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我不是村官
我不是村官 连载中

我不是村官

来源:夜猫 作者:三生三笑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其它小说 晓楠 顾桂英

宁飘北上广,不回穷乡下
顾晓楠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拼尽全力想要离开的家族和家乡,最终会以怎样的姿态对她敞开怀抱
而那个曾经以为的过客,成为她生命中最灿烂的光华
展开

《我不是村官》章节试读:

第一百六十八章 被毁掉的那个是你


第一百六十八章 被毁掉的那个是你
  顾晓楠被她的惊叫吵的睡意全飞,慢慢坐起来:“才没有。是你那个渣男男朋友扛你回来的。”
  “林启涛?!”朱小丽尖叫声再爬升一个八度,“你还不如让代驾帮忙呢!”
  顾晓楠吐槽道:“人家代驾才不干这个力气活,你知道你吐了多少东西出来吗?”
  朱小丽瞪着她,瞪了老半天。
  顾晓楠也不服输,回敬地同样瞪着朱小丽。
  俩人正斗鸡似的呢,朱小丽手机响了,是林启涛打来的。
  朱小丽一分神,顾晓楠打了个呵欠,梦游似的走进了洗手间。
  没办法,朱小丽只好接了电话。
  林启涛的声音传来:“你醒了,好点没有?”
  “你……”
  “我买了早餐,在酒店一楼大堂。如果你方便的话就给我开门吧。”
  朱小丽说:“你走吧。”
  “我可以走,但是我不放心。”
  “有晓楠陪我。”
  “你还是那么不会照顾自己。”
  “有晓楠陪我。”
  “小丽!”
  “你给我滚!!!”
  朱小丽见了鬼一样,把手机摔到角落里。
  这时,顾晓楠正擦着头发从浴室里走出来,被那动静吓一跳,说:“你和钱过不去,跟我说啊,我帮你花一点。”
  朱小丽的手机质量极佳,摔在地上也没坏。手机又响起来,显示着林启涛的名字。
  顾晓楠看一眼,说:“林启涛?是他的名字吗?”
  她早就把昨晚林启涛跟她自我介绍过的事情给忘了。
  走到手机前面,捡起手机。
  朱小丽尖叫:“别接!”
  顾晓楠才不要听她的,接了电话,嗯了几声之后挂掉。然后来到门旁边,把门打开。
  不到一分钟,林启涛拎着两袋早餐,出现在电梯门口。
  顾晓楠让他进来,朱小丽快要气疯了,站在床上叉腰炸毛:“顾晓楠,我要和你绝交!”
  “放尊重点,我是你嫂子!”顾晓楠双手抱臂,依在墙上,“这就是你最近停止交新男友的理由?”
  仿佛什么都没有听见,林启涛把早餐放在桌子上。
  他把手伸向朱小丽:“下来,去把自己捣鼓干净。我送你回去。”
  朱小丽站在床上,俯视着他。
  林启涛仰起脸,他真的很帅,光凭那张脸就能让不少女孩子往上扑。朱小丽戒备十足。
  顾晓楠看着这俩人,突然发现,特么的真是一物降一物。
  一个不断换男人,一个相信也少不了女人,这俩还是搭伙弄一块算了。
  她偷偷拍了一张照片发给了姚莘建。
  犹豫着,大概站在床上真的不舒服,朱小丽跳下床。立刻矮了林启涛一个头,从俯视改为仰视,气势上立马减弱不少。
  索性扭过脸,不去看那张令她心烦意乱的脸,她说:“我不用你送,晓楠会送我,对吧。”
  这最后一句话,是对顾晓楠说的。
  顾晓楠笑了笑。
  林启涛说:“你叫晓楠?你就是顾晓楠?”
  “你认识我?”顾晓楠很惊讶。
  “我听说过你名字。”林启涛说:“晓楠。给我个机会送我前女友,然后让我有个解释的机会。好不好?”
  顾晓楠很肯定自己就算说不好也没用。
  她看了一眼朱小丽,只见她低着头,皱着眉,空洞的眼内尽是迷茫狂乱。
  她知道该怎么做了,说道:“好吧。但你不能伤害朱小丽,不然的话我把你吊起来阉割掉。”
  第一次听见女孩子这么若无其事的说狠话,以林启涛的智商自然能够辨别出真伪,打了个冷战,立刻一口答应:“必须的。”
  顾晓楠收拾收拾自己东西,走了。
  ……
  朱小丽坐在林启涛的车里,咬着拇指,心烦意乱到极点。
  林启涛说:“你为什么要甩掉我?”
  “我不爱你了。”朱小丽说。
  “你为我花了那么多钱,现在我好不容易挣够了钱想要还给你时,你却说你不爱我了?然后跟那个白皮猪在一起?”
  “对,没错。”
  “你当我三岁小孩子?”
  林启涛好不容易逮到个和朱小丽单独相处的机会,什么话都机关枪似的往外冒。
  在这之前,朱小丽躲了他半年。
  足足半年!
  朱小丽冷笑:“我那会儿讨好型人格,就爱付出,不爱得到。”
  “你以为我相信?”林启涛说,“你到现在还不能跟我说实话吗?”
  朱小丽说:“这就是实话。而且现在我也不想和你复合,你别自作多情的往我面前凑!”
  “小丽,我……”
  “林启涛!”朱小丽板着脸,一字一句地说,“你问多半句,我就立刻跳车!”
  说着,她把车窗打开,疾风呼呼灌进来,林启涛慌了,说:“好好,我不说就是了。”
  他把朱小丽送到学校宿舍,朱小丽在大学里有一套公寓,是系里分给她的。
  下车的时候,两个人之间气氛并不好。
  林启涛说:“小丽,你知道你和教授之间的谣言谁传播出去的吗?”
  “谁?”朱小丽一怔。
  那件事,沸沸扬扬很久了,说得有鼻子有眼的,就差没有开房记录了。
  不过也没差,甚至有传说她和教授在画室里面攀着画架乱搞。
  那画架特么的只能承重1公斤,也佩服想出来的那人。
  朱小丽一开始还着急一下,后来虱子多了不痒,反正有家里的关系护着,她抱着清者自清的态度,由得它去。
  但,始终是一件令人很不爽的事情,揪出真凶也好。
  林启涛说:“是梁雪妮。”
  “啊?”
  林启涛愧疚道:“这件事是我不好。我要和她分手,她钻了牛角尖,我……”
  得知了真相的朱小丽却怒极反笑,嘿嘿数声,反手关上车门。
  ……
  隔天,朱小丽在课堂上给大家讲色彩的要点。梁雪妮在下面和隔壁的男生眉来眼去,时不时发出阵阵笑声。
  她忍不住翘翘画板:“梁雪妮,请认真听课。”
  梁雪妮翻了个白眼,声音小下去。
  课讲完了,朱小丽让他们临摹,自己去了洗手间。
  一道黑影堵在女厕门口。
  朱小丽抬头,“张远明,你走错了,这儿是女洗手间。”
  张远明说:“老师,我有个地方不大明白,想要单独请教你。”
  朱小丽说:“那你等我一会儿,让我先出去。”
  可是张远明却走进了洗手间里:“老师。你真漂亮。”
  他把朱小丽堵在门内。
  这个教室是最偏僻的教室,这个洗手间是最偏僻的洗手间。
  朱小丽张嘴想要叫,就被张远明捂住了嘴巴,把她拖进最里面的厕所格里,关上了门。
  “老师,你别喊。你一喊,被毁掉的那个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