足有一个时辰了,要是这里空气不好,他也早就中毒了。他这样做的真正原因,其实还是因为游戏系统的关系。
  有那个逆天的玩意儿存在,还讲什么科学?庞涓都复活了,科学也没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既然游戏商城出售这些盗墓的东西,那就证明这些东西是有用的。
  点燃蜡烛后,司马健又捏了捏自己身上的摸金符和发丘印,发现没有一个破裂的。之后,他又将那些辟邪、克制粽子的东西,摆在了自己随手可拿的地方。一切准备工作就绪后,司马健这次没再废话,直接对梁惠王的石棺动了撬棍。
  一番已然有些熟悉的撬棺后,司马健发现自己已经可以推开那石棺了。与庞涓那可以掀起的小石棺不同,梁惠王这座石棺板,司马健一人必须用尽全力才可以推得动。
  这样其实也好,毕竟埋头使劲推东西,可以避免胡思乱想。司马健撸了撸袖子,深吸一口气后,开始用撬棍当做支点一点点推动那棺材板。而当石棺刚开一道缝的时候,司马健便忽然感觉自己的眼睛被强烈的光线闪了一下!
  司马健登时心头便是一喜,知道自己挖到宝贝了:前世的考古栏目就普及过,一些王侯以上的墓主,都是口中含珠、身覆金玉,胸前还有护心玉,手中抓有玉如意,甚至连**里都塞着宝石的。
  这座石棺里传出如此强烈的亮光,只能说明梁惠王的陪葬品当中,必然有夜明珠。只有这种价值连城的东西,才可以发出如此柔和又令人心惊肉跳的光芒!
  身体瞬间被力量充满,在财富的驱使下,司马健终于相信了前世的那个笑话:一百斤的铁,一个人不可能搬得动。可若是换成一百斤的百元大钞,那人不仅能搬得动,而且还能跑。不信,你试试?
  司马健现在就用亲身经历做着这个实验,并且乐在其中。猛然一声大吼,使足了吃奶的力,最后屁股一撅、双腿一用力,一把就将那石板推到了地上。然后,看着那满棺的珠宝,瞬间流下了口水。
  石棺里的景象,与司马健想象的有些一样,但也有些不一样。
  一样的是,这梁惠王果然一身金玉披身,全身上下都是宝物。可不一样的是,他发现那些考古栏目解说的实在太含蓄了,这哪里是一身是宝?简直就是一棺都是宝,富可敌国啊!
  厚葬之风,是在后汉时代……准确来说,就是在曹**后才开始渐渐收敛的。曹操毕竟就是靠盗墓发家的,盗的墓多了,自然也就悟出厚葬容易引来盗墓贼的道理。于是,他便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位提倡‘薄葬’的统治者。
  临死前,曹操还专门颁布了一道《终令》,提出死后不要厚葬,要将自己埋葬在贫瘠的土地上,依照地面原有的高度作为圹基,陵上不封土,不植树。金玉、珠宝、铜器等物,一概不要随葬。其目的,就是怕死后也不得安宁,召来盗墓贼的光顾。
  而此刻,司马健万分庆幸的,就是自己穿越到了这个厚葬成风、甚至还大兴攀比的幸福时代!随便一个墓下去,就是挖到了一处金山啊!
  入目望去,石棺中并没有多少金银。但比金银更贵重的玉器,却满眼全是。玉玦、玉琮、玉制品,全都整整齐齐铺在石棺当中,就跟不要钱一样。
  梁惠王尸身的胸前,被两块贴身而晶莹的玉璧板而覆盖。还有什么玉窍塞耳、玉眼盖目更是一项不落,就连尸身的口中,也含着一块栩栩如生、美轮美奂的玉蝉。左手上,拿着一方通体幽黑的墨玉,右手还捏着一只憨厚可人的玉猪……
  不过,除了这大量的玉器外,只有少量的青铜制品和一些极少的金锭——这让立刻就想变现流通的司马健,微微有那么一点遗憾。
  但想想其实也好理解,先秦时期,玉器可是权力、财富和身份的象征,只有权贵人物如族长、巫师等,才有资格佩戴各式的玉器。而金银这些硬通货,虽然也很贵重,可由于当时的锻冶技术落后,还不能将金银加工熔铸成美轮美奂的陪葬品,所以石棺当中没有多少金子也就解释得通了。
  并且,更重要的是,先秦时代的人们,还相信‘玉能寒尸’这一说法。为了使尸体不朽,便用昂贵的玉衣作殓服,还使用九窍器来塞其九窍,阻止其真神出窍,防止元阳外泄,可谓费尽心机。
  但这样的最终结果,大多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而害了卿卿性命’。正因为陪葬当中有如此多的玉器,企求‘金身不败’的墓主人反而召来了盗墓贼,尸身因此化作一捧泥土,所留下的,反而是那些精美绝伦的玉衣和玉器了。
  例如,此时的司马健与梁惠王,就处在这个十分微妙且幸福的阶段:脸上那勾人魅惑的笑容渐渐浮起,贱贱的小手儿开始蠢蠢欲动。双眼里,更是喷发着堪比火山爆发还要强烈的**。
  这一刻,司马健摸着梁惠王身上的玉璧,忽然找到了梦中解开女神衣服的激动心情。甚至,情不自已的他,还发出了一声若有若无的动人**:“哦,宝贝儿,让大爷好好来宠爱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