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毒后驾到,渣皇靠边站
毒后驾到,渣皇靠边站 连载中

毒后驾到,渣皇靠边站

来源:夜猫 作者:素MM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其它小说 夜魅 禹瑾曦

前世,甜言蜜语,蒙住了她的眼,识人不清,落得惨死!今生,涅槃归来,她誓要千倍奉还! 他说:苏漫雪,你还知道廉耻二字怎么写吗?” 她说:皇上,不好意思,先生没教! 他说:你是皇后,却跟男人勾勾搭搭,成何体统! 她说:那请问皇上,你为什么可以三宫六院,本宫不能美男三千? 他说:因为我是皇上! 她说:那我是皇后! 他说:天下是朕的,朕说了算! 她说:是吗?那本宫把天下毁了,都听本宫的!展开

《毒后驾到,渣皇靠边站》章节试读:

第70章 使臣拜见,神秘男人


第70章 使臣拜见,神秘男人
  “书拿来就是看的,反正摆在书库也是给老鼠咬。”苏漫雪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也没去打理禹瑾曦,视线一直停留在医书上,翻看着书上的记载。
  “三日后使臣来朝,你随朕一同去吧。”禹瑾曦沉默的看着苏漫雪,见她专心看着书,心思完全不在他身上,他心里闷闷的。
  “哦,知道了。”苏漫雪随意敷衍了一句,“可是我的腿还走不了。”
  闻言,禹瑾曦撇唇,“少哄骗朕了,半个月前在没有艳红的搀扶下,你都能走那么远。”
  “原来皇上有千里眼啊,好吧,我去就是了,皇上没事就请回吧。”
  “你就这么不待见朕?”禹瑾曦气闷,这后宫哪个女人见到他,不是巴着他,可苏漫雪到好,从一入宫就没给过他好脸色,而他还得处处忍让着。
  苏漫雪摇头,“没啊,只是皇上没看见我很忙吗?”
  “你忙?”禹瑾曦嘴角微抽,“医书有什么好看的。”
  苏漫雪沉默,医书的确不好看,可是却能知道很多东西,不然她怎么解决他身上的东西啊。
  见苏漫雪不说话,禹瑾曦真想抓狂,他还真是自取其辱!
  一甩袖,禹瑾曦生气的离开。
  艳红见状,担忧道,“娘娘,皇上难得来一次,你就不能给个好脸色吗?”
  “我没觉得我脸色不好看啊!”
  话落,苏漫雪不再说话,继续看着医书。
  哎!艳红无奈一叹,大概这是磐地国有史以来,最奇葩的帝后了。
  三日后,苏漫雪是在艳红连拖带拽的醒来,这几日为了找到病症,她几乎是废寝忘食的,眼下的乌青也越来越严重。
  苏漫雪闭着眼,木讷的让艳红换着衣服,一袭拖地长裙,显得苏漫雪更加的婀娜多姿,那袖摆处绣着大朵的荷花。
  平日里喜红的苏漫雪,如今换了身明黄的凤服,显得她越发的高贵。
  当苏漫雪在艳红的搀扶下,走到禹瑾曦面前时,禹瑾曦微微一愣,以前总觉得苏漫雪一袭红衣,妖艳的如牡丹,可如今却是多了一丝清淡。
  “今天的你,有些不一样。”禹瑾曦淡淡的说完,伸出手,扶住了苏漫雪。
  苏漫雪抿唇一笑,“再不一样,也是苏漫雪。”
  “走吧。”禹瑾曦扶着苏漫雪上了御撵,迎接时辰的队伍朝宫门口走去。
  到宫门口时,文武百官早已站定,各个都是昂首挺胸。
  只是,天气不是很好,风吹来有些刺骨。
  “披上吧。”禹瑾曦将自己身上的披风取了下来,披在苏漫雪的身上。
  “不客气了。”苏漫雪没有拒绝,也许今儿的天真的很冷,可是她那颗冰凉的心却因为禹瑾曦那一个小小的举动而感到了一丝暖意。
  通报声一波接一波来的传来。
  “凌风国使臣觐见。”
  御撵停下,禹瑾曦扶着苏漫雪起身,走出御撵,站在上面看着使臣缓缓而来。
  苏漫雪感觉到一丝异样的眼光一直看着她,她下意识的看去,见是禹瑾轩,苏漫雪微微一愣,几天未见,他似乎憔悴了很多。
  “凌风国使臣上官离陌拜见皇上,皇后……”一袭官腔话将苏漫雪的思绪拉了回来。
  苏漫雪抬眸,看着跪拜在地上的男子,明明他是跪着的,可是却给人一种不卑不亢的感觉。
  而让苏漫雪有些意外的是,男子双眼带着半边面具,只能看见那性感的薄唇。
  之前禹瑾曦说要她陪着迎接使臣,艳红就特意去打听了一下,据说这个上官离陌只有二十三岁,却是一国丞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客气了一番之后,就是迎接宴会,只是唯一给苏漫雪留下印象的却是带着面具的上官离陌。
  而之后,她就被禹瑾曦拉着去检查庆祥殿的准备如何。
  “腿疼。”苏漫雪不是矫情,而是站了许久,真有些疼。
  闻言,禹瑾曦打横将苏漫雪抱了起来,“先到那边休息一会,朕一会送你回去。”
  “哦!”苏漫雪撇唇,该死的禹瑾曦,你就是存心的是吧?明知道我的腿站不了多久,还不让人送回去。
  重要的宴会都是夜轻舞在打理,所以禹瑾曦不免就跟夜轻舞多说了几句。
  “皇后娘娘小心。”听到宫人的惊呼声,禹瑾曦转身,眼见这苏漫雪头顶上那盏装饰灯架落了下来。
  禹瑾曦迈步上前,想要去护住苏漫雪,可是有一道身影却是快了他一步。
  “没事吧?”禹瑾轩将苏漫雪揽在怀中,逃过了一劫。
  苏漫雪摇头,“没事!”
  禹瑾轩见无数双眼正盯着两人,尴尬的将苏漫雪放了下来,而后凌厉的目光扫过夜轻舞。
  “皇兄,看来有人眼红皇后娘娘了。”
  禹瑾曦霸道的将苏漫雪拉入了怀中,“九弟你来这里可是有事?”
  “没事,路过进来看看。”禹瑾轩淡淡一笑,“皇兄,下次可要好好保护皇后。”
  “这只是意外!”
  禹瑾轩挑衅的看着禹瑾曦,“你确定只是意外,而不是有人蓄意谋害?”
  “此事朕自会让人去查,九弟还是管好自己吧。”禹瑾曦说着,将苏漫雪抱了起来,将她送回寝宫。
  而苏漫雪却是在出殿门口时,对着夜轻舞邪魅一笑,看着夜轻舞那有怒却不能发的样子,她心里就开心。
  其实即便禹瑾轩不出现,她也能躲开的。
  只是,她还是没想到,夜轻舞竟然会玩这么幼稚的把戏。
  回到凤凝宫,苏漫雪就找了个借口将禹瑾曦打发走了。
  “你不害怕以后这样的事情会接踵而来吗?”禹瑾轩闷闷的说了一句。
  “我自己选择的路,有什么好怕的,即使是万丈深渊,我也不怕。”苏漫雪看着禹瑾轩,嘴角带着一丝淡然的笑,“况且,这本就是我想要的结果。”
  闻言,禹瑾轩情不自禁的抱住了苏漫雪,“你真的让我不放心。”
  在过几日,他就要离开这里了,可是她却总是把自己置身在危险当中,难道她不知道,在后宫中,皇上的恩宠就是致命的毒药吗?
  更何况,她现在还有孩子!
  苏漫雪推开了禹瑾轩,“禹瑾轩,你逾越了。”
  “对不起。”禹瑾轩抱歉,“晚上国宴还有得累,我先走了。”
  禹瑾轩逃一般的离开。
  颜清宫内,宴会一结束,禹瑾曦就送了苏漫雪回寝宫,而夜轻舞只能气鼓鼓的回来。
  忙了一天,没得到一句安慰也就罢了,还当着那么多大臣对苏漫雪嘘寒问暖,她算什么?
  “唉声叹气,可是很容易老的。“低沉浑厚的声音传来,夜轻舞一愣,抬眸看去,只见一个穿着太监衣服的男人走了进来。
  “你怎么来了?”夜轻舞微微拧眉。
  “自然是来帮娘娘的。”神秘男人坐下,自顾自的倒了杯茶,“茶到是不错,只可惜娘娘准备了,那个该来喝它的人却没来。”
  夜轻舞冷哼,“我说你究竟想怎么样,就直说吧,没看见本宫现在心情很不好嘛?”
  “可是为了皇后?”
  “除了那个贱人还有谁啊?”夜轻舞一提到苏漫雪就一肚子的火,那个女人有什么资格啊,抢走了原本属于她的光环。
  神秘男人邪魅一笑,“其实要对付皇后,很简单,你应该知道禹瑾曦最容不得的就是背叛和欺骗。”
  “你尽说风凉话,你以为我这不知道啊,那个贱人做了那么多,皇上都没对她如何,上次若不是我买通了狱卒,对她用刑,只怕她又逃过一劫,可是如今到好,她到是因祸得福了。”夜轻舞气得抓狂,可却又奈何不了苏漫雪。
  “那如果皇后与轩王爷有染呢?”神秘男人抬眸,意味深长的看着夜轻舞。
  “轩王爷?”夜轻舞眉头一拧,皇后与轩王爷?
  “你可知,轩王爷与苏漫雪是青梅竹马,已经到了私定终生的地步,可是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苏漫雪才入了宫,成为皇后,而禹瑾轩深夜时常出入凤凝宫。”
  “这个**!”夜轻舞谩骂道,“真是不要脸,亏得曦哥哥还对她那么好。”
  “指不定她如今腹中的孩子就是轩王爷的。”神秘男人暗示道,“我该说的,都已经跟你说了,至于要如何做,就看娘娘你的。”
  闻言,夜轻舞沉默了片刻,凝视着神秘男子,“你为什么要一次次的帮我?”
  “与其说是帮娘娘,不如说是帮我自己。”神秘男人浅浅一笑,“接下来就看娘娘的了。”
  神秘男人走后,夜轻舞沉思着,难怪今儿觉得禹瑾轩看苏漫雪的目光不太单纯,那样的眼神她曾经也在禹瑾曦身上看到过,可是那眼神却是对夜魅的。
  只有一个男人心里有那个女人时,才会流露出那样的柔情。
  哼,苏漫雪,以为本宫抓不到你的把柄吗?
  这次,本宫到要看看,你还能不能化险为夷。
  想了许久,夜轻舞心生一计,“张汝,进来。”
  “娘娘,有什么事吩咐?”
  夜轻舞将自己的计划告诉了张汝,让张汝去执行。
  张汝有些疑惑,之前苏漫雪杀人都能被皇上饶恕,就这样造谣就能扳倒苏漫雪吗?
  张汝心里没谱,夜轻舞心里也没什么把握,不过总要试试的,只要火候够了,她想一定可以的。