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美女的神医高手
美女的神医高手 连载中

美女的神医高手

来源:夜猫 作者:异香客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其它小说 方霍先 林凡

“这位大哥,这段时间是不是经常腰部酸疼,燥热盗汗,而且还头晕耳鸣?” “是啊,你怎么知道的?” “你这是肾虚……” “靠!你丫才肾虚,神经病!” “哎,这位姑娘,刚打完胎不能吹风……” “你别乱说,让开!” “打完胎别跑的这么快,对身体不好
展开

《美女的神医高手》章节试读:

第61章 巫蛊会(3)


第61章 巫蛊会(3)
  “现在开始试毒!”
  随着裁判一声令下,周围嘈杂的人群都安静了下来。
  魏延代表村子的面子,如果魏延输给了这样一个外乡人,这件事就会成为他们的笑柄,到时候会在另外两家的面前抬不起头来。
  先从魏延开始,只见裁判从魏延的瓶子里拿出了一颗深绿色的药丸,塞进了羚羊的口中。
  众人屏住呼吸,等待了大概有五分钟左右,羚羊口吐白沫,浑身抽搐之后倒地,等裁判再看的时候,羚羊已经失去了性命。
  见魏延的毒药已经成功,周围本来安静如鸡的群民开始爆发出一阵又一阵热烈的狂欢。
  在他们的眼里,魏延在现在的这个年纪有了这样的本事,已经是足够逆天。
  他们已经忘却了这个外乡人在第一场比赛中是如何打他们的脸的。
  裁判大声呼喊,并不能让他们安静半分。
  无奈之中,裁判只好从林凡的瓶子里拿出褐色的药丸,投进了另一只羚羊的嘴里。
  不到一分钟!
  羚羊就已经七窍流血倒地而亡!
  刚才狂欢的人们仿佛被定住了身体,原本要说的话愣是说不出来。
  “我宣布,第二场比赛的第一名是洛永!”
  林凡为了不引起麻烦,在参加比赛的时候用了化名。
  人群一片安静,与之前他们为魏延狂欢的样子形成鲜明的对比。
  “恭喜。”魏延惨白着脸色上前祝贺林凡,他的眼神中似乎还藏着更深一层的东西。
  林凡礼貌地冲他点了点头,而后冷漠的离开,杜玥和苏皖紧紧跟在他的身后。
  回到家后,林凡双手叉在自己的腰上,下巴微抬,一脸骄傲的对李峰山和童彤炫耀:“我连胜两场,都是第一名。”
  “无趣,”童彤看他浑身王八的炫耀之气无法挥散的样子只觉得头疼,但她还是撇过头,夸了一句,“不错。”
  李峰山则是被林凡的医术所吃惊,他瞪大了双眼,实在是难以置信。
  在童彤那边受到了夸奖,林凡心里莫名有了一点欣慰和满足。他回过头看到李峰山一脸不肯相信的愣在原地,他伏低身子,在李峰山的耳旁说道:“第三场我也会赢的,你要做的就是把巫蛊之术给我准备好。”
  李峰山此时受到了威胁,他惶惶然,又想到了巫蛊之术要落到林凡的手里,他的脸色更难看了几分。
  “别苦着脸,我们可是团队。”
  林凡拍了拍他的肩膀,不顾李峰山越来越苦的脸色,回到自己的房间。
  他通过这几日在苏皖的家里阅读和巫蛊术有关的书籍,再加上这两场比赛,他感觉自己的医术在某方面来说越来越扎实,甚至还有隐隐超过之前的趋势。
  于是他这两次在比赛结束了之后,默默的回到了苏皖的家中,把自己在比赛中获得的知识和灵感做一个整理。
  这也使得他对巫蛊家的招数越来越了解,越来越能够适应。
  接下来的几天,林凡依旧窝在家里等第三次比赛的通知,杜玥和童彤也乖巧的呆在家里或者时不时跟着苏皖出去逛逛。
  林凡这般的悠哉,可对李峰山来说就不好过了。
  上一次林凡在他耳边说的话,一次又一次的让他在睡梦中惊醒。
  他迫于压力,不得不多次趁着夜深人静的时候,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然后出门寻找他之前藏在深山深处的巫蛊之术。
  很快到了巫蛊会的第三关,这一天,连童彤都跟随着林凡来到了现场。
  前两次她因为身体还没好利索,所以和李峰山两人呆在了家里。
  而这一次,李峰山因为多次深夜外出,中了寒气,内力脾脏寒气密布,如果让童彤这种本身就带着寒气的人和他相处,那对李峰山的病情来说没有任何的好处。
  尽管童彤还带着面纱,但其雪白的肌肤,黑绿参半的头发落在巫蛊家村民的眼中,已经是天人之姿。
  一看到三个女人跟在林凡的身后,周围的人纷纷开始议论起来,甚至还盖过了裁判的声音。
  “你看看人家,一个外乡人身边三妻四妾的,连那个向来最清冷看不起人的苏皖都跟在他的身边。”
  “你酸个什么劲,要我说,我要是有那个外乡人的才能,我也想有好几个围在我的身边。”
  “你怕是昨晚睡觉还没醒,快回家洗洗睡了吧。”
  “。。。。。。”
  “第三场比试:把脉看相。”
  裁判的话一出,周围的人都炸了起来。
  就连林凡身边站着的魏延和第三个人都皱起了眉头。
  林凡不解的看向身边的苏皖,苏皖迎过他的眼神,解释道:
  “以往的第三关都是和我们的族长有关,这一次竟然变成了把脉看相,大家都在猜测族长的身体是否出现了问题。”
  叹了口气,苏皖看了一眼仍是一脸疑惑的林凡三人,解释道:
  族长是我们巫蛊家权势最大且能力最强的人,如果他出现了问题,那我巫蛊家也就失去了主心骨。”
  林凡稍加思索,把苏皖的话都给理解透了。
  他的耳边又响起了出门前李峰山说的话:“巫蛊之术我已经拿到手了,如果你能够在巫蛊会上获胜,等你回来,它就是你的了。”
  林凡在心中暗自坚定了一下自己的念头,他抬眼向前,朗声说道:
  “比赛规则是什么?”
  林凡的这一声从丹田发出,竟然一下子镇住了周围人的声音。
  裁判也被林凡的这一声给叫的清醒过来,他磕磕绊绊的把规则继续说下去:
  “本轮的规则是,三位选手随我一同到族长的家中,替族长把脉看相,如若准确者,便可获得此次巫蛊会的胜利。”
  “只是把脉看相准确这么简单?”林凡皱着眉头提出了自己的问题,他总觉得第三关背后不会这么简单。
  “是的,规则就是如此。劳烦三位同我一起到族长的家中,其他的人可以先散了,等有了结果之后,我们会通知的。”
  裁判说话完毕就领着林凡三人要走出人群,不料还没走几步,就被村民团团围住。
  “你说规则是这样,那万一这是你杜撰的呢!”
  “是啊!第三轮怎么可能这么简单!”
  “族长在哪?我们要见族长!”
  “给我闭嘴!族长令在此!放我们过去!”
  裁判忍无可忍,从口袋中拿出了一块翡翠玉牌,众人看到玉牌后都禁了声,继而放林凡他们离开。
  林凡心想:这个族长令有点意思,既然权力那么大的话,有机会一定要把它拿到手。
  裁判带着林凡他们一步一步走到了族长的家中。
  族长的家和村中其他人的住所并没有什么不同,唯一不同的就是族长门前立了一块黑色的石碑,石碑上的字迹早已模糊不清,衬得整所住宅黑暗幽深起来。
  “走吧,族长在等你们。”裁判走在前面带路,声音幽幽的,落在林凡等人的耳朵里竟然让人有种飘忽不踏实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