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欲宠成欢:总裁,深入爱
欲宠成欢:总裁,深入爱 连载中

欲宠成欢:总裁,深入爱

来源:夜猫 作者:冷梦枕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其它小说 岳不屈 齐飞宇

喝多了,睡了个漂亮的男人还不算,竟然还是大总裁,只是,怎么就冤家路窄的成了他的助理,从此开始每天被他按在办公桌上做事……展开

《欲宠成欢:总裁,深入爱》章节试读:

第一百零三章 惊天秘密


第一百零三章 惊天秘密
  水若看着账簿上的数字,虽然上面做的很隐秘,但是一些会计常用的做假账的手法还是显露了出来。
  也无非就是无中生有、有也还无,通过成本费用互化、费用资本(产)互化、费用名目转化等手段,将那些合法或者不合法的事项登记上去。
  上面显示着,骑士集团的上个月和这个月的收入都有很大的一部分,无法说明来源,也许,这部分就是徐少恭的违法所得!
  当然,这部分收入究竟是做什么而来的,水若却是看不出来的。
  想了想,水若仔细地将这个网址悄悄记录下来,她想等着回到家里或者有空的时候,在好好的看看。
  现在毕竟是在办公室,还是小心一点的好些。
  如果被别人发现了,尤其是被岳不屈或者徐少恭发现,只怕要说不清楚了。
  只是水若怎么也没想到,原来那些事情真的是和岳不屈有关,要不然也不可能用岳不屈的账号竟然就能登录进去。
  想到自己最为尊敬的师兄,竟然做出了这种违法的事情,水若的心里就一阵难过,她一定要找个机会和岳不屈说说。
  不过,水若对于岳不屈究竟参与了多少骑士集团的违法事情,她暂时还不知道。
  但是岳不屈的财大气粗也不禁开始让水若产生了怀疑。
  毕竟岳不屈刚刚从院校毕业三年左右的时间,竟然可以做到像现在这么的风光,真的让人觉得好像是奇迹。
  水若之前因为从来就没有怀疑过岳不屈,所以才会对这些其实已经出现的状况视而不见。
  现在看来,岳不屈的所有一切都真的很值得人怀疑了。
  水若还没有想明白,就听见门被人轻轻的敲响,一个小律师在得到水若的应允之下进来,原来是跟她要谈判方案的。
  看了看时间,还有一个小时才到下班的时候,水若就想着趁着这个时候,去试探一下岳不屈,然后委婉地提醒他一下。
  她相信,岳不屈不是那种泯灭良心的人,他那么做一定是有苦衷的,所以,只要她跟岳不屈稍微提示一下,他就一定会明白的。
  想到这里,水若就直接站起身,将谈判方案交给了小律师之后,也跟着他出了门。
  到了岳不屈的办公室之后,却发现他的办公室的门是锁着的,这才想起来,岳不屈说是去了徐少恭的那里。
  水若无奈,只得又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反正现在也没有什么事儿。
  水若就想着上了QQ看看,也许玩玩空间什么的,一会儿时间就过去了。
  打开QQ之后,竟然首先收到的是心蓝的消息,她现在在普吉岛,虽然还没有找到令狐浩然,但是她已经决定了,要一处一处地毯式地搜索。
  而且,心蓝相信,她的爱会指引着她找到令狐浩然的。
  看到心蓝的空间有更新,水若不禁点开看看。
  里面有一篇日记,是心蓝记录自己寻找令狐浩然的足迹的,她也已经猜到了,令狐奶奶可能告诉她的并不是实话,但是心蓝想试试。
  反正也已经到了普吉岛,心蓝干脆就是边游玩边找着令狐浩然,图文并茂的日记,满满的都是心蓝对令狐浩然的深情和想念。
  其中的一句话,让水若看了之后,不禁唏嘘不已。
  狐狸,天涯海角,我带着我们的宝宝来找你了,我知道,你就在世界的某一个地方,我们的爱,会让我们再次相逢。
  水若从来都不觉得心蓝是会写出这么深情句子的人,不过,只要她和宝宝平安无事就好。
  虽然很想给心蓝留言,可是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不过,她的来访记录心蓝一定会看到的,心蓝也会明白的。
  “若若,看什么这么专注呢?”
  岳不屈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水若的门前,水若也不知道为什么,随手就关了QQ,笑着说,“可以下班了啊?”
  水若的手虽然关的很快,岳不屈还是看到了一张普吉岛的图片,“想出去旅游吗?”
  “是啊!”水若赶紧趁势说道,“我还没出过国呢!想以后有机会了,出去看看。”
  岳不屈听了水若的话,没有继续说什么,而是催促着水若赶紧下班回家了,但是他的心里已经暗暗记下了。
  水若想去普吉岛,他一定会完成她的愿望的!
  岳不屈还是把水若送到了家里,这才像齐飞宇说的,匆匆嘱咐了她几句,就赶紧离开了。
  看到他走了之后,水若赶紧换了身衣服,小小地打扮了一下,还穿上了齐飞宇送给她的那双水晶鞋。
  想到等会儿要和齐飞宇约会,水若竟然有些小小的紧张,那种感觉有点怪怪的,好像是她是一个背着自己老公出去的妻子似的。
  水若想到这里,不禁对着自己吐吐舌头,她明明和岳不屈只是朋友关系而已嘛!
  她怎么还有这种愧疚的感觉,真的是奇怪死了。
  终于到了和齐飞宇约定的时间了,水若赶紧下楼,刚出了楼门口,就看到了齐飞宇的那辆悍马停在哪里
  ,水若赶紧小跑着过去,拉开车门就坐了进去。
  齐飞宇看着水若微红的脸蛋,真是娇羞的可爱,从车的后座拿出一捧香水百合送到水若的面前,温柔地说,“老婆,你真美!”
  水若惊喜地接过花束,娇嗔地瞪了他一眼,“油嘴滑舌的!谁是你老婆!”
  齐飞宇在水若的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谁应声,谁就是我老婆!”说话的同时,也发动了汽车。
  水若甜蜜地笑了笑,“赶紧好好开车吧!”
  “遵命,老婆大人!”齐飞宇赶紧收住了玩笑的心思,认真地开着车,直到了鼎湖山桩的金日小筑这才停下了车。
  其实从心里来说,水若还是真的很喜欢这里的风格,她本来就不喜欢受束缚,这里的田园风格真的很让她觉得放松。
  “老婆,我们进去吧!”齐飞宇笑着搂着水若的腰,跟着她一起走了进去。
  他之前早就已经买好了菜,准备的差不多了,只要回来之后,稍微一加工就可以了。
  水若跟着齐飞宇进了屋子之后,把花束插在了客厅的花瓶里,转过身,就看到齐飞宇已经扎好了围裙,已经在厨房忙活开了。
  看着齐飞宇的背影,水若不禁一阵恍惚,好像他们之间从来就没有分开过。
  轻轻地走到齐飞宇的身后,水若不禁抱住了他的腰身,将脸靠在他的后背上。
  虽然水若知道自己这就是在捣乱,可是她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心蓝的那篇日记的影响,她就是忍不住想要抱住他。
  他是她的爱人,她认定了,就算是死亡,也不能把他们分开。
  齐飞宇正在煎着排骨,突然被水若抱住了,最开始还以为水若是在捣乱,就笑着拍了拍她的手。
  “老婆乖了,小心油溅到你手上!会很痛的!”
  可是水若什么话也不说,只是靠着他,抱着他。
  将火关上了之后,齐飞宇放下手里的东西,转过身,也环抱着水若,将她紧紧地拥入怀里。
  他感觉到水若似乎有些不舍似的,就关心地问着她,“若若,你怎么了?”
  “让我抱抱你!”水若闷着头埋在齐飞宇的胸口,听着他有力的心跳,似乎这样才会觉得心安似的。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水若会突然这么伤感,但是齐飞宇还是紧紧地抱着她,将自己的温暖传递给她。
  “飞宇,如果你以后生气了,就像狐狸那样逃走了,你千万别出国,我怕我没钱出去找你!”水若闷闷地说道。
  齐飞宇被水若逗得一乐,但是他知道,之前发生的事情,让水若有些患得患失,害怕他们之间会再因为什么误会而分开。
  不过,水若这么说,其实也在表示着,她很在乎他,在水若的心里,他是她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个人。
  “若若,我不会走!我会永远留在你身边的!”
  齐飞宇轻轻地拍着水若的后背,坚定地保证着。
  “不许骗我!”水若抬起头,仰视着齐飞宇的眼睛。
  “如果你要是敢乱跑,等我抓到你,一定会好好的惩罚你!”
  “恩!”齐飞宇深情地和水若对望着,他从水若的眼睛里,也看到了她对于他浓浓的爱意。
  水若伸手攀上齐飞宇的脖子,踮起了脚尖,在齐飞宇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吻上了他的唇。
  不同于以往的被动,水若主动将自己的小舌学着齐飞宇的样子,伸进了他的口中,纠缠着他的舌头。
  小手也很不老实地开始一颗一颗地解开了齐飞宇身上的扣子。
  解到了围裙的时候,摸了半天,却反而把围裙系成了死结,撕扯了半天也没有撕扯下来。
  水若不禁想要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齐飞宇却捧着她的脸,反客为主,带着迅猛的激情,反而霸占了她的口腔。
  水若被齐飞宇突然而来的霸道,弄得头昏昏的,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后背已经贴上了凉凉的瓷砖。
  这个时候,她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齐飞宇给撕扯干净了。
  感觉到了瓷砖的冰凉,齐飞宇抬着水若的腿,让她围在自己的腰上,他抱着她的小屁屁,直接到了餐厅的桌子上。
  桌子上铺着上好的丝绸,滑滑的好像是人的皮肤一样。
  水若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已经很不灵光了,她好像有什么重要的话,要和齐飞宇说似的,但是现在她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过了好久,水若只觉得自己的嗓子都快哑了,齐飞宇这才“好心”地放过她,抱着水若直接到了楼上的房间。
  齐飞宇本来想让她好好的休息一下,他下去给水若做饭,刚刚他们那么剧烈的运动,消耗了那么多的体力,一定要好好的补补才行。
  可是,他刚刚准备抽开自己的胳膊,就被水若无意识地拽住了。
  “飞宇,不要离开我!”
  齐飞宇爱怜地看着水若,认命地躺回了床上。
  刚刚躺下,水若就钻到了他的怀里,脸上还带着幸福的微笑。
  轻轻地亲吻了一下水若,虽然现在他的姿势非常的不舒服,但是看着水若都已经睡着了,齐飞宇就不想再动了,只要她舒服就好。
  抱着水若,闻着她的发香,齐飞宇也很快陷入了梦乡,临睡之前,他还想着,等会儿一定要醒过来,给水若做好吃的。
  齐飞宇和水若两个人谁也没有想到,他们这一觉便睡到了天亮,等到水若悠悠转醒的时候,就看到齐飞宇放大的俊脸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这种醒来之后,就看到自己爱人的感觉真好,水若只觉得自己的心中满满的都是幸福。
  如果可以不上班,时间就此凝固,她和齐飞宇这样躺着直到天荒地老多好!
  水若刚想到这里,突然一下子坐了起来,摇晃着齐飞宇,焦急地说道,“完了完了!现在几点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