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大叔,谈个爱吧
大叔,谈个爱吧 连载中

大叔,谈个爱吧

来源:夜猫 作者:长秋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关靖 关靖北 其它小说

五年前她拿枪对准他,五年后她主动送上门
白天他和女人成双入对,晚上对她索欢无度
他恨她入骨,却舍不得放开,直到红本子将他们关系捆绑在一块
她若有所思:“大叔,你娶我除了因为我太漂亮还有其他原因吗?”
关爷:“……自恋算吗?”
“我认真的,你为什么喜欢我呢?”
关爷一本正经:“日,久生情
”“……”
萌宝降临后,他兴致勃勃教儿子说话,“来,宝贝,喊爸爸——爸、爸

儿子:“嗯嗯

关爷:“爸、爸

儿子:“嗯嗯

关爷:“……”他才是爹好吗!
展开

《大叔,谈个爱吧》章节试读:

精彩节选

第39章 你和关靖北就可能?


第39章 你和关靖北就可能?
  女人从鼻腔中哼出冷冷的音调,打了个电话给熟人,手中仍然紧紧攥着这个包。
  直觉告诉许愿,这女人就是故意的,如果她不过去说要买包的话,女人说不准嫌贵不要这一款。
  同性之间本身存在着敌视感。
  过了一分钟,许愿摘下墨镜,慢悠悠地道:“这包我要了,刷卡。”
  闻言,几个导购员面露难色,面面相觑,又为难地看了眼女人。
  女人踩着细高跟,转了个弯,红唇不饶人,“怎么,我刚刚都说这包是我的,马上就有人帮我来付钱。”
  “你没有钱买,也没有预定,凭什么说是你的呢?”
  许愿把墨镜递给了旁边的保镖,语调仍是慢悠悠的,“我不想让我的保镖过去抢,大庭广众,不礼貌。”
  女人也是没受过委屈的主儿,听这话更是气得不行,盯着眼前美丽甚至略微熟悉的脸蛋,一时说不出话来。
  恰巧这时,有人来了。
  女人像得了救星似的跑过去,声音立马放嗲:“苏少。”
  来的男人穿了浅色系的薄料风衣,里面是骚性的暗红色格衫,若不是仗着宽厚的肩膀和精窄的腰身,根本Hold不住。
  “怎么了,愁眉苦脸的?”
  听到略微熟悉的男音,许愿抬头,不巧,正好看到苏景致那张小白脸。
  她撩了撩挂在耳边的发,略显无奈,不等她整理好表情,夸张的招呼声就响起:“哎,这不许大美人吗,好巧。”
  他说了个许大美人,导购员和那个女人才渐渐去想许愿的身份。
  嗯……足够的保镖,排场大,又戴墨镜,加上那张跟狐狸般媚人的脸蛋。
  她们一下子全都猜到她是谁了。
  许愿重新戴上墨镜,干笑两声,“是啊,好巧,我这还有事,先不奉陪了。”
  “你们认识?”女人好奇又深怀敌意地问。
  苏景致没理睬,几步走到许愿身侧,“别那么急着走吗,几天时间我们就能这么巧地碰面,说明有缘份嘛。”
  许愿仍是干笑着。
  苏景致身后的女人走了过来,挽着男人的臂膀,女人的天性让她又是撒娇又是发嗲,“苏少,你先帮我把这包钱付了吧。”
  苏景致似乎嫌她碍事,直接丢过去一张卡。
  这时候许愿也不打算去和别人争一款包了,趁空儿和那群跟麦芽糖一样甩都甩不掉的保镖离开。
  不过刚到门口,她又很不幸地和“苏少”偶遇。
  准确的说,是男人主动跟上来的。
  “你欠我一顿饭。”苏景致脸皮极厚地道。
  他那样的人,怎么会看不出她不想理他?
  许愿叹了口气,觑了觑身侧的保镖,然后颇具无奈地道:“苏少,我觉得我两还是保持点距离,对你我都好。”
  “为什么?”
  她挑了挑眉,意思还不明显吗。
  以前像她这种漂亮还有钱的大小姐,追求者排到家门口了,可和关靖北交往后,那些人瞬间不见了。
  用钟意的话来说,老男人吃的醋才叫陈年老醋,一口都能酸死你。
  “你现在忙不忙,不忙的话我们去吃些电信吧,我知道有家……”
  苏景致像是什么都不懂的样子,热烈殷勤地介绍着,然后又给她算了下行程,时间掐得很好,让人不得拒绝。
  许愿觉得有必要给这人一点亏尝尝,不然他老这样,又是“偶遇”。
  她相信只要她和他约一次,他就知难而退了。
  偏北的一家西点店,许愿咬着饮料吸管,低头玩自己的手机,完全无视面前的男人。
  苏景致倒不觉得尴尬,反而兴致勃勃地向她推荐糕点,“来,吃些,不要怕胖,女孩子胖点才可爱。”
  许愿不得不承认他是个撩妹高手,摆在她眼前的糕点,一看就让人有胃口,再加上她之前喝过酸咸的饮料。
  “刚才我不知道那款包你也看上了,不然也不会……”他这回笑得有些歉意有些尴尬了。
  看来女人和导购员向他说明情况了。
  许愿耸了耸肩表示自己的不在意,又略嘲道:“我怎么发现,每次碰见你都有不好的事发生?”
  “嗯?”
  “第一次和你遇见,关靖北派人逮我回去,第二次和你遇见,关靖北又当我面和唐宁跳舞,第三次呢,又堵车,刚才那次,我看上的包被别人买走了。”
  “……”好像是这样。
  好像还有订婚礼上,他也出现,不过没遇见而已。
  苏景致笑了,笑容不似关靖北那样外层温和谦逊,内层薄凉,他的笑倒是那种被阳光照暖般。
  “说吧,你什么目的。”许愿也不兜圈子,直接开门见山,“我不信除了第一次,这几次都是偶遇。”
  他听着她颇为正经认真的文化,笑容深了几番,“除了看上你,没有别的目的。”
  “我们不可能。”
  “你和关靖北就可能?”
  许愿微微愣了,像个局外人那样淡淡笑开,“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调查过……先原谅我有些变.态,嗯……五年前人人都知你们感情很好,后来发生大变故,你一走就是五年,回来后的状态也就是我之前看到的。”
  他第一次看到她,那样狼狈地要求躲起来,而关靖北和手下,像搜耗子似的搜她。
  这么说,许愿有些恼地抓了抓头发,斟酌了词句让自己显得不那么避讳,“这没什么,谁都有感情危机。”
  “他和唐宁本该举办订婚礼,但因为你取消了,我想这是他的原因,但既然一个三十出头的男人做事有他的规章,不会那么轻率。”
  许愿静静地听着。
  苏景致顿了顿,补充说:“他不要唐宁,那必然是要和你在一起……你们似乎去了民政局,但你不肯和他领证。”
  听到这里,她终于有了愠意,“你跟踪我们?”
  “这倒不是,民政局那点事,你们三个又都是名气不小的人,我知道也正常。”
  许愿先前那份让苏景致知难而退的底气全无。
  她忽然意识到,成熟的男人并不是感情呆讷,他们往往更会撩妹。
  “所以依我知道不多的判断,你和关靖北之间发生的变故很大,结下的恩怨不比电视剧里的杀父仇人,但也差不了多少。”
  他们之间一定发生了很多不小的事,不然也不会各种拍拖却不在一起。
  苏景致表面玩世不恭,专注起来心细如麻,分析逻辑的能力极强。
  “然后呢?”许愿皮笑肉不笑,“让我考虑下你吗……你怎么就看上我了呢?”
  “第一眼被惊艳到,我承认我有点轻浮,见色起意,但后来了解你过去的事,又几次接触……”
  “苏少你不是有点轻浮,你简直就浮到云端上去了。”
  苏景致对于她的嘲讽也不恼,略开玩笑略认真道:“不如你考虑考虑下我……你和关靖北在一起的可能,很小,很小……”
  话音刚落下不久,紧接着响起的是男人低沉薄凉得嗓音:“苏少真是闲疯了,当起了我们的感情顾问,不过前一句话你最好收回,因为……”
  盛放甜点的桌上,一直男人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落下,轻轻地扣了两下,看似随意。
  男人的衬衫白得一丝不苟,没有给人严肃却产生震慑力。
  过了十秒,关靖北眯眸淡笑,薄唇掀起,沉沉低低的开腔:“因为,我对向她示爱的人都不会手下留情。”
  苏景致看着眼前高大冷峻的身材,停靠在他们的桌前,侧过身,不急不缓地把女人捞入自己怀中,然后才坐下。
  动作利落,顺其自然,男人硬朗挺拔,女人娇小玲珑,看起来那么登对。
  事已至此,许愿也不必问你怎么来了之类的话。
  瞧一瞧旁边站着面无表情的保镖,他们本来就是保护and监视她,和其他男人吃饭的话能不快点通知主子?
  良久的寂静,两个男人之间的敌对相望,许愿只好挑起话题,干笑着,“这里西点挺好吃的。”
  不过没人应她。
  “……”宝宝憋屈了,这两男人是要无视她吗。
  苏景致俊颜浮现半嘲半讽的寡笑,“三少刚才的话,说得我不爱听了。”
  关靖北抬头看他的脸,紧抿着薄唇不语。
  苏景致摸出了两根烟,从桌上递过去一根,也不管男人接没接,缓缓说:“你和许大美人什么关系,她怎么就是你女人了?”
  “呵。”
  男人薄唇间吐露的一个单字音节,他眉梢轻挑,藏着玩味和阴鸷,“她是我女人,永远都是。”
  许愿头一次觉得这个苏景致不简单。
  放眼云城,似乎除了明书寒那个讨厌的家伙,很少有人这样挑衅关靖北。
  而且能被他在名字后面加了个少字的人,也不多。
  “那个,你们慢慢聊,我去上个洗手间。”
  想逃离这个气氛压抑的许愿打着哈哈起身,还没迈出一步,身后的两个男人几乎异口同声:“你回来。”
  “……”
  压根不管她的事好吗,你们两个大男人斗就斗了,拉她做什么。
  许愿一脸不情愿,看了看左右边的男人,叹了口气。
  关靖北扣住她的小手,握在掌心中把玩着,难得笑得眉眼温和,“愿愿,你告诉他,我们是什么关系?”
  闻言,许愿扭过头来,眼前这个看似温和,深眸却如同黑洞般的男人真是够危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