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恐怖灵异›盗墓札卷
盗墓札卷 连载中

盗墓札卷

来源:夜猫 作者:十年慰风尘 分类:恐怖灵异

标签: 恐怖灵异 抖音小说 汤姆

如果说这个世界有神,那神究竟是什么?是不朽不灭的粽子僵尸?如果说这个世界没有永恒,那历代的帝王将相,为何会痴迷于方士的水银朱砂丹?历史的一角谜团被压在死人那,而我要做的,就是从死人的嘴巴里,把这些东西掏出来!展开

《盗墓札卷》章节试读:

第七十七章 蒙古死亡蠕虫


第七十七章 蒙古死亡蠕虫
  那是一层绚烂的柔波,粉红又半透明。如果龙潭是海洋的话,我可以肯定的说,浮起来的,是一层深海水母。
  但这里是远离海洋的阴山,龙潭也不是大海,漂起来的,肯定不是水母。
  漂上来柔软的**,连扎眼的岩石都被软化。
  一片震撼的场景,一场夺目及从未见过的景象。
  “这东西到底是什么?”
  美丽的景象,并没有带给我舒适,反而,温柔的龙潭水波下,藏着一片片连环杀机。
  死亡的气氛在蔓延,我像是独自来到战场上,光空中弥漫的杀戮气息,就能把人的心脏压迫爆。
  我问青巴禅师,希望他能给我一个解释。
  青巴禅师没有回答,我想起他说的上一句话;龙潭之下,栖息着成吉思汗陵墓的守护神。
  早在几百年前,辽阔的大草原上,就流传一个恐怖的传说。
  成吉思汗征西夏去世,尸体被蒙古的王公贵族密葬。
  传说在成吉思汗的陵墓里,埋葬了蒙古席卷各国的金银珠宝,大部分被掠夺的财富,都随着他的死,而被齐齐掩埋在黄沙下。
  多少年来,历史上不乏想要寻找到陵墓的人。然而无论什么人,一旦进入草原深处,就会神秘失踪。牧民们说,这就是成吉思汗给后人的警告,凡是觊觎陵墓秘密的人,都会被陵墓豢养的守护神杀死。
  而在成吉思汗的神话史诗中,描绘其陵墓的守护神,就是后世臭名昭著的蒙古死亡蠕虫。
  蒙古死亡蠕虫的名字,最早并不是出现在成吉思汗的故事里。
  广林汉记在记录汉将军霍去病征讨匈奴时,随军的书记官,就提起过他偶然见到的一种沙漠动物。询问当地人,牧民称其为多莫乌滋。翻译过来,可以理解为大肠虫。
  这种虫子,在草原上被赋予了非常邪恶的能力。说是栖息在粗砂和砾石覆盖的土地下,时常从土里钻出来,掠杀牧民和马匹,连强大的巫师也无法制服。
  蒙古死亡蠕虫,不仅在辽阔的草原上有着广泛的知名度,它的名字,甚至在西方也有一定流传。美国探险家罗伊·安德鲁斯第一次向西方世界,公开描绘了这种恐怖而又神秘的物种;
  它有5英寸长,头和尾巴无法区分,都有长出的犄角,有些类似蜗牛的头部。
  如果要我形容,我可以说,那是一种粉红色的巨大蚯蚓。但是看起来又不像,它们身上有许多折叠一起的折纹。光是这个样子,与动手术割下来的阑尾差不多。
  这种血红虫子并不怕光,它们喜欢活动在戈壁滩或沙土里,当地人把它们叫做死亡之虫。这种动物口中能喷出剧毒,很难想象,一截肠子一样的动物,能喷出腐蚀岩石的毒液。有人说它们还会放电,能电倒几英尺之外的马匹。
  这段文字描述,曾经被重视并参与研究。
  不过在那三年之后,一位英国探险家从蒙古深处回国,在他的日记中猜测,蒙古死亡蠕虫,与成吉思汗的陵墓有关。有人说这种蠕虫杀不死,牧民甚至会主动献祭。
  然而这种蠕虫并不常见,它们大多数都被困在地底。
  有传说证明,它们是给成吉思汗死后拱卫陵寝的士兵。
  我们进入蒙古草原,在夜晚偶尔听见牧民相互闲聊,谈笑之中,也有人提及过这种生物。不过在喝得醉醺醺并说出口之后,周围的人会阻止对方继续说话。
  胖子曾经问过,那些人说,不能谈及这种草原上的恶魔,否则会把灾难引来。
  在蒙古戈壁滩出土的壁画,蒙古死亡蠕虫,曾经也是附近几个部落的图腾。
  龙潭里,浮现的东西越发清楚,一根一根,更断绝了这是水母的可能性。
  龙潭不可能有人住在这,再说以前也没有割阑尾的习惯。
  看见水潭底部扩大的条纹,那就是无数根阑尾在水里浮起来。而且叫人反胃的是,它们还在水里蠕动。有些几条卷在一起,看上去就像一只八爪章鱼。
  一道黑影冲散了阑尾大军,从龙潭底部卷出。
  是那只恶蟒!
  被炸药一炸,恶蟒虽然没有死,浑身的鳞片也被崩飞一半。
  冰冷的蟒血混入淘淘的河水中,总是有一股血腥味。这种蒙古死亡蠕虫,有剧毒,而且嗜血,和鲨鱼一样,水中一丁点血腥,也逃不脱它们的感官。
  看来,不是胖子他们的闯入而导致蠕虫苏醒。是受伤的恶蟒进入龙潭之后,把这些半沉睡的恶魔从梦中唤醒。
  那是一场挥之不去的梦魇,噩梦的开端,就随着蟒蛇的出现而展开。
  蠕虫嗜血,首先对恶蟒展开围攻。蟒蛇的鳞片的确厚,在水中,蠕虫喷出的毒液,只能腐蚀掉鳞片最上面的角质层。然而,蟒蛇暴露出来的伤口,却是最致命的软肋,何况这种东西,还会放电。
  胖子他们见了,急忙拉着岩壁垂下的铁链。铁链一头搭在水里,不正好导电?一片电弧之中,几人落入水里,将蠕虫排列整齐的队伍,砸出一个窟窿。
  蟒蛇早就失了神威,在水里拼命挣扎翻滚。蠕虫剧毒,如同肠子一样的身体里,嘴巴附近一圈,还有锋利的牙齿,组成一圈圈剃刀。
  只要蠕虫咬入蟒蛇肉里,干瘪的肠子就开始肿大,任由蟒蛇飞天,也甩不开。
  阑尾变小肠,小肠变大肠,大肠变牛肠。
  这种蠕虫,没有消化系统,全靠吸食动物的血液活命。
  一只蠕虫吸饱了,膨胀的肠子,只需一根针就能扎破。一排圆圈牙齿一旋,将巨蟒身上的老肉,就这么撕下一块。巨蟒死得悲惨,就像掉入吸血的蚂蟥堆里,这种蠕虫,比蚂蟥还要恐怖。
  等到巨蟒表皮的血液被吸干之后,蠕虫分泌毒液,肠子中,挤出一滩恶心的绿色。巨蟒的鳞片连带筋骨,就在绿色之中腐烂,最后溃烂成一滩浓水,流入龙潭。
  这些蠕虫,挨着点就死。胖子他们趁着蠕虫都在围攻巨蟒,匆匆爬上铁链。又恐蠕虫放电,最后都抓在岩壁上,吃力的用脚尖立在凸起地方。
  即使黄金之城就在头顶,谁也没有力气敢上。
  蠕虫太多,一条巨蟒不够看,只是僧多粥少,便开始四处觅食。
  刚开始,蠕虫们自相残杀,这种动物,只有简单的思维,就是进食。
  蠕虫寻着血液找去,开始与同类厮杀。有几条蠕虫吸饱了血,连卷曲身体都废力,毒死了几条同类,就被更多的蠕虫包围啃噬。
  不一会,干净的龙潭上,到处漂着浮起的肠子。咕噜一声,又有一条血肠爆炸,血液喷洒水里,四周的蠕虫开始拼命喝水。我怀疑,这些蠕虫,会不会是世纪冰川之前的动物。它们的样子,很符合白垩纪之前生物特点,结构简单而又危险。
  蠕虫头尾一样,一截肠子,也不可能有眼睛,它们全靠嗅觉或听觉活动。
  等到自相残杀,死了一片蠕虫之后,翻滚的蠕虫们,才相互停止争斗。
  要命的是,事情并未过去,我和赫尔目珠还有青巴禅师,全在外面,倒是没有危险。不过在龙潭石壁上方的其它人,吸引到蠕虫的注目。
  人的皮肤薄,或许隔着皮层,蠕虫能闻到藏在皮肤下新鲜的血液。
  一条条蠕虫贪婪的在水中昂起,那是一根根触角,类似于希腊传说中,满头是蛇头的妖女。
  一条条蠕虫抬头,就是千万条肠子的扩大,露出里面排列的牙齿和腔壁。
  李家一个人站得比较靠近湖面,还好胖子爬得快,要死不是死他。
  一条蠕虫在水面掠起,别看这些东西是软组织,一瞬间爆发的肌肉力,能带给它们相当强的力量。
  蠕虫跳在那人头顶,一滩绿色的毒液。腐蚀完人的头发,从头顶的天灵盖,一直流入他的眼睛。对方惨叫,活生生把石壁抠碎,摔入龙潭。
  龙潭表面,是千千万饥肠辘辘的阑尾,正等着投食。一个猎物的坠落,在潭水中引发轰抢。一副惨烈的画面,将黄金之城光辉的外表,涂上一层黯然的血色。
  那人全身,比被机关枪扫射还惨。
  蠕虫钻入血肉,又从胸腔爬出。才一分钟,连骨头都看不见,估计是被毒液一起融了。想着这里的河水,恐怕比肮脏的下水沟还恶心。
  蠕虫们又如法炮制,从水面纷纷跃起,犹如一条条大鱼,摆弄尾巴。
  嘴里还能喷出电流,有多厉害不知道,反正能电得人失去知觉。所幸他们爬在岩壁上,没有拉着铁链,不然早就死在蠕虫大军中。
  蠕虫表面有很强的吸附力,可以在岩壁上爬动。它们的行动并不缓慢,也就是岩壁粗糙的颗粒阻碍了它们的速度。一时间,褐色的地下岩石,已经变为能蠕动能呼吸的肉组织。
  “禅师,这些蠕虫不是无敌的,对不对?”我赶着要去救胖子,但这么冲进去,肯定英年早逝。
  还好咱们生活的天地中,再厉害的东西,都有天敌克制,这就叫轮回。
  我相信,这种蠕虫也不是没有死穴,不然统一蒙古的,就不是成吉思汗,而是蠕虫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