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甜蜜追妻:我的老公是教授
甜蜜追妻:我的老公是教授 连载中

甜蜜追妻:我的老公是教授

来源:夜猫 作者:沐沐酱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严宇 傅霆瀚 其它小说

遭遇男友劈腿,她把第一次献给不小心被她撞上的陌生人,谁承想竟是顶头上司!
没事就被他暧昧挑拨,推倒在床,甚至要求联姻!
原以为是高冷无情男,实际上又傲娇又脆弱,整天抱着醋坛子!
从被迫到主动,从不爱到深爱
从懦弱到强大,从普通到不凡
她得到了爱情,差点失去亲情,却又重拾友情
这一生有他,她收获了不一样的人生
这一世有她,他得到了向往中的生活展开

《甜蜜追妻:我的老公是教授》章节试读:

精彩节选

第一百零四章 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第一百零四章 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傅霆瀚连忙走到陈芷文的身边,牵起她的手,一脸苦恼地说:"怎么办?好想把你藏起来!"
  "为什么?"她困惑地问道。
  "因为你太好看了,简直美若天仙,我好怕别人看上你,就把你抢走了。"他一本正经地说。
  陈芷文忍不住笑出声来,如银铃般动听,随后深情地说:"不用怕,我看不上别人的,唯独看中了你。"
  两人双手紧握,相视而笑,眼中只有彼此。
  梵在一旁轻咳了一声,无奈地提醒道:"这里还有大活人呢!别腻腻歪歪了啊!"
  陈芷文不好意思地松开傅霆瀚的手,红着脸走到客厅**。
  "美,这套礼服我是以'海’作为主题的,瀚当初跟我描绘你的长相和身材时,我很自然的就联想到波光粼粼的海面。"梵打量了一番,认真地说道。
  "谢谢你的设计,我真的很喜欢,从小我就对海有一种向往,没想到这么巧。"说着她就联想到自己的父亲。
  她记得曾经问过父亲,母亲最爱的是什么地方,他说是大海。
  "对了,霆瀚,我可以穿着这套礼服,去医院嘛?"陈芷文转过身问道。
  傅霆瀚还没开口,梵就接过话茬,果断地说:"不可以!你会让这件礼服沾上难闻的消毒水味,等会儿你脱下来我还要进行香味处理呢!"
  "这样啊……"她失落地垂下头。
  "我给你拍张照片,然后陪你去医院,给伯父看,好嘛?"傅霆瀚连忙提议道。
  陈芷文想了想,觉得也行,就开心地点点头。
  他让她站在后花园里,在阳光下的映照下,她整个人焕发着异彩,格外耀眼,他一时迷了眼。
  "拍好了嘛?"陈芷文见傅霆瀚许久没有动静,便歪头问。
  他这才反应过来,找角度拍了好几张,随后应道:"好了,进来吧。"
  她拿过他的手机去看,想找到最满意的一张。
  这时,梵来到傅霆瀚的身后,嘲笑道:"瀚,刚刚看呆了吧?一副花痴样,简直是为色所迷。"
  他投来一道凌厉的眼神,低声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芷文之前从楼上下来的时候,你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还说我,我警告你,别打她主意!"
  梵摆摆手,淡然地说:"你放心好了,我都是将死之人了……"
  "那个……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傅霆瀚不禁心生担忧地问道。
  "哪有这么容易啊,我都习惯了,就这样过吧。"梵的脸上没有一丝悲伤,反而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你们在聊什么啊?"陈芷文拿着手机,到他们跟前不解地问。
  傅霆瀚调整好情绪,面带笑容地回答说:"说你好看呢,怎么样,选好照片的话,我们就换衣服出门。"
  "好啊,我们快上楼吧。"陈芷文一脸笑意地说。
  两人换好衣服后,就下楼出门,见梵拎着个袋子,一个人等在门口,傅霆瀚走上前问道:"你不是要处理礼服嘛?怎么还在这里啊?"
  梵不动声色地瞥了眼他身后的陈芷文,说道:"那个我让她们带回去交给我的助手处理了。"
  "助手?你这傲慢的家伙,谁这么倒霉当你的助手啊?"傅霆瀚用开玩笑的口吻发问。
  "想当我助手的人,可以从这里一路排队到K国,不过看他是可塑之才,我才勉强答应用几个月的。"说着梵摆出一副不可一世的表情。
  傅霆瀚搭过他的肩,说道:"行了,我知道你厉害,那你跟我们一起去医院吧!闻闻你讨厌的消毒水味。"
  梵白了他一眼,就上了车。
  陈芷文看着他们的互动,嘴角莫名上扬,觉得梵很亲切,而且傅霆瀚和他在一起,完全像一个大男孩,她都有一种他们完全是一家人的错觉。
  傅霆瀚打开副驾驶的门,让她上车,然后他们很快到了柳氏医院门口。
  梵没有第一时间下车,而是打开袋子,用帽子盖住他显眼的头发,带上墨镜和口罩,脱下外套,露出白衬衫,才缓缓下车。
  两人惊异地看着眼前看似很普通的人,傅霆瀚假装不认识地问道:"这是谁啊?"
  梵没好气地说:"像我这样的名人,适当的伪装是必要的!"
  一番斗嘴后,陈芷文拉着两人走进医院,到了陈振鹭的病床前,她接过傅霆瀚的手机,将照片展示在他面前。
  陈芷文佯装着开心的表情,轻声说道:"爸,你看,这是我明天订婚要穿的礼服,你女儿是不是很好看?不过真可惜,你不能亲眼看到……"
  说着说着她的眼眶微微泛红,傅霆瀚紧紧搂着她的肩膀,给她安慰。
  她平静了一会儿后,又说道:"爸,你答应我,你要快点醒过来,我还等着你在我结婚的时候,亲手牵着我,走过红地毯……"
  然后陈芷文实在忍不住心里的悲伤,跑到门外,抱头痛哭起来,她就是怕这样,才那么久没来看父亲,她不想让他看到她流泪的样子。
  傅霆瀚连忙追出去,蹲在她身边,安慰她。
  梵见他们出去后,走近了些,打量着病床上躺着的陈振鹭,喃喃道:"这不是一张熟悉的脸……奇怪,那我为什么对陈芷文有种强烈的熟悉感?"
  陈芷文擦干眼泪后,站起身来,深吸一口气,说道:"我没事了,我们走吧。"
  傅霆瀚站起来,刚要应道,却看见柳子森在不远处和其他医生说话,他一下子想起来早上电话没打通,就跟她说道:"你等我一下,我去跟子森说几句就过来。"
  她点了点头,看他飞奔过去,正发着愣,梵突然在她身后,莫名地问道:"我说,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陈芷文连忙转过头,一脸疑惑地回答说:"应该没有吧,我只在杂志上看过你的照片,今天是我们第一次直接面对面。"
  "那……你母亲叫什么?"梵一脸期待地问道。
  但是他脸上都被遮住了,她没看出他的异样,只以为他纯属好奇,就老实地回答说:"我母亲叫余思文。"
  "姓余……"梵失望地垂下眼,这不是他所要的姓。
  随后他随口问了句,"那她人呢?"
  陈芷文悲伤地说:"很早以前就去世了……"
  梵抱歉地说:"不好意思啊,我不知道。"
  她扯出一抹笑容,摇了摇头,傅霆瀚跑了过来,说道:"走吧,去老宅一趟。"
  然后陈芷文走在前面,梵还是心存疑惑,在后面小声地问傅霆瀚,"瀚,床上那个人真的是她的父亲嘛?"
  傅霆瀚一下子停住脚步,不可思议地看向他,反问:"你都知道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