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我的夫君是和尚
我的夫君是和尚 连载中

我的夫君是和尚

来源:夜猫 作者:晕兮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其它小说 郑大叔 郑舒云

郑舒云从未设想过他未来的人生是如此充满刺激!早上醒来,却不知自己几时做了变性手术!直接从大叔下调到美少女!嫩!实在是太嫩了!水冰月的功力都远不如他!不仅如此,还有个逃婚逃到出家当了和尚的未婚夫!上帝对他的人生到底有多眷顾?
展开

《我的夫君是和尚》章节试读:

第九十三章 灵山巫师


第九十三章 灵山巫师
  温和的阳光洒落灵山,山间薄雾袅袅,不时轻风拂过茂密的树叶发出沙沙作响的声音。
  白妙双目紧闭晕睡在司徒元怀里,让郑舒云看着羡慕嫉妒恨,想着曾经那怀抱本该属于他的!
  邵云天打量了整座灵山,漫山遍野的草药,粗大的树木零落生长,一眼可直视三角山顶!无论他看多少遍都是这些景物,毫无人烟迹象,这真有巫师存在吗?
  “邵大哥,你看了半天,有没有发现些什么异样?”蓝花音有些迫切的问道,眼下他们似乎上不去了山也下不了去的感觉。
  邵云天叹了口气:“没有。十六,白妙的情况怎么样?”应该死不了吧?好歹她现在已经是鬼了。
  郑舒云站在一旁盯着抱着白妙的司徒元良久,他一脸阴郁的回道:“不清楚……”她根本没有心跳脉象,本来就是死的。
  “我想,她应该是晕过去了,刚才打开结界耗了她不少能量……”郑舒云仅是一己推测,好歹小说电视剧里都是这么晕的,按道理上是正常发生。
  司徒元闻言复杂的看了他一眼,旋即把白妙放地上躺平。站起身看了下四周,这里除了草药就是树,连半间茅屋都没出现过。白妙说的巫师在哪里?
  没有白妙的指引,他们根本无法前行。空闲之际,蓝花音让邵云天陪她去找疗伤草药,给郑舒云的脚掌上药治疗。
  话说灵山的药也果真很灵,不愧是西王母的药园,涂过药汁后,郑舒云脚掌上的疼痛感消退了大半,又过去两个多时辰后,伤口已开始消肿愈合。
  “这药真是灵丹妙药!”郑舒云费力的捧起脚掌看着消失得差不多的伤口,由衷感叹着。
  蓝花音趁此闲时,给他织了两双草鞋,虽然没有布鞋好穿,至少能保护好脚。
  郑舒云感动得想给蓝花音一个大拥抱,结果却被蓝花音侧了下身躲过去了!嘿嘿笑道:“小云,咱们今时不同往日,男女授受不亲了。”
  邵云天为此暗中庆幸郑舒云没抱成而松了口气!郑舒云搔头嘿嘿笑了笑:“谢谢你,小花。”
  灵山的天色随着时间的推移夜幕降临,璀璨的银河,硕大的圆月,似给灵山脑袋装饰一般,微凉的山风不时将薄烟吹过,给人如梦如幻的感觉。
  月光照在白妙身上良久后,她身体如脉动震了下,旋即苏醒过来。睁开眼看到灵山的模样,惊得蓦然坐起身,激动的说道:“小元!背上我!快上山顶!巫师之门的结界打开了!”
  郑舒云被“诈尸”的白妙吓了一大跳,旋即听到她说结界打开了,便神经绷紧,终于要面临被分魂的时刻了吗?
  只是……司徒元背她上山头,那他呢?他跑不快啊!而且脚伤才好!
  众人利索起身准备要上山之时,白妙又道:“等等!为了不让那家伙拖后腿,小元,你让他抓住你的长枪柄,要嘛找根藤条把他拖着走。”
  “你也太残忍了!这么对我!”郑舒云闻声怒道,这女鬼应该再死一回的!
  “少废话,赶紧抓上!门不等人!”白妙十万火急说着,这臭男人到底懂不懂看情况磨叽呀!好不容易遇到门打开,上回她来的时候等了几个月都没等到!
  “我知道了!”郑舒云被催得心浮气躁,这明摆着是催命,他为毛要勤快的去送死?
  郑舒云在心不甘情愿之下,被拖进了巫师门内!进入后又是另一翻景象!结界这种东西真是好用,若能放到二十一世纪,做什么都方便。
  白妙仔细打量了下彩虹绕山腰,小桥流水,百花齐放的景象,激动道:“对——就是这里!终于进来了!”
  这个副画面,之前遇到的占卜士曾透过古铜镜面给她看过。
  “瞧她那激动的模样,看来我的死期要到了……”
  郑舒云站在众人身后小声嘀咕,他的人生就这么完了!好死不死偏偏会有半个灵魂能投胎的事发生在他身上!
  他又不是戈薇,白妙更不是桔梗!司徒元更更不可能是犬夜叉……他们又不是在演山寨片的!
  “你们是什么人?到灵山来所谓何事?”
  一个严肃的声音从郑舒云背后传来,惊得他刹时一身冷汗,头皮发麻浑身鸡皮疙瘩!
  转身看去,那是一个年纪约莫二十来岁左右的仙姑?
  白玉冠将青丝高束,身着雪白襦裙,天蓝色披帛垂挂两肘之间,左手肘上挽着个小竹篮子,脚上穿着金丝翘头龙船鞋,脚边跟着一只双毛白狐!
  白妙闻声立即转身走到郑舒云身边,恭敬俯身施礼:“拜见巫师大人,前来唐突事因迫不得己,希望巫师大人原谅!”
  郑舒云听到白妙的恭敬客套话,旋即看到身后的人也跟着俯身施礼,他也只好俯下头。果然是他投胎的时刻要到了!
  巫师闻声仔细打量了下他们五个一翻,个个来自外界,其他有个男人来的地方是她故友之乡。
  看来又要发生什么大事件了吗?
  “请直言要事。”
  白妙闻言便将前来的目的一五一十的告知,却见巫师越听眉头皱得越紧!难道她不愿意帮忙?
  “你若要从已投胎成他人的元神中分散属于你的灵魂,是不可能的!如果你死于非命,复活并不逆天。只是,你若阳寿已尽,那便回天乏术了。”
  “巫师大人的意思是说,即使我不用完整的元神也能重回肉身吗?”白妙闻言欣喜的追问。
  郑舒云倒也能因此松了口气,如果说白妙复活了,那他将要如何?
  “是的,如今你已经通过自我意识,修复了缺失的部分灵魂。不过,我但先查过你是否能复活,才能告诉你复活的办法。”
  巫师边说坐倚向一边的岩石上,毕竟听了白妙啰嗦那么久,就长是神仙也会累的呀。
  “那真是太好了!谢谢巫师大人的帮忙!”白妙激动的连忙俯首感谢。
  巫师摆了下手,无奈道:“先别谢我,能否复活还是个不定说!还有那边的……你叫什么名字?”他会出现这里,并非意外。
  郑舒云似感觉到巫师在看向自己,不确定的回道:“是说我吗?我叫郑舒云……”
  “静观花开花落,笑看云舒云卷……好名字。”巫师笑言调侃了句,旋即又道:“白妙复活后,你打算如何?”
  “我能如何?”郑舒云这话像在问自己似的,如今,他还能回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