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三生泣:魔尊夫君要吃我
三生泣:魔尊夫君要吃我 连载中

三生泣:魔尊夫君要吃我

来源:夜猫 作者:沐九九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其它小说 孟婆 孟婆姐姐

前世含恨而终,因为命君的疏忽落入现实轮回,一朝穿越,她的身边总有妖怪要吃她
她是佛祖座下红莲仙子,血带异香,因与魔头相爱,被打入万劫不复的轮回
他是桀骜不可一世的魔尊,为了她直捣凌霄杀尽六界,最终灰飞烟灭含恨而终
三界六道,天地而生万物,何苦而造六界,何苦生我为神生他为妖?
待她归来,定要颠覆乾坤,将那满天神佛杀之殆尽!
展开

《三生泣:魔尊夫君要吃我》章节试读:

第二百五十九章 莲胎孕育


第二百五十九章 莲胎孕育
  火尖枪冲破天际停留在空中,像是在凝聚力量一般。
  残阳破旧的余晖洒落在哪吒的肩头,红色秀逸修长的身形在光亮中,却显得格外的凄凉,金色的光线照在他的脸颊上,一滴晶莹的泪珠从他脸上滑落,泪珠滚落凝固在脸颊一侧,他眼中的坚毅、倔强、桀骜、不屈,落入红莲的眼中。
  他凄苦的冷笑,嘴角的笑意却看着何其的惨淡。
  "我哪吒,今日在此剔骨还父,削肉还母……以偿我的罪孽!"
  他桀骜一世,就算是所有人都不喜欢他,他也愿意为了陈塘关无辜的百姓,奉献出自己的生命。
  末了,他闭上眼睛,那火尖枪光速从空中落下,俯冲下来带着炙热的火焰,那浓烈的温度就像是火山浓浆一样,周围的人捂住了眼睛,感觉身上被炙烤着。
  唯有殷十娘,哪吒的母亲,在这炙热的火焰中,冲向了自己的儿子。
  那是她怀胎三年的孩子啊,纵然他有错,也不至死!
  她悲痛的冲过去,那火尖枪刺穿了哪吒的身体,高温火焰将心脉戳碎,哪吒睁开猩红的双眼,仰天痛苦的大叫一声,他紧锁着眉头,眼中划过一抹悲凉,仿佛这凄惨的一生,就这么释然了……
  空中崩裂出一到红光,那三味真火将哪吒的身体吞噬,消之殆尽……
  殷十娘摔落在了地上,她满眼泪痕的看着天空,眼神逐渐呆滞,泪水在脸颊上停留,她呆呆的望着空中的火星,整个人晕了过去……
  看着这一切的红莲,心中一阵酸涩。
  孕育三年而生,哪吒何错之有,为何得不到父亲的关爱?
  他教训恶龙,为民除害,何罪之有,为何被父亲苦苦相逼至死?
  看到这些百姓因为哪吒的死,东海龙王撤退了水军,得到解救的他们欢呼雀跃,呵,这就是人心,可真自私。
  红莲不置可否的笑了,哪吒的死,对于他们来说,只不过是死了一个妖怪罢了。
  他的苦、他的痛、他的委屈,又有何人在意?
  他的一切调皮,都是在想赢得父亲的关注,可是父亲却将他视若妖怪!
  红莲深深的叹了口气,一滴温热的泪珠从脸颊滑落。
  她伸手触及眼角的泪珠,看向了上面沉睡的少年。
  这……就是那妇人眼中所流的泪水?
  她轻轻舔了一口,啧,她皱眉,好苦好涩啊……
  眼泪,究竟是什么?
  "道长你看,这株红莲,怎么落泪了?"
  殷十娘的眼中闪过一抹惊异,那朵红莲的花瓣上,滚落着水珠。
  这屋内并不漏水,这水从何来?
  听到此言,太乙真人走上前,他看到红莲身上的眼泪,捋着自己的白胡子爽朗一笑。
  "这红莲,还真是稀罕之物,颇有灵气,对哪吒大有益处啊。"
  听到夸奖,红莲抖动了一下自己的花瓣,心里喜滋滋的。
  "夫人,接下来的造化,就看哪吒自己了,本道便先行一步。"
  他为哪吒能做的事情,已经做好了。
  收集哪吒的灵气,真元,将他的魂魄招来,只为等他的重生。
  殷十娘送走太乙真人后,走了回来,她俯卧在水晶缸旁,用手摸着红莲的花叶,眼眸中滚动着星光。
  "小红莲,吒儿,便拜托你了。"
  她眼中的薄雾湿润无比,眼中充盈着红血丝,本年轻靓丽的娇容,覆上了一层风霜,因为过度的焦急呵操心,加上失去儿子的悲痛,让她看上去老了很多,失去了皮肤水嫩的光泽。
  红莲心疼的看着眼前的母亲,她抖动了一下花瓣,上面流露出来的金粉,轻轻的撒向了殷十娘的身上。
  像是柔美的光线一般,落在殷十娘的脸上,慢慢的,她的脸颊重新染上了一层红晕,看上去娇嫩了许多。
  在花粉的作用下,殷十娘打了个哈欠,她好久没有感受到过困意了,很快,她抚着红莲的手慢慢落了下来,眼睛耷拉下来,渐渐地进入了梦乡……
  红莲新奇的看着这个世界,她不知自己在土壤中呆了多久,若非是太乙真人的到来,她想必还在仙女湖中沉睡。
  也许,她,就是因这少年而生的吧。
  红莲抬眸望向了熟睡的少年,轻轻唤道:"哪吒,你是叫哪吒吗?我……"
  她小嘴一撅,明亮的小眼睛转动了几下,回响着方才太乙真人所给她的名字。
  "红焰而生,曼莲若纱,便叫你红莲。"
  红莲……好像是挺好听的!
  她嘻嘻笑了一声,指了指自己:"我叫红莲,以后我来养你!"
  她伸手再次戳了戳哪吒的脸颊,滑滑嫩嫩的,她大胆的伸手捏了一下。
  突然,哪吒的眉头一皱,眼皮煽动了几下,像是要醒过来的样子。
  吓得红莲连忙将手缩了回来,她害羞的用叶子挡住自己的视线,她露出了一双小眼睛,眨着眨着,悄悄的看向哪吒。
  诶?他还是闭着眼睛,没有醒过来的意思。
  原来是她想多了,哪吒只是在睡梦中听到她的声音微微动了一下,还没有醒过来。
  她伸手捏住哪吒的腮帮子,偷偷一笑。
  "让你吓唬我,把你捏成一个大球球!"
  红莲俏皮的笑着,看着这张俊脸被她捏成一个小饼一样,但是他的样子还是挺清秀的。
  "清秀的,小包子!"
  她伸手点了一下哪吒的鼻尖:"快快醒过来吧,等你醒了,有我陪着你,你不会再被欺负了。"
  仿佛听到了她的话,哪吒的眼角闪烁出了一抹星光,一滴泪水向断了的线一样滑落,滴在了红莲的手上。
  滚烫的泪水在红莲的手上缔结成玉石,变成了一枚精致的银色戒指,戴在了她的细长的中指上。
  戒指锁上指节的那一刻,红莲清晰的感受到了他心中的酸涩,那孤寂落寞之感,像是得到了一片安心温暖的土壤一般,温暖无比,像火焰照亮着心房,黑暗中无助的人,找到了归属感。
  红莲咦了一声,摸着手上戒指,伸向了那暖阳之中,那水晶里似乎映出了哪吒的笑脸,正对着她笑着,和煦的笑容如春日的暖阳一般。
  一年半载就这么过去了。
  红莲整日里都会陪着哪吒说话,有时候哪吒的眉头会轻轻动一下,嘴角也会隐隐上扬,她觉得自己说的话他一定是能听到的。
  希望自己的开导之语,可以让哪吒慢慢忘记以前不快乐的记忆。
  天,越来越冷了。
  屋外飘起了雪花,柳絮飞扬的雪花落在地上、屋檐上,将整个世界点缀成了雪白的王国。
  "嘶,好冷啊……"
  红莲裹紧了自己的花瓣,同时用自己的叶子将哪吒的身体裹紧,不让他着凉。
  看着她缩成一团的样子,殷十娘搬来了一床棉被,罩在了水晶缸上,将整个缸都围住。
  一股暖意顿时涌上心头,红莲逐渐舒展了自己的花瓣。
  "大娘,这红莲还真是有灵性,知道天气冷了,还会自己缩着身子,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怪事。"
  红莲眉头一皱,是女孩子甘甜的声音,谁啊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