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阿姐
阿姐 连载中

阿姐

来源:夜猫 作者:诗诗一林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其它小说 夏梦 张扬

八岁那年,我被人贩子拐走,卖给一个瞎子做童养媳,我以为我努力向上,总会看见曙光,但生活,却一步步的将我逼进深渊,我也一步步的从懵懂无知的小女生成为人人望而畏惧的阿姐……展开

《阿姐》章节试读:

精彩节选

第51章 请你离开


第51章 请你离开
  我们一行二十多人被带到了**局,轰轰烈烈。
  其实,我对**局没有什么好印象,所以我比较紧张,不过秦川和夏梦一直在我身边,让我多少有点安慰。
  对于夏梦,我的感情似乎有些转变了,每每出事她都会赶到,并为我搬来救兵,我怎么可能不感动?
  毕竟我是人。
  **要对我们录口供,把我们每个人单独带到一间单间,我又有些怕了,全身都在哆嗦,我小心的回答着**的每一个问题,正在这时,我所在的房间的门被推开了,我看到了秦川,还有他身后的秦宏。
  我又打了一个寒颤,今生我最不想见的人里,就有秦川的父亲,那一幕幕遭遇回放在我的脑海,我本能的想要躲避他。
  但是有秦川在,他会保护我,他走向我,在**面前牵起我的手,冷漠却又不容置疑的说着,“她也是受害者,人我带走了。”
  我想,一定是秦宏在背后打好了关系,他才能这样正大光明的带我走吧。
  “夏梦和张扬呢?”
  我在秦川后面走着,小声的问着他,人家救了我们,我们总不能不管不问吧。
  “张扬有人。”
  然他只是回了我这么一句话,就带着我离开了。
  路上秦川的脸色很难看,这让我不敢多说话,我不知道他是怎么了,只觉得他的情绪很低落。
  “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
  回到家已经很晚了,我还是小心翼翼的问着,“对不起,我——”
  “是我对不起你。”
  秦川他突然就抱住我,将头埋在我的肩头,“沫沫,是我对不起你,是我让你受伤了。”
  原来秦川他,是在自责啊。
  是在自责我差点被人欺负了吗?
  但是没关系啊。
  我不是好好的?
  我也有些鼻酸,紧紧的抱着我的秦川,“秦川,你说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幸福?”
  什么时候,才能实现我的小幸福,小简单?
  为什么连这样平淡的生活,都成为了一种奢望呢?
  “我会让你幸福的。”
  秦川捧起我的脸,琥珀色的眸子里深情款款,他轻轻的吻了一下的我额头,再一次向我承诺道,“我的小公主,我会让你幸福的,相信我。”
  我坚定的点头,泪水顺着脸颊落下,我相信他,他说什么我都相信,我等着他给我幸福的那一天。
  我等着。
  但我怎么都不知道,那一天竟然是那么遥远,那么那么的遥远。
  我和秦川都受了伤,稍稍洗漱之后他为我上药,我又为他上药,我看到他小麦色的肌肤,不由得有些脸红。
  秦川咽了咽口水,凸出的喉骨非常性感,这让我不敢去与他对视,谁想他突然抱住我,浑身炙热,亲吻着我的唇瓣。
  我被他的突然吓的不知所措,差点打翻了地上的药水,但他不管,把我压倒在床上,疯狂的亲吻着我。
  我有些怕,有些拘谨,我想推开他,但他却对我说,“放心,我不会伤害你。”
  他的眼睛非常好看,他说这话的时候非常认真,这让我一步步的放下心里的防备去接受他的亲吻。
  其实那个时候,我对这方面的事情已经有所了解了,我知道秦川此刻可能憋的很难受,但他,还是没有动我,他从身后抱着我,轻轻的亲了一下我的耳蜗对我说,“等我的小公主再大一些。”
  我突然才明白过来,其实我今年只有十六岁,我还未成年。
  可我,却已经经历了那么多。
  第二天,我像往常一样照旧去上课,葛薇薇已经从**局里出来了,但是刘琳没有。
  我听说葛薇薇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刘琳身上,刘琳成了代罪羔羊,我轻笑一下,真想对刘琳说一声活该。
  葛薇薇是什么人?
  资本主义家,吃人不吐骨头,跟这种人合作,她会保你吗?
  答案很明显。
  我很满意这样的结果,这至少会让刘琳消失并安静一段时间,我又少了一个敌人,怎么能不高兴呢?
  我的心情很愉悦,正准备上课了,谁想竟然有人通知我去校长办公室。
  我心里的警铃一下响了起来,去校长办公室?
  为什么要去?
  是校长找我?
  联想到上一次他将我送给秦宏,我本能的拒绝,我不想去,这所学校的高层都不是好人,我不想跟他们任何一个人单独相处。
  但我没有想到,这个时候一位优雅的中年妇女站到了教室窗前。
  我起先并没有将她认出来,但她一直看着我,就像当年那样一直看着我,终于让我激发起了所有的回忆。
  那个女人,就是夏梦的母亲!
  时隔这么多年,她竟然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
  她很优雅,看起来很高贵,令人不敢染指,可她越是如此,我对她的恨意就越是强烈。
  凭什么?凭什么她带着夏梦远走高飞,让我一个人在何家受尽所有的虐待与屈辱?
  凭什么!
  她知不知道那四年我是怎么度过来的?
  她又知不知道我现在的生活是怎样的艰难?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拜她所赐,都是拜她所赐啊!!
  班主任见校长夫人亲自来见我,连忙走到我面前让我去与她见面,我真的不想,我有多恨何家人就有多恨夏梦的母亲,我怎么可能想和她说话?
  我巴不得一辈子都不再见她,但我坚持不过班主任,最后还是不情不愿的走出去了。
  “沫沫,好久不见了。”
  她对着我笑,那笑容是那么那么的和蔼亲切,我却感到一阵恶寒。
  她,就是靠着这副虚假的笑容,才走到如今这个位置的吧。
  我扭过头不去看她,嘲讽道,“没想到校长夫人你还记得我,真令我受宠若惊。”
  我跟个刺猬似的,我一点都不想看到她生活得意的样子,我就希望她痛苦,被我的刺刺的痛苦。
  她确实尴尬了一下,不过她很快缓过来又对我说,“这里不好说话,我们换个地方。”
  天知道我当时有多拒绝和她一起去别的地方,但我就是想看看这女人想耍什么花样。
  像之前那样把我卖掉吗?
  她就不怕天打雷劈吗?
  “我也是昨天才知道你就在梦梦身边的。”
  她把我带到一家格调优雅的咖啡厅,我真想讽刺她带着我来这里,不怕我降低了她的品味?
  但我没有,我甚至没有动那咖啡一下,我只是冷眼看着她,听着她说。
  “昨晚,是我把梦梦从**局里带出来的。”
  我默默的听着,没有做任何回应,但我多少知道她想说什么了。
  在她眼里,我是坏学生,我把夏梦带到了**局,她应该,是想铲除我这颗毒瘤吧。
  “其实这些年,梦梦一直非常内疚,她一直对我说想回去,想救你,想补偿你。”
  校长夫人无不动情的说着,“可我担心一旦回去,就会失去眼前的生活,我一直阻止着她。”
  她苦笑了一下,又继续说着,“我承认,我是非常自私,但沫沫,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你的母亲身上,她也会努力保住自己的女儿的。”
  我心里一阵冷笑,对,是,就因为我不是校长夫人的女儿,所以我可以被卖,被侮辱,被虐待,她说的什么都是对的,我有什么话好说呢?
  我什么都没有,我甚至连我妈都没有找到,我有什么资格与她对峙呢?
  她似乎看出了我对她的讽刺与嘲笑,低下头沉默了一会儿,后来才又面向我开口,“梦梦这段时间状态一直不稳定,回到家琴也不弹,功课也不做,成绩落了一大截,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毕竟这些年她一直很稳定。”
  “直到昨天我才知道她是因为你。”
  说到这里的时候,校长夫人的眼神变了变,很深奥,我体会不了,她继续对我说着,“昨晚回到家之后,梦梦对我说了最近一段时间你的遭遇,我知道你的日子过的狠艰难,让人很心疼,但是沫沫,我能不能请求你,请你离开梦梦?”
  “我和梦梦都走到今天这一步真的非常不易,如果你一直存在,会让她分心,会扰乱她的未来。”
  “只要她的成绩能像以前一样保持下去,她出国留学根本不是问题,可因为你,她已经开始不务正业了,作为母亲,我不能看着她一直如此啊!”
  “所以沫沫,你离开吧,好不好?你可以随意去任何一个城市,我可以资助你,我每年给你十万,如果不够,我还可以再给你,只要你能离开梦梦,并答应永远不再回来,我会为你编织好另外一条路,可以吗?”
  可以吗?
  我再一次冷笑,我真的不知道敬爱的校长夫人是怎么问出这样的问题来的。
  她说夏梦为了我不务正业?所以在她眼里我就是不务正业的学生了?
  是我一步步的把夏梦带到深不见底的深渊了?
  是我摧毁了她的未来了?
  但她别忘了,是谁造就了现在的我!
  是谁让我成为现在的这副模样!!
  “校长夫人的母爱真是令人感动。”
  我冷冷的看着她,坚定的回着,“但不好意思,我不想离开。”
  这里有秦川,我要去哪里?
  我哪里都不去。
  “至于夏梦的未来,那是你要担心的,不是我,我与她,根本一点关系都没有。”
  我其实已经在表明,夏梦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她自己自愿的,与我无关。
  校长夫人她又怎么可能听不出来呢?
  她的脸色变了变,又对我说着,“沫沫,我知道你现在不愿意答应我,但是我劝你多想一下,年轻人还是不要冲动,否则后果可能是你想象不到的惨。”
  呵。
  所以校长夫人这是在威胁我离开了吗?
  如果我不离开,她就会找人弄惨我?
  她以为我会怕她?
  她难道不知道我就是在威胁下长大的?
  我站起身子来,居高临下的望着她,然后拿起面前的咖啡,猛的泼了她一脸,“我做的决定,谁都别想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