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红袖倾天虞美人
红袖倾天虞美人 连载中

红袖倾天虞美人

来源:夜猫 作者:源子夫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其它小说 殷红 谢琰

红袖倾天虞美人
她是北国女战神,一朝沦陷南朝成了以色侍人的舞伶
他是潇洒不羁,大胆包天的伟岸男子,一夕情动至死不渝
初见时,他被她撞下河,陷些一命呜呼
他说:月黑风高姑娘孤身在外,就不怕遇到歹人?
她说:我在逃命
“这么巧?在下也是……”
再见时玉笛定情,她身披红妆等着他来娶她,没想到等来的却是一场浩劫……展开

《红袖倾天虞美人》章节试读:

第458章救赎


第458章救赎
  妙妙苦涩一笑,“这有用吗?你知不知道,谢家要倒了。”
  “我知道。”叶飞点了点头,然后眼神转而坚毅,“我会守在你身边的,不让一片瓦砾伤到你。”
  落叶缓缓飘过,又是一年秋天,年轻的少年似乎在一瞬间长大……
  刘太守大力扶持贤才,重用寒门,对曾经的旧势力打压严重。近几个月德宗帝一直被牵着鼻子走,下手的速度更是到了疯狂的地步。
  曾经有多么的富贵风光,今日的镣铐就有多沉重。
  幽僻的小路上,五个彪形大汉压着几个体态不一却无不是伤痕累累,面容狼狈憔悴的人在赶路。
  他们都带着手铐脚镣,每走一步都发出喀啦的声响,有些人走着走着身体越发的佝偻,而有些人走着走着不禁红了眼眶。
  他们并不是普通罪犯,在不久之前,他们还是光荣显赫的贵族人士,出门有轿,进门有奴。不过眨眼之间,所有繁花似锦都如火上飞蝶,化作烟云。
  其实他们也不是多拥有权贵的人,在贵族中,真正拥有显赫权贵的,一家户里也不过几个男丁,其他人不过都是些亲属、亲信,跑跑腿摆摆威罢了。
  那些真正手握实权的人,早以在抄家之前拉了去砍头,连坐牢、流放的资格都没有。剩下他们曾经共喝一碗汤的人,坐牢的坐牢、流放的流放、为奴的为奴。
  摆在他们面前无非就只有两条路,死亡和直至死亡的劳苦折磨。
  喀啦,喀啦。铁链的声响犹如无情的嘲讽,肆笑着人生如戏,世事无常。
  “走,快点。”最后的壮汉在长久赶路后面带戾气,一脚踹在一个囚犯的身上。
  那人身体本就薄弱,经得住蛮横的一脚,吃痛的倒在地上**。
  “啊呦,还跟大爷装病。”壮汉卷了卷袖子,从腰间抽出鞭子,用力的抽了下去,“让你装、让你装。”
  那本就浑身带伤的人,疼得连打滚都没力气,倒在地上不断哀嚎,好不凄惨。
  剩下的囚犯看得抓心挠肺,却也无计可施。他们虽有十多人,却手脚束缚,身体无力,而看押他们的五个带刀侍卫身强力壮,稍有反抗就能将他们杀了抛尸而不用背负任何责任。
  “起来,快起来。”壮汉还在一鞭鞭的抽打,可怜囚人的背后已经血肉模糊。
  突然,一道黑影纵身从木林里蹿出,猝不及防的一棍将挥鞭的人打翻,当即就晕了过去。
  出手的是一个身形挺拔的男人,他带着面具,出手利落。得手中稳稳落地,自有一股难以言喻的凛然气质。
  其他壮汉发现不对,连忙抽出大刀,喊杀着冲过去。
  那男子手中只携了一根木棍,虽是先出了手,却无杀心。几个壮汉看着卖力,却都没在神秘男子的手下走过三招,一个个的被打趴在低,又无性命之忧。
  那些囚犯看得目瞪口呆不知所以,直到神秘男子捡起地上的大刀,一刀将他们的绳索劈开,才赫然明白,纷纷跪地。
  “谢大侠救命之恩,谢大侠救命之恩。”
  这些人多少读过书,也不曾做过伤天害理的事,为了树刘太守的威信而被流放,未免可惜。
  “不用谢了。你们以后就自谋生路吧。”唐七向丢了一袋银两,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看到地上的一袋银两,那些人忍不住的放下了骄傲,痛哭流涕,连连叩首,“谢大侠,谢大侠啊。”
  这一袋银两虽不能让他们回到重新的逍遥日子,却有着雪中送炭的意义,可以让他们有个人样的活下去。
  南陵城,城门内。
  辛夷来到南陵城外时,看到的是一片荒凉,草丛里隐隐还暗藏着血迹。她知道,这里刚发生过战争,敌人曾不止一次的兵临城下,迫使城里的人开门。
  也不知道守城的将军现在怎么样了?与敌人对战过程中可曾受伤?
  辛夷越靠近城门,思绪越是涌动。她做了一个决定,这次她不打算偷偷潜到他身边了,她要正大光明的走到他身边。
  来到城下时辛夷报了自己的名字,没过多久,她就看到一贯稳重的刘敬宣像孩子一样向他奔跑过来,亲自将她迎了进了城。
  南陵城因为是通往建康城的要道,所以在没有战争的时候还是座相对富饶的城市;但也因为是通往建康城的要道,战争席卷时,城内深受重创。
  百姓们能走的都搬走了,就剩下些不愿搬的和不能搬的。
  “你怎么这么久才来,我差点就写信去催你了。”刘敬宣一来就兴奋的问,却也有不满意的地方。
  “锦公主和王神爱斗争不休,我一时不敢离她而去。”辛夷如此解释着。
  “这事我听说了,那王神爱一直控制德宗帝多年,把持朝政,好不威风。现在说被扳倒就被扳倒,连整个家族都连根拔起,想必一定惊心动魄吧。”刘敬宣恭维了一番后,顿时眯了眯眼,露出一副不怀好意的样子,“哎,去我屋里,讲给我听听吧。”
  辛夷撇了他一眼,没好气道,“这是秘密,不能乱说。”
  “我还不能说吗?”
  “当……”辛夷刚想严厉拒绝,却又怕伤了他的心,转而委婉道,“我也不知道。”
  她就在天锦身边,怎么会不知道?
  刘敬宣一挑眉,也不为难她,“不说也行,那你就到屋里听我说说我在德州平反的英雄事迹。”
  辛夷忍不住又送了他个大白眼,从前怎么没发现他是个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乏力,我要休息。”这一回,辛夷严厉拒绝了。
  “好吧。”刘敬宣露出失望的表情,但转瞬一笑道,“等你休息好了我再说,嘻嘻。”
  一路风尘后,刚到南陵就受到刘敬宣的热情款待。辛夷表面上看是宠辱不惊的样子,但还是忍不住的浅浅一笑,心有暖意。
  突然城楼上击鼓如雷,墙角下的士兵们迅速列队,握这长枪奔上城楼。
  辛夷左右看去,远处的士兵们也已经急速反应过来,做出列兵应敌的准备。
  此时有士兵来报,“将军,刁候又攻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